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上华尔街,硅谷新交易所不玩票

陶凤 杨月涵 北京商报 2019-05-12


全文共2238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在被“短期盈利”的魔咒束缚多年之后,硅谷的科技公司们终于迎来了“反杀”的机会——美国监管部门已经为“长期证券交易所(LTSE)”的成立打开了一扇门。这个始于硅谷的交易所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华尔街的不满,强调“长期”的名字更是充斥着对后者的怨念。季报年报轮番出现,业绩变脸、不及预期的标签也总是被打在科技公司的身上,新的竞争者是对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反击,又何尝不是对美国IPO模式的警告。

 


01

硅谷的反击

 

如果Uber还能沉得住气再晚点上市,他面临的压力或许能够小很多。据CNBC 11日的报道称,当地时间周五,美国监管部门接受了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设立新证券交易所的申请。如果一切顺利,这家新交易所将成为硅谷的“后花园”,不仅将在硅谷安家,其治理和投票权等也将于传统交易所有所不同。

 

“对于这里的人来说,这听起来真是太好了......今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声明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对于这项决定,LTSE的CEO的Eric Ries喜悦溢于言表。而这距离他第一次提出该交易所的想法,已经过去了8年之久。

 

LTSE堪称为硅谷量身定制的交易所。Ries在一份声明中称,他们正在建立的是能够给予那些选择长期创新、投资给员工以及专注长期发展的公司以奖励的市场。而在LTSE官网,他们的使命明晃晃地挂在页面上:让21世纪的公司蓬勃发展。外界分析称,这将给予高成长的科技公司更多的上市选择。

 


创建LTSE的Ries深知硅谷公司的痛处。据了解,Eric Ries是硅谷的网红作家,同时也是大名鼎鼎的畅销书《精益创业》的作者。而在《精益创业》的总结部分,他便提出了这个当时被认为颇为大胆的观点,即应该在硅谷建立一种只能进行长线投资股票的证券交易所。

 

按照Ries的想法,在这个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可以集中精力做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的决策,不用担心因为财报业绩不理想而被投资人抛售股票。但当时,更多地人认为这种想法过于痴人说梦,而这也成了促使Eric Ries自己创建这种证券交易所的直接动力。

 

02

盈利之痛


科技公司们被短期盈利的目标“绑架”了太久。Ries引用了一份Third Way智库在2017年发表的报告,其中提到,科技公司上市后的五年,其专利申请数量会下降40%,原因正是上市后这些公司不得不想方设法满足分析师的短期盈利预期。

 

金钱才是华尔街的信仰。此前知名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Margit Wennmachers就提到,唯一重要的事情是你对华尔街讲了什么,以及你做出了什么东西。他们不关心虚拟现实、自动驾驶,也不关心你的长期策略是什么。

 

企业花费大量的资金为未来而铺路,但财报只会告诉你过去的情况。数字不带感情,可看财报的投资者就不一定了,尤其是在投资者面对代表过去的精准的数字和看起来虚无缥缈需要赌上一把的企业的解释面前,该如何做决定的时候。

 

当华尔街甩来一份“不及预期”的报告,普遍下跌的股价就是对科技公司最好的“惩罚”,仿佛灭霸的一个响指,随机消灭科技公司几亿乃至十亿上百亿的市值。

 

不幸的是,大多数科技公司投资的都是未来,烧钱几乎无一例外。例如周五刚刚上市的Uber已经亏损了十年之久,而Uber的CEO还预计,2019年亏损将达到顶峰,盈利依旧遥遥无期。并不意外,迎接Uber的是注定的上市首日破发。

 


投资人的短视限制了科技公司的发展,“股神”巴菲特也看不下去了。在本月初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的开场白就是要看公司的营业利润,而不要盯着短期资本损益。而在去年6月,巴菲特就与华尔街大佬、摩根大通总裁戴蒙“结盟”,共同呼吁上市公司停止继续发布“毫无意义”的季度盈利展望报告。

 

03

IPO危机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不仅仅是巴菲特和戴蒙。就在他们发声后的两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便在推特上称,正在研究是否能够将美国的季度财报制度取消,而用半年报来替代。按照特朗普的说法,这将推动公司业务发展,从而帮助创造就业机会。

 

华尔街和硅谷是一对宿敌。以季报为例,据了解,它是大萧条时代下的产物,SEC为了保证监管强迫公司季度披露信息。如今,华尔街代表着的正是那个时代旧规则和旧势力的延续,而在晚了几十年的发源于硅谷的创业公司而言,这些全都变成了束缚。

 

“每个人都被劝过,千万别上市”、“现在最常见的传统思维就是,上市意味着创新能力的止步”,此前,Rises曾公开发表过这样的结论。去年1月,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提到,1996年,美国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超过7400家,但如今上市公司的数量却减少了过半。

 

而在巴菲特和戴蒙的理解里,在过去的二十年里,预期达标所带来的压力导致美国上市公司数量减少,以短期为导向的资本市场阻碍了从长远角度看待上市的公司,从而剥夺了经济中的创新和机遇。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分析称,美国接受这家新交易所的申请,一方面是为了保护美股企业在未来特定的大环境下积极向上地发展,为他们营造一个积极的市场环境,另一方面就是给目前类似于Uber这种暂时亏损的企业一个缓冲的机会,保障整体的运营环境。但这种做法也面临着一定的挑战,监管就是一大方面。前期政策放松肯定会进去很多企业,后期随着企业的发展,机构内部也一定要有监控的数据模型,观察对法的发展趋势、能够搅动多大的市场势能,给出相应的投资意见。机构对企业的前瞻性考核或者监管也很重要,要在最大源头上降低企业为了上市或者入驻交易所带来的资源损耗。

 

与此同时,杨世界也为这家新交易所的问世提供了另一种思路的解读。杨世界认为,美国的开闸主要针对的也可能是中国科创板的玩法。两国正在科技领域的发展布局方面进行激烈的角逐,中国在5G、知识产权储备、以及基站部署等方面领先,在AI、物联网等方面爆发势能对美国经济会形成比较大的打击。虽然中国的市场模式没有那么自由,是市场计划经济下的产物,但相较而言,却能走的更稳,完全自由的环境也让其容易走岔路。


精彩回顾


刘鹤:我们在原则问题上决不让步,人民日报:中国不会屈服于任何极限施压


大兴机场开展真机试飞,城南空中大门开启倒计时


“皮卡丘”三天两亿,排片超《复联4》,谁在影院外偷着乐?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