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上市之后还需要做些什么 | 研发客年会

程龙 研发客 2019-05-24



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去年底获批上市,成为中国首个上市的PD-1药物。时间已经过去5个月,在已有数十家公司加入开发队伍的PD-1药物竞赛中,上市后的策略恐怕是现下更需要深入探讨的话题。


在研发客第三届新药临床开发高峰论坛上,4位亲历PD-1新药开发、上市及深谙肿瘤治疗的企业负责人——思路迪CEO龚兆龙博士、君实生物临床研究与运营副总裁顾娟红、康宁杰瑞高级医学总监徐俊芳博士、阿诺医药首席医学官袁瑞荣博士,就“PD-1上市之后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展开了一番热论。


01

  小组讨论

龚兆龙:君实作为第一个PD-1上市企业,将怎样应对外企的竞争?是否会利用价格优势进军海外市场?


顾娟红:我们已经在美国开展特瑞普利单抗I/II期临床试验,进行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是君实的重要策略之一。我们都知道,中国人口基数大,各种肿瘤的治疗需求都很高。目前来看,还谈不上与外企头对头的竞争。眼下我们工作的重点有四个方面:第一,尽快推进Ⅲ期临床试验,争取更多适应症被批准,被纳入医保涵盖范围;第二,通过联合用药来提高治疗反应率;第三,用生物标记物来引导药物开发的方向,达到精准医疗的目的;最后,提高药厂产能,降低药物成本;总而言之,一切为了病人的实际利益。


龚兆龙:PD-1珠玉在前,后期陆续还会有更多的同类药物上市。双抗在适应症方面怎样做到和单抗的差异化?怎样发挥自己的优势?


徐俊芳:国内外PD-1药物在很多适应症方面已经获批,接下来的临床治疗中,病人一旦出现耐药,我们希望双抗能够在具有更好的安全性的前提下,和一些传统疗法结合,进一步改善PD-1耐药人群的治疗效果。就双抗的特性来看,是一种药发挥两种抗体的作用,相较于使用两种单抗,双抗安全性更高,对病人来说也更为经济实惠。


小组讨论现场。从左到右依次是:龚兆龙、顾娟红、袁瑞荣、徐俊芳。


龚兆龙:在临床上,PD-1单药治疗的效果并不理想,对于一些类型的肿瘤的有效率甚至只有百分之十几。那么剩下的病人,在单药治疗效果并不理想的情况下,该制定怎样的治疗方案?联合用药是否是目前的最优解?


袁瑞荣:目前PD-1联合用药正在成为药物研发的主要路径。如果不这样做,之后在临床应用上会非常局限。对于联合用药,关键是要找到能发挥协同作用,毒副作用不会相叠加的药物或治疗方法来结合。这就要求研究者对于肿瘤的发病机理和现有的治疗手段非常了解,对现有临床治疗的各种标准方案及用药顺序十分熟悉,这样才能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似乎是覆盖的病人越多,医药公司未来的收益会越好,其实这种新药物开发观念早已过时。即便面对高选择性的病人,联合用药的方法也不太可能一篮子全包含。我们要对联合作用的机制、疾病本身的治疗以及后续耐药的发生机制非常了解,制定出具有针对性的最佳联合用药方案,这才是新药发展的方向。

我们花费了很多精力在研发的创新上,其实中国在临床创新方面有很大的发挥空间。近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加速和国际的接轨,但很多新药依然没能很快地进入中国市场。本土药企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在临床创新上多下点功夫,加快新药开发的步伐。


02

  与听者互动

问:预计从今年开始,中国本土创新药将有越来越多Ⅲ期临床试验开展,在专业人才招募和项目经费方面会否面临更大挑战?该怎么应对?


龚兆龙:中国做PD-1比国外晚几年,后发也有其相应优势。多数药厂,首先会考虑通过一个二线小的适应症上市,完成之后再做大量适应症的扩展。未来中国这些新药想要纳入医保,没有相应的适应症覆盖无法完成。这说明了之后临床试验的必要性,未来不做临床的仿制药不会有了。我们的进程比国外慢,本土药企恰恰可以利用这一点,根据国外Ⅲ期临床试验的结果来设计我们的试验内容和方向。


徐俊芳:这些因素和公司本身的实力有关。欧美各大药厂在人才、资金和公司平台等方面已经积累了20~30年,中国本土创新药企虽然进步很快,但仍然和他们有很大差距。在中国,即便是体量最大的恒瑞,开展一个大型Ⅲ期临床试验,或者是头对头试验,也要考虑到投入和产出的问题。在当下的发展阶段,我们想要铺展很大的适应症,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先上市再求发展,是本土药企常用的方法。


顾娟红:这么多的Ⅲ期临床研究,需要投入很多资源。最大的困难是专业人才的匮乏。对于肿瘤免疫治疗的临床研究来说,需要公司提供足够的医学和安全性评估的支持。另外,临床运营的效率也有待提高。

应对方法一是给与足够的资金支持,二是初期技术外包,让更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同时组建自己的团队,在学习中尽快成长。第三,不断完善培训系统,并建立良好的技术支持体系。面对当下的招募困境,要实事求是,积极面对。


袁瑞荣:做成一个好药需要精细的策划,要对全球大、小公司的布局有所了解。我认为一个新药在某一适应症上的临床试验如果需要上千名癌症患者入组才能证明其优越性,这个药基本上不会是一个真正有效的好药。坚持固然重要,但把握什么时候继续,什么时候停下来更为重要。对于热门药物的Ⅲ期试验,如果大家都一拥而上,会极大的浪费公司的资金和社会的资源。我了解到,美国的研发团队和临床医生之间会有很充分的沟通,最后的设计方案出来之前往往要经过多次讨论。中国也要在这个方面努力,届时资源利用率和临床试验成功的几率会极大提高。一个公司选择要做的药,不能一窝蜂地凑热点,而要静下心来,先想好为什么要做,对此自己有什么优势可以发挥出来。各公司之间应该取长补短,精诚合作,才能真正加强中国新药研发的实力和优越性。


03

  结语

在这次小组讨论中,几位嘉宾从药品质量出发,对我们之后所能采取的应对策略给予了阐述和归纳。国内的PD-1药物从上市开始,就以一种破局之姿,被投入国内癌症治疗的湖心,激起涟漪阵阵,至今不绝。君实的特瑞普利单抗以远低于进口药的定价率先进入市场,这极大地压缩了PD-1药物的降价空间。PD-1药物因其特殊的制药工艺,注定在压缩成本上更为困难。未来,本土产品和外资产品恐怕无法避免一场价格的竞争。所有公司若一味地挤在价格赛道上,势必会产生药物安全风险。弯道超车,要看走的是不是一条险路,谨防车毁人亡。

 

 

~对话部分根据嘉宾发言内容归纳整理~




总第786期

访问研发客网站可浏览更多文章

www.PharmaDJ.com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