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经济都计划的年代,我做梦都盼着吃一顿肉

刘期贵 文史博览 2019-05-15


想吃肉,谈何容易!当年的计划经济害惨了人,从县到乡,从乡到村,再从村到组,一级一级地落实“预购猪”任务,眼望着栏里的大肥猪,谁个敢杀呀!


1972年农历腊月二十五,是我8周岁生日。当时,我已在湖南隆回县读小学二年级。那时候,做梦都盼着吃一顿肉!


想吃肉,谈何容易!当年的计划经济害惨了人,从县到乡,从乡到村,再从村到组,一级一级地落实“预购猪”任务,眼望着栏里的大肥猪,谁个敢杀呀!即使发瘟死了,还要乡村证明,才敢割分。村民分得死猪肉都如获至宝,真正要吃上一顿好肉,一年只有两次——端午和过年。一家大小只有这两次才能打个“牙祭”。


腊月二十五,已近年关,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稀稀疏疏地在村子里的各个角落响着。晚饭后,我正在院子里和小伙伴们玩,父亲正准备出门,出门前神秘兮兮地对我说:“莫贪玩,快回去帮你娘做点事,今晚上有肉吃。”一听到“吃肉”两个字,我立马跑回家中,扯着母亲问个不停:“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在母亲断断续续地回答中,终于弄明白了,原来,父亲是生产队的会计,由于业务精通,算盘打得好,人称“铁算盘”,所以每年被外队请去办决算,报酬就是每次都能分到大半碗肉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桌上的闹钟已转到12点,虽然早早地熄灯睡觉了,可躺在床上总是翻来覆去,心里老是惦记着父亲拿肉回来。迷迷糊糊中,情不自禁地想起去年有一次为了吃肉,还挨了母亲一顿揍。



那天,邻居杰三爷家来了一个亲戚,亲戚是县食品站的干部,提着一块肉来看他。晚饭时候,杰三爷的孙子盛了一碗饭来到院子中,我看到他碗里一叠一叠的肉,香喷喷的,口水直流。正巧,一只大公鸡走来,把他碗里的肉啄下几块,我立即走上去捡了一块,把沙子一拍,放进了嘴里。刚好院子里一个多事的妇人看见,对我妈说:你儿子真好吃,掉在鸡屎上的肉都捡起来吃了。回去后,母亲抽了我几下。可打在我身上,痛在娘心里。母亲含着泪对我说:孩子,争气一点,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了,一定能吃好多肉!


全国计划经济最后一批肉票


 

终于听到了父亲的脚步声,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这时,父亲提着马灯走进房间,兴奋地对我说:“贵伢子,今天你生日,正好分到了大半碗肥肉,有口福。”我眼晴一亮,看到桌子上的半碗冰冷冰冷的肥肉,真是垂涎欲滴。父亲看我那馋样,忙把肉给家里每人分了一份,给我则分了双倍,但也只是四小块。我不由分说走到厨房,把锅里的冷饭满满地盛了一碗,饭是冰冷的,肉也是冰冷的。可是,只要把肉咬一点点,不用嚼,冷饭就迅速地顺着喉咙滑进了肚里,三下五除二,一碗饭只剩个碗底了。


父亲见我吃得有滋有味,又把他的那份给了我。那个口味儿,当时,不知是香、是甜、是酥,说不出,反正可口极了。


今天市场经济已取代计划经济,鸡鱼肉等各类生活产品应有尽有。我家也是向小康迈进,大鱼大肉,各类山珍海味吃了不少,但不管怎样,与当年那碗冷肥肉比起来口味还是差远了。


40多年过去了,往事如在眼前,这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在珍惜现在美好生活的同时,还是不能忘记过去!

 

- END -


责任编辑:楚文

转载请注明:“文史博览”(wsbl1960)微信公众号

☆  想要投稿

发文至邮箱2004wsbl@163.com;dyy1013@126.com

或者直接给我们微信后台留言交流


☆  订阅杂志

通过全国各个邮局均可订阅,邮发代号:42-185

直接与我刊发行部联系

联系电话:0731-84307941(蒋老师)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