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的担忧:贸易问题或触发全球竞争性贬值

谢水旺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2019-06-14

6月14日,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全体大会五)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和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同获得者、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Paul Romer接受主持人提问,回答了中美贸易摩擦、人民币国际化、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等诸多重要问题。

周小川

图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周小川首先指出,打贸易战没有赢家,大家都输,他提出了贸易摩擦两大治本办法,一是通过贸易谈判,通过WTO改革要使搞错的贸易政策回归正常,这是对症下药;二是对于中国来讲,对美国出口减少的部分要尽可能通过扩大销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国家,中国潜力蛮大。 

周小川担忧,贸易领域产生的问题有可能再度触发全球多个国家竞争性贬值。“贸易战如果打起来,很容易再次出现汇率的变化,有可能过去达成防止竞争性贬值的共识会重新受到挑战。如果大家都靠竞争性贬值的话,整个世界的金融秩序也会混乱,大家都不会得到好处。”

他还回忆次贷危机:“从我当时做央行行长角度来讲,那个时点出现对于人民币的需求超出我们事前的预料”,从而指出,个人理解人民币的使用和人民币下一步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有互补性,因为全球金融危机的发生是在美国,次贷危机在美元发生,美元波动了,流动性不足了,创造了机会,大家就寻求使用人民币。 

以下是周小川发言全文:(未经本人审订,小标题为方便阅读另外添加)

 

周小川眼中的贸易摩擦治本办法

中美贸易摩擦深受全球关注,主持人首先向周小川抛出了一个问题:国际贸易大背景的变化,会如何影响全球经济、中国经济甚至包括美国经济,同时对全球金融市场包括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

Paul Romer

图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周小川表示,首先,大家都说打贸易战没有赢家,大家都输。意思是大家的GDP都面临不同程度的收缩,首先从宏观上来讲,增长放缓或者收缩会带来副作用,一般会采取一些更为积极或者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

在调整经济增长速度和增强信心方面,因为贸易摩擦会打击不同人的信心,也打击了金融市场。这种情况下,宏观政策的调整肯定会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与此同时,这些宏观政策一般是总量政策,它很难直接补偿到那些因为贸易受到损失的出口者和进口者,数量宽松嗯嗯货币政策想传导到具体的点是有很大难度的。

在周小川看来,不只是美国,各个国家都一样。这些政策虽然有正面的作用,但针对性不可能太强,不可能对症下药。在短期宏观政策调整下,还是应该追求更治本的办法。

“从我看来治本办法有两个:一是通过贸易谈判,通过WTO改革要使搞错的贸易政策回归正常,这是对症下药。二是对于中国来讲,对美国出口减少的部分要尽可能通过扩大销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国家,我认为中国这方面的潜力还是蛮大的。中国现在出口的产品质量相当不错,价格适中合理,全世界70多亿人口,即使少几个亿的需求,也还有很多地方可以销售这些产品。”周小川指出,政策制定上要有一些鼓励出口多元化发展的政策,用两三年时间慢慢找到新的出口市场,建立起新的出口市场。

出口多元化以后,金融现象反过来对于汇率会产生一定的压力。一方面宏观政策要作出一些响应,另外一方面还要治本,贸易上出的问题还是要靠贸易上的办法来根本解决。在这个解决过程中,肯定对金融市场上的不同产品不同板块会产生一些冲击。

 

担忧:可能触发全球多个国家竞争性贬值

此前,周小川称“7”不见得要当做人民币汇率底线一度引发热议。6月7日,央行行长易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汇率是否有红线,易纲不认为人民币汇率的某个具体数字更重要,他表示贸易战可能会给人民币带来暂时性的贬值压力,但噪音过后,人民币将回归稳定,“关于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这一点,我们非常有信心。”

对于人民币汇率问题,周小川坦言:“我个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走向最近没有太多研究。但贸易领域产生的问题有可能再度触发全球多个国家竞争性贬值。如果不希望受到贸易上的损失,往往造成的可能性就是汇率贬值,很容易再度出现像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的所谓竞争性贬值。”

G20国家在上海开会时,各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曾达成过共识,大家要共同努力防止出现竞争性贬值,周小川认为这是G20工作机制中取得的一项很重要的成果。贸易战如果打起来,很容易再次出现汇率的变化,有可能过去达成防止竞争性贬值的共识会重新受到挑战。如果大家都靠竞争性贬值的话,整个世界的金融秩序会混乱,大家都不会得到好处。

周小川接着说,现在有很多是市场参与者做出的反应,他们觉得受到损失了,需要作出调整。“我希望这件事情一是随着贸易政策争取调整回正轨,这样信心可以得到恢复;二是G20大阪峰会马上要召开,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应该借这样的场合,重点研究这个问题,对全球金融市场给予一定的稳定信号。”

 

中国在某些方面的领先阻挡不了

“这么多年我们研究宏观经济,其中一个任务就是研究生产函数和消费函数,人们想弄清楚生产是怎么涨上去的/消费是怎么提高的。科技发展是一个什么函数,这取决于是什么因素推动了科技的发展,我认为有两类:一种科技发展是和科技投入有相当的关系,包括人才培养、教育程度还有科研经费和研发经费。研发经费往往有很长的时间滞后,由研发经费吸引人才,建立实验室,买实验室的设备,又经过数年的积累,最后形成产品。”周小川介绍。

