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平珠:岁月沉浮之旧雨重逢(父亲与彭真的交往)

张平珠 太原道 2019-06-25

一、

 

家父张养田(又名张堉麟、章独)与彭真(傅懋恭、温卿)是原山西省立第一中学(现太原五中的前身)的同学,父亲在旧制中等科三十五班,彭真在三十四班。

 

1907年初春,父亲出生在山西省灵石县城内东枣园一个封建礼教家庭,我的祖父兄弟二人,祖父为弟。父亲是独生子,五岁时祖父即病逝,我的祖母二十五岁守寡,母子二人相依为命,直至一九四六年病逝。大祖父得子较晚,为人忠厚老实,是个讲道德、述仁义的道学先生,祖父临终前,曾跪求其照顾我父孤儿寡母。大祖父时在山西省财政厅任科员、会计等职,因在父亲幼年丧父之后两家就此一个男丁,是以关爱有加,早早便嘱咐家人将父亲送入私塾。

 

1918年7月父亲被大祖父接到太原,入第一师范附属小学上学。在高小毕业前武灵初先生担任了主任教员,武灵初先生是山西最早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之一,时值五四运动前夕,武先生给学生灌输新文化,向同学们宣传旧中国受列强和军阀资本家的压迫剥削,以致国弱民穷,岌岌可危,号召同学们立志救中国。在小学毕业那年武先生还特别令父亲做笔记、写文章,父亲受武先生的指导和教育,进步很快,而父亲擅长写作,又有激情,深得武先生器重。经过武先生两年多的教诲及切身体会,父亲对旧社会特别痛恨,内心里热血沸腾,怀抱参加革命之志向,积极参加了省城学界声援北京“五四”等的学生运动。

 

1922年父亲高小毕业升入太原省立第一中学,入学刚一个月,学校便闹起了学潮。父亲在此运动中,加之受到了武灵初的影响,满怀除旧革新的热情,全部的精力用在了闹学潮上。每天开会、出壁报、联系同学、到教育厅请愿,便成为日常活动内容。这期间父亲结识了比自己高二年级的贺昌(贺其颖)。父亲在和贺昌交往中两人志同道合,并深得贺昌的赏识,在其的引导下逐渐接受了马克思主义。192210月贺昌介绍父亲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同年1224日召开的青年团太原地委全体会议上,父亲被当选为团地委第二届执行委员会委员,此时他才15岁周岁,是太原团地委领导成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先后负责团地委学生运动部和宣传部工作。在这期间,他憧憬着苏联革命成功的美景和共产主义的理想,宣传革命、团结同学,在第一中学、进山中学、平民中学、国民师范发展介绍过很多同学加入团组织,其间也先后结识了王瀛,薄一波,张友渔等很多革命同志。1923年春,父亲与彭真、王瀛等接办了学校的进步社团“省立一中青年学会”,编辑出版《一中学生半月刊》,除报道一中学生动态、介绍新书刊外,还宣传革命真理,开设平民小学并担任教员,免费接纳贫苦人家子女入学,并附设成人夜校,向工人群众宣传革命道理,传播社会主义理论,力求找到与工人群众相结合的渠道。192355日父亲介绍彭真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5月,经高君宇等介绍,年仅17岁的父亲由团转党,与李毓棠、潘恩溥、侯士敏、张叔平等人编为中共太原小组,成为太原第一批中共党员中最年轻的成员。后经组织批准,还与李毓棠共同与彭真谈话通知他由团转党开始过党组织生活。(傅彦在《党史文汇》2004年第四期撰文:“我的父亲彭真忆入党前后”中,也详述了彭真同志在自传中对其入团、入党这一段情况的回忆。)在1925年前后,父亲几度担任太原团地委领导职务,在此期间与彭真既是同学又是战友,互相影响,并肩战斗,共同参加了当时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

 

父亲在这一系列的革命活动中,白天闹学潮,晚上经常是夜不归宿。彭真住在“平民小学”(即一中附小)内,对贫苦人家子女进行文化课的义务教育和阶级教育,后又增设了“成人夜校”(即平民夜校)组织工人进行学习,提高工人觉悟;父亲则住在“青年学会”内,占用学校的一间教室,在此专门开会、接头、召开团的会议,并刻写蜡板,油印团内刊物《青年旬刊》。这些秘密活动最终被大祖父发现,大祖父是父亲的经济来源,也是父亲和祖母的生活依靠,为了不能让这两家独有的一根苗再有任何闪失,大祖父严令父亲不得夜不归宿和参加组织学潮,迫令其回家,否则即断绝经济来源、逐出家门,同时威胁也将断绝祖母的生活来源。父亲被迫安分守己,专心读书,停止了所参与的秘密活动。1925年前后,父亲的挚友和同志贺昌、彭真先后被派往外地工作,调离太原。组织内其他同志也陆续离开太原。而父亲也迫于家庭的压力和其他原因,脱离了组织,居家安心读书,于1926年春起也不再担任共青团太原地委书记职务。

