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医疗健康投资的春天需要制度政策的暖风

徐林 健康点healthpoint 2019-05-16


导读


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空间广阔,政府应该为医疗健康产业投资和发展春天的到来提供更好的政策和体制环境,输送更有力、更持续的暖风吹拂,使人们期盼的春天能够早日到来


全文5875字,作者为中美绿色基金董事长。本文根据2019年4月10日徐林在上海东郊宾馆举办的南开大学校友医疗投资论坛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为了适应人民群众对生活质量提高的期待,政府应该为医疗健康产业投资和发展春天的到来提供更好的政策和体制环境,输送更有力、更持续的暖风吹拂,使人们期盼的春天能够早日到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专栏作家 徐林


不同于增长主要关注国内生产总值的变动以及由此带来的收入变动,发展的内涵更加丰富,不仅包括经济总量和收入的增长,还涉及经济社会结构的改善、社会福利的增加以及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等诸多内容。随着中国发展观和发展理念的变化,我们看到,发展的内涵除了经济增长和结构改善外,越来越多地关注于社会结构、社会福利、生态环境、气候变化等可持续发展问题,越来越多地关注于人自身的发展诉求特别是生活质量的提高和有品质的寿命的延长。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与人民群众生活质量密切相关的健康长寿日益成为正常需求而不是奢侈需求,相关的支出在持续提高,医疗健康成为经济增长、公共支出和社会投资的重要领域,正在受到各类投资者的日益关注。


一、医疗健康有较高的收入需求弹性

 

从居民支出结构变动规律看,人均收入水平提高后,恩格尔系数会持续降低,居民对生活质量的需求日益提高,医疗健康成为生活质量和居民支出的重要内容,其支出比重会日益提高并快于收入的增长。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实际增长8.5%,恩格尔系数从50%多下降为29%左右。与此同时,医疗保险覆盖人口超过13亿人,基本实现了全民医保。医疗保健支出的年均增长16.7%。其中,2000年到2017年城镇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年均增长率为10.7%,农村居民年均增长率为15.8%。最近几年虽然医疗保健支出增长率有所下降,但仍达到10%左右的水平。


上述数据表明,我国医疗卫生支出增速明显快于居民收入增速,具有很高的收入支出弹性。尽管如此,与世界各国相比,我国人均医疗卫生支出水平还处于很低的水平。我国医疗卫生费用总支出占GDP比重只有5%左右,在全世界排名第140位左右,不仅大大低于美国16.2%的水平,甚至低于人均GDP排名低于中国的众多发展中国家的水平,与我国人均GDP第78位的世界排名极不相称。要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明显改善居民的医疗保健水平,这一支出水平还会持续提高,这意味着医疗健康产业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和投资空间。


从人口结构变动趋势看,我国老龄化程度快速提高,健康养老需求和支出还会进一步提高。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了18%,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了15%。医疗支出在生命周期的分布具有以下特点:65岁以上人群的平均医疗费用是65岁前人群平均费用的3-5倍;50%以上的费用是65岁以后产生的。国外有研究表明,在发达国家,临终前60天的医疗费用超过一生总医疗卫生费用的40%。这意味着老龄化程度的提高会导致医疗支出水平的加速提高,相关医疗保健和养老服务产业发展的投资机会也会迅速增加。据有关研究表明,如果假定我国人均寿命延长至80岁(目前为76.4岁),一个人一生所需的医疗健康支出平均为140万元左右,这也表明医疗健康领域是一个想象空间很大的产业。


恰恰是因为上述趋势性变化,我国医疗保健产业(医疗、医药、器械)增加值在过去十年年均增速要高于很多其他产业,而且表现出持续稳定上升的特征,不容易受经济周期性波动的影响。以医药制造业为例,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过去十年我国医药制造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达到了12.8%,是所有制造业产业门类中仅有的五个年均增速超过10%的产业之一,未来保持高增速依然可期。


尽管如此,与发达国家相比,作为一个产业而言,我国医疗健康产业还有待大力发展,以形成满足居民健康消费需求升级的新供给。国外的相关研究预测,医疗健康产业未来极可能成为继IT产业之后的全球第五波财富源泉。目前,一些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已经主要就来自于医疗健康产业,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家医疗健康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均超过了10%。如果我国医疗健康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目前的5%左右提高到超过10%,医疗健康产业将毫无疑问成为经济增长新的支柱性动力,对增长和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二、值得关注的投资领域或重点


产业投资的重点必须迎合医疗健康需求的刚需和重点来展开,或是解决医疗健康领域的痛点或难点问题,并不断提高有限医疗资源的配置效率。对此,医疗健康企业和投资者会做出各自相同或不同的判断。


