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让你的孩子打电竞吗?

零售肛泰 X博士 2019-06-14



竞技体育中,一直存在着一条鄙视链:西甲、德甲球迷看不起英超球迷;英超球迷看不起中超球迷,足球迷又看不起篮球迷,而所有传统体育迷又看不起电竞迷。

在最近的虎扑步行街上,有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Faker和孙兴慜到底谁更火?”


Faker是谁?是韩国电竞战队SKT1最炙手可热的选手,曾经带队赢得过三次英雄联盟顶级赛事的冠军,被玩家们称为大魔王。

孙兴慜是谁?他效力于英超热刺队,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前锋之一,前两天刚在欧冠决赛上大放异彩。

这个问题一下就触动了足球迷们的内心,他们认为:电子竞技能不能算竞技体育还两说呢,一个电竞选手又怎么能和球星相比呢?

于是他们想追本溯源,企图对电竞进行毁灭性打击,把它开除竞技体育的行列,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但另一方面,电竞粉丝又不肯服输,开始摆事实、讲道理、列数据:有人扒出双方的微博粉丝量,也有人用爬虫记录下双方的百度搜索量:


各路网友针对这个问题争论了几天几夜,他们所争论的核心其实就是:

电竞,到底算不算体育,电竞,到底是不是一个好东西?



其实电竞的出现,和传统竞技体育产生的产生,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刚开始都是为了娱乐。

奈·史密斯他是个体育老师,因为冬天太冷只能上室内课,所以看了几个小孩总往框里扔桃子玩,于是他把篮子绑在杆子上,让同学们往里投篮,就能打发无聊的室内课时间了。

而艾伦发明第一款雅达利游戏《Pong》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就是搞了一个类似乒乓球的游戏,放在弹珠厅里,被人玩疯了。


有了游戏,就会出现固定的规则,有了规则,就要分胜负。

现代篮球在发展过程中被剪掉底部的篮网,设置了完备的标准和规则,在1936年登陆了柏林奥运会。

电子游戏也逐渐出现了完备的赛制,比如在1972年的斯坦福大学,几个大学生在实验室里用这款《太空大战》分组进行了对战:


不过电子竞技在诞生初期受众过小,比赛只能靠发行商推动,没有职业化。

在1990年,任天堂就举办了一场锦标赛,参赛者通过《马里奥兄弟》、《公路之星》和《俄罗斯方块》这三款游戏同场竞技,赢了也就给你250美金。



不过在当时,电子竞技称不上是职业化,因为到场的人除了工作人员,剩下的都是业余玩家,没有靠打游戏吃饭的职业选手,毕竟在当时,没人认为打游戏是一项可以养活自己的职业。

只有当一项运动的参与者越来越多,产生很大的市场价值,才可以成立俱乐部、联盟和职业联赛,以走上职业化的道路——也就是把世界上玩这玩意最厉害的一批人聚起来比赛,吸纳愿意为它付费的观众。

不过在上个世纪末,有一个契机刺激了电子竞技的发展。

由于遭遇了严重的经济危机,韩国有大量人口失业,当时暴雪又恰好发布了一款极为适合经济的对战游戏《星际争霸》。



所以韩国政府开始大力发展电子竞技,发现这游戏也有人玩了,游戏节目也有人看了,就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


 2005年,韩国就在首尔建立了龙山电竞馆


有意思的是,瑞典政府也在同一时期鼓励国民购买电脑和上网,不过是因为他们天寒地冻,亮天时间还经常只有6个小时,所以只能猫家里打游戏。

在2000年左右,芬兰、丹麦、瑞典等国家涌现了很多《CS》强队,好多俱乐部甚至一直存活至今。



随着世界上热爱游戏的玩家越来越多,虽然职业联赛还并没有在中国普及,但很多大型科技公司看到了在游戏比赛进行冠名赞助的巨大收益。

所以说,在很多年前,电子竞技就已经和传统的体育项目鲜有区别,只不过一个是比拼身体、肌肉和准度,另一个是比拼反应能力,敏捷度和眼力。

在三星的支持下,2001年世界电子竞技大会(WCG)成功创办,吸纳了《魔兽争霸》、《雷神之锤》、《FIFA》等比赛,在高额奖金的诱惑之下,有些游戏爱好者开始发现:

