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名审核员的讣告说起

2019年5月2日是五一小长假的第二天,大多数人都沉浸在假期的欢乐之中。而在认证行业,一名61岁的审核员老师,却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讣告如下:


首先,愿逝者安息,生者节哀,让我们向宋老师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向其家人朋友给予最诚挚的问候。


人最珍贵的是生命,61岁的年龄,换作别人,大概率已经退休一年了,这天正在家逗孙子玩儿或者全国、全世界旅游呢,更何况偏偏还是5月2日,五一小长假第二天。既没退休,也不过节,我们认证行业61岁的审核员老师,坚守在工作岗位的一线上,却不幸离世。


宋老师的不幸也许就是目前审核员老师现状的缩影。“不幸”仿佛就是一个影子,伴随着审核员的职业生涯。

1


第一种不幸:

四处奔波的风险


还记得那首形容审核员的对联吗?


上联:一个证书,两部手提,三餐不定,只为四季出单,拼得五脏俱损,六神无主,仍然七点出发,八点到厂,晚上九点不返,十分辛苦!

下联:十年经验,九州跑遍,八面玲珑,忙得七窍流血,换得六神无宁,五体欠安,仍然四处奔波,三更不眠,只为两个铜板,一生拼搏!

横批:明年会更好!


审核员绝对算是高危行业,因为你不是在审核,就是在去审核的路上。水陆空交通工具几乎每天都要体验;在审核现场,也经常要深入到生产制造和服务的环节中。从四处奔波乘坐的交通工具到在企业现场的深入审核,都充满了危险源和不确定因素。很多危险源,根本没法提前预测、识别和规避,这也导致审核员工伤和发生意外的概率,比起一份普通工作,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倍。近些年审核员老师在交通工具上发生意外的案例,比比皆是。


在此,提醒所有的审核员老师,做好每一次审核前审核组的安全规划,从搭乘的交通工具(尤其在一些偏远城市和要走山路,夜路,拼车等的县城农村)的风险识别到企业内部的安全生产风险预判,都要提前识别和做出反应。企业和客户做出的可能带来安全隐患的安排,该拒绝的一定要坚决拒绝(比如在山区的企业审核结束后安排夜路赶往机场、火车站等)。



同时,有疾病的老师要随身携带救命药,往往就是一个小细节,决定了一场悲剧和意外的发生。

2


第二种不幸:

收入与付出的不成正比


目前在国内,专职审核员单体系的大多是没有基本工资的,双体系1K-2K元/月,三体系2K-3K元/月,单体系审核费大约200-300元/日,双体系250-360元/日,三体系300-400元/日。在这种考核制度下,审核员只有拼命地接审核任务,才能勉强保证一个养活家庭的收入,可这样的收入,是用高强度的工作,超负荷的运转和高职业风险以及四处奔波换来的,同时还要寄希望于认证机构安排足够的审核任务,咨询机构和客户没有投诉。


当一个行业是围绕“质量”“环境”“健康”“安全”展开工作,在为企业、人类、地球的“可持续发展”贡献力量;当一个行业的成果被称为质量管理的“体检证”,市场经济的“信用证”,国际贸易的“通行证”;你能想象的是,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一定付出着远高于一般工作的辛勤和智慧,你一定想象不到,这群人的收入,有时候却连基本的养家糊口都维持不了。


审核员的待遇问题,将直接决定行业未来在中国的发展。待遇的提升是一场博弈,博弈的抓手是市场监管,没有监督和管理的市场,最后一定两败俱伤,而在这场博弈中最容易受伤的是最弱势的一方。认证行业谁最弱势,大家心里都明白。

3


第三种不幸:

社会认同感的缺失


你去一家企业审核,当客户关心和期望的不是企业管理体系运行上的问题和改进,而是:我就关心证书哪天能下来啊?中午给你们订盒饭还是去食堂吃啊?这玩意都是做出来的,审核几天看什么啊,拖时间吧!?这开不符合项是找茬还是故意为难我们啊?办证的事情还这么多啊?


当客户把上述问题抛出来或者放在嘴边呼之欲出的时候,你就能明白,这个行业的被认同感,基本上都凝结到了那张证书上面,而不是认证本身。此时,你从事这份工作的尊严,就像一个个风浪拍在坐在船上的你脸上,你从头到脚都凉透了,却毫无还手之力,也没有任何退路。因为,你已经上了船了。


最后,想再说一句:宋老师,一路走好。


审核员们,照顾好自己!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

One More Thing


个人福利,最后18个限时特惠名额!

升级版PLUS大幅度降价,尊享5折购课,课程有效期延长至120,且额外赠送120元现金购课券。前500名相当于9元购买PLUS,快来抢吧!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