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冬上老赖名单,拳馆易主节目被封,曾碰瓷太极撼河南旅游支柱

国学智慧研究 2019-05-31


擂台狂人徐晓冬,终于被击倒了。击败他的不是什么高手,而是一纸通知。


他上了老赖名单,买不了高铁票,只能坐36小时的绿皮火车去新疆克拉玛依挑战一位太极大师。比赛结束后第二天,他还要坐绿皮火车赶回北京,去给人道歉赔款,争取早日从名单里放出来。“我是个北京爷们,我打的是假。”这天晚上他喝了酒,对镜头满脸是泪地吼道。


状告他的人正是他打假的对象,陈氏太极非遗产项目传承人陈小旺。徐晓冬曾在《冬哥辣评》里揭露:“陈小旺在电视比武中给对手5万元,让其配合造假表演,并且陈小旺为英国籍。”但在法庭上拿不出证据,徐晓冬被判败诉。他赔了钱,但无法按要求在网易首页发赔礼道歉公告,“网易也没这业务啊”。


最终,他因未履行公开赔礼道歉,遭法院判决,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即使回去道歉,他怎么才能让网易登自己的声明呢?他的朋友评价他被磨掉了锐气,“见了外人双手合十,像个弥勒佛。”徐晓冬觉得自己打架是好事,是给传统武术提意见。但2018年5月过后,他的微博被封,拳馆早就易主,自己也疑似被封杀,只能涂花脸,化名“徐冬瓜”奔波在擂台上。


在徐晓冬面前,是被挑战的中国传统武术:仅陈小旺所在的陈氏太极就是河南旅游支柱产业。此外,嵩山少林寺每年门票收入3亿元,少林派武校每年光学费收入至少1.38亿元,武当派游玄德仅意大利徒弟过万,峨嵋派汪键的武校一年学费约200万元,青城派刘绥滨干脆开了企业家班。徐晓冬刚一上台时,《人民日报》海外版网媒曾发文,警惕传统武术成为极端民族主义的载体。但两年后这个庞大产业一切照旧。


拳馆易主节目停播,坐绿皮火车打拳度日


徐晓冬最宝贝的产业是他的拳馆。去年5月徐晓冬压力最大的时候,曾有人暗地里找到他拳馆的房东,让房东警告他:“再闹就不租房了。”徐晓冬让房东转告:“你们欺负我,我退一步就忍了。这拳馆是我最后一个营生,是我吃饭的饭碗,谁砸我饭碗我跟你玩命。”


他说的是必图拳馆,由北京拓天陛图体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经营。2013年12月注册的时候,徐晓冬出资认缴75万元,占25%股份。剩下225万元由北京拓天伟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出资,占股75%。


但徐晓冬最后的营生也被夺走。2017年12月,徐晓冬退出自然人股东,同时卸任法定代表人、经理和执行董事。而拓天伟业的老板李显玉经穿透持有必图拳馆98.5%的股份。李显玉是最初支持徐晓冬的人,2013年成立拓天伟业,注册资本5000万元,主要从事小贷生意,曾创下三年成交百亿的记录,成为北京周边小贷领域的明星。


至今拳馆仍有拳击爱好者慕名而来,第一句点评就是“冬哥的店”、“冬哥特别帅”。有学员表示,这家拳馆颇为硬核:“没有教练撩女学员,因为根本没有女学员。别家练不好拉倒,这里练不好挨揍。”



除了必图拳馆,拓天陛图运营的赛事“拳城出击”,是一个针对城市拳馆的小型系列格斗赛。在官网上,它的最后一次系列格斗赛是2017年10月,最后一次更新报道停留在2018年4月,也是徐晓冬被封禁前夕。


徐晓冬亲自解说的节目《冬哥辣评》,最后一期节目定格在5个月前,在youtube上获9万人次观看。此后拳城出击就只发布经典拳击视频,观看次数也掉到了百余人。


成名之前,徐晓冬是过惯苦日子。他进过什刹海体校的业余散打班,在家乐福当过保安领队,还跟人打架进过看守所。2017年4月,他一拳KO雷公太极拳宗师穆雷,揭开了传统武术的伤疤。当时《昆仑决》创始人姜华已经在谋划一场太极约占徐晓冬的对决,《勇士的荣耀》郭晨冬让徐晓冬设擂台,轮番挑战国内传统无数掌门人,给他开价120万元。这应该是徐晓冬拿过的第一笔大钱。


