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五十章 送君千里(上)

虎皮妈的夜航船 奴隶社会 2019-06-15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1883 篇文章

题图:来自网络。

作者:虎皮妈,作家,编剧,加州律师,出版小说集《人间故事》。本文来自:虎皮妈的夜航船(ID: hupima)。

虽然程悦欣不愿意承认,但张思禹回家后,生活的淤泥被疏通了,日子重新流淌了起来。张思禹白天在家刷题,准备面试,和以前的同事朋友社交找工作机会,晚上程悦欣带着安安回家,就吃上了热腾腾的饭。厕所一直“滋滋”叫的灯泡换过了,汽车里一直莫名其妙亮起来的指示灯修好了,雨水管道清理了几遍,终于今年雨季不会担心再漏雨了。程悦欣回想起了他俩刚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张思禹也是这样包揽着一切,她却只道是寻常。

 

对安安更是。因为这两年的错过,张思禹恨不得把所有的温柔耐心都加倍补偿。最初两天,安安对张思禹还有些陌生,两人只是常规的积木拼图绘本。一周以后,两个人开始弓着身在后院拿手电筒照蜗牛,沙发上警察坏人击中倒下再起来几十遍,张思禹甚至把游乐场买回来的“光之剑”改造了,安安一按,除了五颜六色的射光外,还有张思禹张牙舞爪的声音 — 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安安喜欢那把剑,睡觉时候抱着,还带到学校去给同学看。

 

“我爸爸做的!”安安由衷自豪。

 

婚姻到底是什么呢?程悦欣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恋爱的时候,婚姻当然是一个因为爱情而一生一世的庄严承诺,容不得一点点背叛和杂质。但现在,程悦欣的感悟似乎又有一些不同。她走进过生活,自己扛过生活的重担,突然对别人的付出有了一点感激和体谅。“恋爱容易,婚姻不易”,女明星的这八个字,她从前是不能理解的。

 

“你要是过得了自己这关,就原谅禹哥吧,”郝会会劝她。

 

“就是呀,”冯品芝在旁边帮腔,“现在你把他回收一下,以后他还敢跟你凶啊?不是你要他怎么样他怎么样!你争口气,跟他离婚,好呀,离呀。离完之后你还找吗?再找一个,找得到像张思禹这么肯做的啊?你再找个后爹,对安安会像亲爹那么好的啊?”

 

郝会会看了她一眼:“大妈,你跟我不是这么说的。”她认识了一个开川菜店的老板,对方人品忠厚,追求得也殷勤,但就是似乎跟国内的前妻还藕断丝连,也在申请把国内的女儿移民出来。郝会会很烦恼,被冯品芝骂:“谈恋爱就谈恋爱好了,你想那么多干嘛?女人离婚了么就是寻开心的呀,还没寻开心就先想怎么再被套牢,脑子不转弯的!”

 

郝会会喃喃:“你自己说的,离婚了随便找,怎么开心怎么来。”

 

冯品芝把鸡毛掸子往壁炉上一敲:“你跟她一样啊?你那个前夫,你再找还能找到比他差的啊?”胡金柱股市赔光身价,又被离婚,消息辗转传到冯品芝耳朵里,她拍着腿笑了三天。碍于 Emma 和 Wendy ,她不能大笑,只能躲起来偷偷笑,憋得太厉害了胃胀气,还去中医那里针灸调理了一下。

 

程悦欣承认冯品芝说得有道理,但是,婚姻也并不仅仅是利弊得失。有一天哄完安安睡觉,程悦欣下楼,发现张思禹准备了另一波烛光晚餐。

 

张思禹问:“你记不记得,9 年前的今天,我飞回国向你求婚的?”

