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人获刑!私设卡点收取过路费…宁夏"茶壶"徐风祥的覆灭之路

宁夏新闻网 2019-05-16


核心提示

    徐风祥,绰号“茶壶”,是称霸110国道宁蒙交界处的黑恶势力头目。2007年,徐风祥尚在缓刑考验期内,利用私自铺修的3条道路疯狂敛财。车流顶峰时期,一天收取的“过路费”达17万元。此外,徐风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卖淫,寻衅滋事,赌博,非法占用农用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非法采矿,罪恶累累。

    4月28日,石嘴山市惠农区法院在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判,被告人徐风祥、王超、惠龙等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卖淫,赌博,寻衅滋事等罪一案,51名被告人、5家被告单位分别获刑,判决书长达384页、22万字。这也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石嘴山市辖区内首例涉黑案件,也是石嘴山市法院审理过的被告人人数最多的一起涉黑案件。


  举报信牵出神秘人物

    “110国道惠农区宁蒙交界处,有人长期私开道路,设卡收费。”2018年1月5日,石嘴山市公安局收到一封实名举报信,随后立即抽调精干力量,成立“1·05”专案组。


  办案中,60多名经常往来于宁蒙边界的大货车司机,不约而同都提到了一个绰号“茶壶”的神秘人物。这些司机不知道“茶壶”姓甚名谁、长啥模样,却无一例外都给“茶壶”留下过“买路钱”。在几年时间里,每个受害人累计交给“茶壶”的过路费从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


  警方抽丝剥茧,“茶壶”终于现出原形——本名徐风祥,1972年出生,小学文化,做过蔬菜水果批发生意,开过“黑车”。1996年因犯销赃罪被原惠农县人民法院判处管制2年,并处罚金2000元。2005年12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惠农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缓刑考验期自2005年12月25日至2007年12月24日。


  2007年上半年,尚在缓刑考验期的徐风祥和妻子王志霞在惠农区开办了芊芊足浴店,长期组织妇女卖淫。此后,徐风祥将该店转手给张志国。同年4月3日晚,“茶壶”团伙骨干成员李龙伙同刘俊杰酒后到芊芊足浴店嫖娼。因嫖资问题,两人和张志国及同事发生口角并厮打,刘俊杰受伤逃出。李龙对此事怀恨在心,第二天,他指使刘俊杰纠集10余人购买10根洋镐对芊芊足浴店进行报复。李龙等人在打砸芊芊足浴店的同时,砸坏了周围多家商铺、住户的窗户玻璃,影响恶劣。事后,李龙将此事告知“大哥”徐风祥。徐风祥以刘俊杰被打伤为由敲诈勒索张志国,张志国害怕再生事端,赔偿2万元了事。


  2012年2月至3月期间,徐风祥伙同东北人莫成共同出资在惠农区某宾馆内组织赌博10余场,“打水”放板抽头获利20余万元。所获赃款除给每个参赌人员发放200元至500元的散场费,其余均被他与莫成平分。


  为了巩固团伙势力,徐风祥不但给手下按照层级,开出几千至上万元的工资,而且利用各种手段笼络人心。只要手下人惹了事儿,徐风祥就会为他们摆平。在他的庇护下,其手下更加肆意妄为,打架成为常事。


  罪恶的“茶壶大道

  为了疯狂敛财,徐风祥将罪恶之手伸向了过往的超载大货车司机。


  110国道宁蒙交界处,是跨省交通运输必经之路。往来于乌海市海南区乌斯太和石嘴山市惠农区两地间的运煤车司机,为了逃避超限超载检测站的检查,往往“另辟蹊径”,选择从110国道附近一处林场绕道。有人从中看到了“商机”,这个人,就是七旬老汉邱建国。2012年,他以车辆碾压林场土地为由向运煤车司机讨要“过路费”,否则不准通行。有胆大的司机强行通过,初时,邱建国也奈何不得,直到经别人牵线,结识了徐风祥。二人一拍即合——徐风祥派出马仔,协助邱建国收费,而后利益共分。


  尝到甜头的徐风祥,很快购买了铲车和砂石料,将110国道宁蒙交界处一条隐蔽的土路,加班加点修补成了一条全长9.8公里的砂石路,不仅绕开了110国道石嘴山收费站、超限超载检测站,还缩短了去工业园区的路程。路修好后,徐风祥派骨干成员李龙、王亮以及一批马仔24小时收费。徐风祥还自掏腰包,给手下统一购买了迷彩服、军大衣以及洋镐、对讲机等工具,免费提供吃喝,定时发放工资。


  平日里,徐风祥不亲自出面收费,但他自制票据,要求手下每收一辆车的“过路费”,都要在票据上填写走“茶壶大道”车辆的车牌号和日期,并盖上具体收费人的章。手下人做了什么、收了多少钱,他一清二楚。


