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看展 | 有人喜欢夜晚,而我则偏爱白昼(文末有福利!)

沉浮的万事屋 旅人說 2019-06-05


我是沉浮,这里是『沉浮的万事屋』栏目,是永不设限的万事皆可屋,也是自由而无用的万事不干屋。

 

看展之前,其实我没看过天野喜孝的作品,冲着“《最终幻想》教父”就去了。看展之后,完全被圈粉,只懊恼这次太匆忙,甚至打算去看第二次。



马上就是端午节假期,同学们若是还没安排旅行,不妨去上海艺仓美术馆呀。


文末有展览信息和购票链接,更重要的是还有来自旅人說的赠票,千万不要走开~

 

——旅人酱·沉浮

 

“多数人喜欢在晚上进行创作,我则偏爱白昼。那道日光,加上乐声和铅笔,就是生命中快乐的源泉,和所有幻想的伊始。” 

—— 天野喜孝



上海艺仓美术馆二楼展厅入口不远处就挂着这句话,展览的名字就叫做“白昼的幻想——天野喜孝艺术展”。



天野喜孝曾连续四年获得日本科幻作品最高奖项“星云奖”,是80年代日本动漫浪潮的领袖人物之一,90年代开始,先后在巴黎、纽约成立工作室,积极在海外举办个展,是真正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大师……


在天野喜孝长长的个人简介中,我只看到《最终幻想》教父这几个字就决定去了。


天野喜孝,最终幻想 I,1987 - 王女与光之战士


惭愧地说,此前并没有看过天野喜孝的作品,即便这样,我也知道《最终幻想》这款火了许多年的游戏系列。而《最终幻想》正是此次展览的开篇。



FINAL FANTASY WORLD 的指示牌之后,一转弯,蓝色光影摇曳镜面相互反射,猝不及防就进入了天野喜孝的幻境。



一幅幅画作这样大大咧咧当空吊着,并不像普通展览那样规规矩矩地挂在墙上。


我靠近了想仔细看画,余光看见它在镜中的影像,一重又一重,只觉得有种无限空间的错觉。



突如其来的沉浸式体验,真像电子游戏,用来展示《最终幻想》的主题真是再合适不过。



关于天野喜孝,时常被提及的一点是,他早就突破了“二次元”的次元壁,并不仅仅是躲在游戏后面默默耕耘的“匠人”,而是一位真正有影响力的艺术家。自然,他的作品也远不止《最终幻想》



这次展览呈现了他50年来的经典创作,包括近200幅原画,38幅手绘原作及7部动画电影。




天野喜孝的画作时常运用浓郁的色彩——比如展厅中大量使用的黑与红的对比,就是他的代表——配上奇幻、瑰丽、妖艳的画风与笔触,形成一种强烈的冲击力。


飞天圣画·在白夜的怀里(局部)


这样浓郁又充满细节的画面,在大多数情况下理应是热烈的,可天野喜孝的画面却让我感受到一丝冷淡。


也许是他画中的人物拥有着狭长的眉眼和迷离的眼神,让人感受到疏离,隐隐带着一种这世间繁华与我无关的气息。



天野喜孝,阿姆内利亚的陷阱,1992 - 豹头王传说


这份若即若离的含蓄是一种典型的东方意境,而繁复的视觉展现又是西方画作的风格。



天野喜孝让东西方完美结合在一起,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画风——粉丝们称之“天野流”——虽然展览现场的纪录短片里,天野喜孝说自己没有想过画风什么的,也不明白什么是天野流。