 

二、

 

1926年秋,父亲考入山西大学预科班,后考入山西大学法学院。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不甘落伍的父亲又再次参加了山西大学学生组织的抗日救亡社团,在社团中负责宣传部发动工作。19326月山西大学毕业后,由山西省教育厅长冀贡泉介绍其到汾阳河汾中学当了国文教员。

 

1935年9月父亲远赴日本,进入东京明治大学研修。“七七事变”回国后,受中学学友杜任之(中共地下党员)之邀去了临汾,先后担任第二战区民族革命大学教材课长、民族革命政治研究会委员、民族革命同志会计划委员会委员,后接任樊耕农担任了“革命生活社”编辑主任、山西大学兼职讲师和副教授、进山中学教师,一直在杜任之、赵宗复等中共地下党员同志的领导下工作。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蒋介石发动内战,加强了对国统区人民的镇压,1947年父亲在山西大学法学院任教时,杜任之院长召集教授会,研究决定以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为内容,宣布罢教,以抗议特务暴行,并指示学生代表发动学生罢课。此间父亲同陈超、成恒长等著名教授参加了这次运动。

 

新中国成立前夕,阎锡山加速了对进步力量的疯狂镇压,勒令进步刊物停刊,抓捕进步教授,此时杜任之的地下党员身份也被暴露,山西大学这时也因战事迁往北平。19487月,借送学生和季陶达教授上北平之际,父亲与杜任之一起带着我的二哥之铭来到武宿机场,同机离开太原飞赴北平,与先期赴北平的几批山西大学师生借住在北平东四七条的阎锡山公馆。此间,父亲随杜任之在北京华北文法学院做兼职副教授,后全家又搬到了宣武门外的“灵石会馆”。

 

三、

 

一次,已担任中共北平市委书记的彭真见到了昔日的校友杜任之,向他打听山西旧日的同学。当问到张堉麟时,杜任之说这个人不错,思想进步。彭真即详细询问父亲现住哪里、家庭情况等等,随后一天晚上彭真写了一封信,让秘书开着一辆吉普车找到灵石会馆。当时北京刚被接管,社会还不稳定,秘书晚上敲门呼叫着找张堉麟,院里人也不知道这个名字,这时在此寄居的进山中学(临时中学)的胡亚枢听到叫门即出去询问,来人告知是彭真同志派来找张堉麟的,父亲闻听后随即出来说我就是张堉麟,秘书说明来意,并拿出彭真写的信,父亲即随同去见了彭真同志。大约在凌晨时,彭真派车将父亲送回,回来后父亲很是兴奋,高兴地给家人讲见到了彭真的情形: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见了面,彭真询问了分别以后的情况,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并了解了我们家中的情况,父亲说:你现在不错嘛,责任很大呀。彭真同志鼓励他说,全国马上就要解放了,现在条件好了,咱们都好好工作,共同建设新中国吧,你现在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得知当时急需解决的是住房问题,随即就安排我们全家住到了西交民巷兵部洼96号北平市委宿舍,同一位当时在市委当炊事员的刘姓人家住在一个院子里。直到19507月我们全家要返晋时,又搬到东交民巷北京市委招待所暂住了数日。

 

此后又有几次都是在晚上,彭真把父亲接去谈思想、工作等。一日彭真携夫人张洁清到家中,母亲赶忙把已经睡熟了的孩子们叫起来,父亲说:都快起来见见,这就是你们的彭伯伯。彭真摸着孩子们的头说:好孩子,赶快睡觉吧。彭真给夫人张洁清介绍了自己中学的同学,还详细了解了家中经济状况和孩子较多的情况。得知我的大哥已参加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南下四川,其他孩子尚小,看到了家庭生活很困难。当时我还是个幼童,又正在生病,彭真当即吩咐秘书开车回去请来医生给我又看病又服药。后来母亲提起这件事来总是念念不忘,说彭真送的药真管用,给我服了药很快就见好了。彭真随后又安排了二哥去学徒(后到平原省工作),知大姐已出嫁,就欲让二姐到市委医院工作,因二姐才十几岁,年龄尚小,就说那就先上学吧,随后张洁清亲自将二姐安排到前门附近一所学校,后又转入石碑胡同小学。一次父亲带我的二姐去彭真处,恰逢彭真不在,市委秘书赵凡同志接待了他们,随后向彭真同志作了汇报。针对当时我们家里人口多,生活比较困难的情况,后来彭真同志还多次派人送粮食,药品,衣物等等,帮助解决我们家的生活问题。