在全球来讲,相当大一部分的技术是可以买卖的,比如使用权是可以买卖的,科研设备是可以买的。“过去你没有实验室,你把这些设备都买来了,你就会雇佣很多科研人员,积累慢慢就起来了。”

回看80年代,中国当时的技术人才很少,科研经费、研发经费也很少,研发条件很差,那时候就不容易出成果,有些人宁愿到其他发达国家去做实验,在那里发展。而这些情况慢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一个关键是政府的有关政策,即是否对研发给予充分的激励。中国在改革开放早期,财政捉襟见肘拿不出钱,后来对于研发的投入以及对于研发税收的扣除等各方面的政策都做了相当大的改进。“我认为中国的研发也会慢慢产出相当多的成果。”

从有了投入、有了政策激励,有了设备、有了人才到出结果,有的时间长,有的时间短。现在有很多科技领域的发展能够追上,但还有一些领域就是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积累。出现这种情况时,双方都要冷静地看待。

“中国在某些方面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不过,周小川指出,“铁幕”其实最后不会有太大的结果,也不能根本阻止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的科技进步。中国将来在有些方面可能会领先,有些方面也能创造出很多很有市场潜力的新科技和相关产品,这是阻挡不了的。像贸易领域一样,大家合作形成的生产力是最有效率的,对大家都最有益。硬要割裂的话,就降低了大家的发展速度,提高了大家的成本。

 

回忆次贷危机:人民币和美元有互补性

主持人提出,讲到中国的金融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在当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下一步中国的价值链和中国制造可能要更多转移到新兴市场,人民币在其中又会扮演怎样的角色?贸易摩擦让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推进和资本项目的开放都面临一定的挑战和压力,如果人民币国际化进展不顺利,整个贸易和价值链转移没有金融的承托,又该如何应对挑战?

周小川和Paul Romer现场对话

图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周小川表示,中国的金融需要巨大的转变和改革。过去的基础是集中型的计划经济,那时候也没有真正的银行,后来先把银行体系建立起来了;我们的股权市场很薄弱,因此相当长一段时期里风险投资和支持科技发展的融资也都很缺乏。现在所有的成果都是靠开放带来的,靠开放才知道怎么改,这是一点点进步的过程,所以,开放对中国来讲是非常必要的,进一步的金融开放非常重要。

在中国,无论是银行市场、保险市场还是资本市场,外部资金或者外部机构所占的比例还非常低,所以开放还有很大的潜力。对外开放过程当中,本币要从过去的估值扭曲、限制较多慢慢走向可自由使用和可兑换,但也一定要注意当前世界资本市场有时候是有异常流动的,同时还要有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等这些必要的管理。

周小川表示,刚才说的好几个方面都需要人民币发展,这个过程中,需要大家对人民币给予重视。“我个人理解,人民币的使用和人民币下一步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有互补性。因为全球金融危机的发生是在美国,次贷危机在美元发生,美元波动、流动性不足,创造了大家寻求使用人民币的机会。“

“从我当时做央行行长的角度来讲,那个时点出现对于人民币的需求超出我们事前的预料。大家既然有需求,对于全球的贸易结算、贸易融资,对于邻国金融信心的稳定都有好处,我们就推进。推进过程中,有的阶段美元或者欧元表现非常好,这时市场参与者会觉得这挺好的,这就是一个互补的过程。”周小川回忆。

周小川接着表示,像经济学家所说的,无论怎么努力,金融危机或大或小总会发生。我们看到了很多经济危机,这之前也有纳斯达克股票泡沫的危机。观察全球,90年代末有亚洲金融风波,没过十年又有全球金融危机,欧洲、北欧很多国家出现过房地产危机,这都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未来危机还会不断出现,只是类型可能有所变化。这种情况下,大家对于储备货币、对于价值、对于购买力、对于支付系统的方便性等问题的考虑,都会随着大环境而不断波动。“我很难想象直线型的前进,尽管当前在很多方面大家都觉得人民币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这仍然是全球市场参与者的自主选择和他们对风险控制的自主考虑。”

 

金融中心的核心应是资本市场建设

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建议,周小川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咨询委员会昨天正式成立,将会讨论如何建设好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我始终认为,金融中心的核心可能就是资本市场里的这些内容。如今,电子化非常发达,有很多金融业务在哪个地方运作其实都可以,并不需要人聚集在一个城市,通过不断见面/不断讨论来做事情,所以需要看到金融中心哪些事是最需要大家聚集到一起来做的。”

周小川提到,我们的咨委会还没有开始正式讨论,先出了几个题目,有些方面和Paul Romer先生说的内容类似,比如强调股权市场的重要性,同时也强调标准必须要提高,特别强调提高会计标准。同时还要考虑和国际标准的接轨,货币可兑换程度也需要提高。现在,我们的监管还存在很多薄弱环节,以金融产品为主的市场需要按照标准强化监管。此外,人才聚集、信息畅通这些事情都需要不断往前推进。“上海这些年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大家的期望值也很高,我们还需要做很多事。“ 



责编: 李俊虎 | 视觉:李盼 监制:卜海森 李俊虎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