从我国医疗健康需求看,主要表现在重大疾病的预防治疗和延长寿命、改善老年生活状态等领域的持续需求。这包括重大疾病预防的基因方法、疫苗方法等,以及包括高发性肿瘤、乙肝、阿尔茨海默病、艾滋病、心血管病、糖尿病等重大疾病的创新药物研制,特别是新型治疗方法和创新类药物受到投资者更多关注,如生物干细胞治疗、基因类治疗药物和方法等。考虑到仿制药的利润空间越来越窄,我国更多的企业开始从事创新药物的研发和生产。


从治疗方式看,除了药物治疗外,医疗器械(医学影像设备、治疗设备、检查设备、介植入材料)也将成为医疗健康领域的发展和投资重点。2018年我国医疗器械市场规模已超过5000亿元,过去五年年均增速超过20%,是药物市场规模增速的3-4倍。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人均医疗器械费用只有7美元,与瑞士(513美元)、美国(329美元)差距巨大,甚至大大低于巴西(34美元)。如果用械药比来衡量,发达国家大概为1:1,我国目前大约为1:4。要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准,还要扩展好几倍的投资和产业规模。


从医疗健康服务模式看,互联网、大数据、云平台、人工智能与医疗健康融合形成的新模式特别值得关注,不仅能够有效提高医疗健康资源利用效率,还能解决行业发展的相关痛点问题。从我们最近接触考察的投资标看,这一融合确实展现了很好的效果和想象空间。


一是某综合性互联网智慧医疗科技公司,专注于医疗服务和智慧医疗平台基础服务创新,是专业化、市场化、智能化、国际化的连锁医疗+互联网企业医疗。该企业利用线上加线下模式,为患者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为医生护士、医疗机构、药店、养老机构等医疗健康机构提供智慧医疗基础平台服务。其核心业务为:全国连锁医院诊所实体店;医护上门、送药到家及视频问诊;互联网智能医疗健康SaaS平台。


该公司构建了以客户为中心的医疗安全质量服务体系,持续打造统一的客服、统一的物流、统一的结算系统、统一的信息化平台,实现了医疗健康服务的标准化和产品化,利用高端先进医疗设施设备和前沿技术,为国内外客户提供临床医疗、医护上门、视频问诊、送药到家、家庭护理、健康体检、私人医生、专家会诊、共享诊室、医疗救援、居家养老、慢病管理、医疗教育、企业福利、健康管理、海外医疗、健康保险、互联网智慧医院、互联网智慧药店、互联网智能养老平台、健康生活服务等,实现了医疗健康服务到店到家,线上线下一体化,提供一站式安全有效、温馨便捷、性价比高的普惠性全科医疗服务。


该医疗模式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与医疗健康服务的融合,致力于构建全球最大的医疗健康联合体和帮助医护自主执业的智慧医疗健康平台,帮助医疗健康服务机构开源节流提高效益,帮助国家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效率,提升医疗服务的客户满意度和医护人员幸福感,促进医患关系和谐,让健康更简单。这可能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最有前景的线上线下、智慧云端的医疗模式,解决了医疗健康领域服务的普惠性和便利性、供需错位脱节、医疗资源闲置、服务品质地下等许多痛点问题。


二是某医药互联网平台,该平台把医药零售与药企、保险、消费者连接起来,将过期药进行回收处置,协同保险公司搭建一个有效实现保险风控、并产生集采优势的生态系统。保险公司、药店、药企、消费者等都在该体系中受益。这一模式对保险公司而言,有利于保司拓展健康险业务,利用药店作为健康险场景,搭建药店网络,系统深度对接,满足保险公司风控要求的同时,通过集采等手段为保险公司控费,使原本亏钱的健康险成为盈利产品。对药店而言,该平台因为保险的介入带来的增量收入,对利润提升有重大带动,其提供的各类增值服务也成为药店差别化竞争的重要手段。对药企而言,通过该平台可以系统精准地掌握终端消费的大量信息。对消费者而言,通过对药店/药企集采,可以降低用药成本,还可以享受利用大数据优势创新推出慢病管理等服务。目前该平台已经同国内主流连锁药店和保险公司进行合作,累计服务消费者过百万,营业收入正在成倍上升。


不仅如此,该药联网企业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的换药险创新产品,消费者买单购药时,同时购买一份免费换新服务(目前定价 5 元)药品过期之后,消费者凭原包装/剩余至少一次服用量的药品,申请免费获取同样的药品。发生换新时,保险公司会要求药店将过期药统一回收至指定回收点,并按一定折扣向药店购买回收药品。这一模式能够有效回收过期药品,从而减少过期药品污染、回收利用资源、防止过期药流入非法渠道。这是一个具有绿色想象空间并很值得关注的发展模式。


