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工作70小时的“苦命派”自白

Autumn QT 奴隶社会 2019-06-19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1887 篇文章

Photo by Tim Gouw on Unsplash.

作者:Autumn,现居北京,六岁女孩的妈妈,七年麦肯锡咨询,四年互联网运营,目前创业中。天秤座 AB 型血的纠结星人,主写职场与情场的选择题。出版书籍《是谁出的题这么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本文来自:清醒贪心记(ID:qtnotes)。

前不久,我麦肯锡的前老板发表了一篇《如何在 996 的大环境下保命保家?》,阅读量逼近 10 万。


要命的是,她拿我举例,说麦肯锡里也分“苦命派”和“保命派”,而我是苦命派的领军人物。证据是,麦府群里有人忆起,曾经天天凌晨 2 点下班,苦不堪言;而我一脸震惊地质问,“啊?当时 2 点能算苦吗?”


我这个“苦命派”反面人物形象,算是被盖章了。


人到中年,我旗帜鲜明地反对 996,旗帜鲜明地支持保命保家;但是“苦命派”也想辩白一下:每周工作七八十小时的习惯,是如何炼成的?回首来路,何得何失?


/ 01 /

苦命派到底有多苦?


记忆的闸门一打开,无数“苦命”片段争先恐后涌了出来,简直高下难分。我拣两个说说吧。


十多年前,有一次我独自去西北地区考察冶炼厂。行程如下:


Day 1:宁夏银川、石嘴山;

Day 2:内蒙古乌海(紧邻宁夏);

Day 3:山西太原、交城;

Day 4:山西大同,当晚回京,第二天飞上海。


问题来了,我怎么从乌海到太原呢?火车和飞机都没有直达,转乘班次太少,我结束一天工作后赶不上。


当时我不知怎么就满腔热血地想出了一个方案,从乌海连夜开车到太原,大概 800 多公里。我心想,时速100 公里,傍晚 5 点出发,凌晨就到了,啥也不耽误。


在银川雇了一辆车,姓米的司机说,来回 1600 多公里,他一个人开不了,得带上他哥。于是,那天傍晚,我就跟着“大米叔叔”和“小米叔叔”两位司机出发了。


▲ Photo by Dan Gold on Unsplash.


事实证明,我的地理、数学、常识都不大好。


这段路在陕西境内并非高速,然后,在深夜的黄土高原上,我遭遇了传说中的中国运煤通道大塞车。


盘山公路上,一眼望不到头的重型卡车,沿着陇海线,奔赴秦皇岛,蔚为壮观。运煤停人不停车,每辆车高高的驾驶楼里坐着三四个司机轮流睡觉,我们的小夏利在车队中显得特别渺小。


从凌晨 1 点到凌晨 5 点,我们一共挪了 100 公里,天亮以后,终于开进了太原城。领导和客户拍板,把太原、交城、大同的行程依次推后半天,让我上午睡觉。


到底是年轻啊,我下午太原,晚上补画 PPT,第二天一早先去交城,再赴大同,晚上开回北京,还能跑去五道口的雕刻时光,和朋友们兴高采烈地喝了一杯,早上再飞上海,进公司开总结会。


事后想来,二十来岁刚刚工作的女生,单独跟着两个陌生男性司机,通宵开过八百公里,途径荒山野岭,其实有点危险 — 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为在三天里跑完五六个城市,看完十几家冶炼厂,好像不太值得。


(事实上,大米和小米叔叔很好。他们很快发现,这趟路的难度超过想象,但也没有怨言,这份钱也是赚得辛苦。)


回忆起那夜,最难以忘怀的是,山风清冽,繁星璀璨。


▲ Photo by Cam Adams on Unsplash.


又有一年春天,此前好几个项目连续挺苦,我出现了白细胞低。幼时得过免疫系统疾病,所以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血液指标差。


我颤颤巍巍地跟领导说了,因为项目中途换人,很添麻烦。领导们非常爽气地说,当然是身体重要。


我就足足休了三周,吃吃睡睡,指标回升,白白胖胖地回到了项目上。


周三要跟客户 CFO 过一个巨大的模型,我周一接手,先把思路理顺,估摸着做完需要 5 步。可是到周二傍晚,才完成 1.5 步,而我们还在集体从香港亚太总部开回广州中国区总部的路上。


