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体育场馆吃免费开放的“空饷”

别让体育场馆吃免低开放的“空饷”

 

2019年6月11日,国家体育总局网站公布了《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在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工作中存在问题的大型公共体育场馆名单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根据第三方专业机构在2018年开展的大型公共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第三方评估和和群众投诉情况,《通报》对21个存在较大问题的场馆予以通报,并决定取消其申请2019年中央财政资金补助资格。


问题场馆名单

序号

场馆名称

存在的主要问题

1

河北省霸州市乒乓球馆

平时基本不开放

2

河北省沧州体育馆

平时基本不开放

3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职业学院体育中心游泳馆

场馆座位数不足

4

辽宁省沈阳市奥体中心五里河体育场

平时基本不开放

5

辽宁省鞍山市奥体中心体育场

平时基本不开放

6

吉林省白城市全民健身中心体育场

开放时间严重不符合要求

7

上海市源深体育发展中心体育场

场馆座位数不足

8

安徽省体育场

平时基本不开放

9

安徽省安庆市体育中心体育场

平时基本不开放

10

安徽省定远县体育馆

场馆座位数不足

11

山东省莱芜市体育馆

平时基本不开放

12

青岛市天泰体育场

平时基本不开放

13

湖北省光谷国际网球中心5000座馆

平时基本不开放

14

湖北省光谷国际网球中心15000座馆

平时基本不开放

15

广东省湛江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游泳跳水馆

平时基本不开放

16

广东省珠海市体育中心体育场

平时基本不开放

17

广东省东莞篮球中心

平时基本不开放

18

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体育馆

场馆座位数不足

19

四川省绵竹市业余体校(体育中心)体育场

场馆座位数不足

20

陕西省吴起县体育馆

开放时间严重不符合要求

21

新疆乌鲁木齐市红山体育中心体育场

场馆座位数不足

 

消息一经公布,立刻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不仅痛恨这21个场馆违规享受中央财政资金补助资格,吃免低开放的“空饷”,也为总局开展第三方评估、及时发现问题、纠正错误的监管惩戒措施而拍手叫好。

一、《通报》既是总局监督检查的成效,也是悬在场馆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大型体育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补助资金自2014年开始设立,对体育场、体育馆、游泳馆按照座位数量给予不同的补贴标准,分区域对东部、中部、西部按照补贴标准的20%、50%、80%安排补助资金,其余部分由地方政府统筹安排,用于支持和鼓励体育部门所属大型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放。此外,中央财政根据公共体育服务情况给予部分场馆一定的奖励。补助资金设立的主要目的是鼓励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满足大众健身场地需要,更好地服务于全民健身事业。2018年,中央财政共向1277座大型体育场馆下达了公共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放补助资金9.3亿元。

然而,巨额财政资金是否真实有效的使用在场馆免低开放工作,是否存在搞形式主义、做表面文章,这是中央部委和健身群众关心的核心问题。对此,早在2018年4月,体育总局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做好2018年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工作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明确提出:通过网络平台和扁平化管理,推进体育场馆开放更加阳光;组织第三方服务机构,通过设立体育场馆开放监督投诉电话、明察暗访等方式、实现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监督检查全覆盖。随后在2019年2月印发的《2019年群众体育工作要点》中也再次予以明确。

因此,本次通报正是建立在对前一年度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工作绩效考核和评估的基础上,对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效益的全面评估后的结果公示,而对违规行为进行全国通报批评、取消下一年度申请资格的惩罚则体现出总局对进一步推进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工作、改进补贴范围和方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让群众从场馆开放中获得更多利益的决心和意志,同时也给享受资金补助的场馆悬上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使其认真履行开放方案,真正为全民健身事业服务。

二、《通报》反应出当前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工作中还存在许多问题

从本次《通报》来看,21座场馆在免费低收费开放工作中的问题主要分为三类:平时基本不开放(13座)、开放时间严重不符合要求(2座)、场馆座位数不足(6座)。从这些问题我们不禁产生几个疑问:为什么座位数不够还要申报,而且还能申报成功?既然有些场馆是专业比赛场馆,本身不具备开放条件,为什么还要申报,而且申报成功?为什么申报成功后又基本不开放或开放时间严重不够?

问题产生的原因除了这些场馆自身的原因,上级主管单位恐怕也难辞其咎。

《通知》要求,地方各级体育主管部门要督导获得中央财政补助的体育场馆研究完善2018年场馆开放方案,将举办体育赛事活动、开展体育培训和服务群众日常健身等内容实化、细化。然而这些问题场馆的主管部门显然没有尽到这些责任和义务。甚至有些场馆的上级主管单位办公地点就在场馆内,对场馆座位数是否达标、平时是否对外开放应当是一清二楚,令人遗憾的是在主管部门眼皮子下面依旧出了这些违规问题,我们不禁产生一个疑问:场馆和主管单位是否存在“合谋”和“权力寻租”,亦或是主管单位因“公务繁忙”而审查不细、监管不力?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主管单位的资格审查责任、监管责任均存在失职,甚至是懒政怠政的表现。

进一步地,我们还可以追问一系列问题:如何更加有效监管以杜绝违规行为?违规享受的资金能否追回?中央财政资金“事前补贴”是否合理?中央财政补助资金究竟效益如何?这些问题需要执政者、场馆管理者、健身群众和研究学者共同来解答。

另外,有个问题不得不说,不管是场馆管理者、还是学界,对“座位数”这一硬指标都存在较大的争议。从提供基本公共体育服务便利性和灵活性的角度来说,中小型体育场馆、全民健身中心应当来说具有先天优势,而且在实践中,许多中小型场馆确实比大型场馆在对外开放、提供公共体育服务上效率更高、内容更丰富、健身氛围更浓厚。业内已有不少学者专家呼吁改变这一硬性要求,总局也正在积极调整,但在《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做好2019年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工作有关事宜的通知》中,“座位数”依旧是硬指标硬门槛。因此,本文再次呼吁,取消“大型场馆座位数”的指标要求,将补助范围扩大到所有公共体育场馆,转而从免低开放项目设施和标准、接待人次、体育赛事活动、体育培训和技能指导、体育组织服务等服务指标进行考量,从而更加明确中央财政资金补助的公共服务导向。

 

本次《通报》是总局对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工作的监督、总结和评价的重要成效,期望能够以此为契机,对开放机制进一步更新、调整和完善,

同时,也期待总局进一步公布更多的有关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工作的信息,一来让老百姓知晓自己的纳税使用动态和效果,二来还可以发动群众共同监督,进一步做好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工作。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