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 “摘要版”(之一)

南国学术 2019-05-13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南国学术》2019·2“摘要”

(之一)


·前沿聚焦·


天下一家: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家户起源

徐 勇

教育部首批文科“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山西大学中国城乡发展研究院 教授

华中师范大学政科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农村研究院 教授


[摘 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无疑是对既有理论的巨大超越,但这一思想和主张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它既有现实和未来的需要,也有传统文化中的思想源泉。其中,中国历史上长期延续的家户命运共同体是重要的思想资源。在传统中国,人们喜欢用“天下一家”来描绘所有人和谐共处的理想图景。这一理念,源于独特的中华文明进程。人类的共同起点是血缘家庭单位。由于市场交换和宗教传播,西方世界率先“出家”。由于定居农业和祖先崇拜,中国的文明进程长期“在家”。家户是中国社会的基本组织单位,也是中华文明的根基。在中国,家户是生活、生产、利益、情感、认同等多重要素构成的命运共同体。这种命运共同体内生出原生性、依赖性、互惠性、对等性、共享性等机理,支撑着共同体的持续运转。中国的儒家文化将这种基于家户日常生活的机理提升为意识形态,用“一家”定义“天下”,建构命运共同体的理想图景。“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在人类进入各民族相互交往日益紧密的时代提出的崭新理念,是对家户、阶级、国家等组织单位的巨大超越,它强调人类命运的共同性。与家庭、阶级、国家相比,“人类”涉及地球上的所有人,是“类”的共同体。这一共同体既尊重不同人群和国家的差异性,更注重人类的共同性,注重每个人命运均与他人的命运息息相关。生活在地球村的人们,尽管各自的利益存在巨大差异,但也面临着共同的问题,需要每个人共同参与、共同解决。如果没有人类整体的存续发展,个体也难以存续发展;只有通过共同创造涉及每个人福祉的幸福生活,世界所有人纔能像一家人一样和谐共处。从人类文明进程看,共同体与人类构成的单位相关。单位愈小,共同体的构成愈容易;单位愈大,共同体的构成愈困难。由于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全球范围所有人的共同体,境界高,推进难,所以,更值得向往和努力


·前沿聚焦·


世界文明选择中的命运共同体营建

——基于文明批评史的视角

陈 忠

(上海财经大学 人文学院 教授)


[摘 要]人类的发展,是一个不断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当前,世界文明又一次面临方向性选择。世界文明史研究的兴盛,象征着人们对文明多样性的接受与理解进入新阶段,但目前的世界文明史研究仍然存在西方叙事中心等问题。文明是人类实践的造物,始终具有社会性、自然性、技术性、意象性、行为性。文明与共同体具有统一性,以共同体的方式推进文明是历史的选择。从地方性、地区性的生存共同体,走向区域性、全球性的发展共同体,并进一步走向全球性与地方性相统一的命运共同体,是共同体与世界文明变迁的总趋势。世界文明在总体上是一个不断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但文明与野蛮在不同的时代,对不同的主体、共同体而言,能指与所指有所不同,文明与野蛮也会历史性地发生反转。在文明、正义成为共识的语境下,文明、正义也会成为一些主体遮掩自身野蛮性与不正义性的“涂层”与策略。“世界文明”“全球正义”“人类平等”等范畴,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某些强势共同体拓展自身利益、遮掩自身野蛮与恶行、对他人进行道德绑架、侵害他人利益的工具与涂层。当代社会,是各类文明观及各类共同体杂糅、折迭、复杂共存的时代,迫切需要一种更为合理的文明观、一种周全的共同体原则与理念,一种逻辑一致、表里如一、真诚、可实践的世界文明理念、文明共同体理念。“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以东方非对立思维、和合思维等传统为基础,相容西方科学理性等合理成分,强调多元共生、多样共同发展、共同繁荣,强调在共同体的营建中同时兼顾自然、社会、文化、心理等因素,强调在理念与行为层面同时性的推进、尊重多样文明的共同发展,并且特别强调从各文明包括西方与非西方内部来理解世界文明的多样性,理解世界文明进步的历史、动力与未来。这对世界文明及其研究来说,具有重要的构成性意义

    〔未完待续〕


昨日回顾:澳门科技大学社会和文化研究所澳门大学《南国学术》编辑部联合评选出的“2018年度中国历史学研究十大热点”全部内容


明日预告:《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摘要版”(之二)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