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即将消失的中小基金公司

觉醒的阿尔法 量化精灵 2019-06-11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今天,朋友圈被一则消息刷屏《上银基金罕见集体跳槽!从总经理、督察长到更多核心成员》,主人公是上银基金的7名核心人员,公募基金高管变动属正常现象,但大规模地带领旧部另起炉灶,并在在职期间申请一家新基金牌照,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发生了什么事呢?为什么会这样呢?

 

觉醒从业十多年来,上银基金还是首次听见,上网搜查了一下,原来是上海银行旗下基金公司,作为身处魔都的基金公司,还是银行系背景,真的是不鸣则已,鸣则惊人,找身边机构销销售的伙伴们咨询了一下,这家公司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有名的基金经理和产品,以高管集体跳槽的方式出名,对股东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觉醒也想起了身边伙伴们的故事,2018年与某中小公募基金合作时,觉醒个人蛮认可那个基金经理的投资策略和能力,然后事情进展很慢,后面那个基金经理联系觉醒时,已经换成了另一家中小基金公司。

 

身边离开机构的基金经理们,大多之前也是在中小基金工作,留在行业里的伙伴,也是频繁更换公司,平时与大家聊天,无论是投研、销售还是运营,都是感觉到压力满满的,焦虑盛行迭加人员变化,背后更多是行业与公司变革的推动,毕竟人往高处走啊。


 

基金管理行业是靠天吃饭,典型的“饱一年,饿三年”,这几年却是风云突变,历史规律被打破了,应了那句话:市场好,中小基金苦;市场差,中小基金更苦。市场好的时候,中小基金苦,苦在于看着别人家规模蹭蹭的涨,市场差,中小基金更苦,苦处在于为业绩和生存犯愁。

 

现在是个“拼爹”的年代,基金公司们的命运更是如此,爹不同,命就不同,真的是“冰火两重天”,银行系基金公司日子依然潇洒,券商系龙头日子还可过,网红型公司引领潮流,其他基金公司压力山大,真的是时也,势也,命也。

 

2015年的股灾、2016年的熔断,中小基金基本被杀了个半死,2017年的“漂亮50,要命3000”,中小基金公司更是遭受重创,中小基金想出头,必须要出爆款,过去的模式是重仓中小票,2017年开始,头部越来越强,中小就越来越弱了。

 

2018年初,头部机构的“东方红”真的是红遍全国,一基难求,人们只有望基兴叹,兴全基金的网红们,借市场之势,轻松募集300亿的天量基金,私募基金们呢,景林、淡水香、高毅、重阳等龙头机构,基本垄断了各家私行和机构的核心客户,好像淡水泉与景林都破了千亿的规模,高毅、重阳好像也是六七百亿的规模,头部公募基金们,依然稳步前进。市场里的说法很多,更多的都不过是羡慕忌妒恨。

 

2018年的市场,让所有的分析师和预测家们跌破了眼镜,指数中位数30%的跌幅,传统的各种策略基本失效,市场跌的连大股东们都纷纷跑路了,股票质押爆仓不断,快出现金融危机了,这个时候,各种ETF基金却巨幅增长,“北九坤、南幻方”为代表的量化对冲基金再次笑傲市场。

 

2018年市场很差,公募、私募都压力很大,头部机构有存量规模和积累,日子最多是消费水平略有下降,中小机构则是面临生存的压力,各种裁员、降薪层出不穷,中小公募想要成立个产品,保成立是它的头等大事,这个时候,网红基金再次出现,大佬陈光明的私募产品,依然轻松募集过百亿的资金,而且还是锁定期三年,大家发现,市场里的钱还是很多,只是自己找钱越来越难了。

 

2019年初的市场反弹,头部机构纷纷借机募集资金,中小机构依然很难募到资金,大佬陈光明再次影响了行业,大佬发的首只公募基金,一天内收到700亿的认购资金,虽然最终成立只有70亿,大佬用行动再次证明,只要他愿意,募集一二千亿都不是问题。


