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房有车,就没资格众筹?比你有钱的人,更会比你省钱

Bing 英华兰的DrBing 2019-05-14

不想错过我的推送?

请收藏甚至丧心病狂地“添加到桌面”

时而严肃时而笑岔气的干货Bing

带你鸡娃并客观认知这个世界


Dr Bing  |  观念


话说,五一小长假过后“德云社相声演员众筹”就一直被挂在热搜上,想必吃瓜群众多少都有些了解吧?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事件——


德云社相声演吴鹤臣(本名吴帅),因脑出血住院,家人在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发起百万筹款。


因为牵扯到德云社,很快引起网友的关注,但是就有网友质疑了:


一个脑出血,需要花100万吗?

 

郭德纲不给员工上医保吗?

 

一个在德云社干了近10年的相声演员,会没钱治病,穷到去众筹?


紧接着网友出来爆料,吴家在北京有车有房有医保,房子还是两套,顿时吃瓜网友们就怒了,尤其是捐了钱的,更是大呼上当!

 

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赶忙出来解释:

 

1. 发起百众筹是因为不懂平台规则,随手输入了一个上限额度


2、虽然有两套房,但是公租房,且分别在父母和爷爷名下,无法出售


3、如果要把房子出租,没有时间没有精力


4、家中有瘫痪老人,为了以后出行,车不能卖


5、吴鹤臣此前在德云社的月薪,平均只有6000块,家庭年收入仅7万元


6、吴鹤臣与我都是月光族,没有存钱意识,没存款


尤其是这个在德云社干了10年才月薪6000,我bing暗自啧啧啧,这是在打脸郭德纲吗?不知道郭德纲作何感想?


至于为啥要众筹100万,吴太还给了一笔支出账目——


1、自己需要在天坛医院附近整租两居室,每月费用约5000元,预计需要租2年,合计费用12万元;


2、自己还需要请一个全职护工,每月工资5000-8000元,预计需要雇佣半年,合计费用4万元


3、老公得了这个病,以后怕是不能上台说相声了,一家老小没了生活来源,以后还要定期做检查、长期服药、针灸推拿,费用不详……


4、颅骨修复手术及后期康复治疗:9-15万


看到吴太的回复,我Bing心里简直要替她惋惜了,这么回复,不是找骂吗?!


果然,网友群骂主要集中以下几个方向:


1、早在2002年底,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就出台了新的《关于开展直管公有住房使用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这当中写明,公有住房使用权可以有偿转让。


2、按照吴太的微博说法,此次手术费用7万左右,加上后期的9到15万,这么些钱就让一个在北京有两套房的家庭陷入绝境,就去众筹了?还筹100万,有这么夸张吗?

 

3、房子一套一套的,开的车排量比我都大,这让日子过的挺舒坦啊,让我给你捐钱治病,还要不要点脸?就凭你名气大,就能众筹平台上忽悠人了?

 


4、请护工,租房.....怕是没看见到睡在医院走廊的人。生了病的人,还搞得和落难公主似的,敢情是一点亏不能吃,一点委屈不能受啊?

 

5、看她这个语气,除了治病,“社会爱心人士”是不是还得给她们全家养老


总之一句话:吴家还没惨到需要上众筹的地步。

 

因此,也就难免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生了大病,为了不降低生活质量,一个在北京有车有房过得不错的人,在向没车没房还在努力打拼的你筹钱。

 

在大众看来,众筹应该是山穷水尽后,最不得已的选择,有房有车的人不该进入。有车有房有医保的人发起捐款,是道德欺诈,更是占用社会资源。


事实说完了,现在来说说我Bing的观点哈:



有房有车的人真的就没有资格众筹吗?


从社会认知来说,中产阶级必然是没资格的。


毕竟,在老百姓眼中,中产阶级再怎么惨,也还没到砸锅卖铁的地步。


相比之下,有太多家庭真的是家徒四壁倾家荡产,更需要帮助,但后者在网上的声量本就不大,所以中产阶级的众筹治病行为,会分散捐款人对真正弱势群体的关注。


但从道理上说,我Bing觉得——比尔盖茨要是想众筹都可以,更何况是一个相声演员呢?


虽然这个观点可能会挨喷,但从众筹的产品理念来说,众筹的对象,是需要被救急的人,中产阶级并没被排除在外啊。


南都一篇评论文章《网络个人求助如何面对陌生人社会的信任危机》中说过一句话,我Bing觉得很有道理——


“人在困境是有不同情况的,不能要求每个求助者都砸锅卖铁之后才能求助。”“他有无资格受捐和别人愿不愿意捐款是两回事,谁也不能给他人定门槛和标准。”


说人话:如果不是逼捐也不是骗捐,那众筹行为就是周瑜黄盖,愿打愿挨的事儿!


