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海淘金:谁是受害者

财新记者 无所不能 2019-05-13


【《财新周刊》 文 | 财新记者 苑苏文 实习记者 黄雨馨】年近七旬的生意人姜玉东信任真金白银做的标尺。这一点坚持,在他这辈子赚的最大一笔钱上尤为重要。


那是一笔1.36亿元的个人入账,姜玉东转卖在山西交城县的一家煤矿的股权而得,但这笔财富随后为他带来牢狱之灾。


2013年5月28日,姜玉东年轻的合伙人、有律师背景的邓尉向公安举报,称这笔股权转卖得利应该属于他们合伙成立的公司所有,姜玉东代表公司与其他煤矿谈判整合时,利用职务之便,将整合后兑换的全部股权登记在个人名下,秘密卖掉,侵犯了其他合伙人的权益。


但姜玉东始终坚持股权就是自己的。他认为,公司只是合伙投资煤矿的“壳”,他实际出资占绝大多数,因此就要享受绝大多数的收益,另外虽然股权登记在他个人名下,但他并未全部卖掉,给邓尉留下了一小部分。


根据财新记者的调查,姜玉东在转卖股权之前,对于各方实际应占股多少、所得收益如何划分,股东们并未达成书面合意;至于卖股权是否征求了邓尉的同意,姜玉东时而称曾电话告知邓尉并发过告知函,时而又辩称“那段时间给邓尉打电话他总是不接”。而邓尉说,并未收到任何姜玉东的电话和书面通知,“可以去查通话记录”。


若仅看工商登记,姜玉东和各合伙人间的股权划分简单而明确。太原市众通物贸有限公司(下称众通物贸)是交城县五坑煤矿的经营主体,工商资料显示其股东分别为邓尉、申也建和姜玉东。其中,邓尉占股份34%,并担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和执行董事,申也建和姜玉东分别占股份33%,姜玉东任监事。


投资始于2004年,借由众通物贸的平台,股东们出资1250万元购买五坑煤矿。五年后,经过两轮资源整合,五坑煤矿与另外两个煤矿合并成为年产120万吨的中型煤矿,其中五坑煤矿的采矿权和投资在整合后的新公司兑换成了29.6%的股份。在煤矿合并之际,姜玉东收购了申也建在众通物贸33%的股份,然后以五坑煤矿“实际出资人”的名义,将在新公司29.6%的股权登记在其个人名下,随后转卖了其中的24%,税后获利1.36亿元。


2015年8月19日,姜玉东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太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9月,太原中院认定其职务侵占,一审判处7年有期徒刑。姜玉东上诉后,2019年2月20日此案二审开庭。由于此案在微博上备受关注,庭审网络直播点击量达几十万次。


头发灰白的姜玉东在法庭上情绪激动,他坚称自己是被害单位众通物贸的大股东,拥有对公司的支配权。他的辩护律师称,邓尉个人无法代表被害单位众通物贸,并且因其证人身份,所以不应出席庭审。


二审庭审仅进行了20分钟,便因邓尉是否应当出席的程序问题宣告休庭。


“邓尉没怎么投钱。”姜玉东的二审辩护律师李金星对财新记者表示,众通物贸只是个壳,“登记的股权不作数”。李金星认为,经过他们初步核算,姜玉东的投资占众通物贸总投资的85%以上,而他卖掉的新公司24%股权,只占29.6%的约81%,因此未侵害邓尉的权益。


但邓尉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称,众通物贸无论是否曾经是“空壳公司”,自始至终都具备企业法人资格,作为众通物贸股东理应恪守公司章程约定,不可自行否定公司的法人财产权,也无权借公司名义投资和处置股份。


辩护律师坚称姜玉东应按实际投资享受股份的观点在律师界有不少支持者,姜玉东更在舆论场中被塑造成遭“黑金政治”陷害的民营企业家。然而财新记者多方采访发现,此案或许并不复杂,只是一个淘金者在山西煤海里谋求暴富却又相互蚕食的故事。


……


更多本文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财新网报道



投稿邮箱 | kaixihuang@caixin.com 

 找能豆君 | icaixinenergy ; icaixinenergy2


 版权声明 | 稿件为无所不能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详细文章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