 

觉醒私下打听过传统头部基金公司的募集情况,第一梯队的单只最大募集规模是30亿左右,中型公司有明星大佬的单只最大规模是10亿左右,那个还是全行业的明星基金经理,其他中小基金公司,好像和去年并没有质的变化,伙伴们讲,好像自己是个行业外的过客,真的是人同命不同啊。

 

 

这些年,监管放松了对基金牌照的管制,目前公募基金超过110家,私募基金近两万家,头部公司方面,公募有10家左右,私募基金,算上各种策略,头部公司不超过100家,这些头部机构基本垄断了整个市场,再加上每年新冒出来的网红基金经理的冲击,留给其他公司的蛋糕是真的不多。

 

觉醒认为,基金公司的成败有三个核心:投资研究是核心,销售运营是基石,股东实力是保障。头部公司经过多年的积累,已经自成体系,股东及销售方面的实力就不用讲,投资研究方面,也不再受制于明星基金经理的影响,毕竟,它们要推几个新星出来,还是很容易的。

 

对于中小基金公司,命运则完全不同,我们先看看公募基金,中小基金公司通常没有出现过明星和大佬,即使出现一个明星,很快都被挖走,或奔私了,存量产品方面优势不大,投资研究方面受制于基金经理,人才招聘方面也是有压力,就销售运营上讲,成立多年还是一家中小基金,它的水平就不用再讲了现在还受到ETF基金、量化对冲、头部私募基金的挤压,迭加投资者多年亏损的不良体验,现在别说翻身,要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去,都是压力很大。

 

中小私募基金公司,压力比公募更多,公募通常股东实力背景较强,困难时候,多撑几年没有问题,不到亏损难受的时候,通常是不会放弃的。

 

中小私募,股东通常是就是基金经理,大多是从公募、券商出来的投研人员,也有少量民间股神逆袭成功的,在投资研究方面是有些优势,在销售运营、股东保障方面就减分很多了,而且投资研究型人才,在运营管理公司方面,更是短板,业绩不好时,面临客户赎回的压力,经营成本又维持高位运行,真的是不容易。

 

随着监管加强,私募运营成本也水涨船高,一线城市的私募基金公司们,每年运营成本得300万左右,换句话说,3亿规模以下的公司,如果策略和市场不匹配,就只有股东们持续掏腰包来运营了,这种情况下,能坚持多久呢?

 

 

大家可能会说市场行情会好起来,市场好了,中小基金公司的生存问题也就解决了,觉醒真的不以为然,市场进化到今天,如果一个公司的生存发展还依赖于市场行情给饭吃,割韭菜生存,真的是不现实。

 

中小基金生存困境,原因很多,要想突破,基金业绩是核心,基金业绩又取决于基金经理的投资策略,受制于客户资金的风险偏好与属性。

 

A股发展到今天,市场越来越有效,传统的中短期交易策略受到了重大挑战,一方面是大家的策略同质化,太趋同了,相同的东西多了,获利空间自然小了,另一方面是量化对冲基金的出现,在中短期交易方面,人真的是搞不过程序和算法,智商和系统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中小基金公司的策略方面,不管它们怎么讲,基本上还是集中在中短期交易策略方面,即使它们想开发新策略,客户也不答应啊,选择中小基金公司,别人图的就是短期高收益,要不选你作什么呢。

 

在长期投资策略方面,中小基金公司更是没有优势,别的不说,能够长期战胜指数吗?能够有超额收益吗?客户会相信吗?中小公募布局长期策略,面临的压力是ETF和指数基金,中小私募布局长期策略,面临的压力是客户的质疑,还有就是网红基金经理和头部私募的垄断地位,布局长期策略,别人肯定是首选头部机构啊。

 

