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日志 | Day1 :“好戏”,从红毯开始……

汪汪 环球银幕 2019-05-15

法国当地时间5月14日7点多,我在小镇昂蒂布(Antibes)的一家民宿中醒来,开始为期12天的戛纳电影节生活。


由于下手太晚,没能预定到戛纳的酒店或民宿,只好选择落脚昂蒂布这个与戛纳相邻的海滨小镇,每天乘公交车往返,虽然有些不便,但我入住的山坡花园小屋安静美丽,窗外明媚的阳光下,有近的大树和远的蔚蓝海岸。


而10公里之外的戛纳,与这里的安逸氛围截然相反,已经游人如织,进入一年中最繁忙热闹的时候。


面对着这扇窗写稿


戛纳电影节创办于1939年,虽然法国人打仗很菜,但在文化艺术上却不容小觑。戛纳电影节后来居上,在很多方面的影响力超过了历史最为悠久的威尼斯电影节(1932年创办),至今都是最重量级、最受瞩目的世界艺术电影盛事。


而在戛纳电影节的各个组成元素中,最具话题性和传播度的,却未必是身为艺术标杆的金棕榈奖,而是红毯。戛纳官网也自称红毯秀是他们的旗舰项目(flagship),是最能吸引媒体关注的部分。


主竞赛评审团亮相红毯


戛纳每年都会将部分开幕式的邀请函赠予赞助商,也就是“金主”们自行安排,所以走上戛纳红毯的除了真正的明星和艺术家,还有三流明星、商人、品牌推广者等鱼龙混杂的角色……


舍得白花花的欧元(据说开幕式邀请函、官方许可用车、红毯摄影师全套价值上万乃至数万欧元)、靠着搏出位的造型和钉子户般的精神,在红毯上赢得一时的眼球和流量,已有过成功的先例(此处请自行脑补)……


所以这几年红毯中介生意很是蓬勃,今年走上戛纳红毯的网红依然不少,但戛纳电影节也通过禁止自拍、管控时间等方式对红毯秀进行了一些严格的约束。


涂了指甲油的帅气警察


红毯围观群众


看明星们在红毯上争奇斗艳很有趣,看电影节的官方直播如何取舍明星的镜头,也自有一番况味在其中。


对于法国本土明星,官方直播自然宠爱有加,从下车到与观众互动、候场走红毯、接受媒体采访以及与站在红毯顶端迎接嘉宾的“主人”——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拥抱、行贴面礼,都是给足全套镜头。


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担任主席的主竞赛评审团和吉姆·贾木许领衔的开幕影片《丧尸未逝》主创,也是官方直播的重点,艾丽·范宁佩戴的耳环都有得到大特写的机会,而芸芸“毯星”却只不过是被镜头一扫而过的背景。



本届开幕式红毯上,最受官方重视的是华人影星巩俐,获得了“清场”待遇,即专门给她留出一段独自走红毯、拍照的区域和时间。


巩俐此次来戛纳,将在5月19日获颁“跃动她影”(Women In Motion)奖,这是一个自2015年起专为表彰和关注电影行业杰出女性而设立的奖项。


第18次来戛纳的巩俐


红毯和银幕之外,戛纳电影节还有很多“有戏”的地方,不缺争议和话题。


比如,威尼斯电影节已从善如流将金狮奖授予Netflix出身的《罗马》,而戛纳依然选择站在法国院线联盟这边,你可以说这是利益之争,也可以说这是在维护自电影诞生以来就一直在延续的影院文化和传统,让陌生人在黑暗的庇护中短暂的靠近,在杂陈的情绪中得以沉浸或释放。


今年戛纳电影节另一个很“刚”的做法就是无视好莱坞的签名抗议,坚持要把荣誉金棕榈授予阿兰·德龙(曾被指家暴,有反同言论)。


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在开幕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戛纳并不需要对美国人的政治完美承担责任:“我们不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而是对电影职业生涯的致敬,我们奖励的是演员阿兰·德龙。”


福茂表示在今天致敬一个人变得很难,因为“总有政治警察跳出来审判”。


戛纳致敬阿兰·德龙


而在面对另一个颇具挑战性的话题时,戛纳这两年来却一直在“政治正确”的路上与时俱进。2018年,主竞赛评审团主席凯特·布兰切特在电影节上刮起的女权运动风持续到今年,能明显感觉到本届电影节在用各种方式表现出对女性的愈加重视。 


这固然是好事,比如,本届电影节官方海报致敬了新浪潮女性导演、刚去世不久的阿涅斯·瓦尔达;戛纳官方还第一次系统地统计了女导演提交影片进行评选的情况,给出了一系列统计数字:今年有20位女性导演的作品进入了官方选片(主竞赛单元有4位,一种关注单元有8位,特别放映和短片单元分别有3位和5位),而在去年只有11位女性导演的作品进入了官方选片。


主竞赛入围影片《年轻女孩的肖像画》


此外,共九人组成的主竞赛评审团中,女性评委占据了四个席位。从数量上看,这当然是一种进步,但过于强调“女性”,也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正如美国导演凯莉·雷查德在发布会上表示,自己只愿意被称作导演,而不是女导演。


穿晚妆配高跟鞋的首映场观众


不仅女性问题要小心对待,戛纳与媒体的关系也很复杂,今年奔赴戛纳的官方注册媒体人员有5000多名,一方面戛纳需要媒体的舆论场来成就它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媒体记者对于一些影片“口直心快”的评论,也会给主创带来巨大的压力,并影响到发行,就连戛纳的“亲儿子”多兰都曾有过被差评“撕碎”的感觉。


福茂也在《戛纳日记》一书中写道:“每上映一部电影都要承受巨大风险的独立电影公司和并不清楚这种风险的影评人之间从来都存在着紧张的压力。”


此前戛纳的惯例是,竞赛片在当天上午一早或前晚进行媒体场放映,随后或第二天举行新闻发布会,晚上再在卢米埃尔大厅举行首映式。而今年,不仅将媒体场调整为早于首映式两小时,或与首映式同步,还要求媒体记者承诺首映式结束之前,不在网上对电影发表评论。


为了照顾焦虑脆弱的影片主创,戛纳可谓用心良苦。但这只是让一些差评迟到会儿而已,并不会缺席。接下来,哪部影片要承受这种风险和压力呢?

 





微信号

world-screen


及时发布热点影事

有态度的原创影评

贴心的观影指南

与微信用户实时有奖互动




2019年第5期《环球银幕》

快速购买长按或扫描下放方二维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