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瑞霖:审评不可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 第一现场

程昊红 研发客 2019-06-12



近年来,人工智能、基因疗法等新技术不断涌现,如何对这些新型、复杂的技术进行及时审评审批,促进药物可及性,可以说是各国药监机构面临的共同挑战。


在2019年第十一届中国药物信息协会(DIA)年会上,来自美国FDA、欧盟EMA、日本PMDA等全球重要监管机构的官员分享了对监管科学的理解和推进的举措,虽然不同机构各有考虑的着重点,但在一些改革与行动上已形成共识,如加速药品审评审批、促进国际合作交流、临床研究数据互认等。这些工作无一不是为促成安全有效的产品,以合理的价格更快进入市场。


第11届DIA中国年会现场 

图片来源 | DIA官方微信


我国自2015年起启动药监改革,与全球药监发展保持着步调一致,《药品管理法》的修订,也正在进一步明晰这些改革的措施。在政策集中发布之后,业界开始进入关注政策细化落地的阶段。


机构改革与审评人员扩增

在促进监管科学方面,很多药监机构从自身调整开始。目的正是为了应对新技术和新治疗手段的审评,提高专业度并进行监管系统行政上的简化。


据日本国家全球健康与医学中心名誉主任、日本PMDA前理事长近藤达也介绍,PMDA在2019年1月进行了组织结构的调整,根据智能专业化的能力进行了重组。


这次重组包括三大措施:首先,设立了规划和运营部,提升管理部门的管理能力,尤其是对组织风险进行有效把控;第二,考虑到医疗工作的协调性,建立了专门的医疗器械事业组,以加强医疗器械各部门的协作;第三,建立了监管科学中心,以更好地应对专业性更强、更为先进的药品审批。


另一个重要举措就是人员的增加。据了解,2008年,PMDA的员工只有256人,2018年这个数字已经增加了3.5倍,达到915人,招募人员并进行培训也是PMDA的计划和工作重点。


而中国药监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也是人员队伍的壮大。自2015年,药品审评中心开始了团队扩增,2016、2017年大幅招募审评人员,到2018年,团队已有800多人,相较2015年200多人有近4倍的增长。


宋瑞霖会长 

图片来源 | DIA官方微信


对此,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强调:“药品审评机构必须要配备与这个产业发展相适应的审评队伍。如果没有人,我们仅仅要求他们加快速度、提高效率,无疑好比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个措施应该法定化,进入《药品管理法》修订中,给未来增加更大的确定性。”


科学监管全球合作

在大会上,“全球合作”成为一个反复出现的关键词。


日本PMDA国际项目办公室主任佐藤淳子表示,不同国家药监机构的使命相似,也面临着共同的挑战。科学技术发展速度日新月异,监管人员要与创新的技术保持同步。而新的技术有很多未知风险,审评人员在审评过程中需要对风险和效益进行平衡。想要做好这项工作,需要不同国家的监管人员汇集在一起,交流经验、讨论这些创新技术,以避免工作上的重复。


据FDA政策和战略副局长Mark Abdoo介绍,FDA全球合作办公室进行了结构的整合,分为国际贸易、国际合作以及国际互认三大板块,这一新模式其实体现了药监机构全球合作的主要方向。


交流与培训是其一。如日本在2016年建立了亚洲培训中心,通过研讨会分享建议和经验,来帮助一些外国机构提高监管能力建设。同时,PMDA也在与美国FDA、世界卫生组织举办相关的培训班。


而诸位专家均认可,全球合作与交流不仅限于监管部门之间,还包括产业界、学界等所有利益相关方。企业更了解自己的产品,有更丰富的经验,监管部门需利用他们经验和专长来更好地促进药品研发。


监管的协调和融合也被视作国际合作、降低成本的重要方式。佐藤淳子表示,如果可以统一和协调不同国家地区的监管指南,企业不再需要为不同国家的申报准备多套资料,避免资源的浪费和重复的工作。


数据互认和共享是避免重复工作的一大举措。各国监管部门都有数据互认的工作与章程。在数据互认方面被强调最多的是数据的高质量,以及数据对于不同地区人群的适用性。这成为各个监管部门数据互认的基础。