这几年流行起来的ETF指数基金,更是头部效应明显,上证50,沪深300,中证500,创业板ETF,创业板50等大指数基金基本是五家公募各占一个,投资者选择ETF,都是选择规模最大的那个,毕竟要考虑流动性嘛。

 

至于指数增强基金,想想私募里的九坤,公募里华泰柏瑞、景顺长城、富国的那几个海外团队,无论是投研实力,还是市场口碑与影响力,其他机构想在这个领域发力,目前还是没有看到多少希望的。

 

面临这些压力,还能期待中小私募基金公司在投研策略上突破吗?头部机构可是把重心全投在这上面,再好的基金和策略,如果不能持续进化,都会被淘汰,市场转换几轮,大量的中小基金想活下来,是真的不容易。

 

中小基金公司们,还面临一个更大的挑战,就是基金费用,无论是公募基金2%的管理费,还是私募的“2+20%”费用,客户都是越来越不接受,大家的选择越来越简单,要不就搞指数,要不就搞网红,实在不行,自己亲自下场操刀,至少可以满足下赌博的心理。头部机构们,规模大,实力强,募资能力强,降点费用没有关系,如果头部机构降费用,中小基金公司,跟还是不跟,都是个难题。

 

觉醒认为,现在国内的基金公司越来越呈“头部化”特征,投资策略方面也越来越成熟,客户也变的更加聪明,中小基金公司在投资研究、销售运营及股东保障方面都有巨大压力,迭加即将到来的银行系理财子公司、外资基金公司、人工智能的冲击,今后几年,无论市场如何,大量的中小基金公司都将面临重大的生存压力,要不快速进化,挤进头部,要不进为“小而美”的精品,其他的都逃不过消失的命运。

 

《大话西游》中有句经典:留下点回忆行不行?不要,要留,就留下你的人觉醒认为,中小基金公司这个平台的价值真的在递减,对于从业人员来讲,个人价值依然存在,现在更是提升个人软实力的好时候,毕竟无论行业怎么演变,还是需要人的,毕竟21世纪,最贵重的是人才。

 

福利券商开户

每天后台都有很多人找我“商务合作”,几乎都是投放垃圾广告,例如收费荐股,黄金现货等,我看不起这种骗子。凡是在我公众号出现的信息,都是我愿意信用背书的。

 

我只愿意提供一些优质互惠的项目给大家。上市券商(华泰证券)的低佣开户服务:

 

  1. 1.  据我所知,目前很多人都是万2.5万3的手续费每操作一次都被券商收割一次羊毛,按正常的交易频率,通过本号开户每年可以省下几千到几万的手续费。


  1. 2.  开户后都有专属客服提供一对一服务,第一时间帮你解决各种账号问题。券商服务价值是:可为客户带来有价值的优质资讯和及时解决问题的客服能力。服务会一直提升,做到更好。

 

  1. 3.  如果你现在的券商佣金高,而且没有相关服务,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立刻开户。


 



更多信息,请加小号

那些在金融圈消失的中年人

人活在世上,有的活成了面子,有的人活成了里子,都是时事使然。

 

6月以来,随着毛衣冲突加剧,A股持续下行,交易量连创新低,市场人气涣散,熟悉的熊市味道再次回来,迭加天币巨幅波动,外资巨头纷纷布局国内资本市场,焦虑、担心弥漫整个圈子里。

 

最近见了一些金融圈的朋友,不管是券商、公募,还是野蛮生长的私募,大家都感觉越来越难做的了,不仅是因为市场,更多是对现有的模式能否持续担心不已,年轻人还好,有的是青春和未来可以挥洒,对于在业内呆了多年的中年人呢?


