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松弟 ‖ 中西方海域命名方法的差异与融通

南国学术 2019-06-17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东西文明对话·

中西方海域命名方法的差异与融通

吴松弟

[作者简介]吴松弟,1982年在东北师范大学获历史学学士学位,1986年、1992年分别在复旦大学获历史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先后在牛津大学、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大阪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担任客座研究员或客座教授,2010—2015年任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历史地理中心主任,现为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海关史与海关文献国际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中国人口史、中国移民史、中国历史经济地理研究,代表性著作有《北方移民与南宋社会变迁》《中国移民史》第三卷(隋唐五代时期)和第四卷(辽宋金元时期)、《中国人口史》第三卷(辽宋金元时期),主编九卷本《中国近代经济地理》,整理出版《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未刊中国旧海关内部出版物》。

摘  要

中国人很早就兴起了海上交通,并形成了对不同海域的认识。在古代中国人看来,中国居于世界之中,周围环绕以海域,因而将环绕中国四方的海域统称为“四海”。以中国为中心,对周边的海域(乃至大湖的水域),按照东、西、南、北的方位加上“海”字,成为古代中国命名海域地名的基本方法。从对中国边缘海域的命名,到对中国以外的海域的命名,大多采用这样的方法。由于中国的海域主要位于中国大陆的东面,按照方位而言,这些海域都可以命名为“东海”,故古代的“东海“一名,几乎用到了当时中国人所能认识到的亚洲大陆以东的各个海域。又由于地理空间上的任何一个点,都有其东面、南面、西面或北面,如果都按照方位命名海名或湖名,还会导致不同的区域,甚至空间相隔遥远的区域,都会有若干同样的“海名”。而在西方,按所属或靠近的国家或地区命名海域,即海旁边的州域地名加“海”字命名海域,则是传统方法。明朝后期,西方传教士利玛窦、庞迪我、艾儒略等人进入中国,开始将西方的地理知识包括海域命名方法传入中国。利玛窦于明万历三十年(1602)在中国出版的汉字世界地图《万国坤舆全图》上,将位于今朝鲜、韩国、日本、俄罗斯之间的海域标注为“日本海”。这一海域,在辽、金、元、明时期的中国文献中主要称“东海”。虽然利玛窦依照西方的取海旁边的州域地名命名海域的方法来标注这一海域,但此后的二百多年中,无论是中国、日本还是朝鲜出版的地图上,在上述海域都未使用“日本海”一名,欧洲也同样如此。自18世纪90年代开始,带有“JAPAN”一词的海域名才开始在欧洲地图上得到较多的使用,日本在本国地图上普遍采用“日本海”这一海域名称要到19世纪中叶,中国则迟至1884年前后。可见西方的海域命名方法,长期以来并未对东方的海域命名产生实质性影响。

关键词

 中国   西方  海域  命名


中国东邻太平洋,沿海地带一向是中国人的重要生活空间。中国人很早就兴起了海上交通,并形成了对不同海域的认识,包括对它们的命名。明末以来,西方传教士开始在中国传播西方人对海洋地理的认识;在近代的全球化浪潮中,西方文化包括全球海域名称和对海域的命名方法更是全方位涌入中国、日本、朝鲜等东方国家。今天东方各国的海域名称,便是东西方不同的海域命名方法的具体体现。本文拟探讨中国与西方的海域命名方法和西方海域命名方法的东来,并以日本海为例,分析今天的海域名称形成的历史背景,以供东亚海洋研究的学者参考。

 

上篇:中国古代海洋命名的方法

“海”是中国人对海域的通名。中国最早的字典《说文解字·水部》解释“海”字:“海,天池也,以纳百川者。”即海是各条河流最后注入的巨大的天池。而东汉末刘熙所著的字典《释名·释水》,则从海水的颜色着眼,对“海”另有一番解释:“海,晦也,主承秽浊,其水黑如晦也。”在这里,“主承秽浊”自然是接纳各条河流注入的结果。