RWS或可降低研发成本

谈到如何降低药物研发成本时,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医学院医药监管科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国投创新医药健康首席科学家何如意表示,启用一些真实世界数据研究(RWS)可能是降低成本的一个方式。如美国要求确认性研究需开展双盲随机对照试验,是否可以考虑用真实世界数据来取代至少其中一个确认性的研究。


事实上,真实世界数据如何应用一直是近年来监管机构和产业界反复思考、讨论的话题。


2019年4月,FDA批准了辉瑞Ibrance一项新适应症:治疗HR+、HER2-转移性乳腺癌的男性患者。此次批准主要基于美国电子健康记录数据、IQVIA保险数据库、肿瘤大数据公司Flatiron的乳腺癌数据库,以及辉瑞全球安全性数据库收录的Ibrance上市后真实世界男性患者用药数据,而非临床试验或临床表现评价。这是FDA首次基于真实世界数据批准药物适应症。


5月29日,CDE也发布了《真实世界证据支持药物研发的基本考虑(征求意见稿)》。旨在厘清药物研发中真实世界研究的相关定义,明确真实世界证据在药物研发中的地位和适用范围,探究真实世界证据的评价原则。


FDA全球政策与战略办公室全球运行办公室主任Legigh Verbois表示,FDA致力于推进使用电子工具获得数据,比如电子健康记录和真实世界研究,这使得证据转化成标准透明的数据,为FDA决策所用。FDA获得上市后药品监测数据,将从临床角度改变研究和数据搜集的方式。更有利于罕见病和癌症等领域的创新。


据EMA国际事务及Portfolio Board负责人Agnes Saint-Raymond介绍,在欧洲,真实世界研究的视角已从产品获批上市后的数据研究搜集,以监测药品安全性,扩展到新药临床试验阶段的背景信息或者补充性证据。


“我们能够使用这些数据,而且应该使用。因为真实世界数据提供了历史性数据。我们的信念可以总结为两个词:守门人,保护患者,给他们提供安全的产品;赋能者,促进那些能够改变患者生命和治疗的创新。”Agnes说。


而在佐藤淳子看来,传统金标准随机对照试验(RCT)不能完全由真实世界的数据取代。真实世界数据在药物开发中的应用应该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比如一些患者人数较少的疾病,很难开展比较研究,是否可以将自然病史的数据等真实世界数据纳入参考范围。


“真实世界数据可以做哪些事,发挥什么作用,是需要监管部门依据具体的案例加以讨论,需要有的放矢,不应该形而上学空谈,这是我的一个出发点。”佐藤淳子说。


创新与仿制的平衡

降低药物研发成本、增加药品可及性的另一个路径是促进仿制药的发展。


Legigh Verbois表示,以前,业界思考创新的时候可能没有重视仿制药,但仿制药的制作流程和工艺如果创新,可能会更好更快地向患者提供更可负担的药品。例如,生物类似药的开发还能提升药企的创新能力。


FDA近年发布了《竞争仿制疗法》指南和《生物类似药竞争法案》,旨在通过政策支持、激励制药企业对竞争不足的药品进行仿制药研发。


在推动生物类似药方面,FDA也有一系列动作。Legigh表示,美国应用生物药的患者只有2%,但是生物药的处方支出却占整体的40%,推动生物类似药,对于降低费用支出,增加患者的可及性是关键。


FDA还在加强与欧洲、日本、加拿大等各药监机构的合作,尝试通过数据共享协议,更好理解生物类似药在真实世界中的安全性和疗效,加速生物类似药的上市。


中国首个生物类似药已经于今年获批上市,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在不断推进中,这可以说是推动仿制与创新平衡的关键节点。


宋瑞霖在会上提及,在《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中应该明确仿制药的问题,目前的版本中通篇没有提到仿制药。他表示,现在国务院正在大力推行的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就是要从仿标准走向仿产品,如果这样一个重大的管理措施和未来方向不给予明确的话,未来中国仿制药可能就会进入新的混乱。


(特别感谢讲者及DIA中国对本文观点的确认。)




总第795期

访问研发客网站可浏览更多文章

www.PharmaDJ.com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