靠打游戏赚钱,似乎真的可行。



在当年的中国,有个叫孟阳的少年,他特别热爱一款叫《雷神之锤》的游戏,每天为了能在网吧打游戏,得蹬一小时自行车去练习



他的父亲因为犯罪进了监狱,母亲收入微薄,孟阳初中辍学,一无所长,只能一边在游戏软件公司打工,一边训练游戏,想着能通过打游戏谋得一条生路。

2001年,孟阳参加了WCG在中国举办的比赛,最终一举夺得了《雷神之锤3》中国区的冠军,这个冠军,为他带来了24000元的奖金。



但虽然赢得了冠军,孟阳的游戏职业生涯却毫无起色,他辗转于各种游戏俱乐部之间,拿着微薄的工资,还要面临老板经常解散俱乐部的风险。

孟阳的经历,其实就是当时中国电竞的缩影:2000年初的中国电竞完全处于野蛮生长的混沌状态:游戏俱乐部基本靠网吧老板、有钱的游戏爱好者创办,每月给选手一千多块钱的工资,供他们吃住、训练和打比赛。



由于没有资本和商业的加持,这些老板发现自己的投入根本收不回本,于是就解散不玩了,俱乐部里的选手只能被扫地出门,另寻出路。

2003年,电子竞技也成为中国体育总局承认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但是一切都没有好转,就算像孟阳、SKY李晓峰这样的高精尖选手,其实大部分更像是半职业,靠打游戏很难养活自己,只能靠着在WCG这样的大型赛事里拿名次,赚奖金,跟摸奖似的。

所以即使李晓峰在WCG2005和2006年连拿两次《魔兽争霸3》的冠军,在社会、父母和生活的压力之下,也没能引领起中国电竞的狂热。



因为你就算再热爱游戏,也不可能一辈子在网吧里吃盒饭、练技术,等待着在比赛里拿奖,更何况,热爱游戏的青年很多,像孟阳、SKY、马天元这样能夺冠的幸运儿又有几个呢?

更何况就算你走到这个行业的金字塔顶,依然赚不到钱,也没有用,当时坚持打电竞的一批人,基本上单纯是凭借自己的热情,在艰苦的生活中向往美好的未来。

而且除了没钱,电竞的职业化面临着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就是游戏和传统体育不同,篮球运动即使经过几十年的改进,他还是篮球。

 职业篮球发展至今,规则和打法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根基还是没变


但如果你是《魔兽争霸3》的玩家,几年之后这游戏被市场淘汰了,你就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不过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像《英雄联盟》、《DOTA2》、《CS:GO》这样5v5竞技游戏,这类游戏摆脱了最早的局域网链接,风靡了中国,成为了游戏界的常青树,特别适合团队合作和比赛。

2012年,在国内电竞市场一片死寂的时候,王思聪宣布“强势进入,整合电竞“,收购CCM战队,改名为iG。



此时的电竞职业选手虽然依然挣得不多,但至少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很快,像WE、OMG这样的老牌战队也建立起来,有点“为有源头活水来”的感觉。



再加上《英雄联盟》运营商腾讯组建LPL联赛,国内多支强队混战,很有《灌篮高手》里湘北、海南、陵南高中比赛时青春澎湃的感觉。

不过和正常职业比起来,打电竞,在主流社会的认知里依然算不得一条正路,大多数人依然不了解电竞产业。

如果你的父母听说你不上学要去打游戏,很有可能把你送到杨永信那里电一电。



但随着电竞市场的扩大,虽然选手收入的提高依然缓慢,但因为观众的热情太高,甚至形成了饭圈文化,在WE战队在IPL5的赛事中夺冠后,他们的人气达到了顶峰,几乎每个初高中生都认识草莓、微笑、若风。

随着这些中国第二代电竞选手年龄的增大,竞技水平下降,他们也陆续退役了,但他们的黄金时代相当于在退役之后才到来。

因为各大游戏直播平台的发展,几乎每个退役的职业选手也可以通过直播和流量变现赚钱,在当时特别流行的一个产业就是开淘宝店,卖肉松饼,粉丝们不管爱不爱吃,都会争相购买支持。



甚至像PDD这样语言天赋比较高的前iG职业选手,可以在退役后凭借直播挣到上千万的年薪,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到了近两年,电竞经形成非常庞大的产业链,有了自己的流行文化、饭圈文化,职业选手有特别庞大的粉丝群体,粉丝们对电竞职业选手的狂热甚至超越国内有些足球、篮球俱乐部。



由电竞催生出来的直播产业也产生了自己的流行文化,即使你没能职业选手,靠说话搞笑、打游戏水平高,甚至单纯就是长得好看也能在直播间圈粉。

很多“🐂🍺”、“白嫖”、“你就是个弟弟”这样的流行词,甚至已经开始影响主流网络文化,一年的网络热词里,可能有一半是从直播间里创造出来的。

电竞的火热,甚至把一度萧条的网吧行业也从棺材里拽了出来。



不过,虽然在电竞产业如此发达的今天,依然有人不认为电竞可以归入体育的行列。

因为他们认为体育项目大多是运动,打游戏对人身体并没有任何好处。

但我认为,一项竞技是否可以归为体育,主要不是看他的形式,而是看他的精神内核,得看这项赛事竞技的顶级选手们是否在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是否在追求人体竞技极限。

