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军:在焦化厂的青春岁月

梁建军 太原道 2019-06-25

1976年,我从农村插队回城分配到坐落在西山脚下的太原化肥厂焦化分厂。经过短暂的岗前培训就上岗了,岗位是炼焦车间炉门工,这与我心目中的工作差距很大。

焦化厂是采用机械化生产焦炭的,和传统的“土焦”比,质量好、产量大、污染低、利用率高。焦炭的原料是煤,自然一进厂区到处是黑,黑色而雄伟的焦炉,纵横交错的管道、耸立的上升管和轰隆隆在轨道上行走的漏煤车、拦焦车都是黑黢黢的。焦炉上常常烟雾缭绕,气味难闻。唯有庞大的推焦车漆成了灰色,算是唯一的亮色,这就是我的工作平台。当然,推焦车司机不是我,操作这庞然大物的推焦车司机是一位漂亮的姑娘白素英,20出头,另一位是与我同龄的小伙史富荣,开起车来真威风。

我和同时进厂的马锡崇、刘太保跟着推焦车做炉门工。就是焦煤通过漏煤车从炉顶把煤装入焦炉后,经过20小时左右的冶炼,就成了焦饼。这时,推焦车就把侧面的炉门打开,一声哨响,伸出十几米的长臂,轰轰隆隆的把7吨多重的焦饼推出去,通过拦焦车进入熄焦车。熄焦车载着红彤彤的焦山推入熄焦塔,冷水骤然泻下,蒸汽腾空而起。焦炭冷却变黑后,放入凉焦槽,运输带就把焦炭运去做化肥的原料了。同时,当推焦臂退出炽热的炉膛时,我们就披挂上阵了。

我们穿着劳动布工作衣,戴上披到肩上的劳动布防尘帽和有机玻璃面罩,脚穿翻毛皮鞋,手戴帆布手套,持2米长的铁杆扁铲,靠近上千度高温的炉膛,用扁铲将炉门框和炉门刀边上的焦油渣清理干净。而后协助推焦车把炉门关好,就算完成了任务。刚开始时动作慢,不一会手和臂烤得不能近前,面罩发软,贴在鼻子上烫的要命。师傅贾金贵比我还小一岁,没少教我们工作的窍门,我们才逐步熟练的掌握了操作要领。

那时交接班是很严格的,炉门冒烟着火,就交不了班。我们就用水打,泥糊,总之烟火具无为止。其实这是违规的,铁制炉门火烧后,会因骤然冷却而变形,但当时都那样操作,这样打火的工具很重要。一次,我们刚接班,蓦然看到丢失多日的打火“工具”铝饭盒,马锡崇高兴的一把拿起,边用手摸着,边望着我说:“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我顺口接着说,“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两人相视一笑,投入工作。

我们倒班工人是没有节假日的,就连中午吃饭也要倒着吃,必须按时出焦,超过时间,焦炭就会“过火”,品质就会降低。厂里的倒班食堂用卡车把饭菜送上来,工友们就会蜂拥而上,挤在前面的就有面条、馒头、发糕,有素菜、肉菜,凭粗细粮票菜票挑着买,条件好的还会花三四毛钱买个过油肉改善一下,那会让工友们羡慕不已。后面的可能就有啥吃啥了。

上夜班是一个令人发愁的差事,午夜一点上班。我们晚上11点就要在家吃完饭,结伴骑车向厂里出发,风雨无阻,漆黑的晋祠路上难见一人,夏日,晋祠路上柳树婆娑,风儿一吹沙沙作响,常常令人毛骨悚然。

还没到车间,就远远看到出焦的景象,火光冲天,烟雾缭绕,机声隆隆,一下就想到了“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的诗句,仿佛李白写的是出焦景象。班前会后,就接班工作。夜班炉门工分2组,每组2人,不上岗的就可小睡一会。厂里规定夜班不能睡觉,但约定俗成,不当班还是可以小睡的,当然最好不要让领导看见,彼此心照不宣。夏天睡的地方好找。冬日就要找一个暖和的地方,胆大的推一下车间办公室窗户,没插住,就把护栏撑一下,钻进去,把棉大衣往办公桌上一铺,就能美美睡一觉。我和马锡崇就在更衣室铁管焊成的长条凳上,两根铁管之间,铺一把竹子扫帚,垫一块砖,防尘帽一叠放在砖上,就是枕头,躺下后,棉大衣一盖,睡上一两个小时,也非常惬意。

炼焦工人自嘲为二等“煤黑子”,洗澡就成了必不可少的劳动保障。下班时拿上毛巾肥皂,池子里的水热乎乎的,早下岗的就泡个澡。年轻人有的是精力,洗澡也闲不住,调侃,嬉闹,打水仗,脏话、粗话也在所难免,话轻话重也不计较,开了心,解了乏就好。来的晚的,淋雨一冲,头上身上打些肥皂,冲干净,穿上秋衣裤,大衣一披就跑回更衣室,有时头发稍都会结上冰凌茬子。工作完成早的,还会把自己的自行车好好擦擦,直擦得车圈辐条都是亮的。班后会一结束,一个个光眉俊眼的小伙姑娘,说说笑笑骑上自行车一溜烟就出了厂门。

那时工作和环境是艰苦的,年轻人有份工作就知足,思想单纯,活着快活。几年后我调离了那个厂,多年后还常常梦里回到了焦化厂,穿着烤焦袖子的工作服,用长长的扁铲刮炉门。

前几年专门回焦炉看了一回,环境好了许多,看不见着火、冒烟,好像熄火一样安静。分厂也独立了,成了太化焦化厂,马锡崇已成长为副厂长。焦化厂还进行了扩建,煤气进入了千家万户。我与工友们还在焦炉前合影留念,现在因城建及环保,那里已拆迁了,照片更显格外珍贵。我虽然在那里仅仅工作了5年,却留下抹不去的记忆。


照片后排左三为史富荣、左四为贾金贵,后排右一至四是范晋春、梁建军、马锡崇、刘太保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推荐内容:

半个世纪的回忆——我与“太原市三五金厂”的故事

矿机的猪年诸事

6904,那是一首难忘的歌……

二四七厂故事引出的抗战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情系太原化工厂——苯酚之歌(二)

情系太原化工厂——苯酚之歌(一)

情系太原化工厂——千里走单骑

情系太原化工厂一一绕梁余音

太原铜厂记忆——我的国企生涯

山西机床厂旧事:开大会

荒唐年代的247厂,造成十余起自杀事件的“清查”运动

山西历史上的两座红色电厂

青年路上,那座消失的工厂

芦芽山里的那些三线兵工厂

回忆在三线厂里过春节的那些日子

1979年在工厂加班的特别春节

曾记否?太原化肥厂;似可期,太原798……

神头泉边,逝去的电力城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