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难题:建筑师到底是不是艺术家?

刘亦瑄 芭莎艺术 2019-06-14

弗兰克·盖里,路易·威登基金会,2014年 ©Pierre Châtel-Innocenti

建筑师是否是艺术家仿佛是一个永远被争论的议题。有些人认为,建筑师与艺术家一样将自己的非凡创意、情感与思想倾入作品;但也有人认为,建筑的实用性便永恒地禁锢了建筑师成为艺术家的可能。今天,时尚芭莎艺术为你解答:建筑师算是艺术家吗?


从古至今,建筑对于众人来说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是避风遮雨、提供活动空间的构造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科技的发展,建筑对世人来说不再只是最初的庇护空间,设计者为其倾注了更多的美感、个性与思绪。


弗兰克·盖里,路易·威登基金会,2014年 ©Yi-Hsien Lee


如今,人们的生活被各式各样的建筑包围着,其中不乏有大师们独具匠心又极具前瞻性的作品——扎哈(Zaha Hadid)的阿利耶夫文化中心(Heydar Aliyev Center)或是贝聿铭的卢浮宫金字塔等。面对这些宛如艺术品的伟作,他们不禁陷入深思:建筑师到底是不是艺术家?



建筑师≈艺术家

 

当人们翻开当代艺术史的相关书籍时,一定会找到与现代主义建筑有关的章节。似乎在大多数人的潜意识中,现代主义建筑早已成为艺术的一个分支。既然如此,那建筑师何尝不是艺术家?


米开朗基罗,圣彼得大教堂

达·芬奇手稿


实际上,从14世纪文艺复兴开始,建筑和艺术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文艺复兴三杰中,著名艺术家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为世人留下圣彼得大教堂(St Peter's Basilica)等建筑瑰宝;而画家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也在手稿中勾勒出了他对城市地下建设的构想。


高迪,巴特罗之家

 

纵观整个建筑与艺术的发展史——无论是最初的文艺复兴、璀璨的巴洛克时期,还是后来的新艺术运动,抑或是如今的现代主义,在宏观风格史范畴内,二者似乎从未背离太远,甚至可以一一对应。它们像是两条不停交叉的曲线,相辅相成地一直向前。


扎哈·哈迪德,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扎哈·哈迪德,Sverdlovsk Philharmonic音乐厅

 

随着时间的推移,从西班牙建筑鬼才高迪(Antoni Guadi)雕塑般的米兰之家(Casa Mila),到大师扎哈手下优雅前卫的Sverdlovsk Philharmonic音乐厅,无一不证实着:今天的建筑与艺术有着更加紧密的关联。而作为游走于建筑与艺术之间的大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更是这一变化趋势的最佳范例。


弗兰克·盖里,华特·迪士尼音乐厅,2003年


弗兰克·盖里以反叛、桀骜不驯的形象活跃于建筑界。他的作品常常前卫、视角独特且饱含深意,但往往也因此而伴随着大量争议。曾有人当面指出:其建筑过于个性化与艺术化,显得不伦不类。


建筑师弗兰克·盖里

 

而建筑师本人却不以为意,在一次访谈中他笑道:“建筑史在我看来反映出一个长期沿袭雕塑艺术的历程,而建筑本身也是创作与尝试的过程,并且带有强烈的艺术性。既然是艺术,为何不能融入自身个性?”


弗兰克·盖里,Luma Arles Tower

 

美国著名策展人Mildred Friedman则评价:“盖里的作品与艺术一样,激发着人们讨论与再创作的兴趣。有什么比这更艺术的?他不仅是建筑师,也是一位艺术家。他喜欢不断冒险,那正是艺术家喜欢做的事。艺术家喜欢冒险,喜欢做一些前无古人的事。”

 


建筑师怎么能做艺术家?!


虽然建筑和艺术的关系一向密切,但仍有另一部分人认为:建筑师不是艺术家,也绝不能是。在他们眼中,建筑应该被看做成一门技术,一个为社会与人们服务的工具,它并不是华而不实的艺术品。而当建筑师把自己当成艺术家时,各种后果便会接踵而至。


密斯·凡·德·罗,范斯沃斯住宅,1946年

 

以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 Rohe)的范斯沃斯住宅(Farnsworth House)为例,从建筑设计与美学角度来看,该住宅无疑是现代主义的又一里程碑。建筑师巧妙地运用新的材料——八根工字型钢柱,以“玻璃盒子”的方式挑战建筑通透性的同时,也打造出一件不流于俗世的“艺术品”。


密斯·凡·德·罗,范斯沃斯住宅,1946年

 

然而,当人们还沉浸于密斯创作出的诗意建筑中时,客户范斯沃斯女士却将其告上法庭。原来,虽然该住宅从外观上看既前卫又美观,但它的实用性极差,并且违反消防规定。与此同时,因建筑结构不合理而造成的浪费为客户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荷。


密斯·凡·德·罗,范斯沃斯住宅,被淹没在水中。

 

范斯沃斯在陈述中提到:“我必须忍受四季气温的变化,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住在这里,我像是一个正在展览的动物,被人窥视……连这河边的苍鹭都飞走了,它们去寻找失去的天堂了。”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市政会议及展览中心

 

而这并不是个别案例——无论是因与客户意见不合并超出预算而被起诉的建筑师西萨·佩里(Cesar Pelli),还是因结构坍塌而被告上法庭的设计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都证明着当建筑师将过多的艺术因素与个人想法注入到设计中,而忽略实际操作性时所产生的严重后果。

 

或许,这便是建筑师与艺术家最大的区别:建筑师注定要在某种程度上做出妥协;而好艺术家,从不妥协。


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立陶宛国家展馆

 

除此之外,建筑评论家也提出另一论点:二者在创作时有本质上的不同——艺术家喜欢通过反讽的方式,用作品唤起人们对某一社会现象的重视与讨论;而建筑师则更倾向于运用建筑解决实际社会问题。


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立陶宛国家展馆

可持续性建筑图解

 

近几十年来,极速发展的科技给自然带来了不可逆转的负面影响,建筑师与艺术家同时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峻性。刚刚获得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的立陶宛艺术家,通过行为艺术表演让人们亲眼目睹自己无意中对自然的践踏,并向其发出生态灾害与物种灭绝的警告。

 

而另一方面,建筑师们却一直在埋头研究与设计可持续性建筑。他们力图通过实现零耗能的房屋,以减缓人们对自然的破坏。



建筑师+≈艺术家

 

建筑师扎哈·哈迪德


纵观下来,建筑与艺术的相通性——由创作者的独特个性、技艺,以及非凡构想与深意而形成的结晶,注定二者从未处于过对立面。而建筑师是否是艺术家这一议题的答案,也绝不是非黑即白的。


艺术家马克·罗斯科

 

事实上,极端性的思维方式既不能使创作者成为一名合格的建筑师,也不能晋升为一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建筑师应当在保有理性的同时,以解决问题为原则,而后再加入适量的艺术元素与个人情怀。


弗兰克·盖里,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


若是建筑师能设计出像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Bilbao Guggenheim Museum)这样:既经济实用又美观感性的作品。其建筑在推动城市复兴与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还掺入了设计者独特的个性与先进的科学技术,并因打破前卫建筑与大众文化边界而备受世人喜爱。如此,这样的建筑师何尝不能称之为艺术家?

 

如果说,建筑师是一个职业,那么艺术家则是一种境界。创作者应先是一位建筑师,而后才能成为艺术家。




精彩回顾:

毕加索:拿女人献祭艺术

全球十座最美教堂,你绝不能错过!

日本平民画什么画?

















[编辑、文/刘亦瑄]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