  “茶壶大道”的收费标准,也是根据运煤车的车型和煤炭市场的行情定价。2013年,每辆四桥车收费150元,半挂车收费300元。2015年涨到300元至600元。2017年因治超严重,收费继续涨高,最高时一辆半挂车收费1000元。为了舍小钱保大利,一些司机只得认栽。


  徐风祥因此暴富,内心急剧膨胀。2013年8月,他又纠集手下成员,自110国道麻黄沟超限超载检查站沿110国道修建了一条全长3.8公里的硬化路面。同时,购置多台运输车,组建了“茶壶车队”,做起了运输生意。与此前“茶壶大道”不同,这条路禁止煤泥运输车辆通行,仅供徐风祥自己的车队和熟人车辆通行。


  为了躲避检查,徐风祥团伙与警方玩起了“猫鼠游戏”。


  110国道东侧向东有一家停产的洗煤厂。徐风祥经过多方打听后,以每年1万元租下这个厂子。洗煤只是一个幌子。没过多久,全长6.2公里的“茶壶备用道”出现了——由洗煤厂后方蜿蜒而入,中途绕过超限超载检测站。同样,司机要过此路,少不了“买路钱”。


  徐风祥利用私自铺修的3条道路疯狂敛财,车流顶峰时期,一天收取“过路费”达17万元。


  2014年,一位煤泥运输经营者需要把煤泥从内蒙古拉到惠农区,迫于无奈和徐风祥商量。徐风祥在提高运费的同时还强加一项过路费,该经营者被迫接受,3年内共付给徐风祥310余万元。2015年4月,徐风祥用其子名字注册成立了隆鑫公司,其亲信们将各自的货运车辆挂靠或参与到隆鑫公司承揽运输业务。至此,以徐风祥为首的黑恶势力控制垄断了110国道宁蒙交界段煤泥运输市场,逃避车辆通行费、超载超限罚款,共同非法攫取高额利益。


  此外,该团伙还肆无忌惮地非法采矿。2017年1月至2018年5月期间,该团伙成员胡涛利用参与贺兰山自然保护区环境清理整治活动的便利条件,雇用铲车司机,组织十几名人员对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沙巴台矿山整治区的多处煤炭资源点进行盗采,获利近234万元。胡涛为掩饰盗采痕迹,非法占用农用地,造成林地地表原有生态植被彻底毁坏,森林资源损失严重。同时,该团伙还做着虚开发票的“生意”,先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超过826万元。


  多名被告人当庭认罪悔罪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8年5月9日,在重庆某高档宾馆里,徐风祥与同伙正在策划外逃时,被专案组一举抓获。与此同时,抓捕工作在银川、吴忠、石嘴山、乌海4市同步展开。经过专案组一个多月的努力,该团伙30余涉案人员相继落网。


  因案件犯罪行为存续时间长,报警记录多,包括运煤车司机在内的很多当事人心存顾虑,不愿出来作证,加上一些涉案人员四处逃窜、参与卖淫人员难以查找等客观原因,案件侦办工作一度困难重重。专案组民警先后赴重庆、黑龙江、内蒙古、海南等20多个省市自治区开展调查走访,共调查走访相关知情人和受害人达200多名。全方位开展线索深挖和研判,又陆续抓获10多名犯罪嫌疑人。


  因“1·05”专案影响重大,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公安厅、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先后挂牌督办,石嘴山市成立了以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为组长的专案指挥领导小组。


  庭审的5天中,石嘴山市公安局以及交警、武警、法院等部门抽调警力160人,提前做好各种预案,全力保障安全。5天时间,100多名警员每天来回奔波,连续工作12个小时以上,最后一天庭审还押工作持续到晚上11点半。


  “徐风祥等51名被告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一案,团伙成员众多,交叉作案多,涉及罪名多,犯罪事实多。案件证据材料繁多复杂,案件卷宗107册,在阅卷过程中,公诉机关还补充了大量证据。”惠农区法院主审法官告诉记者,3位法官连续两个多月不分白天黑夜加班加点,反复阅卷,对案件的事实和证据进行充分论证,对案件涉及的疑点难点进行合议,对庭审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反复演练。为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惠农区法院通过法律援助中心为19名未委托辩护人的被告人指定了辩护人,确保案件律师辩护率达到100%。


  随着庭审一步步地开展,徐风祥等51名被告人一组组犯罪证据被展示、一起起犯罪事实被揭开、一个个犯罪罪名被确定。


  在铁的证据和法律面前,徐风祥等多名被告人表示认罪悔罪。(记者 强永利 张涛)

来源 :宁夏日报

编辑:王莹 
编委:贺璐璐 秦文

网址:www.nxnews.net

 合作:0951-6031787报料:0951-5029811

↓↓↓觉得不错请点赞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