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夏天的男孩在毁灭

Letter情书 2019-06-13



音乐资源加载中...




我看见夏天的男孩在毁灭

使金色的地区荒芜,

没有粮仓安置丰收,土地冰冻

在酷热里,冬天冲走了

僵直的爱情,拿来的少女

在他们的热潮中淹死了满载的苹果。



这些光之男孩,其愚蠢是些凝结者,

弄酸沸腾的蜂蜜;

严霜的面包树,手指伸进蜂群;

阳光下他们把寒冷、疑惑、黑暗的丝线

织入了神经,

而月亮的信号是空间的零点。



我看见夏天的男孩在母亲身子里

用劲撕裂子宫的气候,

以小巧的拇指分开昼与夜;

在深处,在四分之一的月亮

和太阳的阴影中,他们漆着母亲,

就像阳光漆着他们的脑壳。



我看见通过种子的变化

这些男孩将塑成无用的男人,

或者从热里以跳跃弄瘸空气;

从他们心里爱与光的三伏的脉搏

砰然冲破他们的喉咙。

哦,看那冰里的夏天的脉搏。



季节受到挑战或踉跄于

协调的时刻,

那儿如死般准确,我们敲响星星,

那儿冬之沉睡的男人吐出

黑舌头的时钟,

没有吹回月夜正当她在吹。


我们是黑暗的否认者,让我们

从一个夏天的女人身上召集死亡,

强悍的生命来自情人的痉挛,

来自美丽的死者,他涨红了大海

明亮的眼虫闪耀于海妖的灯盏,

也来自于稻草人种植的子宫。


我们夏天的男孩旋转于四面来风,

似铁的海草的绿

高举喧闹的大海并抖落鸟群,

拾起波浪与泡沫之球,

以它的潮水闷死荒漠,

为一个花环梳理乡村的庭园。


在春天,冬青穿过我们的前额,

血与浆果如此之高,

把欢乐的花花公子钉在树上;

这里爱之潮湿的肌肉干了、死了,

这里无爱的追求打破一吻。



我看见夏天的男孩在毁灭。

男人在他狂想的荒芜里。

男孩充满口袋并属外来。

而我是你父亲那样的一个人。

我们是燧石和沥青的儿子。

哦,当他们穿过,看那两端亲吻。


——狄兰·托马斯《我看见夏天的男孩》

柏桦 译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Letter情书 热门文章:

    《撑伞的女人》│带你听一幅画    阅读/点赞 : 0/0

    五年前你有一条未接来电...    阅读/点赞 : 0/0

    《最后的晚餐》│带你听一幅画    阅读/点赞 : 0/0

    那儿当初曾是我们想爱的地方    阅读/点赞 : 0/0

    《呐喊》│带你听一幅画    阅读/点赞 : 0/0

    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    阅读/点赞 : 0/0

    愿你活成最好的样子...    阅读/点赞 : 0/0

    《夜巡》│带你听一幅画    阅读/点赞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