 

 

觉醒的伙伴H博从帝都来深,觉醒正好借机组织伙伴们小聚,H博在一家十多亿规模的量化私募负责研究投资工作,聊起市场生态的变化和 中年人的困境,H博讲道:庆幸是早毕业几年,如果是现在毕业,怕是找不到金融圈的工作了,现在头部量化私募面试的起点线是清华、北大了,量化领域竞争越来越激烈,通常做到30岁时,算法和程序能力就已经跟不上年轻人了。

 

H博一席话,让在座的伙伴感叹不已,H博是觉醒心中的学霸,一直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都在感叹中年困境,仔细想想,现实也就是这么骨感,青春年少总是太短暂,伴随着恋爱、婚姻、买房生娃等人生大事,十年光阴也不过弹指间。

 

伙伴们交流了投资策略,现在市场可能越来越集中了,A 股市场一直是中短期趋势交易为主,大量的散户以及散户思维的机构杀进杀出,其乐无空,然后近几年来,市场风格发生了剧变,中短期交易方面,量化的优势越来越明显,传统的交易策略获利更难了,传统的“割韭菜”、“杀散户”等模式的空间越来越小了,这可能是金融圈的各个链条压力倍增的主要原因,身在其中的中年人们更是首当其冲。


 

 

2015年股灾以来,天朝的股市真的是变幻莫测,金融机构的考核更加短期化,更加急于快速出业绩,也有急于回本的赌徒思维在作怪,身处其中的圈内从业人员,压力更是剧增,年轻人可以坚守,对于中年人呢?去还是留就成了一个考验。

 

大平台的C博分享了一个案例,天朝最知名的学者BSS的学生也离开大平台了,好像是在深交所旁边开了一个饭馆,平时自己炒炒股,觉醒真的是惊呆了,这个人是大平台的前同事,算是少年成名,能力突出,而且他还是BSS的学生,觉醒曾与BSS一起作过论坛,那个气场真的是秒杀人也,以他的能量和影响,他的学生可以去国内任何的金融机构的,抽空去了一次那个饭馆,觉醒感觉是明白了一些东西。

 

觉醒最近还见了伙伴Q总,Q总和觉醒是同龄人,Q总二十多年前从湖南乡下考入魔都交大,在魔都的顶级外企、金融机构混过十多年后,悄然去了觉醒的老家,今年和Q总见面,觉醒全程倾听了Q总这几年的创业经历,遇到的困难、应变措施、今后的路如何走,在觉醒预料中的是,Q总也不再怎么参与底层投资策略的研发了,根源也是感觉智力和体力有所落后,Q总用了二年的时间,重新定位与布局了自己的人生,真的是为他高兴。

 

觉醒在重庆见了好友F总,F总的分享总是让人惊奇,深交所工作十多年后,离开鹏城回了老了,用他的话讲,从此进入了老年人的生活状态,F总和觉醒也是同龄,相对于觉醒的瞎折腾,F总更是倾向于呆在自己的书房阅读、静思,他认为只要能够作到真正的独立思考,真的不需要太多的所谓圈子里交流,即使是所谓的专业人士,更多的时候都可能是噪音,还是专守本心。

 

觉醒与伙伴W总在深圳聚了一次,W总还带了一个朋友,一个在圈子里混过十多年的老同志C总,C总2015年离开后,先后折腾过三家私募机构,觉醒真的是佩服不已,C总感叹,混了金融圈,也不想从事其他行业的事了,只有在投资这条路上,坚持走下去,持续进化提升。

 

W总也和觉醒吐槽分享了前平台的一些人和事,觉醒真的是觉得自己的离开是太明智和及时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时代变化,人事变迁,本也是自然规律,在平台坚守,等待转机变化,或是主动求变,投身变局之中,个人选择,亦是性格使然。

 


 

金融圈的伙伴们,通常是24或25岁左右硕士毕业 ,从业十多年后,基本上也算是认清了自己和现实,这个行业的工作,是变化的,也是不变的,因为人性总是轮回,10年足够发生很多事,在这个领域,10年还没有质的变化,那也是到了求变的时刻。

 

