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白||上东区名媛诈骗案,如何才能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

黄小姐 黄佟佟 蓝小姐和黄小姐 2019-05-17


最近,纽约上东区出了一桩有趣的案件。


几大电视台都在抢一个题材,争相采访一个呆在雷克斯岛监狱、上庭时像表演时装秀、把纽约上东区的名流们骗得团团转的女骗子。


▲这个女孩以“德国石油大亨千金”的假身份,用Anna Delvey这个假名,欺骗他人为她支付各种消费,过着上流社会的奢华生活,并且在十个月内盗用约27.5万美元。


她被判处4到12年的监禁,至少要在牢里呆上四年,需支付19.9万元和2.4万罚款,可是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反而关心是谁扮演她。


正所谓真实生活的尽处就是戏剧的开始,NETFLIX电视台已经准备将她的故事改编成电视剧,编剧是《实习医生格蕾》和《丑闻》的金牌编辑Shonda Rhimes。



这个28岁的女子叫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她是怎么被发现是个骗子呢?


原来是因为她住豪华酒店没有付钱,然后被酒店给告了,警察把她抓起来之后,赫然发现她欠的账还不止这个酒店和一些饭馆这些小账,她甚至还差点跟金融公司贷到二千万美元。


直到这时,在纽约呆了两年,早已混熟上流社会的她,才被身边的朋友发现是个骗子。


比如杂志社美编拉谢尔·威廉姆斯就被骗了六万美金,起因是号称德国巨富继承人的索罗金邀请拉谢尔到摩洛哥度假,结果就掉入了她的圈套:



再比如中国的富二代黄先生,也是一位艺术家,是木木美术馆的合伙人,他替她付了看威尼斯双年展的机票钱和酒店钱,回来以后索罗金也不见了,黄先生还以为她太有钱以至于不记得这笔二三千块的小钱。



后来两个人又在艺术展上碰到,合影上了社交媒体,这时黄先生收到一个餐馆的私信问他没有有索罗金的电话因为她还欠他们的餐费,这时,黄先生才警觉这位德国富二代可能真是没什么钱……





那么为什么安娜可以骗到这么多生活在纽约的人精呢?


因为她的生活实在太像个上流社会的九零后富二代女孩了,她示范了如何打入上流社会,让人以为你是白富美的真人秀。


首先,用极富标签性的打扮突出自己,着力塑造低调的名媛的形象。



在人人眼睛都翻上天的上流社会,要想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光美,光年轻是不够的,必须要几个回合就把自己的形象稳稳地打进别人心中,所以,塑造自己具有标签式的典型形象就成了最省事的路,而且还省钱。


于是乎,安娜·索罗金选择了一条最简单的路,永远是一条紧身小黑裙,一只大大的名牌墨镜,以CELINE最为常见,金发,红唇,配以慵懒欧洲口音,再加上货真价实九零后满满的胶原蛋白,某位买名牌买到倦只想追求简单生活的欧洲富二代的形象就跃然而出了。

    

其次,随手100美元现钞的小费。


100美元,相当于七百多人民币,在美国,平常人给小费一美元起,顶了天给个十美元的吧。100美元,这是顶级大富豪才会随手给的小费,一个年轻的小姑娘随手就丢给前台小姐,或者名店SALES,或者酒店的侍应,这种派头,一下子就能把人震住了。


Cash is king,所以,无论是住店也好,问询也好,送行李也好,进餐馆也好,无一不获得最最殷勤的服务。


“给最多的小费,得到最巴结的服务”这是欧洲老贵族的行事派头,被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做到十足十。


她努力给人一种不差钱的印象,在INS晒一下随地乱扔的名牌袋子,雇佣收费昂贵的私人教练,一套健身课程收费是4500英磅……


她扮演白富美的诀窍,那就是给上流社会的服务人员们大量的小费,等于在她的生活圈贴身制造了一个超级富家女的气场,这些人会替她办事,也替她张扬,使她在上流社会的人际交往中无往而不利。