在古代中国人看来,中国居于世界之中,周围环绕以海域,因此,中国古代地理学的“九州”“九洲”“赤县”“中国”等用来指古代中国地域范围的地理名词,都出于同样的认识。宋人毛晃的《禹贡指南》是用早期的文献解释中国最早的地理书《尚书·禹贡》的著作。他在解释“九州”“九洲”时,引用了多家的说法。其中,李巡的说法是:“四方有水,中央髙,独可居,故曰洲,天地之势四边有水。”邹衍的说法是:“九州之外有瀛海环之,是九州居水内,故以洲为名,共在一洲之上,分之为九耳。”

环绕中国四方的海域,一般就称之为“四海”,收入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的《商颂·玄鸟》就有“肇域彼四海”一句。后人认为,此诗中的“肇”应当解释为“兆”,“言正天下之经界,以四海为兆域是也”。在当时中原的人看来,他们的经济文化水平要高于居住在靠近“四海”的周边地区的“蛮、夷、戎、狄”,故有时他们便以“四海”作为蛮、夷、戎、狄的代名词。在晋人郭璞作注、宋人邢昺作疏的《尔雅注疏》中,有“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皆四方极远之国”;由于蛮、夷、戎、狄又统称“四夷”,故《尔雅注疏》又有“此四夷皆际海,故谓之四海”。更有甚者,《尔雅注疏》甚至引孙炎关于“海”的有些随意的解释:“海之言晦,晦闇于礼义也,云知在东西南北者以曲礼云。”孙炎的话的含义是:蛮、夷、戎、狄不知礼义,不知礼义叫作“晦”,而“晦”就是“海”,因此他们居住地附近的大片水域就称为“海”。而在《尚书·禹贡》中,将周边蛮、夷、戎、狄前来中原朝贡,并逐渐接受中原文化影响的这种为以后历代帝王所追求的理想,称作“四海会同”。

中国周围的“四海”,有东、西、南、北之分,于是中国人便以东、西、南、北等地理方位词加于通名“海”之上,称不同方向的海域为东海、南海、北海、西海。然而,这种对海域的具体划分,在先秦时期还很少见于记载中国国内事务的文献。在这些文献中,一般只有笼统的“海”,而没有具体的东海、南海、北海、西海等专名。或许,这反映了早期中国人尚缺少比较频繁的海上活动,至少缺少纵贯南北海域的航海活动,没有必要细分各个海域。提到海域专名的早期文献,大体都是记载域外地理的著作,而以《山海经》最著名。从这部融真实和想象、怪异于一体的名著中,人们看到了已有专名的东海、南海、北海、西海的“四海”以及它们的地理方位。

在《山海经》中,不仅有在今中国东部边缘的海域的名称,如精卫填海的东海,“琅琊台在渤海间、琅琊之东”的渤海,“郁水出象郡而西南注南海”的南海,还有地域不明或可能在今中国境外的西海与錞于西海、北海等。从已知的几个地名来看,《山海经》中的海名,完全依据东、西、南、北等地理方位来确定,如东海在中国大陆之东,南海在中国大陆之南。至于渤海,在当时人看来并非最北的海域,因此不能冠以“北海”,又或许由于其尽管在东部海域,但因今山东半岛的阻隔,海域不如半岛以南的海区面积广大,因此亦不能称“东海”,而只能按照当时人在山东半岛所见到的位置,命之为“渤海”。《史记·高祖本纪》提到齐国“北有勃海之利”,其下“索隐”便引崔浩对“渤海”的解释:“云勃,旁跌也,旁跌出者横在济北,故《齐都赋》云‘海旁出为勃’,名曰勃海郡。”就是说,这片海域仿佛从一旁横放在济水河口的北面,所以称为渤海。

先秦时期,人们除了将现代地理学意义上的海(大洋近陆地部分)称为“海”外,也用来指内陆较大的湖泊。《山海经》所说的“西海”,至少有一个是指位于中国西部地区的湖泊。这样一来,就使得“海”的使用范围大大扩大,不仅海域可以称“海”,湖域也可以称“海”。然而,这种地理方位东、西、南、北之后再加上“海”字的命名方法,无疑带有明显的局限性。