他在纪录短片也说,自己很喜欢一些西方画家,比如穆夏和克林姆特。


我们可以从画作中找到一些他欣赏的画家的风格印记。比如这一组《一千零一夜》系列,这样的繁复华美,就带着些穆夏的感觉。



这一组《东方梦境》系列,大面积的金色,很难不让人想起克林姆特。


有评论家认为,天野喜孝的画风应当归类为“维也纳分离派”相近,正是克林姆特所属的流派。



艺术画作的风格本就不是凭空形成的,对于天野喜孝这样的大师来说,他的个人风格源自对西方与东方文化,对古典与近现代艺术的融会贯通。



他的作品是真正的跨文化——跨越了东方与西方,跨越了二次元与三次元,带来一种真实世界与幻想世界纵横交错的欣喜。


天野喜孝,“D”- 死街谭,1992 - 吸血鬼猎人D


《吸血鬼猎人D》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高耸的哥特式建筑,欧洲古典式的花边礼服和宽沿礼帽,暗黑的月夜,猩红的血,冰冷的眸子,共同营造了他特有的华丽与悲伤。


仔细看原画,一些草稿勾画的笔触被保留了下来,正是这些线条成就了吸血鬼猎人D身上不羁的气质。



看完展览,我回去又《吸血鬼猎人D》的动画。D是吸血鬼与人类的混血,这也意味着他不容于任何一方的世界,拥有最深的孤独。


人类少女与吸血鬼相恋私奔,D受命追回,故事里有温情,有若有若无的羁绊,也有向死而生的爱。这是一个充满了禁忌情怀与末世颓败的故事。


天野喜孝,梦中的“D”,1986 - 吸血鬼猎人D


在展览中,也会有一些与上面提到的“天野流”不太一样的作品。


比如陈列的《科学小飞侠》,天野喜孝在创作时尝试了金属铝板与透明亚克力等新的材料,使用了最新的图层和烤漆技术,有强烈的未来感。



这组作品活泼,明快,温柔。与他近些年的创作《Candy Girl》一样,充满了波普风格。



关于《Candy Girl》,展览现场的描述是这样的:

“最初,一滴缤纷的糖晶!

再细瞧,那是一只眼睛,闪着亮光。

然后腿伸出来,接着是胳膊,

现在是整个身躯,

糖果女孩诞生了!

她奔涌而出,像一股彩色激流,

满溢着奔放的想象和欲望,

用她炫目的颜色和光芒,为世界涂抹全新的色彩。


天野喜孝,Candy Girl M - 1,2008


《Candy Girl》的出现,让天野喜孝的艺术语言更现代。而对于粉丝们来说也是个好消息——毫无疑问,这是最容易被做成衍生品的系列。看完一个好看的展,谁不想拥有周边产品呢。



彩蛋一:

本次巡展,天野喜孝还特别创作了《Shanghai Girl》系列,并在开幕式上亲自揭幕了。左二就是天野喜孝本人噢。



彩蛋二:

艺仓美术馆由旧时煤仓改造而成,本身是有趣的工业建筑与城市空间改造的典范。长长的运煤通道如今成了拥有黄埔江一线江景的长廊,曾经的废墟成了新生的活物,这是另一场永不落幕的展览。


当然,对于姑娘们来说,还有另一个重要意义:艺仓美术馆的江边长廊与周边超好出片呀。



 看展小贴士:白昼的幻想——天野喜孝艺术展


展览日期:2019.6.1—2019.9.1

参观时间:10:00 -18:00 (17:30停止入场,周一闭馆)

展览地址:艺仓美术馆(上海浦东新区滨江大道4777号

展览期间,艺仓美术馆还将策划一系列以“天野喜孝”为学术轴线的讲座、工作坊等活动,限量版衍生品届时也将陆续亮相。


购票链接: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 · ·


旅人說的互动福利

你想什么时候去看展呢?

快来留言告诉我呀,我们将选两位留言的小伙伴送门票请你看展噢~

等不及的小伙伴也可以直接戳文末“阅读原文”买票!

· · ·

点击查看往期沉浮的故事

· · ·

我们这样的旅人,寻找和遇见永远不会结束,旅途永不结束。

我会想念120小时的极夜,和那一场场暴风雪。

旅人常说我一定会回来的,其实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人生大多一无所获,而某些极少数时刻,我们如获至宝。

她说,世界尽头呀,多看一眼就是赚呀。

· · ·

投稿邮箱:travelwonderland@sina.cn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