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生又回来了

有趣有料的 博客天下 2019-05-24


文 ✎  张洋 李曙光

编辑 ✎ 韩忠强



90年代,家庭情景喜剧《我爱我家》中,有一集讲的是葛优扮演的春生夸夸其谈自己研发成功的“第五大发明”。


“我这个发明的重要性,我都不好意思说,简直就是改写了我中华民族的命运和世界文明的轨道,晚一天推广都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的犯罪。”


春生口里的重要发明,叫“点水成油”:“在水里点上几滴,我研制的水基燃料补液,用筷子搅和搅和,划根火柴往里一扔,噗嗤一声,火苗子腾腾的,直到水烧光了为止。这就叫点水成油。”


▵  电视剧《我爱我家》中,季春生发明了水基燃料母液,能让水变成可燃油


这集剧情中最为讽刺的是此前真实出现并且牵连了无数专家学者的“水变油”骗局。


20多年之后,河南南阳的一座汽车车间里也生产出了一台装载着堪比“滴水成油”技术的汽车发动机。并且这项匪夷所思的发明,还经过当地官员的亲自点赞认证。


这台“水氢发动机”隶属于青年汽车集团,青年汽车集团是一家生产汽车、卡车和莲花轿车的公司。


在落地南阳半年后,青年汽车拿出的这项成果匪夷所思,这家上了多地政府招商黑名单的车企,在沉寂不久后又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01


一场被玩儿剩的“魔术”?


2019年5月23日,水氢发动机在河南省南阳市正式下线了。


经过《南阳日报》在头版的报道,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的“第五大发明”,闹得人尽皆知,当地官员还激动地飚英语:“好!very good!”


参观“水氢发动机”项目时,出镜率最高的是一款车用压缩氢气气瓶,说白了就是装氢燃料的罐子。


通过瓶身的标志可以看出,是北京科泰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打开这家公司的官网,网站显示的却是“十大正规赌博网站”。


  

“点水成油”的庞青年,其实在2017年就“造出”了氢燃料汽车,这项“诺奖”级别的发明居然没有任何地方政府和嗅觉灵敏的商人相中,而是兜兜转转了两年才在南阳落了根。


“造出”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后,庞青年曾邀请一众媒体到青年汽车集团总部,并在媒体面前演示了“水变油”的奇迹:用水管接在自来水龙头上,对车顶的两个水箱进行加注,注满后驾驶员发动车辆,水箱与氢燃料电池间相连的透明软管内的水珠被气体冲下引擎发动,车辆被开出车间。


在庞青年之前,类似的“魔术”,早在20多年之前就已上演。



1993年,第一代“水变油”的发明者王洪成对《经济日报》的记者做了更为直观的表演,他在简陋的实验室中,用记者从北京带来的水,灌在烧杯里,滴上一小滴黑色液体,待完全溶解后把水倒进了一个脸盆,然后点火燃烧,19分钟后,脸盆里的液体烧得干干净净。


所不同的是,庞青年并没有把水变成油,而是将水“轻而易举”地电解成了可以燃烧的氢。


庞青年说,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这种特殊催化剂可以零成本地将水转化成氢气,并通过氢燃料电池发电,然后驱动车载电机和引擎。


26年前,王洪成“水变油”的方法是,在四分之三的水中加进四分之一的汽油,再加进少量“水基燃料膨化剂”,到了庞青年这里,连汽油都不用加,只用催化剂就就可以把水变成燃料,而且对水质没有要求,自来水、河水、海水都可以用。


根据青年汽车介绍,这个“神奇”的催化剂是由浙江风桐公司和青年汽车联合开发的,并且在2013年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


▵  中国青年汽车客车生产车间


然而,浙江风桐公司并没有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中出现,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检索网站,用“浙江风桐公司”、“催化剂”、“青年汽车”等作为关键字,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这种催化剂的专利信息。


对于外界关于催化剂的疑虑,庞青年5月24日信心十足地对澎湃新闻表示:“(催化剂)是自己研究的。我们从2006年就开始研究了,都是博士,博士生导师,研究生导师这一类。”


对于,催化剂让水变成氢气的原理,庞青年则闪烁其词:“技术不能说的,技术保密,你说,美国的技术能给我们说么?”


