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 “摘要版”(之八)

南国学术 2019-05-20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南国学术》2019·2“摘要”

(之八)


·独家评论·


“形成的”和“做成的”

——重评滕尼斯《共同体与社会》

方维规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教授


[摘 要]在近年来国际学术界热议“社群主义”亦即“共同体”之时,一个曾被长期遗忘的社会学大师及其学说又被重新发现。德国现代社会学的奠基人滕尼斯的传世之作《共同体与社会》(1887),不仅是德国社会学界提出的第一个大的综合体系,也是欧洲第一部严格意义上的社会学著作和现代社会理论的正式登场。在西方语言中,“共同体”与“社会”原本就是同义词,可以追溯至古希腊。滕尼斯开创性地将“共同体”与“社会”作为对立概念引进社会学语汇,因此而成为政治哲学、社会哲学中重要的关键词设置者。他的追求是,从哲学层面为年轻的社会学提供概念工具和思考范式,用明确的概念设置及其阐释来精准把握社会现实的两极,即自由的、资本主义的“社会”与历史形成的“共同体”。滕尼斯借助共同体与社会之显赫的二元框架来叙写传统与现代的对立,尽力从这两个顶层概念来把握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他的批判性社会哲学把社会性概念分解为“做成的”社会与“形成的”共同体:共同体是持久的、真正的共同生活,社会只不过是暂时的、表面的共同生活。因此,共同体当被理解为活的有机体,社会则是机械的聚合和人工制品。与此相对应,他区分了两种“人之意志”,即共同体之实在的、自然的“本质意志”与社会之思量的、人为的“选择意志”。对于意志形式的探索,是《共同体与社会》试图向人类学方向拓展社会学的核心部分。无论是共同体还是社会,无论是本质意志还是选择意志,都是理想型概念,旨在强化概念和结构性分析。在滕氏“共同体—社会”理论中,共同体的本质是人的整全性,社会的本质则是人的残缺性。当人类步入“半现代”(贝克语)的今天,重新评价滕尼斯的著作亦即共同体思想,无疑仍能够见出其现实意义


·信息速递·


2018年度中国历史学研究十大热点

澳门科技大学社会和文化研究所

澳门大学《南国学术》编辑部


[摘 要]为客观记录和梳理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在中国历史学研究领域的特点和趋势,提高历史学的社会关注度,传播和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澳门科技大学社会和文化研究所、澳门大学《南国学术》编辑部自2017年起,组织专门力量,开展了年度性“中国历史学研究十大热点”评选活动。这次是第二届,观察范围包括2018年度中国古代史、中国近现代史、史学理论及史学史等领域的热点话题。通过学界推荐、数据分析、学者研讨、专家评议、投票选择等程序,评选出了“2018年度中国历史学研究十大热点”,分别是:(一)公共阐释理论视野下的历史阐释学;(二)口述历史理论、方法与实践;(三)新出简牍文献对古代社会研究的推动;(四)古代应灾政策的演变与实践;(五)边疆研究新成果与边疆学学科建设;(六)海洋史研究的新拓展与新特征;(七)丝绸之路史研究的新视野;(八)晚清财政税收的近代化转型;(九)纪念戊戌变法一百二十周年;(十)中美关系史研究的新进展。


昨日回顾:《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摘要版”(之七)


预 告:接下来将陆续推出《南国学术》第2期文章的全文,首先推出的是山西大学中国城乡发展研究院/华中师范大学徐勇教授的文章《天下一家: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家户起源》。


说 明:因在河南大学、湖北大学参与学术交流活动,故从明天起,本周推出的文章频率暂改为两天一篇,分别为周二、周四、周六,敬请关注。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