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演员“正经”起来,能量大得很!

四月 环球银幕 2019-05-16

继与蒂莫西·柴勒梅德合作《漂亮男孩》后,史蒂夫·卡瑞尔又在《欢迎来到马文镇》中饰演一位被极右翼分子欺凌的宅男,遭遇暴力后沉迷在1/6兵人的世界中自我疗伤。


《漂亮男孩》


《欢迎来到马文镇》


影片虽然备受争议,口碑暴死,与预告片引发的万众期待反差鲜明,但卡瑞尔在片中的表演还是受到赞许,被认为给出了“精细、有层次、让人感同身受”(《芝加哥太阳报》)的角色诠释。


作为少有的能够转型成功的喜剧演员,史蒂夫·卡瑞尔继承了众多“前辈”的表演理想,当喜剧演员们正经起来,他们的能量大得惊人——毕竟把人们逗笑才是更有难度的任务。


今天,就为大家推荐10部由喜剧演员“正经”起来出演的高分佳作。


迷失东京



异乡的孤单寥落,意兴阑珊的喜剧演员,止于暧昧的一次邂逅,比尔·莫瑞是诠释这些令人意外而又绝佳的答案,这也是他在非喜剧片中最杰出的一次表现。



《迷失东京》中比尔·莫瑞要放下那些赖以成名的金句和段子,以一种接近自我审视的方式饰演一个身在言语不通的异国的著名喜剧演员。东京陌生的语言和灯红酒绿,暴露了一个喜剧演员的孤独。



天涯沦落两心知



罗宾·威廉姆斯饰演的帕里经历丧妻之痛后陷入疯癫,相比《死亡诗社》和《心灵捕手》,这个特里·吉列姆构筑的疯狂世界才更适合威廉姆斯过足戏瘾。 


导演特瑞·吉列姆的作品一如既往地节奏奇特、气质疯魔,却给了一贯在单口喜剧舞台上放浪形骸的威廉姆斯绝佳的发挥空间,而帕里幻觉中骑红马的恶魔,也与罗宾经历的病痛折磨形成一种暗合。



舞台春秋



查理·卓别林这部充满着自嘲与不甘的有声片,前一小时以及与巴斯特·基顿合演的十分钟是精华之处。前者有如卓别林和年轻时自己的对话,后者是为自己而敲的华丽丧钟。



夏洛尔卸下戏妆鬓发皆白,密集的台词中仍是对舞台的恋恋不舍。而这部有声片最为人铭记的,仍是它回归无声喜剧的段落;卓别林最好的正剧表演,仍是他对默剧生涯的告白。这场漫长的告别虽名为“聚光灯”(Limelight),最终却以关灯谢幕作结。



暖暖内含光



两位鬼才,米歇尔·冈瑞与查理·考夫曼的天作之合,为记忆消除这样看似无甚新意的题材赋予灵动的剪辑风格与花样迭出的细节创意。影片同时也是金·凯瑞再难复现的表演巅峰。



虽然《楚门的世界》、《电影人生》和《月亮上的男人》都是金·凯瑞演艺事业中浓墨重彩的印记,但都没有像《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这样完成如此彻底的自我颠覆。



花火



搞笑艺人的身份在北野武人生中分量极重,作为导演他是一代大师,而作为漫才(类似对口相声的日本喜剧形式)演员,他也是搞笑怪兽一样的存在。而有趣的是,他在漫才中连珠炮式的超快语速,与后来在电影中的表演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花火》里他更是极端沉默,成为影片极简美学的一部分,在久石让配乐的助力下,北野武用死亡绽放出温柔。



狐狸猎手



《大空头》固然也很不错,但调查事件时的史蒂夫·卡瑞尔总是让人出戏到担任《每日秀》通讯员时的他。这位冷面笑匠最为出色的正剧表演还要数《狐狸猎手》这部让他成功转型的作品。



在导演贝尼特·米勒出色的气氛营造之下,卡瑞尔成功化身为阴郁偏执的亿万富翁约翰·杜邦,将我们所熟悉的美式体育励志摧毁得一干二净。



亲爱的医生



虽然笑福亭鹤瓶在山田洋次导演的《弟弟》中表演更为出彩,但那个“寅次郎”式的人物在角色的诠释上还是多得鹤瓶落语(类似单口相声的喜剧形式)表演功力的帮助。



而在《亲爱的医生》中,鹤瓶卸下喜剧表演的技巧,以生活化的方式一步步触及缓慢发酵却无从解决的老龄化社会问题。西川美和导演惯以平缓却极具控制力的节奏驾驭影片,鹤瓶得以借此片尝试他新的角色维度。



纳什维尔



70年代以独角短剧(sketches)成名的莉莉·汤姆林,后来大导演罗伯特·阿尔特曼的御用演员,在《短篇集》、《牧场之家好作伴》中都有出色的表演。而开启这一系列合作的则是1975年的《纳什维尔》。


汤姆林以全然不同于她个人喜剧的内敛风格,诠释一个中年女人围绕一场外遇的生活取舍,温情与冷酷并存。她也凭此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



霹雳先锋



影片本身走的是80年代香港警匪片的惯用套路,叙事流畅但也无甚亮点,但值得注目的是,该片中周星驰受李修贤提携,首次在大银幕作品中出演重要角色,就一举夺得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



出演时年仅25岁的星爷眼神明澈,表演风格与后来的他大相径庭,片中可以一睹星爷在正剧中的表演魅力。至于为何能够出演,周星驰后来调侃式自述,因为李修贤“觉得我样衰,想打我”。


紫色



乌比·戈德堡以单口喜剧成名于百老汇,而帮助她在影坛崭露头角的则是斯皮尔伯格的《紫色》。片中她饰演遭受家暴的黑人女性西丽,以严肃的表演深入到角色的灵魂中,展现出她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并不断为生存斗争的过程。



戈德堡将她在喜剧中捕捉各类人物特征的技巧用在《紫色》的表演中,即使在没有台词的时候,她也能用细微动作表达出每次畏缩背后的深意,和每个微笑背后的宽慰。她的这次表演是现象级的。





微信号

world-screen


及时发布热点影事

有态度的原创影评

贴心的观影指南

与微信用户实时有奖互动




2019年第5期《环球银幕》

快速购买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