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 “摘要版”(之七)

南国学术 2019-05-19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南国学术》2019·2“摘要”

(之七)


·中国历史文化论坛·


绝对理念与弹性标准

——宋朝政治场域对“华夷”“中国”观念的运用

黄纯艳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 紫江学者特聘教授)


[摘 要]宋朝建立后,一方面以继承汉唐德运的中华正统自居,华夷秩序和“中国”地位是其中华正统得以确立的合法性依据;另一方面,又面临着华夷和“中国”的巨大困境——既有百年不衰之“夷狄”辽朝、金朝与之对等,甚至君临其上,又有被视为“汉唐旧疆”的交趾、西夏自行皇帝制度。由于宋朝武力不振,因此在对外交往中,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了弹性做法,以维持现实的政治关系。与辽交往时,实行对等礼仪;对金则一度称臣纳贡;对交趾、西夏则要求其与宋交往时遵守朝贡礼仪,而放任其在国内行皇帝制度。在国内政治场域中,宋朝则坚持绝对的华夷观念,通过德运、年号、祭祀等标示正统的制度设计,辽金以外诸政权羁縻各族的朝贡活动,以及有关华夷的各种政治话语这三个层面,构建和演绎华夷秩序,将华夷观念营造为绝对的说法。宋朝宣称自己是绝对和唯一的文化“中国”,这在北宋时期基本得到周边诸族的认可;但到了南宋时期,金朝从文化、地理上都否认宋朝的“中国”地位。由于宋朝并未占有汉唐的全部疆土,特别是南宋偏安一隅,其地理“中国”名不副实,所以,宋朝采取的应对之策是设置“旧疆”,申明“恢复”,为其权利和地位进行解说。北宋所定“旧疆”虽以“汉唐旧疆”为名,实则仅包括西夏、交趾、河湟、燕云,而非指全部汉唐版图,南宋的“旧疆”只是指陷落于金朝的北宋直辖郡县,即“祖宗之旧疆”。“恢复”在多数情况下主要是作为解说“中国”困境的话语,而非现实目标。宋朝所面临的华夷观念和“中国”的困境是中国古代王朝的普遍问题。号称统一的汉唐王朝如此,分裂对峙时期的东晋南朝也是如此,只是不同时期华夷和“中国”困境的表现形式有所不同,应对的办法也各有差异。宋朝的华夷和“中国”困境不同于往朝,其解决办法也有时代的特点。终其灭亡,宋朝始终在华夷和“中国”的框架中寻找解决困境的应对之策,其思想来源和具体做法都与民族主义或民族国家意识无涉


·中国历史文化论坛·


新文化运动时期“费小姐”的争得、护持与“出让”

贺昌盛

厦门大学中文系 教授


[摘 要]新文化运动时期对“德先生(民主)”“赛先生(科学)”的大力倡导,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人们对于“费小姐(自由)”的深入探究。鲁迅以易卜生戏剧中的主人公“娜拉”为个案所作的演讲,并非只是在讨论一般性的有关女性生存遭遇的社会问题,而是在藉“娜拉”的选择及其可能的后果来思考“自由”在中国社会的争得、护持、出让的深层问题。“自由”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一种“自主的决断”。新文化运动时期,人们普遍把“娜拉”的出走理解为走出“家长式”的“大家庭”以争取自由,进而完全忽略了“娜拉”走出“偶婚制”的“小家庭”以真正实现“个体独立”的深刻意味。这一理解上的错位,显示了“个体”意识在这个时期尚未被真正确立起来。“自由”的护持需要充分的经济基础作为保障,但初始进入“现代”的中国社会并没有为每一个个体提供切实的经济保障,残酷的现实困境只能导致“娜拉”的“回去或堕落”的结局。除此以外,“革命”似乎为“娜拉”出走后的“自由”带来了希望,但以“群体”利益为前提的“革命”恰恰首先需要每个个体“出让”自身的“自由”,因此,“革命”实际也并不是获取和守护“自由”的可行性选择。鲁迅以“娜拉”为例,清晰地描画出了一幅“自由”在中国的现实境遇中所可能遭遇的困窘图景,同时也使“自由”所包含的“自觉的个体独立”蕴涵得到了充分的彰显,“自由”因此从单纯的“社会”问题真正上升成为了核心的“思想”问题。民主、科学与“群己权界”,其最高目标也都只是对“自由”(Freedom)的本然自在境界的持续追求。“自由”即自我主宰,是去除了“神恩”和“威权”之后的“人”对自身行动的自主决断。这既是鲁迅思考“娜拉走后怎样”的根因,也是鲁迅为国人的真正“新生”所尝试给出的答案

    〔未完待续〕


昨日回顾:《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摘要版”(之六)


明日预告:《南国学术》2019年第2期“摘要版”(之八)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