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 “摘要版”(之二)

南国学术 2019-05-14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南国学术》2019·2“摘要”

(之二)


·前沿聚焦·

“新实践美学”的生命美学建构

张玉能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 教授)


[摘 要]新实践美学”并非不关注人类生命中的美、审美及其艺术问题,不能以“生命美学”来否定“实践美学”和“新实践美学”。新实践美学正在前行的目标是,继承中国古代生命美学思想的优秀传统,把实践美学理论与人类的生命发展紧密联系起来,建构起自己的生命美学。人类的生命本质上就是实践的,没有实践就不存在人类的生命。人类的生命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而是社会实践的产物,直接就是人类自身生产的产物,因此,人类的社会实践(物质生产、话语生产、精神生产)是新实践美学的生命美学的逻辑起点。生命可以划分为物质生命、符号生命、精神生命。物质生命是人类自身生产的产物,又是由人类生活资料的生产所维持的生命;它是人类的生物学生命的社会化,是人类生命的基础。物质生命美学(肉体生命美学)是研究人类肉体生命对人的审美关系的分支美学,主要探索肉体生命的审美化和艺术化,研究人类肉体生命的存在、发展过程中的美和审美及其艺术,可以分为少年生命美学、中青年生命美学、老年生命美学。符号生命是人类的社会性别、社会素质、社会气质所显示的意义的生存和能力,因此,符号生命美学就是研究人的社会性别、社会素质、社会气质对人的审美关系的分支美学,主要探索社会性别、社会素质、社会气质中的美和审美及其艺术,可以分为性别生命美学、素质生命美学、气质生命美学。精神生命是人类的科学、政治、道德、宗教等意识形态所显示出来的资格和能力,精神生命美学是研究人类的科学、政治、道德、宗教等意识形态对人的审美关系的分支美学,主要研究科学生命、政治生命、道德生命、宗教生命中的美和审美及其艺术。精神生命往往表现为对理想和信仰的追求。“新实践美学”的生命美学,追求物质生命、符号生命、精神生命的有机融合,逐步实现人生的理想和信仰,以塑造自由全面发展的人


·时代问题论争·

何谓“世界文学”?

张隆溪

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

香港城市大学比较文学与翻译讲座教授


[摘 要]19世纪初,德国诗人歌德在阅读一部中国小说之后,提出了具有普世主义眼光的“世界文学”观念。但是,19世纪产生的“比较文学”,由于受语言和历史的限制,它基本上局限于研究欧洲主要的文学传统,而具有普世意义的“世界文学”观念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发展。这种情形在20世纪末和进入21世纪之后,正在发生根本的改变。在全球的学术研究中,批判欧洲中心主义已经成为学术界的共识,而这必然有助于超越欧洲中心主义的局限,去研究欧洲和西方传统以外更广阔范围内的世界文学。虽然“世界文学”正在成为当前文学研究的新潮流,但何谓“世界文学”?言人人殊,莫衷一是。按照美国学者丹穆若什的观点,只有超出自身的语言文化,在世界其他地方“流通”的文学作品,才算得上是世界文学的作品。这样的作品读者不限于本国,并能得到世界其他地方读者的接受和欣赏。这个观点表明,世界文学不能简单按字面去理解,它不是世界上所有文学的总和,而是超出民族文学范围,在世界上流通的文学作品。但是,这一观点也有值得商榷之处:在世界上流通的文学作品,是否就是、或者就应该是世界文学的作品?“流通”固然可以把模糊而不可能有实际意义的“世界文学”在概念上变得更为清晰,可以实际操作;可是,流通本身并不能区分流通的作品之高下优劣,没有对作品本身的性质做明确规定,即没有任何价值判断。丹穆若什把“经典”区别于“流通和阅读的模式”,似乎回避了价值判断的问题。如果说,在丹穆若什的定义当中,之所以突出“流通”而不提文学作品的价值判断,是因为在后现代主义和后殖民主义理论对许多基本的传统观念都作出相当彻底的批判和解构之后,尤其在美国的学术环境里,区分高下优劣、作价值判断已变得相当困难,这一苦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对于中国学术界来说,世界文学与文学的审美价值、世界文学与经典之间的关系等等,仍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未完待续〕


昨日回顾:《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摘要版”(之一)


明日预告:《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摘要版”(之三)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