在被封杀后,徐晓冬的名下产业纷纷落难,打搏击品牌擂台赛成了他的主要收入。2019年1月,徐晓冬在河北廊坊《终极勇士》的擂台上一脚踹翻“青岛里合腿”田野。据外媒报道,这场比赛的门票售价在280元到1280元不等,而在线直播的入场费是8.88元,吸引了200多万人观看。


2019年5月,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无法坐高铁的徐晓冬,再次坐36小时的绿皮火车奔赴新疆克拉玛依,暴打了“咏春拳大师”吕刚。


事后他发出一条委屈的视频:“我的一切都被封,我不能说自己的名字,我得化妆。”“我徐晓冬挣的出场费,每一分钱都是辛辛苦苦、光明正大挣过来的。我不喜欢姜华(《昆仑决》创始人),但我支持《昆仑决》的点击付费,因为这样才有未来。”


挑衅武林触及河南旅游利益,传武学费每年轻松过亿元


在他背后看笑话的,是被他挑翻的半个武林。他的朋友曾叮嘱他:“不要攻击整个传统武术,要说是引导传武良性发展。”但2017年4月打败雷公太极拳穆雷后,他在直播里咆哮:“全他妈是假的,你们敢来吗?”


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触及了多么庞大的产业链。


被他怒批打架赛的陈小旺,就是陈家沟“四大金刚”之一,也是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第七届政协委员、非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曾任河南省武术协会主席。


太极拳也是河南重点发展的旅游项目,1992年河南省旅游局提出旅游重点打“两拳”:少林拳和太极拳,并获拨款支持。2005年,陈家沟投资3500万元,建成旅游专线、太极拳祖祠碑廊、东沟、杨露禅学拳处等13个景点,从此形成陈氏太极拳的庞大产业链。


据河南《东方今报》报道,在陈氏太极以外,全球近百个国家都有太极拳组织,练习太极拳者高达3亿人。当时的报道无不夸张地提到,如果每个爱好者每月在学拳上花100元,每年太极拳产值就能达到3600亿元。


而徐晓冬曾挑战过雷公太极传人穆雷、陈式太极另一传人王占海、王战军师徒,引发各路太极集体围攻。2017年5月他KO穆雷后,从官媒到论坛无不质疑太极拳的名声。《人民日报》海外版公众号称:“武术正在成为一门语言艺术”,要提防“被歪曲继承的传统文化,成为极端民族主义的载体”。


当时徐晓冬打假一度看到胜利的曙光。他自比搏击界的鲁迅,称“自己打的是假”,而“练武的人应该跟最高最牛逼的人去切磋”、“中国武术应该感谢我”。



但几天后情势就急转直下,什刹海体校声明说徐晓冬不是本校正式学生,武协将徐晓冬和穆雷约战定义为“私下约战”,不予承认。他在直播中流着泪说:“我也是传统武术的孩子,提一点意见你们就要杀了我吗?”随后他的微博“徐晓狗”、“格斗狂人徐”全被封,视频节目也陆续下架。2017年底拳馆易主,2018年节目在海外也逐渐停播。


徐晓冬约架的波澜很快平息下来。


以嵩山少林寺为校区地址的”嵩山少林功夫培训基地“,据报道学校就有1万多人,每个学生每年学费1.38万元,合全年学费收入至少1.38亿元。


武当派自称内家祖庭十四代掌门人、太和宫主持人的游玄德,据媒体报道,徒弟在意大利就有1万多人。


峨嵋派武术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后,传承人汪键创办的乐山大佛文武学校,发展成四川第一大文武学校,目前学校上百人,每人每年收费近2万元,合一年学费收入近200万元。


青城派第36代掌门人刘绥滨自己担任四川省道教协会理事,并运营着海南青城太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他还是青城武术馆馆长、青城文武学校校长,每月一期的企业家班,每班30人,每人学费9800元,加上暑假班,每年收入约400万元,据称还要开展网络授课。


两年过去,武林还是那个武林,徐晓冬却不再生猛。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国学智慧研究 热门文章:

    一日禅:低调    阅读/点赞 : 0/0

    一日禅:放弃和坚持    阅读/点赞 : 0/0

    禅意:善意    阅读/点赞 : 0/0

    庄子的两棵树,世间的两种人    阅读/点赞 : 0/0

    醒世恒言,千古奇文!    阅读/点赞 : 0/0

    你的嘴,就是你的风水    阅读/点赞 : 0/0

    中国的圣贤们    阅读/点赞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