由于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的高度专业性,中美绿色基金尚未将医疗健康作为投资领域。如此详细地描述这两家企业的业务模式,主要是想表达,在医疗健康领域,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融入,会产生许多新的业务组织和运行模式,解决这一领域过去难以解决的痛点问题,并产生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减少污染排放的绿色效应,值得投资人认真关注。


三、营造有利于医疗健康创新投资的制度和政策环境


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和发展空间虽大,并不见得就会自动实现。这个领域既具有商业性,又带有公益性,政策、制度和监管的难度大、复杂程度高,政策设计和制度改革的争议还很大,这不仅在我国如此,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依然如此。这给医疗健康投资者带来了不确定性风险,需要通过精细的政策谋划和制度设计来加以解决。对我国而言,以下几个问题,值得制度和政策设计者认真加以解决。


一是强化医疗领域知识产权和专利保护。医疗领域特别是创新药和器械研发领域的投入巨大,研发周期长,国外一个创新药的研发成本一般都在13亿美元左右,所花时间也在10年左右,对企业来说研发投入的成本和风险都非常大,是一个需要基于一定时期知识产权垄断维护和保护的领域。如果没有这样的保护制度,企业就会缺乏足够的激励去从事创新药物的研发和投入。这是我国过去较长时间企业较少投入创新药研发的原因之一。从中美数据对比看,美国创新药研发公司数量最多,2017年占全球47%,而我国仅占全球总数的5%。美国制造业中制药业研发投入强度(研发支出/营业收入)属于最高之列,高达13.8%,研发投入的总量也相当可观。辉瑞公司2018年研发支出总量超过了80亿美元,诺华公司研发投入超过了90亿美元,强生制药研发投入超过了100亿美元。相比之下,中国医药领域的头部企业的研发投入,最多的也不过4亿美元左右,差距十分明显。缩小差距的出路之一就是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加大对知识产权侵犯的处罚,这也是对研发投入和风险投资的必要激励。


二是完善创新药临床试验和上市审批制度。过去几年,在毕井泉领导下,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在诸多方面推进了实质性改进,受到医药企业和投资界的高度且广泛赞誉,其承担吉林疫苗事件责任的引咎辞职也让业界唏嘘不已、倍感惋惜。毕井泉领导的改革包括加快药品审批节奏,加入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要求国际协调会议,推进与药品研发国际规范接轨;推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改善国内市场药品质量;试点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等。这些制度性改革使大量“安全无效药”陆续退出医药市场和医保覆盖范围;越来越多的国内药企开始投入创新药和器械的研发,并吸引了大批海外科学家回到中国投身于研发和创业,更多风险资本开始与产业资本结合,投入并研发更多的新药和器械。2018年,国内医疗健康领域融资总额达825亿元,融资事件695起,融资事件数已超过美国居全球第一,这在过去完全是难以想象的。但这一改革并没有完成,在临床实验、审批程序等方面还需进一步推进适应创新药研发和器械研发的改革,现有的改革还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从而为我国医疗健康领域的创新发展营造更好的条件。


三是加大医疗保障投入,激励创新商业医疗保险。医疗服务领域并不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领域,同时具备保障性和商业性,围绕医疗健康领域的制度建设也是很多国家政策制定者和学术圈研究探讨的难题之一。不管制度设计如何展开并完善,一国医疗保障水平的高低对医疗健康产业的发展起着十分重要的支撑作用。我国已经建立了基本全覆盖的医疗保障制度,保障水平正随着政府财力和经济实力的增强不断提高,但财务可持续性正面临挑战。因此,中国应该实行更加高效的医疗社会保障加商业医疗保险的模式,更好发挥商业医疗保险的补充作用。美国医疗保障的人口覆盖率只有35%左右,但商业医疗保险的人口覆盖率却超过了50%。虽然我们未必能因此说美国模式就是很好的模式,但如果我们适当采取激励企业和个人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的做法,给个人商业医疗保险支出提供一定程度的所得税抵扣,将激励更多个人或企业在现有医疗保障水平基础上补充商业医疗保险,更好满足不同群体的多样化需求,比政府直接增加支出、实现全覆盖、提高医疗保障水平,可能更具有财务可持续性和保障效率。医疗保障和商业医疗保险的双支柱支撑,将有利于形成稳定持续增长的医疗健康刚需,为医疗健康产业发展提供持续有力的需求支撑。