首先,它使位于同一个较大的地理区域内部不同的海域或湖泊,因都使用带有表示同样地理方位的水域地名,而彼此难以区别。中国的海域主要位于中国大陆的东面,按照方位而言,这些海域都可以命名为“东海”。依照历史文献的记载,“东海”有时指中国东部的海域(但内海渤海往往不在内),有时指山东半岛以南的海域(至少在元代甚至明代以前,今黄海尚无专名)。尤其值得注意的,今日本、韩国、朝鲜、俄罗斯四国之间的日本海,因俄罗斯的远东部分历史上长期属于中国,这一海域在辽、宋、金、元、明、清时期也被古代的中国人命名为“东海”。“东海”这一地名,也被朝鲜半岛的人民所接受。直到今日,他们除了称日本海为高丽海外,还称其为“东海”。可以说,古代的“东海”一名,几乎用到了当时中国人所能认识到的亚洲大陆以东的海域,北到今俄罗斯的库页岛,南到中国台湾之间的广大海域。

其次,地理空间上的任何一个点,必然都有其东面、南面、西面或北面,如果都按照方位命名海名、湖名,岂不是不同的区域,甚至空间相隔遥远的区域,都会有若干同样的“海名”,导致空间的混淆?这一状况,在中国最早的地理书《尚书·禹贡》中就有存在。此书既按照当时人的想法,以为在中国的东、西、南、北四面都有大片海域的存在,希望实现周边民族都来中原朝贡的“四海会同”的理想,但又在西部的敦煌三危山的南面安了一个“南海”,导致长期以来经学家对《尚书·禹贡》记载的这个“南海”的今地争论不休。如果考虑到按地理方位命名海域或湖泊这一悠久的传统,或许可以认为,这一“南海”只是三危山以南的某个大湖罢了。此外,今日本海海域在古代有多种专名。在唐代称为“渤海”,此“渤海”的含义,按上引崔浩的解释,指的是此海域是较大的海域(东海)的别支。从地理方位看,在中原的范围内,位于今山东半岛、辽东半岛之间的渤海在东部海区的北部;而从唐代在中国东北建立区域政权,并极力模仿中原文化的粟末靺鞨人看来,今天的日本海在东北东部海区的北部,故也称为渤海。此外,明代一支生活在今日本海北部的俄罗斯波谢特湾西岸的女真部落,由于日本海在他们生活地区的南面,又将日本海南部海域称为“南海”。

汉唐以来,这种地理方位加“海”字的海域地名命名,不仅没有改变,反而随着中国对外交往的扩大,大量出现在介绍域外地理的著作中或翻译过来的佛经中。例如,北魏郦道元所著《水经注》在述及天竺国(在今印度一带)地理时,便引《释氏西域记》,述新头河“经罽宾、犍越、摩诃剌诸国而入南海”,而恒水“东流入东海”。当然,在介绍天竺国这种远离中国的国家或地区时,中国文献记载的“东海”、“南海”,只能是以这些国家而不是以中国为中心来确定其方位。与郦道元同时期的人张揖在其所著《广雅·释地》中说:“四海内东西九十万里,南北八十一万里。帝尧所治九州地二千四百三十万八千二百四顷,其垦者九百一十万八千二十四顷。夏禹所治四海内地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出水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虽然《广雅·释地》所载的里数和垦田数都属于臆测,而“帝尧所治”的九州地也没有东西、南北的里数,但文中第二个即“夏禹所治”的“四海”,其东西、南北的里数,却只相当于第一个“四海”的几十分之一。这一点,足以表明至迟到了北魏时期,人们已普遍将“四海”这一地理概念推之到中国以外,成为“天下”、“世界”的代名词,而不仅仅是中国周围的东海、南海、北海、西海了。

 

