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试图去唤醒愚蠢的人

朋霍费尔 欧拉数学荟 2019-06-21
荟思

近年来,愚蠢正在教育领域迅速扩散和流行。诚如朋霍费尔所言,愚蠢是一个社会学问题,是一个道德上的缺陷。在这个具体案例中,教育资源的构建和分配方式,成了愚蠢流行的最好的催化剂。

那么道德缺陷又是怎样体现呢?

一方面,无论是学校、培训机构还是家长,眼里都只有自己能看得到的短期利益,并且为了争夺这些利益不惜损害别人的利益,甚至只要自己的损失比别人小,就感到高兴。

另一方面,几乎没有人愿意认真思考和讨论教育,因而也就很少人懂教育,而且大多数人对教育是处于“文盲”的级别。这种无知的状态,使得他们在具体问题的处理上表现得非常“无畏”。哪怕是一点蝇头小利,他们也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现在只要稍微关注一下教育动态,就不难感受到其中的疯狂。但不要忘了,有一句名言已经流传了很长时间:“上帝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对于善来说,愚蠢是比恶意更加危险的敌人。

你可以抵抗恶意,你可以揭下它的面具,或者凭借力量来防止它。恶意总是包含着毁灭它自己的种子,因为它总是使人有不舒服甚至更糟糕的感觉。

然而愚蠢根本无法防卫。要反对愚蠢,抵抗和力量都无济于事。愚蠢根本不服从理性。假如事实与一己的偏见相左,那就不相信事实;假如那些事实无法否认,那就干脆把它们作为例外推开。

所以同恶棍相比,蠢人总是自鸣得意。而且他很容易变成危险,因为要使他挥拳攻击,那是易如反掌的。所以,应付愚蠢者要比对付恶意加倍小心。我们不要再三地努力同蠢人论理,因为那样既无用而又危险。

如果要恰当地对待愚蠢,认识它的本来面目是非常必要的。可以确定的是,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智力上的缺陷。让人惊讶的是,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会产生一种现象,即有些人智力超群,但却是蠢人,而有些人智力低下,但并非愚人。

我们得到的结论是:愚蠢是后天形成的,而不是天生的;愚蠢是在某些环境中形成的——在这种环境里,人们把自己转变成蠢人,或者允许别人把自己转变成蠢人。

我们还进一步注意到,比起不善交际或独处的人,在选择或注定要群居和相互交往的个人或团体当中,愚蠢要普遍得多。由此看来,愚蠢是一个社会学问题,而不是一个心理学问题。它是历史环境作用于人的一种特殊形式,是特定的外部因素的一种心理副产品。

如果更进一步地观察,就会发现任何暴力革命,不论是政治革命还是宗教革命,都似乎在大量的人群当中制造了大量的愚蠢。事实上,这几乎成了心理学和社会学的一项规律。一方的力量,需要另一方的愚蠢。这并不是人的某种天生能力(例如理智上的能力)遭到了阻碍或破坏。正相反,是这一类力量的高涨已变得如此可怕,以至于它剥夺了人的独立判断,人们放弃了(或多或少是无意识地放弃了)自己来评价新的事态的努力。

蠢人可能常常十分顽固,但我们切不可因此而误认为他很有独立性。人们或多或少会感到,尤其是在和蠢人交谈时会感觉到,简直不可能和他本人谈话,不可能和他进行推心置腹的交谈。和他谈话时,你面对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连串标语口号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有力地控制着他。他已被他人作祟,他的眼已遭蒙蔽,他的人性已被利用、被损坏。

一旦这些愚蠢的人交出了自己的意志,变成了纯粹的工具,他们就能做出任何罪大恶极的事情,而他却始终不可能了解这些事情是怎样的罪恶。此时,有一种恶魔般地扭曲人性的危险,会对人们造成无可补救的损害。

然而,正是这样的表现使我们意识到,蠢人不可能靠教育来拯救。他所需要的是救赎,此外别无他法。迄今为止,用理性论证去说服他的企图丝毫没有作用。在这种事态中,我们可以完全明白,为什么试图去发现“人民”真的在想什么是徒劳无益的,为什么这样做对有责任感地思考和行动的人来说也完全多余。正如圣经所言:“对上帝的畏惧,就是智慧的开端。”换言之,治疗愚蠢的唯一办法,是灵性上的救赎,因为唯有这样,才能使一个人像上帝眼中负责任的人那样生活。

不过,在关于人的愚蠢的这些思考中,也有一点聊以自慰之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大多数人在所有的环境中都是愚蠢的。在很长的时期里制造愚蠢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的统治者是希望从人们的愚蠢之中,而不是从人们的独立判断和敏锐思考之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本文节选自:迪特里希·朋霍费尔《狱中书简》。

迪特里希·朋霍费尔(Dietrich Bonhoeffer,1906年2月4日—1945年4月9日),德国神学家。24岁就担任柏林大学讲师,才华横溢的自由主义者。作品有:《伦理学》,《追随基督》,《团契生活》,《反抗与投降》,《狱中书简》等。

朋霍费尔热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他有着敏锐的分析判断能力,希特勒和纳粹党一上台,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国家、德意志民族和整个欧洲文化以及人类文明都将受到致命威胁,因为他从希特勒戈培尔们的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狂热宣传中嗅到了人间地狱的血腥味。他为了参加在德国的反对纳粹主义运动,反对纳粹党对德国的独裁统治和希特勒发动的对外侵略战争,放弃了在美国的永久居留权,于1939年返回德国,1942年又再次放弃在瑞典避难的机会,义无反顾的回德国参加秘密反纳粹运动,1943年3月被捕。

1945年4月9日,第三帝国的末日已进入了倒计时,在德国佛罗森堡集中营里,朋霍费尔被纳粹党徒以颠覆国家罪送上绞架,殉难时年仅39岁;同一时间,他的哥哥和妹夫等亲属,也分别在柏林和萨克森豪森集中营被盖世太保处决。

《狱中书简》由朋霍费尔的好友埃伯哈特·贝特格在他遇难后整理出版,收录朋霍费尔在狱中写给亲友的书信、诗歌和杂感断简。其中既有他对一生所学与所思的深沉回忆,也有他与父母朋友之间感情真挚的通信。如果说他以前的创作多是他神学思想的记录,那么《狱中书简》更像是他脱去神学家外衣之后更真实的自我表达。




相 关 文 章

《狂人日记》发表百年,今日彷如百年前

穷人家的“富二代”,何以谈成功?

从一碗面折射出的教养观

多一点重视品格培养,就少一些“熊孩子”出没

每位家长面前,都有一个“珍珑”棋局

杨林柯:当一个民族被驯化成“打工部落”



推送名家观点
反思教育理念
探讨教育问题
关注少儿数学教育
专业
欧拉数学荟
微信号: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联系邮箱:euler_math@qq.com


欧拉数学荟 关注数学教育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