众筹平台本身对中产阶级也是不排斥的。“因为这部分人群公益组织是没法管的,公益组织管赤贫、贫困线以下的人。但实际上,对于中产阶层的救助效率是最高的。我们帮他渡过了这个难关,缓过这股劲后,他还能够自个儿赚钱。”


这就是俗话说的——救急不救穷。我的意思并不是说穷不能救,而是说救急的救助效率更高,对受助人生活的帮助也更有效果。


所以要明白,众筹的作用,除了拉一把快跌到谷底的人们,避免因病致贫也是它的意义。


我们来假设,一个表面上过得不错的月薪3万的城市中产,有房有车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还着房贷车贷还养着两个娃和一个全职太太,如果再不善理财,没有保险的情况下,确实很容易没啥存款,而且家庭抗击打能力是很差的!


如果这时候真的家庭支柱得了一场重病,房子没那么容易脱手,家里能周转的现金不多,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救命也好,为了降低家庭压力也罢,按按手机就能筹到一笔钱,何苦要去卖房呢?


所以吴家发起众筹我Bing完全能够理解(但理解不代表认同)。

 


自愿捐款的前提,应该是充分知情。


的确,为吴鹤臣捐款的人都是自愿的。


但这些捐款人,如果事先得知吴家在京有房有车,还用着华为P30 Pro(6000块的手机),又会有多少人会捐款呢?


大家应该还没有忘记当年刷屏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吧?


罗一笑爸爸筹了250多万,事后人们却得知,罗尔在深圳东莞均有房产,被骂了个铺天盖地。

罗一笑父亲,罗尔


所以,仔细想想吴鹤臣家引起群愤的真正原因,并不是中产出来众筹(说实话家庭年收入7万,也真的算不上中产),而是他们在众筹文案中的隐瞒信息、避重就轻。


吴谦臣事件一出,连带着掀起了水滴筹用户造假风波,这样的声讨一抓一大把:


《50元包写催泪文案,假病例随便买,你也可以去水滴筹整到100万》


《水滴筹、轻松筹整改成笑话?”众筹骗局依然大行其道? 》


《10块钱买了个故事,然后我在轻松筹赚了50万》


本身现在骗捐事件层出不穷,大众神经已经很敏感,所以这么一点风吹草动外加“德云社员工”的名人效应,马上把互联网公益拉入了巨大的信任危机——只要文案写的好,人人都能云乞讨,老百姓普遍对互联网公益失去信心。


中国的互联网公益平台,如同一艘在信任危机中摇摇晃晃的小船,随时都有倾翻的可能。


所以,互联网公益平台该如何尽可能避免类似问题,加强审核力度,严惩诈捐骗捐行为,尽一切可能公开透明受捐人的财产信息,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及早主动建立家庭保障的意识,自己的下半生不能靠别人的善心和施舍保障。


其实看到这条新闻,我Bing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为啥不买保险啊?!


出了事,生了病,如果只能靠众筹,这等于完全把自己的小命捏在了别人的手里,太被动了!


如果有保险,也不用众筹了,被群喷不说,还要看人眼色。


说起来,每个人应该配置的保障应该有两种层面,第一种是基本社保。


所谓社保,顾名思义就是社会保险,属于郭嘉主导,是一种缴费性的社会保障:一人有难,万人共担;大家一起交钱,建立风险池,稀释风险。(吴目前有的北京医保就是这种)


但社保有社保的问题——只能保基本,简单说就是报销水平有限。


比如生病了,只能保障基本医疗花费,像吴家说的什么术后针灸按摩、后期康复、进口用药,那必然是报销无门。


所以这个时候,就应该有第二层保障的补充,也就是商业保险。


商业保险,就是给那些有意愿为自己寻求更高阶保障的人而设立的——比如吴家,生了病,又不想卖房卖车大幅降低生活质量,那就更应该配置商业保险啊!


尤其是中产,没有商业保险就等于闭眼裸奔,指不定哪天出点事全家就扑街了。


有的人看到这,就要来问我Bing了,你说了半天,是让我们买保险吗?保险辣么多坑,你是想让我们跳坑吗?


确实如此,现在的保险坑很多,一不小心就会掉坑里,但不能因噎废食啊,有这个功夫担心保险买不对掉坑,还不如好好学一下保险知识,免得被套路!


鉴于很多人害怕买保险被坑,所以今天带给大家一个文末福利我特别邀请到了“保险专家”——「小帮规划」用漫画形式给大家讲一讲,买保险都有哪些坑以及怎么才能避开坑。


另外,我还邀请到了哈佛大学统计学硕士、小帮规划CEO徐彬给妈妈们带来一节免费公开课,教你辨别藏在保险中的猫腻,练就火眼金睛,买对保险不吃亏。(纯干货)


大家可以扫描文末二维码,入群听课,做到胸有成竹,就不会被忽悠了。


1. CEO徐彬亲自讲授,免费答疑。


有任何关于保险的疑问,都可以在群内提出,小帮团队都会认真解答;


2. 讲座中立客观,全程不会推荐任何具体保险。


3. 讲座时间:5月14/15日晚7:00点(两天皆可入群)


英华兰

读者特别福利

限时免费,限量500人

 


扫码抢座 限量500人报名


目前已有30万+读者听过我们的课程

       

       


PS:请先关注小帮规划公众号,扫码添加小助手,小助手会手动拉您入群听课。

More干货,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小帮保(ID:xiaobangbaoxian)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