 

彭真不仅在生活上关心父亲,还曾在百忙中还带父亲及其他朋友到颐和园听鹂馆一起交谈,并在昆明湖上边划船边谈论学习,工作,多是回顾大革命时期在太原一中时的活动并鼓励大家好好工作,建设新中国。一九四九年五月太原解放,山西大学奉令回迁。父亲与彭真的几次交谈中表示了想加深革命理论的学习,提高认识,响应组织号召,学习进步,改造思想的想法,彭真同志很高兴,即与华北大学教务长尹达同志联系,于一九四九年四月将父亲安排到了华北革命大学政治研究所第一期学习,因而未与山大师生同时回到太原。

 

彭真写给“华大”尹达同志的信

 

在“华大”政治研究所第一期学习毕业后,1950年一月彭真安排父亲到了北京市文教局任视导员。当时北平刚解放。公务员实行的是供给制,父亲养活着一大家人,月供的小米解决不了家庭的困难,且父亲在北京工作半年,生活各方面诸多不便,不如对太原熟悉,更不如对山西大学熟悉,最主要是若在山西大学当教授实行的是薪金制能解决经济困难,便于养活全家,也不用总依赖彭真同志接济了,于是经与已回到太原的杜任之联系介绍并征得彭真同意后,于一九五零年七月又回到山西大学任教,此后就再没有和彭真同志见过面。

 

文化革命前,当时我们家还在太原工学院家属区西南边小树林那里的平房宿舍住,我放学回家见到家里有客人来,断断续续听了几句,得知是北京市委的同志来外调,向父亲询问、了解彭真大革命时期在太原时的一些情况,当时父亲已经患脑溢血,半身不遂,言语也不清楚了,说了些什么,我也不记得了,但也就在那时,我才第一次知道了彭真还有个名字叫傅懋恭,大概这就是父亲与彭真最后一次的间接联系了。

 

也就在我还是上小学时,有一段时间生病,在家休息,没有上学去。趁家里大人们都不在的时候,淘气的我就钻到床底下,翻看了父亲的书和一些信件。当时看到的有彭真写给父亲的一些信件、北京市文教局委任父亲为视导员的委任书、父亲在报刊上发表的一些文章的剪辑,以及很多照片等等。在文化革命刚开始时,我正在太原工学院附中上学,赵宗复院长被迫害致死后,家里人很害怕,而且当时也针对父亲贴出了大字报,人心惶惶的。就在一天晚上悄悄地让人把那些东西都烧掉了。

 

我的三哥张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工作。由于张明从小喜爱画画,很有天赋,上初中时就在山西日报上发表过绘画作品,初中毕业后考入山西艺术学院中专部,毕业后又到北京继续深造,到北京上学时又拜李苦禅为师,并得吴作人、李可染、黄胄等大师指教,当时在北京画界也小有名气。张明由画识友加之有父亲年轻时的同学、故旧的关系,他与彭真、薄一波、张友渔都有过交往。彭真同志是个不忘旧情的人,不仅在解放初期在政治上,经济上帮助过父亲,对我们家人也一直很关心,父亲和彭真多年未联系,但彭真虽身居高位,对我们这些孩子也没有忘记。当得知张明在京因住房困难时,还特意指示秘书给他在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宿舍解决了住房。为此张明还特做了幅“雄鹰图”赠予彭真以示感激。

 

张明画给彭真的作品

 

时光流逝,故人已去。从父亲和彭真的交往中,我看到了彭真同志虽身居高位,但对老同学,老朋友不仅从政治上关心,从生活上也是无微不至的关怀,体现了这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的宽阔胸怀和对老朋友有情有义的真挚感情。回顾父亲与彭真同志的交往,挖掘、了解、认识父亲接受革命理论,参加革命组织的往事,了解父亲在山西革命历史上的足迹,更能激发我们和后辈继承遗志,继续革命的动力,更加热爱党,热爱祖国,激励我们更加努力地工作。

 

(本文原载《文史月刊》2015年11期,作者略作文字修改)


本文作者其它作品:

张平珠:岁月沉浮之青涩记忆

张平珠:岁月沉浮之走过文革

张平珠:岁月沉浮之熔炉锤炼

张平珠:岁月沉浮之征途发轫

张平珠:岁月沉浮之遇险脱险

张平珠:岁月沉浮之忙中偷闲

张平珠:岁月沉浮之福随我行

张平珠:岁月沉浮之遥念先君(张养田传略)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