下篇:晚明入华传教士所传西方海域命名方法对中国的影响

明朝后期,来自西方的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庞迪我(D. d. Pantoja,1571—1618)、艾儒略(J. Aleni,1582—1649)等人进入中国,开始将西方的地理知识和对世界的了解传入中国。利玛窦在中国绘制了当时的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艾儒略出版了《职方外纪》。在这些地图和著作中,出现了许多以所在国家或地区的名字命名、中国人以往所不了解的海域地名。这些西方传教士或许认识到,中国对海域地名的命名方式,早已成为中国强大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无法根本改造,如果要让中国人接受所传入的世界地理知识,必须适当变通。因此,他们将中国置于世界地图的中心,并使用了按照东、西、南、北等地理方位之后加“海”字的海域地名。这一点,在利玛窦所进、庞迪我翻译、艾儒略增补并最后形成的《职方外纪》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艾儒略《职方外纪·四海总说》载:“(海)有二焉。海在国之中,国包乎海者曰地中海,国在海之中,海包乎国者曰寰海。……寰海极广,随处异名。或以州域称,则近亚细亚者谓亚细亚海,近欧逻巴者谓欧逻巴海,他如利未亚,如亚墨利加,如墨瓦蜡尼加,及其它蕞尔小国,皆可随本地所称。又或随其本地方隅命之,则在南者谓南海,在北者谓北海,东、西亦然,随方易向,都无定准也。兹将中国列中央,则从大东洋至小东洋为东海,从小西洋至大西洋为西海,近墨瓦蜡尼一带为南海,近北极下为北海,而地中海附焉,天下之水尽于此。”“海虽分而为四,然中各异名。如大明海、太平海、东红海、孛露海、新以西把尼亚海、百西儿海,皆东海也。如榜葛蜡海、百尔西海、亚剌比海、西红海、利未亚海、何折亚诺沧海、亚大蜡海、以西把尼亚海,皆西海也。而南海则人迹罕至,不闻异名,北海则冰海,新增蜡海、伯尔昨客海皆是。至地中海之外,有波的海、窝窝所徳海、入尔马泥海、太海、北髙海,皆在地中,可附地中海。”

如将《职方外纪·四海总说》所提的海域名称,与今日世界地图上的海域名称及其空间范围相比较,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艾儒略所说的随处异名的海域名称,其第一类“或以州域称”者,即海旁的州域地名加“海”字的海域名称,乃是西方人命名海域地名的主要方法;而其第二类“又或随本地方隅命之”的东海、西海、南海、北海四海,是将中国列寰球中央,对世界大洋按方位组合并命名之的海域地名,不过是来华传教士为便于中国人理解世界地理,按照中国海域命名方式而编撰出来的地名,并非西方人命名海域的真实做法。即使西方的海域确实存在着按方位命名的海域名称,其数量也极为少见。

中国传统的海域命名,是将东、西、南、北等地理方位词加于通名“海”之上。而艾儒略所说的“或以州域称”这一海域命名原则,则向来是欧洲的海域命名传统,在中国没有使用过,因此,中国古代的文献和地图中难以找到这类海域地名。在这一方面,位于朝鲜、韩国、日本、俄罗斯四国之间的今名为“日本海”的海域,由于今俄罗斯远东的黑龙江地区,历史上曾经长期属于中国或与中国保持密切的联系,在中国历史文献中留下关于日本海地名的资料,为人们提供了海域名称研究的很好的个案。

在后汉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历史文献对日本海尚无专门称谓,在确定国家与地区方位时仅仅使用“大海”“海”等泛称,表明中原人民对此海缺少了解。唐武则天圣历元年(698),粟末靺鞨在东北建立起较大的区域性政权渤海国,立国达二百余年时间,被称为海东盛国,与中原地区保持较为频繁的来往,因此,中国载籍中有关日本海的记载开始增多。虽然《旧唐书》中《高丽传》《新罗传》《日本传》,与《新唐书》中《黑水靺鞨传》《高丽传》,在提到日本海海域时仍用“大海”“海”等泛称,但《新唐书》的《渤海传》《流鬼传》,以及《唐会要》《通典》等载籍,在提到日本海部分海域时都使用了专称:今日本海极西、靠近今朝鲜东北部一带的海域为“南海”,日本海的南部海域为“大海”,而包括鞑靼海峡在内的日本海的北部海域则是“少海”。此外,粟末靺鞨人又称日本海为渤海。到了辽、金、元、明、清时期,虽然某些时段的一些区域的人会称某些海域为“鲸海”和“南海”,但主要称为“东海”。清咸丰八年 (1858), 清朝将黑龙江以北的大片地区割让俄国;第二年,又将乌苏里江以东直至日本海西海岸的大片土地割让俄国。尽管如此,在此后的二十余年中,中国载籍仍沿袭旧称,称日本海为东海。