第三:永远出现在顶级艺术场合。


▲安娜的ins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常以黑白色调为主,入镜的事物也都有浓浓的抽象派意味。其中她花了大量的篇幅展示自己观赏过的艺术品和画作,也有一些艺术展的邀请函之类。她很少展现“纸醉金迷”,而是喜欢用神秘的气息来营造更高级的感觉。


毕竟也是圣马丁学院的学员,对于艺术嘛,也是有起码的了解,而要假装富二代,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秀一下自己不俗的艺术品味,这是另一种软实力。


所有人都知道,艺术是上流社会热衷玩的游戏。


而世界各地的艺术展会更是富人们云集的地方,常常出现,混得脸熟,邀请函自然就来了。


一个要看艺术馆到处洒钱的富二代也是各大艺术经纪人们热衷巴结的对象啊,关系套着关系,人脉扛着人脉,一来二去,大家也都自然而然把你当成圈内人了。


第四:与名人合影。


▲安娜的社交圈中,艺术策展人、时尚杂志主编、CEO、明星、运动员、商界名流都是她的座上宾。

    

在名利场,你认识谁决定了你的社交地位。

 

与名人合影无疑是实力的最佳背书,而名人们呢,也觉得懂得进入这些高级场合的人多少都有某种背景,合影通常是来者不拒,于是乎,各种合照也就由此产生了。

    

第五:打造低调、神秘而金光闪闪的社交媒体。


安娜在纽约的生活是以“德国贵族后裔”的身份空降来的,她声称父亲是德国贵族,从事太阳能生意,在瑞士的银行拥有21亿信托基金,六千万美元现金帐户,只是因为没到年龄,所以取不出来。


在INS上的她仍然是低调的富二代的样子,也不晒与家族成员的合影,给人一种有钱不想为人所知的印象。


▲说实话,她的ins还是挺“高深莫测”的,光看图是看不懂她到底要表达什么,文字也都是简洁到不行。唯一的线索是,她的拍摄地点经常变,纽约、伦敦、柏林等等,营造出一种到处旅行、以世界为家的自由感,这正是富人最典型的特征,周游世界。


与此同时,安娜也经常上传一些看起来是奢华场所的照片:极具设计感的楼梯,屋顶的吊灯,古老的墙面……似乎她所到之处都是普通人望而却步的地方。


▲安娜对照片的描述总是极尽简洁,大部分都没有讲明到底这是什么地方,也有一些就简短地做了介绍,比如“Fendi的晚宴”、“安娜温图尔的时尚晚宴”等等。


白富美们最爱晒的泳池照也是有一些,但是都轻描淡写,一般就是配个“morning”而已,有一种去美好地方去到厌的感觉……



第六:长期租住精品酒店,偶尔住五星。



对于一个实际上并没有太多钱的女孩来说,住五星酒店是个太大的花费了,至少都上千美金。


所以安娜的选择大都是四五百美元一晚的精品酒店,比如曼哈顿下城的Beekman Hotel,住了20天,花了11518美元。



纽约出名的精品酒店11Howard,但也是选择400美元一晚的中等价位房。



当然,以上房费全都拖欠了……


第七:出门靠骗,用后失忆。


安娜给人的印象似乎有花不完的钱,全世界旅行,甚至还会包机去听索菲特演讲,让人们以为她是一个无所事事一心挚爱艺术想要做艺术馆的无脑富家小姐。


而她的钱从哪里来呢,半骗半哄付出来的。


只要钱能周转得过来,是可以靠签假支票,以及突然扮信用卡失灵让朋友垫付,然后就高冷地失忆蹭回来的。



警察调查的结果,这位安娜其实只是一名俄罗斯卡车司机的女儿,母亲是全职太太,家庭程度小康。


十六岁搬到德国之后,她曾去伦敦的圣马丁艺术学院学习,后来又回了柏林在一家公关公司实习,随后去了巴黎知名时尚杂志《Purple》实习。


按常理推论,应该是在圣马丁艺术学校、公关公司和时尚杂志的经历让她熟习了富人的生活,以及行为举止作派,这给她未来的行骗奠定了强大的知识基础,耳濡目染,一个普通人也会熟知富人的语言,表情,甚至社交派头。



