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哥朱之文的悲剧:在暴利的驱逐下,人们有多疯狂?

木木夕 洞见 2019-06-12


洞见(DJ00123987)——不一样的观点,不一样的故事,1000万人订阅的微信大号。点击标题下蓝字“洞见”关注,我们将为您提供有价值、有意思的延伸阅读。


作者:木木夕

来源:咩咩文摘(ID: mmie009)

一个人的悲剧,却是一群人的狂欢。

声音资源加载中...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简宁朗读音频

01

想象一下,一个寂寂无闻几百年的村庄,突然出了个名人。

跟你光屁股长大、一起扛锄头的兄弟,一夜之间,成了名利双收的大明星。

你会怎么想?

祝福、羡慕、还是......嫉妒?

这背后所有的强烈反差,“大衣哥”朱之文都感受到了。

9年前,他还是个穷困潦倒的建筑工人,穷在深山无人问津。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报名参加了山东台的节目,在海选现场,他唱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歌曲。

节目播出后,他朴实无华的形象和嘹亮动听的歌声,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喜爱,人们亲切的称他为“大衣哥”。

朱之文火了。

电视台与商演纷纷找上门来,他的收入与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当他演出完,再回到村子里时,发现身边的人都变了。

家里被一堆莫名其妙的人挤满,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排队过来借钱,就连老婆孩子都像换了个人......

最让他受不了的,是村民们刻薄的冷言冷语:

这穷小子长这样也能出名,就唱几首破歌也能挣大钱

更有村民大言不惭的说:

要想俺们说他好,俺庄上一人给俺买个小轿车,一人给一万块钱。

在他们眼里,朱之文的钱“花也花不完”,可他们忘了,这完全是朱之文的个人努力,与他们毫无关系。

苟富贵,莫相忘。

可当朱之文捐钱修路,回报他的又是什么?

村民指责他修的路太少,甚至把村里立给他的功德碑砸掉。

他前前后后借出去一百多万,欠条塞满了一抽屉,可没有一个人还过。

可笑的是,也没有人打算还。

朱之文没飘,可整个村子都飘了。

人性最大的恶,是见不得别人好。

农民的淳朴在利益的趋势下,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人性的丑陋在这个村庄里,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

大师频出的年代,课本都如此与众不同。


02

这两年,村民们发现了致富的新大陆。

那就是拍摄朱之文的短视频,或者搞直播。

他们发现,这比种地赚钱又轻松多了。

在过去,他们靠打零工每天能赚到50元,可拍朱之文,随便拿手机拍拍,运气好时,就能赚到200多元。

整个村子再次沸腾了。

小到7岁、大到74岁,纷纷拿起手机对准朱之文。

74岁的朱西卷目不识丁,但这并不妨碍他加入拍摄的大军。

他花1000多元买了个智能手机,虽不会起吸引人的标题,但靠着朱之文的名气,两个月后,他就把手机钱赚回来了。

高贵是朱之文的邻居,靠拍朱之文,他的账号有了一百多万粉丝。

去年,他把账号卖给了一家公司,一下赚到了60万元。

放在以前,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现在却都轻易实现了。

除了村民,还有全国各地的网友蜂拥而至,他们打着看望“大衣哥”的旗号,实则骚扰加利用,让朱之文全家不堪其扰。

他家成了不收门票的“景区”,朱之文则成了人们围观的“熊猫”。

每天早上,就有人开始砸门、呼喊他的名字:

大衣哥,我们代表全国人民来看你,你不能不见我们啊!

朱家的门一开,这些人就鱼贯而入,挤满了整个院子。

只要在家,朱之文的日常就是配合他们拍摄,甚至连上厕所都有人尾随。

朱之文都忍了。

他的心太软,他总是不忍心拒绝任何人,也不敢摆出任何脸色。

因为会被说耍大牌和架子大。

直到天黑透,这些人才会“收工”回家。

朱之文一家也终于得到短暂的喘息,可仍有人并不放过他们。

翻墙头、砸玻璃、扔东西,无所不用其极地打扰他们,将不要脸发挥到极致。

无奈之下,朱之文只好在门上安铁钉,写上大字,以警告那些疯狂的人。

有人说,为什么他不走呢?