晚上 10 点,到达酒店,我带着另一个刚进公司不久的分析师进屋,麻利地换上运动衣裤,让酒店送 1 壶绿茶、2 杯橙汁、2 块蛋糕、2 个苹果,准备通宵。


早晨 9:00 发出模型,9:30 领导们去跟 CFO 开会了,我俩倒头大睡。


这事儿照理就翻篇儿了,谁还没有熬个通宵的时候。


但是,那天晚上我跟那个分析师说了一段话,我说时语气平淡,小女孩儿也平静点头。后来我才听说,她被我吓坏了,那段话传出去,领导跑来跟我说,“以后万万不可”。


我那天晚上跟她说的是,


“我觉得有点儿不舒服,可能会晕倒,万一晕倒了,你别慌,保持冷静,给酒店前台打电话,让他们处理”。


哈哈哈哈。现在看看,是有点吓人。


我这样说,是因为这个陪我做模型的小朋友,是大学刚刚毕业的香港女孩儿,感觉一脸单纯,不谙世事,普通话也不大好,我怕她慌了手脚。


年轻时无畏。正经睡了三周,觉得又林黛玉似地说不舒服,过意不去。等我再添几岁,就知道真晕过去的话,这个代价又何必呢?让父母和老板情何以堪呢?


▲ Photo by Paul Gilmore on Unsplash.


/ 02 /

苦命派的改变


这些年我也不是没有改变。


举个最近的例子吧。上周要给一个国外的客户讲讲,在中国开展某个业务需要哪些证照手续。我下午打了一圈电话,心里有数了,跟团队里一个小朋友说,“你这么这么写”。


晚上我收到 PPT,小朋友把七八项手续写得清清楚楚。


但是,凭着多年训练的本能,我知道还可以加工一番。譬如:


  • 将每项手续的描述拆解,分成几列,对应什么法规、如何拿到、难度怎样、自己做还是外包做;

  • 可以做个时间表,每项需时多久,谁先谁后、哪些可以平行推进;

  • 应该调整一下顺序,“color-coding”(涂点颜色)一下,突出重点……


我思想斗争了一分钟,决定不改,判断为此少睡一两小时,不值得。


此事还在十分早期,客户决心未下,这些内容不过是说,第一,“事情相当复杂,不可低估”,第二,“却也并非无从着手,我知道怎么做”。


达到目的即可,不用锦上添花。


年轻时只会加分,不惜时不惜力地往上堆砌,加到加无可加。“二八法则”我曾以为是皇帝新衣般的存在,用以敷衍天真地问出“如何平衡工作生活”的新人。


现在知道,减分才见功力。一味用劲,我很娴熟;取舍判断,我还在练。


▲ Photo by Samuel Zeller on Unsplash.


/ 03 /

苦命派如何养成


那么,苦命派究竟是如何养成的?


能让人苦命投入的工作,大约需要意义、快感、氛围、激励这四个要素,至少其中几项。


意义


上个月我闺蜜的父亲要做心脏手术,年纪大了,有个小零件老化,需要替换。我自然关心几句,然后发现,这个手术只是微创,风险不高,换完十几二十年无碍。


而十多年前,这项技术还在临床审批期间,我就在项目上写过它要进入中国和印度市场的商业计划书 — 市场多大,定价多少,怎么进入医院,怎么进入医保,等等。


当时,这个手术需要开胸、全麻,老年病人风险很高,通常选择弃疗;微创手术成熟以后,换完继续开开心心生活。


人类的技术一寸一寸前进,或许你正在见证和参与,虽然不过是画画 PPT、做做 Excel。


还有一次,一群白白壮壮的瑞典客户来公司开会,启动中国战略项目。项目上的德国老板起身,先一下拉开窗帘。


会议室正对央视大楼的建设工地,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深坑,无数台起重机绵延到天边。


老板说,“这就是中国”。


窗外生机勃勃的场面,彷佛在说,这轰轰烈烈的盛世,贵司难道想要错过?


年轻的我们,站在那窗前,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


 Photo by Andrey Larin on Unsplash.


快感


快感来源多样。一团乱麻般的信息,抽丝剥茧理出来,这种快感类似于收纳控整理房间。


在出炉不久、触手尚温的巨幅钢板前,坐着独木舟进入热带的香蕉园……这种快感类似于收看《舌尖上的中国》,见识到一个不同的世界,和其中辛苦劳作的、可敬的人们。


五六个人深夜脑暴,都很能说,个个精神奕奕,个个滔滔不绝,突然思路就打开了,事情就明朗了,这种快感可能类似于华山论剑。


等等等等。


氛围


研三时,我有个同学已经在咨询公司实习,每天 10 点下班,从国贸匆匆赶回北大宿舍。


当时觉得“这怎么受得了”,然而半年多后一进公司,立刻开始天天 12 点,居然很快就完全习惯。


我和另一个投资银行的师妹同住,投行的标配是每天凌晨 2 点,一周 6 天;于是觉得自己每天 12 点,一周 5 天,已经很好。


周围的人全都这样,“保命派”们至少也伪装得很好,反正我没怎么发现。一起打过硬仗的人,往往感情挺好。一天十几小时绑在一起,自然会苦中作乐,锻造出同仇敌忾的友谊来。这许多友谊,支撑我走过后面很多高低起伏,直到今天。


▲ Photo by Javier Allegue Barros on Unsplash.