 

不是没有一点感动的,但音乐再浪漫,烛光再摇曳,当张思禹靠过来的那一刻,程悦欣还是本能地退闪了。所有的委屈、伤害、信任的坍塌,依旧历历在目。

 

张思禹眼神黯然:“我知道你还需要更多时间。”

 

程悦欣说:“要不我们去看看婚姻咨询师吧。”

 

一人一块小提板,要列出对方的五个优点;一人一本小本子,回家作业,写出婚姻里对方为你做过最让你感动的十件事。

 

这种治疗时而有用,两个人当着第三方面,开始回忆起婚姻里那些曾经真实存在过的美好点滴;但程悦欣时而怀疑这样的治疗毫无效果,每当她回忆起自己如何被抛弃在冰冷的泥潭里然后一点点挣扎时,似乎早就痊愈的伤口总要被重新撕开。

 

“关键问题是,重塑信任是需要时间的,也需要意愿和努力。”治疗师说。

 

你有没有这个意愿呢?程悦欣问自己。

 

8 月的时候,20 几个团体一起再上 Sacramento 抗议AB 1726,顺便向州长办公室递交了万人请愿书。“扫街女王”程悦欣当然功不可没,她一个人搜集了 800 多个签名。

 

其中十几个签名来历略显曲折。一个周末带安安在公园玩,忽然见到了 Chris,两个小孩兴高采烈玩到了一起,剩下程悦欣和张旭隔空对视。程悦欣向张旭点了点头,张旭想了想,也向程悦欣点了点头。两人都有些尴尬。程悦欣只好没话找话地开始说 AB 1726,没想到张旭知道,还表示是他们公号的粉丝。程悦欣一激动,就拿了请愿书出来让张旭签,张旭不但自己签了,还带去公司让十几个同事一起签。

 

于是程悦欣带着张思禹一起去对门,送了一盒水果。张旭和邝弘回访,带了一盒巧克力。张思禹和邝弘聊起来,原来张思禹新公司的经理,是邝弘之前那个公司的同事。会谈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结束。

 

去州政府递交请愿书的那天,程悦欣回家已经超过了 10 点,精疲力竭。没料到安安还没有睡。安安兴奋地说:“妈妈,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原来程悦欣她们拉横幅的画面上了新闻。“还滚动了两次!”张思禹兴奋地给程悦欣看他当时用手机拍下的新闻画面。

 

那天哄完安安睡觉,程悦欣刷了刷手机。发现张思禹的朋友圈里,破天荒地发了她拉着横幅的截屏。文字只有四个字 — “为你骄傲。”

 

程悦欣忽然有点想哭。不管这是张思禹的策略还是真心话,这都是张思禹为她说过最动人的情话了。从“我养你一辈子”到“为你骄傲”,中间千山万水,程悦欣想,自己到底是怎样走过来的呢?有时候以为迷路了,有时候以为一定出不来了,但停停走走,走走停停,竟然也到了今天这里。

 

胡金柱再次回到硅谷,也是 2016 年的 8 月。他眯起眼在旧金山机场外看了很久的蓝天,忽然想起上次回来时,自己还是堂堂教授,携着小娇妻,指点江山,是何等的畅快得意。但今时不同往日。

 

他这次是来出差的,公司想找几个美国院校谈合作,第一站就把胡金柱派到了曾经做博士后的地方。胡金柱被强平一年,总算跟周蔚打完了漫长的离婚官司。胡金柱变成了穷光蛋,本来以为共同财产部分没有任何可争议的地方,主要是孩子的抚养权归属。没料到恰恰相反。

 

抚养权按照常规,离婚后两个孩子双方各一。胡家只认孙子,而周家觉得带着女儿再嫁更容易,双方迅速达成了一致。

 

但没想到共同财产还有得争。对方律师开始掰扯他在公司的期权。

 

“期权的获得是在双方婚姻存续期内,因此期权理应作为共同财产处理。虽然公司还没有上市,现在期权的价格为零,但价值潜力是巨大的。”

 

这场婚,离得胡金柱伤筋动骨。有时上班前,胡金柱看看镜子里的人,都会觉得有一种陌生 — 这个已经开始谢顶的小老头是谁呢?他都四十五了,眼看是奔五的年纪了。重回硅谷的蓝天下,胡金柱想,他好久没见郝会会了。Emma 和 Wendy 都多高了?郝会会是怎么跟两个女儿说他这个从来不出现的父亲的呢?

 

出差经费有限,胡金柱去宾馆安顿好后,直接去中国超市吃盒饭当午餐。排队的时候看到收银处有卖饼干,于是就买了两盒。小孩应该都爱吃饼干吧?