觉醒观察了身边中年人的离开,发现了一些原因,中年人都是一直专注于投资,在投资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10多年时间,很难成大家,但是也足够起步,专心投资的人,实在是难以容于官僚与繁文缛节盛行的金融梦见,在平稳的现状和不确定的变化之中,大家选择了变化。

 

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就是投资策略方面的,在机构里,考核与管理都是趋于短期化,想想量化机构的能量,人工智能的强大,指数化投资的流行,中年人不主动退出,尽早都是被消灭的命运。

 

从投资策略上看,今后可能就是两个方向,一是寻求更快、更准、更强的量化策略,注重中短期交易策略,另一个是真正专注个股研究,注重价值的长期投资,离开的中年人们,基本都是选择了注重价值的长期投资,要么是寻找理念相同的投资者合作 ,要不就 是作专注自身的独立投资人。

 

《一代宗师》里叶问讲道:我这一生,没有见过什么大山,直到四十岁后,我见过了高山,才发现最逾越的原来是生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在金融圈消失后,开始了新的人生征程,慢慢融入生活的大海之中,最终都将归于宁静,祝福朋友圈的中年人们吧。

江南春:我用80亿美金,换了一个教训


曾经,他掌舵的企业遭受重创,从86亿美元市值跌至6亿美元,如今,A股市值重回千亿,他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做到的?

在今年4月举办的2019互联网哲学(雄安)学习会上,江南春分享了创业16年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以及他学习中华文化后的所思所悟。字里行间,引人深思。

口 述:江南春 分众传媒董事长 正和岛岛邻

编 辑:吴恙 叶开甫

以下是演讲精编: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人间最大的真理是因果”。因果,也是宇宙之间最高级的AI(人工智能)。

打个比方,我们的一举一动,最终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痕迹,甚至是一个念头的发生。即使这个念头并没有被付诸行动,但念头本身,无论正负,最终都有它所对应的因果。

我经常回头反思,我们为什么开始创业并发展起来?其实没有一个清晰的动机,后来我觉得,可能就是“暗合道妙”。

马老师第一天就想“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没有这么高的境界、胸怀。十六年前,分众创业,只是因为发现了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

每个人都会坐电梯,而坐电梯的这段时间很无聊,于是我们就嵌入了一个广告,跟消费者进行了频繁的接触,最终构成了很好的收视。

试想一下,如果一对陌生男女坐在电梯里,你也不能盯着人家看,最实际的选择就是看看广告。这个场景,对用户来说,不仅不是打扰,反而是打发无聊或者处理尴尬的一种方式。

今天我们有300万个终端,一年创造了几十亿的收入。以前物业都没想过电梯还能收费,现在物业拿到钱,可以修缮、维护和提升社区的品质。

南春 分众传媒董事长 正和岛岛邻

值蒸发80亿美金,换来一个教训

分众在03年创立,05年纳斯达克上市,一路高歌猛进,市值一度冲到86亿美金。

这时却遭遇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坠落点。

2008年底到2009年,我们的股价遭遇了腰斩,这个腰斩不是从86亿美金退到40亿美金的腰斩,我们是纵向腰斩,留下来的只有6亿美金,8(80亿)没有了。

今天常在市场上听到别人讲“股灾”,其实我是没什么感觉的,纵向都腰斩过了,还在乎什么横向腰斩。

为什么一家公司,仅用一年多时间,就从86亿美金缩水到了6亿美金呢?是业务发生变化了?并不是啊,业务跟以前一样。究竟什么时间埋下了那个“因”?

2005年,我们跟百度几乎同时上市,所以当时我经常对标它。我们两家公司,连续13个季度都是同比100%的增长,但百度的市盈率是100倍,而分众的市盈率只有25倍。

当时我内心鸣不平,这没道理啊!大家都是同样的增长率,为什么百度的利润比我们低,但市值却比分众高很多?

