1/6的中国女性照镜子会焦虑,这可咋整?

钱德虎 虎嗅网 2019-05-09


25岁的潘潘曾因为外貌平庸变得内向,甚至患上了社交恐惧症。


“你的鼻子为什么那么矮呀?”晓倩第一次表白自己喜欢的男孩子时,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在人们的观念里,爱美的女孩往往会被认为虚荣、没有内涵。可现实会用它最残酷的方式,向人们展示它真实的一面。外部观念和内在现实的脱节,让很多人无所适从。


根据南方周末发布的《2019中国女性自信报告》,中国女性中,每6人中就有1位在照镜子或拍照时感到焦虑。调查显示,中国女性比美国更焦虑,她们愿意比美国女性花更多的钱去建设自信。如果你想让一名美国女性自信起来,最快速的办法是夸奖或赞美她。但是如果你想让一名中国女性自信起来,最快速的办法是让她去提升外在魅力。


在朋友的鼓励下,潘潘决定去做“微整”。她先开了眼角,并割了双眼皮,然后去垫了鼻子。


“走在台北忠孝东路,你难以找到没做过微整形的!”一位台湾整形医生表示,有些人已把注射祛鱼尾纹、隆鼻、隆下巴、瘦脸、打苹果肌看作与发型设计一样的生活的必需,时间到了就找微整形医师“报到”。


医学美容是科技带来的“福音”。它有风险,但在爱美的姑娘眼里,它的效果就像女巫的魔法一样,那么神奇和立竿见影。


 

大陆开启医美的进程比港台要晚一二十年,但近年来发展迅速。 根据Frost & Sullivan最新市场调查,2018年中国医美服务行业总收入规模达到1,217亿元人民币(约合177亿美元),自2014年至2018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3.6%,预计2023年将达到3,601亿元人民币(约合524亿美元)


2019年的五一期间,医美平台新氧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互联网医美第一股出现在中国。


“新氧上市,对中国医美全产业来讲是一个好消息。这说明中国医美产业目前已经可以生长出新氧这样的小独角兽企业。” 医美会展平台美沃斯创始人秦金平表示。


中国的平台型企业上市后,股价常常破发,加之医美平台这是第一股,之前没有对标企业,开盘前人们普遍对新氧的股价走势忐忑。美东时间5月2日,新氧以16.50美元开盘,较IPO发行价13.8美元高出19.6%,第一天收盘股价上涨31.88%,第二天收盘再涨14.12%,新氧市值超20亿美元。


“这反映了世界对中国医美市场的信心。”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一方面是人们对改善颜值的难以阻挡的需求释放,另一方面中国医美市场的成长一直伴随着伦理的拷问。


 

潘潘变漂亮了,却也被别人议论,“表里不一”,“爱慕虚荣”。潘潘很气愤,却也无力反驳。


“减肥没法让鼻子更挺,只有整容了。”因为告白失败,晓倩决定让自己变得好看起来。她开始偷偷攒钱,攒了一年多,一沓沓的垒好,分别有100的、50的、10块的、5块的……,每一块钱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一共有一万多时,她用红塑料袋把钱裹好,装到包里,瞒着家人,背了米和泡面,19岁的晓倩离开呼和浩特,经长春,去韩国。她是带着孤注一掷心态去的,“就一个念头,好了就好了,不好不修复,没钱。”


“头一次听到别人夸自己漂亮,我也很激动,很开心,心里面有小花花的那种开心。” 做完手术后晓倩说。


现在晓倩在做韩国代购,很辛苦,有时候一天吃不上饭喝不上水,还要拎着百八十斤的大箱子去挤、抢、回复信息。她想过找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但又觉得那个小草原,对于她这匹野马来说“逛不开”。


之后她又做了脂肪填充、隆胸。但是新的质疑来了,别人认为,她这样,一定是有所企图,想嫁一个有钱的老公。

 