对于青年汽车水变氢,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则对媒体直言,就是“水变油”的翻版,因为,“水解氢气实际上使用的催化剂等,根本无法做到节能。”


虽然河南南阳的水氢汽车的技术问题尚无定论,但此次青年汽车的南阳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出资40亿元。


02


造车不行,地产来凑


在河南南阳项目之前,庞青年携汽车之便,曾数次与各地方政府合作,不但留下一地鸡毛,还落得个“骗矿骗地”的坏名声。


2005年,青年汽车分别在山东成立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和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


其中泰安汽车工业园占地1000亩,首期计划投资28.32亿元,年产乘用车车身15万辆,泰安政府对这次合作极为重视,这将结束泰安不能产轿车的历史。


庞青年也豪言称,青年汽车将努力为泰安市打造一张高品质汽车生产基地的城市新名片。称项目最终可形成12万辆的年产能,销售收入将超过150亿元,利税超过10亿元。


底下泰安市的官员听完一个劲儿的鼓掌。


青年汽车最先计划生产的并非自己主打的莲花系列,而是伊朗霍德罗公司的Samand中级轿车。


▵  莲花汽车


有外资进入,这场合作显得更高端了。


但国际友人霍德罗公司要求山东以13万元/辆价格进口5000辆原装进口车自行销售,青年汽车嫌贵,只愿意掏9万元/辆的价格。


此后两家来回反复,工业园被空置3年之久,直到2008年投产莲花轿车,泰安工业园才开始生产。


正当政府官员们松一口气,想着总算可以开始的时候,好时光却没过两年,随即而来的是生产经营困难,大规模拖欠职工工资。


泰安青年在2011-2013年的年产量从7000辆下降到4000辆,并在2014年停产。


产量上不去,质量也一塌糊涂。


2014年6月公布的《2014年的泰安市公共交通公司公交车辆公开招标拟中标公示》中,青年汽车在与10家客车企业的竞争中评分垫底,惨遭淘汰,最终中标企业为中通客车、北汽福田、厦门金龙。


此前的2013年,青年汽车在竞标泰安市公交公司10.5米LNG空调公交车18辆标的时,也因“现无所投产品检测报告、CCC产品认证等资料”被踢出。



抱以重大希望的项目生产出来的车,连自己市公交公司都看不上,泰安的政府官员一肚子苦水倒不出。


汽车造不好,房地产项目却弄得不错。


由青年汽车成立的泰安青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12年11月就其开发的泰安天颐湖项目发布招标公告为其泰安天颐湖项目招标。


这个占地150.24亩、项目总建筑面积约20万㎡,地点位于泰安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天一门大街南侧。当时青年汽车仅花了60万元就拿了下来。


现在天颐湖附近已然变成了泰安的一个旅游度假区,这块地的身价自然也随之暴涨。


03


承诺未兑现,却把矿来骗


对青年汽车愤恨的不止泰安市政府,还有石嘴山,提起青年汽车,石嘴山政府官员恨得牙根痒痒。


石嘴山市地处宁东、蒙西两个国家千亿吨级煤田之间, 号称“塞上煤城”,因生产无烟煤而闻名。


但总卖煤到底不是长远之计,并且单一的经济支撑,听起来也不怎么好听,风险大。


所以2010年6月,当石嘴山市政府听到浙江青年汽车欲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的时候,简直像是迎来了救世主,要地给地要钱给钱。


石嘴山政府称,此举是“为了抢占西部大开发先机,推进石嘴山产业升级和转型”,说完直接扔给了青年汽车五处煤矿以示诚意。


庞青年也很感动,大手一挥,说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


▵  庞青年


但石嘴山政府要是稍微能调查一下青年汽车的实力,大概就能发现其中猫腻。


浙江青年汽车在2006-2008年间卡车销售量只有几百台。即便在与石嘴山签约的两年后,在2013商务年会上,青年汽车公布卡车销售目标也仅为3000辆。2012年莲花轿车的总销量仅为4.5万台,但石嘴山项目的产能规划高达10万辆。


这种跑火车的承诺,能完成无异于天方夜谭。


所有的园区都在奠基仪式结束后进展艰难,据当时媒体描述:“建设三年期限后,留下的仅仅是地基和地基上的“铁框框”。


五处煤矿却倒手的极快,2013年石嘴山政府给的五处煤矿的其中四处,被青年汽车分别以甘泥沟3.2亿元,黑湾子1.3亿元,李家沟1.82亿元,驴子沟5000万元的价格转让,套现10亿元。


后来青年汽车从石嘴山彻底退出,石嘴山国资委审计报告中发现:“浙江青年汽车在石嘴山的发动机项目仅投入了332万元建设基础设施和厂房结构,在节能玻璃项目上连土地都未摘牌,仅仅支出浙江来宁管理人员工资等费用支出315万元。”


