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告诉你:怎样对贪官“吹胡子瞪眼”?

川报观察 2015-02-15



《川报观察》客户端记者 余坪 文/图


2月15日,由四川省川剧院创排的反贪历史题材川剧《草民宋士杰》在成都首演。这出戏讲述了书吏宋士杰因仗义执言遭到革职成为草民,但他毫无畏惧,为义女杨素贞代写状子,巧用计谋捕捉到官官相卫、行贿受贿的证据,与腐败官府斗智斗勇打赢官司的故事。


剧作由 “台湾鬼才”导演李小平执导,二度“梅花奖”得主、四川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担纲主演。它也是今年3月将在北京举行的川剧周的主要剧目。



整场川剧,没有变脸吐火照样精彩。陈智林饰演的宋士杰,在剧中对贪官和腐败现象吹胡子瞪眼,赢得观众赞赏。




链接:

戏曲中的髯口功


戏曲舞台上,生、净、末、丑各行角色都会戴上长长的胡须,这被称为“髯口”。所以,髯口功也就成为不少戏曲中人的一项基本功。

与其他戏曲绝活相同,“耍髯口”也是戏曲人物表达内心变化的一种外在表现,这种表现形式既丰富了演员的表演,也可以在单一的戏曲舞台上展现不单一的花样。同样,绝活也绝非卖弄,不仅要使用得恰到好处,而且还要点到为止,让人看得过瘾,却不能泛滥。



话虽如此,髯口功耍起来可并不是捋捋胡须、吹吹胡须那么简单,要说里面玩的花样,那得分为搂、撩、挑、推、托、摊、捋、抄、撕、捻、甩、绕、抖、吹等多种。


此外,这些动作既可以单项完成,也可以组合起来连贯使用,必要时还要配些舞蹈的身段。


在京剧表演中,有些武生、老生行当的演员也爱耍耍胡须,但都是点到为止,反而在地方戏曲中,髯口功成为一项绝活。



髯口功中蕴含了多种心理语言和活动。


比如:


搂髯多用于昂首高望或低头俯视;


撩髯多表现思忖、自叹;挑髯多表现观看、瞭望;


推髯多表现沉思、观望;


托髯、摊髯多表现深思、感叹;


捋髯多表现安闲、自得;


抄髯、撕髯多表现气愤、喜悦或观看;


捻髯多表现思考;甩髯多表现愤慨、激怒;


绕髯多表现喜悦、得意;


抖髯多表现惊怕、畏惧或气恼、病弱;


吹髯多表现生气,等等。


编辑:董的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