有一次,全球最大的基金公司老板来中国访问,他持有很多中概股。当时,我问这位80多岁的老人:为什么百度是100倍(市盈率),我们是25倍(市盈率)?当时就是这样的格局,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他回了一句:“你不够性感”。

当时我的内心是升腾的。什么叫不够性感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分众做的事业是一个有限的空间,是一栋栋楼房,楼房总有做完的一天。而百度做的是一个虚拟空间的活儿,所以它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我想的是故事没讲好,投资人不买单。 回去后,怎么把故事重写一下?

我是中文出身,写文案还是非常擅长的,所以我把公司的定义,从“中国最大的生活空间媒体”改成了“中国最大的数字化媒体集团”。

这背后的逻辑是,讲 “生活空间媒体”,客户认为有限空间是会被做死的,我们要做无限空间。谷歌、微软这些全球顶级公司都叫数字化媒体集团,谷歌和微软都买了一些媒体公司,那我们也一定要顺着这个方向,把定位改成数字化媒体集团。

所以你会发现,我们没有定力。 老子在《道德经》中有一句

“大道甚夷,而民好径”。我这种“民”,特别喜欢走小路、走夜路。别人的模式更容易赚钱,我就顺着这个路走下去了。

讲了这个故事之后,就要自圆其说。我当时买下了中国排名前十的互联网广告公司其中的六家。发现手机广告是一个趋势,又把中国最大的那些手机广告公司也买了下来。最后,我们觉得“这个故事讲明白了”。

其实我们根本没有想,这些业务有没有协同,对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和为客户创造价值,有没有变化;收购的这些公司,三年之后,这些人不做了怎么办?我有没有能力整合?会不会面临人走之后,留给你一推空壳?

最后你发觉,

此时种下的“因”,后面就有了“果”。

投资人非常关注我们这个故事,大概用一年的时间,我们一路从25倍PE,打到了40倍PE。

故事情节讲得更性感,PE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2007年末,市值达到了86亿美金。我占公司大概10%的股份,身家有8亿美金。

当时我每天从早上8点钟,干到晚上2点钟,每天做这么具体的事,很累,很苦,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

于是做了退场的打算,CEO也辞掉,我该去做投资人了。

“恶念”一旦发生,情况就发生了极大的逆转。

在我准备辞去CEO的时候,央视315曝光了分众旗下的公司未经用户许可,发了无数条“垃圾短信”,骚扰了用户。节目播出后,市值一天跌了十几亿美金,接着又跌了一轮,从八十多亿掉到了二十几亿美金。

那天印象很深,我正躺在医院里,发着烧,看着人家把我们说成了这样的人,内心生起恐惧。所以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策——把这个业务砍掉。

当年九十月份到美国路演,准备重建投资者信心,刚回来发现,雷曼兄弟倒了。我们此前收购的那些东西一直减值,最惨的时候,一个季度减了8亿美金,也就是亏了8亿美金。

我们的股票就这样一路被“腰斩”下来,86亿美金,变成了6亿美金。

这时你可以发觉:

冥冥之中,当你恶意燃起,全世界都在和你背道而驰。

每一个窗口都把你牢牢地封死,这是我非常大的体会。

非即成败

重创之后,我被迫回到公司,提了一个观点:

人生以服务为目的,赚钱顺便。

我在台湾经常去一个地方吃面,有一次,我跟卖面的人开玩笑:你面做得这么好,每天这么多人排队,为什么不开成连锁?把它复制、壮大,以后可能在资本市场登陆呢!

人家说,自己就想做好一碗面,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手艺是祖传的,这碗面让别人吃得好,吃得健康,每天都很想来吃一口,他的内心就知足了。

后来我就想,也许人家是对的,我的想法才有问题。当你以服务为目的,赚钱是顺便的,注定的事。如果你第一天就想去赚人家钱,赚钱这件事反而不会发生。这是因果倒置。

人生的很多烦恼,归因起来,是我们习惯用得失来决定,而不是用是非来决定。

“是非即成败。”所有东西,“是”即“成”,“非”即“败”。这时候你的判断标准就很清晰,也就没有烦恼了。

是非观念的背后是什么?你要看清商业的本质,

任何企业的发展都是以利益客户为基本中心的。

春节回来之后,我的很多同事告诉我,他们很忧虑,自己那么勤奋,为什么还打动不了客户呢?