图1  1749年法国人所绘的地图

在西方,18世纪初年至19世纪初期这一百余年中,欧洲地理学界在今日本海域使用过多种地名,使用最多是带有“Corea”一词的海名,特别是“Sea of Corea ”和“Merde Corea”(见图1)。自18世纪90年代开始,带有“JAPAN”“JAPON”一词的海域名开始在欧洲地图上得到较多的使用;但直到19世纪二三十年代,仍有一些地图使用带有“Corea”一词的海名。而最早在地图上将今天的日本海海域标注为“日本海”的,并非出版于欧洲的世界地图,而是明末来到中国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于明万历三十年(1602)在中国出版的汉字世界地图《万国坤舆全图》。该地图在问世后不久便流传到日本,对日本地理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日本海”一名在1602年已出现在利玛窦的《万国坤舆全图》中,但在利玛窦的故乡欧洲则迟至18世纪90年代,“日本海”这一地名才在地图上得到较多的使用。这一点足以表明,“日本海”一名并非利玛窦从欧洲带来,而是利玛窦将欧洲“或以州域称”命名海洋的方式用于东方海域的命名的结果。

还需指出的是,尽管近二百余年来的西方地图,大多按自己的海域命名原则,将中国东部的海域称为“南中国海”“东中国海”,但中国本土出版的地图,仍然一如既往地按照中国传统的海洋命名方式,标注“南海”“东海”。日本同样如此。虽然利玛窦的《万国坤舆全图》已将今天的日本海海域标注“日本海”地名,此地图不久便传到日本并产生较大影响,然而在此后二百年左右即19世纪以前出版的日本地图,仍然未在日本海海域标注地名;直到19世纪,日本地图才开始在这一海域标注“日本海”地名,但有的地图在这一海域的西部仍然标注“朝鲜海”。例如,日本地理学家高桥景保(たかはしかげやす,1785—1829)於1810年所绘的《新订万国全图》,在日本列岛以东的海域标注“大日本海”,而在今朝鲜半岛的东部海域(即今日本海的西部海域)则标注“朝鲜海”(见图2)。这一海域普遍使用“日本海”地名是在19世纪中叶。而在中国文献和地图中,大约到清光绪十年(1884)前后,即利玛窦《万国坤舆全图》出版二百八十年之后,才开始在地图上出现“日本海”这一专名,从而代替长期以来这一海域的专名“东海”(某些时期又称其南部为“南海”)。

图2  1810年高桥景保所绘的地图

明末来华的利玛窦、艾儒略等人在世界地图上按照中国传统,将中国置于世界中心,并按中国原则命名一批海域名称,以及“日本海”一名未被中国、日本、朝鲜采纳,均表明这些传教士带来的世界地理知识的一些内容,尤其是对海域的命名方式,并未对中国知识分子的知识体系有多少影响,反而使利玛窦在某些方面不得不接受东方的做法。有学者认为,利玛窦去世之后,他绘制的世界地图在中国就被打入冷宫,日后鲜被引用。联系到海域地名,可以认为这一说法确有根据。


综上所述,以中国为中心,对周边的海域(乃至大湖的水域),按照东、西、南、北的方位加上“海”字,是中国古代命名海域地名的基本方法。从对中国边缘海域的命名,到对中国以外的海域的命名,大多采用这样的方法。按照这样方法命名的中国边缘海域名称,凡最后命名者,从古代一直使用到今天。而西方“或以州域称”,即按所属或靠近的国家或地区命名海域的方法,则是西方的传统。自利玛窦《万国坤舆全图》出版以后,“或以州域称”的海域命名开始传到东方,但在此后的二百年左右时间里,按照这种方法命名的海域地名尚未被中国、日本等东方国家所接受。就以“日本海”这一海洋地名为例,直到19世纪中叶,西方的船队大批出现在东方以后,日本、中国等东方国家才开始较多使用“日本海”这一地名。即使这样,西方的海域命名方式仍未对东方的海域命名产生实质性影响。


编者注:该文发表于《南国学术》2016年第2期第191—197页,为方便手机阅读,微信版删除了注释,如果您想引用原文,请到“中国历史文化中心”网站点击“南国学术”后,下载PDF版。网址是:

https://cchc.fah.um.edu.mo/south-china-quarterly/


 昨日回顾:南开大学孟伟教授的文章《走出全球文化互动的困境:对“后殖民主义”文化批判的反思》


 明日预告:南洋理工大学王贞平教授的文章《口头沟通:隋唐时期亚洲外交的多个侧面》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