四是政府加大对医疗健康领域的研发投入和相关支持。由于医疗领域研发投入取得成果的风险极高、投资强度很大,需要政府通过不同方式加以激励和支持。一要进一步加大政府对医疗健康领域的研发投入,改进政府有限研发资源的配置方式,集中力量加大对重大疾病治疗和预防的研发投入。美国联邦政府医疗卫生研发资源的80%以上,都配置给了国家卫生研究院,具有相当高的集中度,这一模式的利弊和效果值得我们认真研究。二要对医疗研发的实验设备采购提供更好的免税政策。这一领域研发具有较高的实验设备密集度,且大量实验设备国内不能生产,需要从国外进口,部分实验设备还受到西方国家出口管制的限制。实验设备是医疗卫生领域研发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更好激励企业强化研发投入,部分弥补市场风险,政府应该对医疗健康领域研发设备进口提供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直接免除待遇,以有效降低企业的研发成本。三要对医疗领域创新类企业的创业投资资本,提供更有激励性的所得税优惠,以弥补该领域高风险和不确定性成本,更多鼓励这一领域的风险投资。四要进一步完善资本市场制度建设,对标科创板制度改革,对创业板和新三板制度进行改革,并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引入更多海外投资者参与中国资本市场,为医疗健康领域的创新型企业直接融资创造更好条件。


总而言之,医疗健康产业大发展是一个国家进入到较高发展阶段后消费需求升级的必然结果。我国人均GDP即将迈入10000美元门槛,正处在消费升级的快速转换期,加之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这意味着我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空间广阔。为了适应人民群众对生活质量提高的期待,政府应该为医疗健康产业投资和发展春天的到来提供更好的政策和体制环境,输送更有力、更持续的暖风吹拂,使人们期盼的春天能够早日到来。



热门文章:


药房托管落幕

他们为何吃药成瘾

国产肿瘤免疫药圈地

肿瘤用药基因检测乱象

争议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

带量采购动了医院的奶酪

一种误诊漏诊率近9成的疼痛

为什么每年走失50万老人?

压床:ICU不能承受之重

死在旅居养老路上的老人

心血管疾病中的“癌症”

在中国研发孤儿药

百白破疫苗忧患

尘肺病案中案

变色的“淡蓝

罕见病移民



更多相关文章:


以商业健康保险推动健康产业升级 [2018-11-01]

健康产业(健康服务业)主要包括医疗服务、健康管理与促进、商业健康保险以及相关服务,涉及药品、医疗器械、健身产品等支撑产业。


商业健康保险,一般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人因健康原因或者医疗行为的发生给付保险金的保险,主要包括医疗保险、疾病保险、护理保险,以及与之相关的医疗意外保险、医疗责任保险等。


商业健康保险具有医疗保障、金融保险和健康产业等多种属性,发展商业健康保险对于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优化金融保险市场,提升健康产业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迈瑞医疗市值冲刺千亿投资人称不担心贸易战风险 [2018-10-17]

1016日,迈瑞医疗(300760.SZ )登陆创业板,上市连续涨停两日,市值达到940亿元,这意味着股价若上涨7%,市值将超过1000亿元关口,而公司2015年美股私有化的市值仅有3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8.53亿元)。


上市之前,迈瑞医疗2016年7月在私募市场进行Pre-IPO轮融资,估值约为540亿元,引入中国人寿旗下的国寿成达、深圳高特佳、泰康保险、深创投等机构,华泰瑞合医疗产业基金业参与其中。


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总经理张泉源对财新记者称,投资迈瑞医疗的关键在于其在全球30个国家设有分公司,业务基本盘稳定,具有自主研发生产的核心能力,从美股退市后公司治理规范性强。


中国的医疗投入到底少不少 [2017-12-15]

当下的中国,“看病难、看病贵”仍是老百姓的一块“心病”。打开网络,会看到不少人对此抱怨;也经常有人说,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需要政府加大医疗卫生投入。这是否切实可行?中国的医疗卫生投入到底少不少?


我们先来看一下政府的投入情况。为了更全面详尽地考察,我们对全球189个国家连续十五年(2000年-2014年)的人均公共卫生费用和人均GDP进行了比较研究,结果表明,2009年之前,我国政府的公共卫生支出有过不足;“新医改”实施以来,国家通过“补供方”、“补需方”双重财政补助增加公共卫生支出。在政府强投入的拉动下,到2014年,中国的人均公共卫生费用,已经追赶上相同人均GDP国家的平均趋势水平(见下图)。这表明,近年来我国政府在医疗卫生上的投入并不算少。  


阅读以上精彩文章,请关注财新网


责编|张帆

版面|刘登辉 姜语婷


本文首发于财新网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转载授权、投稿及爆料请联络财新健康管理员

邮箱:denghuiliu@caixin.com

商务合作:Fiona  18612891987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