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驰在黑夜中的归程

2014-01-27 芳楠 心理FM

心理FM
微信号:yixinlifm
心情不好的时候听听心理FM

 

紧张了两个星期,期末考终于结束了。原本人满为患,一座难求的图书馆变得安静空旷起来,书库里除了整理书籍的几个管理员之外,就剩下几个和我一样,想带几本书回家看的学生了。我住的宿舍在校外,回到宿舍,少了人声鼎沸的画面,还真有些不习惯。大部分人已经踏上回家的路,而我车票订的晚,所以走得迟,不过还有一位舍友陪着我,也不至于太凄凉。到了晚上,许多宿舍都没有开灯,原本明亮的宿舍楼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萧索不已。突然间体会到什么叫人去楼空。


不过,这一切的场景都暗示我,就要回家了。


上了大学,我才真正离开过家。我一直觉得我不算恋家,但是每当临近期末,我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掐着回家的日子。这种心情,我相信大家都是一样的吧。说到回家,就不得不提春运。去年寒假回家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春运。去年因为动作慢,只剩下火车票。上了火车我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买票,车厢里的脏乱差凭我的语言系统根本无法描述。太挤了!我拿着行李千辛万苦花了半个小时只挪动了几米,终于到了我的座位,我请占座的人挪开,才发现我的座位底下竟然有位农民工大叔,呼噜声挺大。


恶心的空气,孩子的哭闹,满桌的垃圾,满地爬的人……这就是春运


在车厢里,无论什么姿势都难受,更睡不着。我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风景,祈祷火车的提速。旁边坐着一位大妈,凌乱的头发和粗糙的手是我对她唯一的印象。也许是看到了我那张臭脸,她主动和我聊天:“小伙子,是大学生吧”我挪了下身子,百无聊赖的回答,“是”。大妈笑起来“我就说嘛,这打扮肯定是大学生,和我们不一样,春运就是这样,人肯定多,忍忍就过去啦”我苦笑……突然一阵非主流的电话铃声响起,是吉祥三宝。大妈接起电话,突然声调高了几度:“是贝贝呀,想不想妈妈呀,妈妈就快到家啦,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只要你听话,年年给你带。”具体还说了什么我忘了,不过质朴简单的语言却让我感到一种亲情的温暖,一股暖流流遍全身,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我明白,在小时候我也听过类似的话。


等她挂断电话,我突然有了聊天的兴致,我问大妈,“你儿子呀”大妈兴奋的笑着:“嘿嘿,我女儿,5年级,可闹心啦。一年没见,估计又长高了,过年的新衣服我还买了大一号的。”“是啊,现在小孩长得快,阿姨啊,你女儿才5年级啊,按你的年龄来推算,应该和我差不多大才对啊”大妈不好意思的说道:“偷偷给你说,我是还有个大儿子,是和你差不多大,这个女儿是偷着生下来的。”我笑了笑,说:“有男有女,挺好的。”


回家的人,想家的人,目光里有种隐隐约约的期待和虔诚。就这样,我和大妈一路聊天,时间过得快了很多。我从她的话中体会到生活的不容易,很多人外出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一年只能和家人团聚一次,每次只能一起呆几天时间,相聚又马上变成了分离。我环顾四周,看着狼狈不堪的所有人。不论刮风下雨,不论天涯海角,背上行囊,忍受着艰苦的条件和环境,大家千辛万苦回一趟家,为了什么?只为心中的那份牵挂,只为情系你我的那份亲情,只为回家。一整年的烦恼,一整年的委屈,所有的压力、不愉快,所有相思之苦,在到家的那一刻,都将淹没在浓浓的亲情里。而回家的路,是幸福的。


今年,我可以买动车票回家,也可以坐大巴回家,几个小时的车程而已。可我依然选择火车,似乎火车上的那种气氛,能带给我不一样的东西,我说不清楚。或许回家的路越艰难,到家的感觉,越弥足珍贵吧。现在录节目的时间是晚上10点47分。就在此时此刻,火车 载着多少归乡的游子,飞驰在的黑夜中。


如果你喜欢这期节目,可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有声版 

阅读原文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心理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