 

胡金柱坐在熟食部吃干炒牛河的时候,心里在感叹,美国就是这点好。十几年了,超市开在这,还是开在这;牛河是这个味道,还是这个味道。不像国内,每年轰轰烈烈那么多网红店涌出来,到了第二年,还能找到在营业的就寥寥无几。一茬一茬都是新的,永远都是新的,新得叫人心慌。胡金柱抬眼看了一眼墙 — 你看,连地产经纪的海报也是十几年如一日。一个描眉画眼的女人,穿一个乌鸦黑西装,笑起来露出白牙,背后一幢两层的房子。用最简单的 Word 排版,某某经纪,您置业的最佳顾问。

 

胡金柱撇撇嘴,刚想低头继续吃面,忽然愣了一下。他抬起头再看眼前这张海报,那个描煤画眼的女人笑吟吟地俯视着他,仿佛在说,打这个电话找我,我办公室在这里,Maggie Hao。胡金柱一下子站了起来,拿着一次性筷子的手在抖。

 

郝会会上周末做了一个 open house,今天是收 offer 的截止期。硅谷房市依旧火爆,她一口气收了 9 个 offer,跟卖家沟通了一下午,再和对方几个经纪人打心理战来回 counter,最终给卖家拿下了一个比他心理价位高 3 万块的 offer。郝会会心里很高兴,趁下班前去公司晃一圈,向 Kyla 汇报战绩。

 

郝会会越来越能干,Kyla 已经不需要再指点她什么了,因此这样的汇报通常就是走个过场,非常之快。但今天郝会会汇报完,Kyla 却面色犹疑。

 

“有问题么?我做错什么了?”郝会会开始忐忑。

 

Kyla 开口:"今天下午有个人来办公室找你,一个中国男人。前台的 Leo 说你不在,那个人很失望。我看着他,觉得他很面熟,终于被我想起来,Emma 有他的眼睛。"

 

郝会会坐直了身体:"后来呢?他人呢?"

 

“后来我邀请他到我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我们聊了一会儿天,"Kyla 继续说,“他问我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告诉他,你过得很好,你是我这里最好的经纪,我在考虑是不是要把你升成合伙人。”

 

郝会会惊讶地看着 Kyla,她没料到 Kyla 会这样帮她说话。她以为她和 Kyla 的友情没有办法在商业现实中继续,她以为她和 Kyla 现在只是员工和雇主的关系。此刻,她的心被巨大的感激充满。

 

Kyla 继续说:“但我也告诉他,你得到今天的一切不容易。我看着你怎么样从最绝望的地方爬出来,我看着你成长,我看着你开始有了自信。我告诉他,我不希望这一切再被一个混蛋毁掉。我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似乎是听懂了,然后就走了。”

 

郝会会站起来:“他走了?他去哪里了?”从来只是辗转地听到胡金柱的近况,但大家为了她着想,从来都只是挑一小部分讲给她听。但她其实很想知道他的消息,她也想让他知道自己的消息。

 

你知道么,我现在听得懂很多英文了,连英文合同都会签了。你知道么,老罗说我眼睛毒,装修的时候绝对在我眼皮底下做不了手脚。你知道么,Emma 开始练弹钢琴了,弹不好的时候就哭。我哪懂这些啊,只好跟她说不想弹就不弹,但她还不愿意,说自己要坚持,不能那么容易就放弃……

 

那么多年,郝会会存了很多很多话,想讲给胡金柱听。她也很想知道,胡金柱是像以前一样嫌她唠叨,说一句“别烦我”;还是会像他跟别人说话那样,津津有味地听,然后好声好气地回答。

 

“他有没有说他去哪了?”郝会会再次向Kyla确认。

 

Kyla 摇摇头:“他没有说。但我觉得你见不到他,对你是件好事情。”

 

郝会会像没头苍蝇一样冲出 Kyla 的办公室,Kyla 在她身后喊:“Hao,我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  END  -

推荐阅读 


喜欢读小说的朋友们,我们每个周六早上定时为你送上一篇小说连载,今天是《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五十章 送君千里(上),后台回复“硅谷是个什么谷”即可看到所有更新章节。


硅谷是个什么谷丨第四十九章 兜兜转转


读之前的小说《此岸》、《遇见》、《狂流》和《三万英尺》,请关注奴隶社会以后查看菜单。

你读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看经典热文,点击菜单。


有感悟想和大家分享,

给邮箱 nlsh88@163.com 投稿吧。


欢迎转发分享;对话框输入“转载”即可了解授权详情;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微信外的平台。

喜欢吗?期待你点“在看”支持 ↘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