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 “摘要版”(之四)

南国学术 2019-05-16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南国学术》2019·2“摘要”

(之四)


·时代问题论争·


戴震是理学家吗?

——论戴震哲学对理学的否定

谢遐龄

(复旦大学上海儒学院 教授)


[摘 要]20世纪20年代胡适倡说,人们逐渐承认,戴震超越理学并在中国哲学史上确立其重要地位;然而,上述评价之根据却并未讲清楚。尤其是,这一波儒学复兴起始于宋明理学大张其帜,未及深思理学根基不稳处,故而戴学的优胜处并未彰显。实际上,戴震的《孟子字义疏证》开篇即从“理”字下手,可谓从根铲起;它所依据的全是先秦原典,可谓无一字无来历。故曰:戴学纠正理学错谬,恢复儒学本来面貌。借鉴康德判断力批判,将戴震与孟子思想作比较,也可以看出,戴震“天理为情之不爽失”之说,深得孟子“心之所同然者谓理也义也”论断之旨,证明理学曲解“天命之性”义,谓人与生俱来地赋有天理,乃其立说根基中的错谬。其中,王阳明释孟子“同然”义错谬最甚。《孟子字义疏证》阐述“理”怎样源自心智能力,展示了戴震的创造力。戴震根据易道“阳施阴受”思想,引子产、曾子言论,确定“魄-阴-灵-受”——“魂-阳-神-施”两个关联系列的学说;提出“精爽进于神明”说,触及直感判断力;并且,准确解说了孟子的“理义悦我心”之“悦”义。须知,戴震逝世时,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尚未出版,遑论《判断力批判》。戴震提供的学说创始之初难免粗疏,然而大端已立,具备多方发展的可能,足以说明论者讥讽“中国哲学缺少精准力”是多么苍白无力。理学根基的另一错谬处,在于断言阴阳二气为形而下者,认定阴、阳为气,且各独立为一气,已是视为实质。戴震则依照原典“一阴一阳流行不已”,认为阴、阳皆气之运行状。他分析五行之二义——或形而下,有质可见;或形而上,气之运行状。由此证明:理学把“所以一阴一阳者”之理提升为道,是不能成立的


·时代问题论争·


中世纪美学是怎样被边缘化的

——兼与代迅教授商榷

张 俊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 教授


[摘 要]中世纪美学被边缘化,不仅仅是汉语美学的百年痼疾,在西方的美学通史研究中,中世纪部分同样是长期被轻视的对象。中世纪美学研究在中国被边缘化的原因,不能简单地归结于文化异质性,现代美学史观的掣肘、语言与文献的障碍才是长期制约其发展的主要因素。中国大陆美学界对中世纪的美学认知框架,深受朱光潜的影响,轻视甚至否定中世纪美学与文艺思想导致相关研究难以深入;于是,西方美学通史书写呈现一种严重失衡的“哑铃型”结构。漠视中世纪美学,从根本上讲,是现代美学史观造成的,这也是中国美学界长期培育不出能够无障碍释读中世纪原著文献的学者的重要原因。没有中世纪研究的基本技能,如辨识古希腊文、拉丁文等古典语言,以及教父哲学、经院哲学的系统训练,就无法充分利用中世纪原著和文献材料,并深入基督宗教神哲学体系中去发掘中世纪美学的正宗主流——神学形上美学,而只好偏重于形而下的文艺思想或文艺现象。现代美学为追求美与艺术的价值自觉(价值独立),抛弃古典美学的形而上学维度,在本体论上与存在和真、善诸终极价值分离,将自身根植于感性学,这本质是启蒙哲学主体论转向的内在要求。从感性论出发、以艺术审美为主要内容的现代美学史观,主导了两百年来的西方美学史建构。作为中世纪美学中枢的神学形上美学,不仅通不过启蒙理性的审查,也被审美现代性排除在外。从世俗的、感性的、感官的、情欲的形下维度去解读中世纪美学,关注的焦点只能放在感性经验与文艺现象。而文学艺术及文艺思想,无论是教会的还是世俗的,都不是中世纪美学的主干,所以,在感性学意义上解读中世纪美学,是无法深入理解其内核的。只有跳出审美学主导的现代美学史观,放弃美学的认识论模式,回归存有论,重构形上美学主导的古典美学史观,才能真正认识中世纪美学的价值

    〔未完待续〕


昨日回顾:《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摘要版”(之三)


明日预告:《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摘要版”(之五)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