其实电竞正是如此:打游戏很简单,但如果你想参与职业电竞,想进入职业俱乐部,也得付出极大的艰辛。

首先职业电竞是一项门槛极高的行业,就像篮球和篮球依赖你的身高、身体天赋,电竞也是一项需要天赋的运动,不过需要的是你手速、手脑结合的能力、大局观甚至智商。


 开头提到的韩国顶级电竞选手Faker在比赛中的切屏速度,让人眼花缭乱


普通的游戏高手需要先达到游戏服务器中的排位赛顶端,才可以触摸到职业的地板,再经过淘汰率极高的实训,练习生之后,才有可能成为职业战队的选手,而普通爱好者即使每天训练,也绝无可能达到职业选手的水平。


 大部分职业战队都有这样的训练基地,选手在其中生活,精细化管理细致到一日三餐


但即使你有幸成为了职业选手,这个行业也是极为残酷的,首先需要你每天坚持不懈,科学化的训练,每天都要练习走位、配合,学习最新的套路和技术,形成肌肉记忆。

而且电竞行业的黄金年龄其实特别短,一般就是在16岁-25岁之间,25岁之后,一旦你反应能力下降,跟不上节奏,立刻就会被职业比赛淘汰出局。

所以,电竞并不是简单的打游戏,而是一项追求手脑配合到极致的团队比赛。

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是一名职业选手,很有可能你在打职业的过程中拿到的收入,是不如你退役后做直播,开网店挣得多的。


 如今的pdd只需要在直播间里打打游戏卖卖萌,就可以年入千万


所以大部分职业选手依然在职业赛场上奋斗,其实主要是出于对胜利的不懈追求,以及把冠军作为自己终极目标的指引。

在这种精神的支持下,才会有去年iG在《英雄联盟》S8大赛中夺得世界冠军的壮举,而也就是在这种坚持不懈的追求下,他们才能在夺冠之后并不骄傲,继续耐心训练,在今年又完成16分钟闪击打败韩国老牌强队SKT-1的壮举。



虽然并不需要你身体有多强壮,也并不需要你跑得多快,跳得多高,但iG的这种精神,其实就是体育精神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这就是竞技体育。

iG的这种追求冠军,追求胜利的精神,其实和雪佛兰的创始人路易·雪佛兰很像,他在刚进行赛车事业时只是一个后备选手,但在自己第一次有机会参加正式比赛时,就创造了109公里/小时的速度记录。



在赛车生涯中,即使遭受伤病,路易·雪佛兰依然选择服,在布鲁克林的赛事,他获得了Harkness金奖,甚至总距离为161公里(100英里)的赛程中,平均时速达到了177公里,驾驶者手工制造的汽车创造出近乎飞行的完美时速。

路易·雪佛兰的竞技精神就像iG战队,一个是操控汽车追求速度的极限,另一个是握着鼠标和键盘登上世界赛事的顶峰。



1911年,路易·雪佛兰和威廉·杜兰特一起创立雪佛兰汽车品牌,这种对于梦想的追求融入了雪佛兰的血脉之中,一直到今天。

然而在今天,秉持着“竞技为王”,“永争最强”的iG战队,也与雪佛兰“梦·创未来”的品牌精神高度契合。

于是,雪佛兰选择和iG战队联手,共同见证战队专属的智趣无畏战车新一代创酷的上市:


雪佛兰的创始人作为赛车手,把这种全力争胜的基因,融入了他们一百多年的赛车血液里。

于是在雪佛兰的新一代创酷汽车中,这种价值观和性格被沿袭了下来:


同时,雪佛兰创酷汽车也是一款专门为年轻人设计的车型,在外观上创新融入雪佛兰先导概念版 SUV FNR-CarryAll的前卫设计,在致敬经典的同时演绎雪佛兰新一代SUV的设计趋势。



而且,这款车的动力也十分强劲,就像竞技为王的iG战队一样,搭载了最大额定输出功率达到121千瓦的智能直喷涡轮发动机,百公里加速可以达到8.9秒。

另外,这款车还搭载全新智联系统,新一代MyLink†智能车载互联系统支持Apple CarPlay、Baidu CarLife、蓝牙等多种连接方式,同时配置了丰富的车载APP,涵盖智能导航、娱乐音乐、新闻资讯、实时天气、交通生活等实用功能。

体现了与iG、与中国电竞一样的坚持创新的理念。



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以及对竞技精神的追求,iG最终在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夺冠,为全中国的电竞事业正名,而坚持“梦·创未来”品牌精神的雪佛兰,也将在日后陪伴iG战队,见证他们创造更多的历史和辉煌。


点击阅读原文,

即刻了解iG专属创酷战车!

↓↓

文章已于修改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