激励


激励未必是钱,有真金白银的升职加薪,也有感到自己步步成长、未来可期的希望,还有口头的肯定、正式的评估、专业的培训、更多的空间……


第一年加薪时,我和同办公室的女孩儿看到数字超出预期,两人兴奋地抱在一起蹦啊跳啊。我和她多年不再联络,回想起那个画面,还是心生几分温馨。


被人养了多年,忐忑走出校园,突然发现这双手也能创造点市场认可的价值,有朝一日也能照拂别人,多么欢欣。


……


时至今日,我们蝇营狗苟,依然是在追求一份有意义、有快感、有伙伴、有回报的工作。完美的工作难得,若能满足几项,也值得珍惜。


当然,能当“苦命派”最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没小孩。


每天 12 点关机,1 点多睡,房子租在公司附近,8 点多起,9 点多到,睡得并不算少。从不做饭,每周洗一次衣服,打扫一次房间,周末还能看书写作健身逛街看电影见朋友。


然后,小孩改变了一切。


平衡、兼顾、取舍,这些热门关键词的出现,全都是因为生活突然有了“工作”和“小孩”这两个完全无法平衡、兼顾、取舍的主题。


▲ Photo by Minnie Zhou on Unsplash.


/ 04 /

尾声:生活百味,都值得品尝


回想年轻时心无旁骛的职场生涯,有许多自己觉得不聪明、不建议的“苦命”状态。可是再来一次,这样的路恐怕还是要走一遍。


我刚进入互联网创业公司时,有过一次短暂而激烈的争论,其他当事人或许都不记得了,但对我影响深远。


那一天,在一块白板的两端,左边是腾讯出身的开发、腾讯出身的产品经理,右边是咨询出身的我、500 强快消公司出身的品牌经理,两边各执一词、相持不下。


左边认为,可以基于常识先做一版产品上线,直接看看数据结果,送点红包寻求用户反馈。


右边觉得,怎么可以这样“草率”,难道不应该充分市场调研,focus group(焦点小组)反馈几版设计吗?


那时,我只知道一种方式,我只认为这种方式正确。


那一天,双方估算推演了一遍,我吃惊地发现,两边所花费的时间、人力、金钱,竟然是几乎一样的。左边会影响部分用户体验,可以小额补偿,用户甚至有参与感,得到的数据比起调研假想中的产品,远为真实可靠。


我学会了“有损服务”这个词儿,我领略了另一种方式,而这曾经于我是不可想象的。就像我不知道,有一天比用力更难的题是,如何不用全力。


所以,年轻的小伙伴们,无论你是,


在闲得发慌还是苦得摧残的公司里,

在勇敢试错还是三思后行的文化中,

被“舍命狂奔”还是“保命保家”洗过脑,


经历一些不同的方式与文化,还是挺好的。


人生百味,酸甜苦辣,跋山涉水地尝一尝,然后我们才能找到自己适合与喜欢的方式。


我不是故意苦命的,我只是功力未够,曾经被更强大的力量裹挟。这力量给过我快乐、成长、友谊种种,虽然不是没有代价的。


我在继续向前。



写在后面:


你在职场中是“苦命派”还是“保命派”?女性在职场中能否真正做到工作生活平衡?


在去年的「老友记」中,我和一诺、马曳作为三个职场妈妈曾讨论到这些问题。


我觉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没有坚实的物质条件做支撑时,任何时候女性都不应该牺牲自己的工作。一诺也鼓励女性在面对家庭与事业的取舍时,要勇于做自己,即使在男权社会也要活出一定的姿态。马曳则告诫我们应去寻找自己婚姻的平衡点,不要被外界许多人的影响而失去判断能力。


下面是诺友们对直播的感触,想看完整对谈视频的朋友,扫码即可观看 : )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 诺友们对本次对谈的分享截图。


▲ 扫码付费 9.9 元可看本次直播回放。


如果你也被这个问题困扰,也正在“苦命”地盘旋在家庭和工作中,欢迎加入「诺言」社区一起成长。


这里有一诺亲自打造的诺言课程帮助大家构建知识体系和提升学习能力;有作者们的直播帮你调剂亲密关系和缓解职场焦虑;更有读书群、聚会、参展等线上线下活动来让你找到志同道合的诺友,一起分享职场点滴,交流人生感悟,在“保命保家”的路上不再孤单。扫我的邀请卡加入可减免 50 元。


▲  进诺言,扫码减免50。

-  END  -

推荐阅读

后台回复“秋天”,即可看到作者的文章合集。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诺言,一诺把看到的世界讲给你听。


你读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看经典热文,点击菜单。


有感悟想和大家分享,

给邮箱 nlsh88@163.com 投稿吧。


欢迎转发分享;对话框输入“转载”即可了解授权详情;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微信外的平台。

喜欢吗?期待你点“在看”支持 ↘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