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勒兹|一个艺术者的力量在重生之中。

激进阵线联萌 激进阵线联萌 2019-05-14


 

《曼弗雷德》:一个特别的重生

 文|德勒兹

译|蓝江



一个艺术者的力量在重生之中。卡尔梅洛·贝内(Cermelo Bene)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由于他所做的一切,他可以与他曾经做过的东西相决裂。他现在为自己点燃了一个新任务。对我们其他人来说,他建构了与音乐的新的积极关联。



首先,原则上所有的影像都包含视觉和声音元素。很长一段时间,当他“干”戏剧或电影的时候,卡尔梅洛·贝内同时处理这些元素(装饰色彩、舞台的视觉组织、同时可以看到和听到的角色)。现在,他只对声音感兴趣。他将声音变成了一个点,一个引出全部影像的点,全部影像变成了声音。与角色说话不同,声音变成了角色,声音元素变成了角色。于是卡尔梅洛·贝内延续了其规划,成为了一个“参与者”或一个操作者,而不是一个演员,但他在新的条件下追求这一点。语音不再是依赖于表达情感的口哨、喊叫或咆哮,但是口哨变成了一个语音,哭喊变成了语音。与此同时,对应的情感(感受)成为了声音模式。所有这些语音和模式彼此在内部交流。这导致了速度发生改变的重生,甚至是回放。对于卡尔梅洛·贝内来说,回放从来没有快速固定,它是一种创造的工具。



其次,这个问题不仅是从视觉里提炼出声音,而且也是从言说的语音中提炼出音乐力量。这些新的力量不能与歌曲混淆。事实上,它们都伴随着演唱,与之合作,但并没有形成一首歌曲,甚至没有诵唱(sprechgesang):它们创造出一种模式化的语音,一种经过过滤的语音。他的发明就像诵唱的发明一样重要,但他的发明有着根本区别。它同时意味着捕捉、创造或修正声音(或一组声音)的基础色彩,并让其发生改变,或提升到时间之上,改变其心理学曲线。卡尔梅洛·贝内翻新了他所有的研究,变成了沉浸于声音,对声音裁减,在合成器的力量下,这个研究逐渐与他自己直接面对面。


卡尔梅洛·贝内的《曼弗雷德》就是在他创造性工作下的新的一步的伟大任务。在《曼弗雷德》中,这个语音,在合唱和音乐之间的卡尔梅洛·贝内的这些语音,与之共谋,增大或消灭了语音。认为卡尔梅洛·贝内更喜欢拜伦,而不是舒曼是错误的。卡尔梅洛·贝内并不是从喜欢的角度,碰巧没有选择舒曼。舒曼的音乐开启了诸多语音的可能性,并产生了一种新的声音工具。在米兰的史卡拉(La Scala)歌剧院这一点毋庸置疑。卡尔梅洛·贝内插入了文本,变成了歌曲和音乐之间的声音,让它与之共存,对它们做出反应。他行事的方式,一方面,让我们第一次聆听到了歌曲元素和音乐元素之间深度的联盟,另一方面,发明和创造出来的声音元素让它本身必然。是的,这是一个特别的成就,它开创了卡尔梅洛·贝内的新研究。


进入激萌活动群 | 赞赏入口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