社会是分阶层的。要想扮演富人,先得进入可能接触到富人的行业。


而艺术学校,公关公司,时尚杂志社,恰好都是最能近身接触到富人的行业,如果你细心观察,长于模仿,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就知道富二代们的生活方式,他们喜欢的东西,名牌和艺术。


然后再选择到一个谁也不知道你的底细的地方,比如说纽约,这个全世界冒险家的乐园,那里的人们根本不想知道你是谁,只要你显得很有钱,就自然有愿意跟你靠近的人。


"如果你用亮闪闪的东西、大量的现金、财富的象征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他们几乎无法看到其他任何东西。"


这是安娜在坐牢以后接受采访时说的话。也许这就是安娜能够杀入上流社会,把这些人骗得团团转的原因。


著名导演雷诺阿在《游戏规则》里曾经这样描写上流社会:


上流社会最大的特点是充满了美好的谎言,人们在金光闪闪的豪宅里互相敷衍,互相欺骗,用珠宝、名牌与金钱把自己的生活装扮起来,这些东西让他们自我感觉良好,远离生活的残酷真相。


这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伍迪艾伦导演的《蓝色茉莉》。


如果说安娜指明了扮演艺术富二代的诀窍,而茉莉则展示了做一个真正的上东区阔太的诀窍。


首先你要有一段当鲜的婚姻,有一个听起来的很有钱的老公,而且老公总是无比宠爱你,因为他会不停送你贵重的礼物。


一心要进入上层的孤儿简妮在大学时遇见了富有金融才俊,名校也不读了,嫁过去当上东区阔太。她的生活表面上非常幸福,老公的宠爱,闪闪发光的珠宝,悠闲的生活,她唯一要做的就是美美的扮得靓靓的出席各种场合,替老公社交周旋,证明老公的富有和自身品味的不俗,从后来的剧情来看,她老公是个金融骗子,而她则是帮助这骗子落地的最佳拍档,对于老公的违法行为,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


她的生活是用钱堆出来的。


豪宅不仅奢华,并且品味极高,除了复古味道十足的客厅,还有带泳池的私家花园,也能看到浴室的奢华感。



她的衣服,是上东区贵妇们才有的品味,Oscar de la Renta的缀满了闪石的小外套,里面是Alberta Ferretti的纯色丝裙子,最重要的,还有那只不离身的铂金包。



除了派对上,可以穿艳色的晚装,比如这件大红的Carolina Herrera。



平时里的生活,只穿各种看不出来牌子但是你又知道质地很好的中性色衬衣和外套,富人爱穿浅色衣服,因为看上去柔和,她们的生活场景不需要怕脏,而且最重要的是不怕脏,脏了就扔嘛。

▲在家里粗穿的是Ralph Lauren蓝绿色套头针织衫,几百美元的衣服也就下厨的时候穿穿吧。



▲经典的Fendi连衣裙 Chanel白色花呢小夹克Faconnable白色亚麻连衣裙配上卡地亚的手表香奈儿项链,不一而足,是上流社会阔太的穿衣指南。


但有一天老公说要离开她,阔太茉莉毅然举报了自己的老公,但也因此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生活基础。