南周自信调查显示,整形者低自信情况明显。量表显示,我国女性低自信得分者占2.2%;但在自我评价时,她们有18.68%的人认为自己低自信;在医美关注者中,这一比例更是高达31.39%。


医美消费者中,许多人长期受到心理的折磨,她们对自己的外貌不满意,这种不满的长期折磨严重影响了她们的自信心。


潘潘跟她爸进行了一次长谈。让她感到惊讶的是,传统的父亲并没有批评她隐瞒整容的事,而是告诉她:“修缮了外在,是为了平衡内在,并非是要以外在的美来掩饰内在的不完美。”


晓倩说:“我是很讨厌跟男生接触的,更别提我把(隆过的)胸给他们看了,(整形)就只能是取悦我自己的一种方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喜欢,没有说是因为别人喜欢而做什么。”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栾杰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整形的意义并不局限于把外貌修饰得多么漂亮,而在于当一个人凭借对外貌的改造,彻底抛弃多年来的不自信,拥有自信和开朗的性格。”


整形不是全部,只是对外貌不自信的女孩迈出的第一步。


潘潘和晓倩勾勒出新兴整形人群的画像:她们过去因为外貌不自信,成年后开始自己赚钱,走进手术室,寻求改变,目的是拉近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公平感。对于未来,她们独立前行。


 

新氧创始人金星表示:


新氧核心用户在18-40岁之间,锁定了中国当前最主流的中青年人圈层。新氧的内容,包括新氧新媒体不鼓动整形有多好,反而会讲整形的副作用和风险。


金星认为,消费者或者说一代人的观念是很难去改变的。


新氧的价值是帮助那些寻求医美服务的用户,找到相关的产品和服务,评估其质量,并进而预约服务。


小苏以前在医美机构做咨询师,有过10年的业内工作经验。2018年,她加入新氧,做医美管家方面的业务,放弃原本的高薪,赚着普通白领的钱。


谈及为什么加入新氧?小苏说,以前在机构,向消费者推销产品时,最终的目的是对销售额的追逐,所以会想办法把消费者留在自己的医院,并且让她们一次购买尽可能多的项目,不论这是否是她们真正需要的。这意味着服务后经常伴随消费者的不满意,甚至是质疑。


到新氧后,甄选了一批不同机构的优质医生,他们的技术各有特色。管家在帮助消费者选择时,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帮助她们判断她们真正需要什么。


小苏自己既是医美的消费者,亦是从业者。过去10年,在机构时,她常常感叹:个人之力的渺小,难以从一个点上去改变。现在这种无力感在消退。


“没有过度营销,有帮助别人的感觉。”小苏说。


现在的用户已经很理性了,傻子不够用,自然骗子也不会多。通过近期奔驰女车主坐在车上哭的事件可以看出,消费者不会因为品牌是奔驰,就觉得东西是好的,而是会看到手的东西是什么。可以预见,未来的商业环境会更愿意坦诚。


赴日医美一站式服务头部提供商宜采CEO汪千晴表示。


如果再过十年,医美市场规模也许会过万亿。要知道中国今天化妆品行业的产值每年也不过几千亿。如果医美行业过万亿,就意味着中国的消费者在医美上花的钱,比他们在化妆品和保养品上花的钱还要多。那个时候医美行业的消费者也会进入到高度成熟的状态,他们对医美的了解会非常深了。所以现在产业中的人就要思考,我们能够给那样的消费者带去什么样有价值的服务。


金星在近期的一次行业会议上表示。


(2019年5月2日新氧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2018年第四季度,新氧新媒体全网月均观看量达2.4亿次。尊重用户、改善服务、伴随产业成长,这些或可看作新氧成长的原因。


潘潘现在爱照镜子了。同时她也明白,自信是不可能通过简单的整容修复的,整形只是重获自信的选项之一。


“我的面容给我的自信,使我有一种动力,让我去变得更努力。”晓倩说。


特别策划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