实际上,

如果你的内心想着别人的预算,盯着别人的口袋、订单,最后你的眼神、语言一定会走形。

人和人之间是有感觉的,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别人感知出来。别人能体会到,你是奔着他的预算来,还是奔着成就他的角度去做。

“没有人能阻止你真心对他好”。

这才是打动客户的唯一要素。如果是真心对他好,你就一定能打动他。

专业重要吗?重要。这些专业的营销建议,会给客户带来一定价值,但这种力量还不够,更多地要加上真诚的力量。当你真心对客户好,会形成一个正循环。

这方面我做得可能比普通销售更好一点。比如我做神州租车的案例,神州租车十周年之际,陆正耀在晚宴上,拿起话筒,走上讲台说,“我的人生要感谢三个人,第一个要感谢江南春,没有江南春就没有今天的神州……”

那时我的眼泪已经泛出来了。我觉得自己得到了肯定,被需要,比赚到钱更满足,更有成就感。每每说出这个事,我内心还是会泛出那种感动。

说到底,

利他才是真正的利己。

这条道理大家都懂,都认,但是不是知行合一了?

所谓:大道甚夷,而民好径。走着走着,大家都走到偏路上去了。今天我们重新思考,回归商业的本质,回到全心全意利益客户的原点。

前两天看到一个鸡汤的标题,

“你只管善良,留下的事情上天自有安排。”

翻译出来,逻辑是这样——你只管全心全意利益客户,其它的东西不用去争。

我在中国普及了很多定位和营销理论,帮助客户找到差异化价值,做了很多成功案例,写书、演讲等等。其实我缺了另一个思考,营销方法论能在短期竞争中帮你赢得优势地位,但是,你能不能打破自己的瓶颈,做成一家伟大的长期的公司?短期有效的方法,长期来看会不会是有害的?

如果给这个社会传递了错误的价值,传递了负能量,最终(恶果)会回到我们个人和企业身上。

春节回来后,我跟同事说,你敢不敢去拒绝?拒绝一个错误的价值观,拒绝对社会有负能量的产品,你敢不敢在客户给你500万,5000万、5个亿的时候一样拒绝他?如果敢,我们就会成为一个可信赖的平台。

我读稻盛和夫提出的“敬天爱人”,觉得这个立意太高了。敬天则天敬之,爱人则人爱之,最终“敬天爱人”的结果就是天敬人爱,最后你何事不成?


去年下半年开始,我跟很多企业家交流,经常被问到:这个市场坏掉了吗?大家最喜欢传播的句子是“2019年是过去五年当中最差的一年,却可能是未来五年中最好的一年。”

我觉得好像有道理,经常跟他们一起忧虑。后来我觉得,还是要坚信这个时代。你回过来想,2018年我们遇上了困难,其实我们2009年也遇上了困难,1999年也遇上了困难。

是的,

我们在1999年怀疑过这个时代,我们在2009年也怀疑过这个世界。只有相信这个世界,相信不确定的环境,相信自己能量的人,最终才走了过来。

十年来看,中国和这个时代一起在进步,只有相信的人成功了,不相信的人早已退出舞台。

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信未来,相信时代,去尽所有的努力,利益他人,利益社会,助推新商业文明,我们毫不怀疑这个机遇。

随着新商业文明的来临,这个世界最缺的是什么?在一个物质极度丰富的世界当中,缺乏的是彼此之间的信任,和心与心的链接。我们也期望成为中国新商业文明的践行者和推动者,去迎接和助推这个伟大时代的到来。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