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影迷”嘴里说来说去的“长镜头”,究竟是什么?

吴泽源 Terry 环球银幕 2019-06-14

相信很多朋友看影评、电影推荐,或者跟身边一些阅片量丰富的朋友聊天的时候,偶尔就会听到或看到“长镜头”这个概念。


“长镜头”,在一些时候的确是进阶影迷最爱拿来炫耀的资本,对长镜头的意识,或许就是区分影迷与普通观众的界限。



那么,“长镜头”究竟是什么呢?


今天就用一篇文章的时间,给还不太懂的朋友讲清楚,今后在和朋友们聊天的时候,可以不用不好意思了。


话说,当我们在看电影时,我们在看什么?是画面,是故事,还是电影人用画面和声音说故事的方式?


其实,大多数观众都停留在看故事的层面,但故事永远都不只是故事,它还暗含着情感与思想。


《幻之光》的长镜头


优秀的电影人,与优秀的作家一样,非常懂得用精心设计的电影修辞方式,来引导你的情感,影响你的所思所想。


“长镜头”,就是电影修辞方式的一种。


所以,若想把一部电影看通透,我们就有必要像初学者一样,重新学习电影的句法,重新熟悉电影人所惯用的叙事与修辞工具:长镜头、蒙太奇、闪回、特写、慢动作、摄影机运动,等等。


我们需要了解其含义,和它们各自起到的叙事与修辞作用。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明白电影想要告诉我们什么,从而辨别出不同电影在艺术与主题表达方面是否高明,是否坦诚,并对电影的价值作出更成熟的判断。


长镜头的“长”,指的其实就是单一镜头从开机点到关机点之间的时间距离。


史上最早的两部电影《工厂大门》和《火车进站》,就是两个未经剪切的长镜头,虽然它们的导演卢米埃尔兄弟,当时还不一定知道这个概念。


《工厂大门》


《火车进站》


不过对当今的观众来说,长镜头的概念已经无处不在了。


它甚至在近几年里越来越多地成为一部电影的卖点。


比如,《爱乐之城》开场一气呵成的长镜头。



《王牌特工》脸叔在教堂百人斩的长镜头(从第38秒开始)。



单单知道长镜头是什么,对我们来说还不够,我们也应当知道它是怎样发展到今天的。


长镜头在电影史上起起落落,电影起始于它,却在格里菲斯等人的影响下,走向了多镜头组接的蒙太奇构成方式。


然而,到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时,长镜头开始成为电影人的一种主观选择。


在此阶段,摄影镜头的采光度有了突破,这使得电影人越来越愿意采用深焦长镜头,同时呈现画面前景与后景处发生的事情。


长镜头体现着电影人的现实主义美学观:像《偷自行车的人》和《战火》这样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希望按照现实原貌来呈现一个完整世界,而不是用过多的剪辑来切碎世界,和操纵观众的注意力。


随着电影语言的日渐多元化,长镜头在上世纪后半叶并未占据统治地位。


然而在数码影像取代胶片影像,电脑特效取代光学特效的新世纪,长镜头再次卷土重来,因为镜头的长短,已不再被胶片长度和空间屏障这样的物理局限所约束。


长镜头的重新流行,也与电子游戏式的第一人称美学,以及VR时代对浸入式体验的强调有关。


2014年的《鸟人》和2015年的德国电影《维多利亚》,都是具有“一镜到底”效果的电影,它们都强调着令观众身临其境的体验感。


那么,作为一种修辞方式,长镜头究竟想表达什么?


其实它并不存在一个固定含义,它能容纳的意义是多样的。


长镜头可以用上帝视角,表现出片中某个场景的全貌,如《历劫佳人》中的美墨边界,和《杀死比尔》中的青叶屋酒馆。


《杀死比尔》的长镜头


它可以用贴近第一人称的视角,表现出片中人物或惊奇或焦躁的情绪,如《好家伙》当中,两位主人公通过旁门进入夜总会的长镜头。


它可以在第三人称与第一人称视角之间来回转换,同时体现出史诗式的宏大气魄,和小人物的无奈与悲怆(《赎罪》中的敦刻尔克海滩长镜头)。


《赎罪》的5分钟长镜头


它也可以展现一种现实与梦幻交织、过去与未来同在的奇幻世界观,譬如《路边野餐》里的四十分钟长镜头,和《遁入虚无》中已死主人公的“灵魂出窍“长镜头。


而在侯孝贤与是枝裕和的早期电影中(《悲情城市》、《幻之光》),它所表明的,则是一种东方式的“静观”态度。


不过在很多时候,长镜头想表达的只是一种孩童般的情绪:“看我厉害不厉害!我连这都能做到!”我们都知道,长镜头的诸多拍摄环节如果出一个差错,整个镜头就都要重来。


而许多长镜头的镜头轨迹,更是如魔术一般让我们惊叹:我们至今猜不出《我是古巴》里的摄影机,是怎样从一座高楼“飞”到另一座高楼;也猜不到《职业:记者》中的摄影机,是怎样穿过那两节只有十多厘米宽的栏杆。


这些效果,在电脑特效时代都可以轻易做到(例如《谜一样的双眼》的电脑拼接长镜头),于是当代影人只好挖空心思把镜头做长,比如德国盗抢电影《维多利亚》,就是一个时长近140分钟的长镜头。


不过也别忘了,在《历劫佳人》中拍出过影史最佳长镜头之一的导演奥逊·威尔斯曾说:“电影里往往有些镜头,大家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导演在刻意拍一个‘了不起的镜头’,但真正了不起的镜头,其实应该再稍微含蓄点。”


所以,正如大师所言,长镜头并不是越长越好。如果它除了炫技之外无话可说,那么它也只是在做无用功。




微信号

world-screen


及时发布热点影事

有态度的原创影评

贴心的观影指南

与微信用户实时有奖互动




2019年第6期《环球银幕》

快速购买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