凭他现在的条件,他完全可以去个大城市生活啊!

可对朱之文而言,他已经50岁了,在这里生活了半辈子,他的根深深驻扎在这片土地。

他舍不得离开这里,他也无处可去。

而最让他伤心的,则是妻子和儿女的改变。

妻子化浓妆、开直播,她成了拍视频里最积极的那个人。

儿女也双双辍学在家,不愿打工也不愿学技术,每天都宅在家不学无术。

原本幸福和谐的一家人,却变成了谁也不认识的样子。

9年来,朱之文没有过过一个清净日子。

从成名的那一刻起,他早已不属于自己。

在流量至上的年代,一切都让人啼笑皆非。

这是朱之文的悲哀,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03

相声演员岳云鹏,也曾有过类似的苦恼。

每次回村,他都会被闲言碎语围绕。

找他的人突然多了,认识不认识的都要请他吃饭,硬着头皮去了以后,却发现没一个人说他好话。

这就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

大家都一样的出身,凭什么就你出人头地了?

你成功了只能说明你幸运,并不代表你有实力。

关于人性的阴暗面,郭德纲分析得更加透彻:

可让人无奈的是,那些人只看到了他们成名后的风光,却没见过他们在灰暗岁月里的颠沛流离。

朱之文从小热爱音乐,不顾家人与邻居的耻笑,每天在田埂与工地里练习发声,41岁才走上舞台。

岳云鹏13岁离家,受尽白眼与奚落,在德云社打杂数年,期间埋头学习与琢磨技巧,这才有了之后的惊艳表演。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当你在轻描淡写嫉恨他人前程时,就早已输掉了自己的人生。

与其羡慕别人的成功,不如踏实做好自己。

这样当机会来临时,你才能牢牢抓住它,从而完成自己的蜕变。


04

前段时间,“流浪大师”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

主播们像跳梁小丑般蹭热点、赚流量。

热度一过,一哄而散。

这实在是21世纪最大的笑话。

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

一个人的悲剧,却是一群人的狂欢。

成名以前,朱之文喜欢唱歌,村里人都嘲笑与揶揄他,但他毫不介意,仍唱给大家听。

现在,每个人都举着手机,让他“喊一嗓子”,可他已经不愿开口了。

朱之文梦想的生活很简单:

逗鸡、遛狗、养花,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晃荡一整天。

可这些已然是奢望。

他们村长与山东一家公司签了合同,准备把朱楼村打造成“大衣哥度假村”,让朱之文开门授课,当然,他个人是没有任何收入的。

朱之文依然不愿离开那片土地。

鲁迅先生曾说过: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大衣哥”的名气,不知还能被家乡消耗多久,热闹过后,即是宁静。

而那份宁静,正是朱之文热烈期盼的。

也许村民们,仍不得不扛起锄头,继续维持他们的生计。

就像朱之文院子里桃红色的牡丹花,人们一哄而上争相拍摄,却谁也没空欣赏它的美。

人群散尽,花落一地。

朱之文一脸惆怅的呆立着,望着空荡荡乱糟糟的院子。

花总会再开的吧......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洞见

3秒加星标,再也不担心找不到洞见君↓↓

你若喜欢,为洞见点个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洞见 热门文章:

    林丹出轨了,恭喜谢杏芳!    阅读/点赞 : 10万+/22243

    卸磨杀驴(传疯了)    阅读/点赞 : 10万+/22096

    一个市委书记含泪推荐的短文:《山果》    阅读/点赞 : 10万+/19805

    北大才女的一首诗,惊呆亿万中国父母    阅读/点赞 : 10万+/17964

    郎平出走美国八年的隐情    阅读/点赞 : 10万+/16523

    艰难的抉择(一个真实故事)    阅读/点赞 : 10万+/15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