同样的戏码还发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在以收购萨博汽车,并在鄂尔多斯投产的承诺下,青年汽车获取了鄂尔多斯政府13亿煤炭指标的承诺。而后在收购萨博汽车未成、13亿吨煤炭指标也未兑现之时,青年汽车就急忙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2亿元人民币定金,而后与亿佳合陷入纠纷。


通过项目在地方政府圈钱外,车补也成为另一个生财门路。工信部每年会对新能源汽车企业进行补贴,根据工信部披露的文件显示,2016年青年汽车申报了191辆新能源汽车,获得了859.5万元补贴。



2016年9月,财政部审核时发现,青年汽车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情况通报给工信部后,工信部决定对青年汽车实施行政处罚。


2017年,青年汽车又申报了343台的新能源汽车,申请7417万元的补贴。不过工信部的审核发现,这343台车要么没有接入国家监管平台,要么累计行驶里程不足2万公里,所以青年汽车申请的补贴被核减为零,一分钱补贴都没拿到。


不知道庞老板收这么多钱,却不肯真正生产汽车,是不是因为热爱科学,都投产到催化剂研发上了。


04


“我,是一逃犯”


其实,“诺奖”级发明者庞青年并没有读多少书。


1958年,庞青年出生在浙江省天台县一户贫寒人家,6岁开始在生产队放牛。那时,小庞青年脑子活泛,放牛期间养长毛兔 、羊 、猪、牛卖钱,为此还进过投机倒把办公室,差点成了破坏分子。


在生产队,庞青年从放牛到割草再到开拖拉机,随着年龄的增长,做的工作越来越来好。21岁时,眼看别人胶袋厂赚钱,他也琢磨着了开一个厂,跟其他厂不同的是,他把胶袋交给地方供销社销售,并给付对方1%的好处费,3年后胶袋厂的销售额就达到60多万元,庞青年由此挖得人生的第一桶金。


▵  庞青年年轻时候 来源:官网


傍上“供销公司”的成功经验,被庞青年转入汽车行业时完美复制。之后,庞青年靠着一路傍世界名牌车企,让籍籍无名的青年汽车在客车领域名声大噪。


迄今为止,庞青年跟德国的尼奥普兰巴士公司、曼达集团,英国的莲花汽车,均有过合作,并借助他们的技术,令青年汽车在市场上迅速打开局面,到2006年公司的销售额达到18亿元,迅速完成了从门外汉到汽车“大佬”的转变。


靠着傍名企在业界赚得了几分名声之后,2012年庞青年更是朝着“伟大”的发明前进。


2012年,庞青年宣称青年汽车自主研发出了“印钞机”——纳米碳锂电池,青年汽车官网对纳米碳锂电池介绍是,“在零下50摄氏度可使用,在客车 、公交车 、卡车 、轿车领域可全面使用 , 并可用到智能电网、军事等领域 ,应用范围广泛”。


庞青年还曾骄傲地对媒体说,“现在美国一个市的市长要买我们的电池,我说你的微软不能让我们收购,我也不会让你收购。”


在青年汽车的宣传中,应用这款电池的超级电动巴士gBus²首批卖到香港,香港九龙巴士确实做过gBus²的测试。


九龙巴士公布的资料显示,gBus² 大约30秒可充约1公里电量,充满电后一次最多可行走8-10公里,需要沿途建设充电站才可以投入运营。


而话从庞青年口中说出却变成了“一次充电仅需5分钟,公交续航里程200至300公里,全周期可实现10万次以上充放电,寿命长达15年以上”。


7年过去了,庞青年曾经的“印钞机”——纳米碳锂电池早已被人淡忘,但是,南阳的水氢发动机却正在上路。


当《我爱我家》中春生讲完了自己的第五大发明之后,对戏的宋丹丹和梁天提出了两点疑问:


▵  《我爱我家》剧照


“我听着也玄乎,要真有这发明,国家能不重视吗?”


“你别说国家重视了,世界都得轰动啊,你还能活到今儿个,人家石油大国早派人把他杀了。”


“春生,我们待你不薄,还不向组织交心。”


面对质疑,春生只得妥协承认道:“我,是一逃犯。”  


·  互   /  动   / 话   /  题  ·


“南阳神车”能跑起来吗?



·  推   /  荐   /  阅   /  读  ·




                                  让朋友知道你 在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