但是电影的重头戏来了,因为无法忍受这种阶层坠落,茉莉在整个电影里就是扮演一个仍然假装自己是上东区阔太的女人。



她出门仍然坐头等舱,手上要拎着她的爱马仕,仍然要穿她的香奈儿外套,仍要坚持用她的LV的旅行箱。


▲可笑的是,已经没钱了的茉莉,和一群“底层人士”在一起的时候,也依然要挎着她心爱的爱马仕……



对“一般的工作”看不上眼,觉得干什么都丢人。



再嫁一个有钱男人成了再当阔太的最短路程,因为茉莉仍然具有极高审美,于是她假装成室内设计师,差一步就可以嫁给外交官,当然,最后失败了。



最后,美梦破碎的茉莉崩溃了,她穿着她昂贵的行头,腋下焦虑的汗迹,无助地坐在街头,喃喃自语,她完全疯了,心心念念的还是她要穿什么衣服………



这和安娜有异曲同工之妙,就算被捉了,安娜上庭时也要穿得时髦无比,像是走时装秀……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我们其实常常见到安娜这样的女孩。


她们混迹在各种富人云集的场合,装得很像富人,她们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要变成真正的富人,但往往失望而归。


这其中的佼佼者,又聪明又上进,她们看过世界,但越是看过世界,她们越是觉得自己应该属于那个世界,那种闪闪发亮的生活她们真的太喜欢了。


因为太喜欢了,以至于她们把自己也骗了——在她的心里,她已然是这个阶层中的一员。



安娜拒不认罪,宁肯坐四年牢也要挺住人设,因为一旦认罪,就证明她真的不是富二代了,所以宁肯死,也要撑住这个中心点。


安娜对采访她的记者说: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钱是无限的,但有能力支配它们的人是非常少的。”


是的,她们大都自命不凡,但出身的阶层又有限,她们渴望成为最优秀最风光的女人,她们太需要这种感觉了。


于是乎,她们首先说服的是自己,她们首先骗的是自已,无一例外,冒充白富美的女性患有不同程度的妄想症。


骗子是聪明的,因为他们看透了这世界的大部分奥秘,但他们最致命的一点是他们内心的美好世界建设于一种自欺之上,幻觉之上。



这让我想起了从前听说过的一位杂志界的同行,她在这个行业呆了几年,看过了顶级酒店与豪宅之后,她微薄的收入撑不起她过那样的生活,于是乎,她得了妄想症。


有一天她带着她的同事到了一片别墅区,对她们说:”我的法国男友就住在那里面,我给他打电话,他就会来接我们。”


结果一下午电话也没打通,只能在别墅区外的咖啡厅坐了一下午,大家都以为她真的找了法国男友,住进了那个别墅区。


但过了很多天之后,她四川老家的人接她回家了,因为她得了精神分裂症。



真实的生活是残酷的,男人往往从小被教育他们必须在残酷里搏杀和生存。


“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已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波伏娃的这段话解释了为何女性更容易自欺,因为女性从小被教育她们是有别于男人的一种客体,她们只要碰到王子、用美丽吸引王子,就能变成公主,但从来没有童话告诉男人,只要碰到公主就变成王子。



女性的从小的教育里就充满了虚假的幻像,这让她们更容易自欺。


自欺的可怕在于生成过程中的无意识和自发性,其本质就是自我认知的错位。


“一旦这样的状态形成了,那么就很难打破,因为自欺就像做梦一样,是世界存在的一种类型 ,这类存在本身趋向永存。”


自欺让许多女性活在幻境中,她们深深相信自己是那个金光闪闪世界中的一员,如果你要把她们拉回真实的状态,就等于杀了她们。


不愿意面对真实的世界,这是人类最深的本性——脆弱。就像茉莉说的,人类可以承受的精神创伤是有限的——而回到真实的世界,便是脆弱的人类难以承受的创伤。


在集体无意识的怂恿下、沉溺在幻想之中的脆弱女人们成了一朵朵可悲的蓝色苿莉,冰冷的风一吹,就烟消云散了……



推荐:小八||夏日理想生活除了空调、西瓜,明星富豪们的花样多得多……

上文:扯白||看了大小S阿雅范晓萱出去旅行,我也有点贪心了



作者:黄佟佟 / 编辑:伊莎贝拉

本文文字原创,配图来源于网络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