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 | 梁建军:“龙口夺粮”麦收忙

梁建军 太原道 2019-06-26

1976年,我在当时太原南郊区的小店红寺村插队,有幸参加了“龙口夺粮”的夏收工作,至今,记忆犹新。夏收主要就是收割小麦,那时是南郊区的一项重要工作。当时粮食还是高度的计划经济,实行“统购统销”,“统购”就是通常说的“交公粮”。南郊区是太原市小麦的重要产区,小麦上缴国家的数量占到了全市任务的40%左右。


6月中旬,生产队就忙开了,晚饭后召开社员大会,传达区里的“三夏”会议精神,安排村里的麦收工作。麦子成熟正是进入汛期,那是和老天爷抢收成的日子。收割的慢,赶上下雨,那就惨了。轻则发芽,重则倒伏,遇上连阴雨,就可能颗粒无收,说“龙口夺粮”,那是一点不夸张。割麦子时间紧、任务重、天气热,是农活中的重头戏,素有“男怕割麦子,女怕坐月子”的说法,可见收割麦子的艰辛。为了抢收抢种,一天四出勤,中午不回村,晚上不歇工。做饭的、喂鸡的、养猪的、做粉条的后勤、副业人员都要抽出时间,抽出人员参加麦收工作。我在知青食堂工作,按照生产队的安排,充实到了麦收一线。



十来天,麦子像烤黄一样,熟了。微风一吹,麦浪滚滚,又是一个丰收年景,我们该上阵了。天刚泛白,扩音器就喊上了:社员同志们,社员同志们,割麦子的,割麦子的,下地了,下地了……,我拿上磨好的镰刀,踏着晨露出村了。


█ 2017年五月底,新绛宋温庄开始收麦,高新生拍摄


到了地里,每人3垄,割到地头,打了捆就完成任务。割麦时,茬要低,腰要弯,左手拢住麦子,右手挥镰,就“刺啦、刺啦”开割了,割下的麦子顺手一堆一堆放在空地上。尽管清晨凉爽,一会,额头上还是出汗了,腰又酸又困,好在一个多小时就割到了头,展展酸困的腰,返回来用麦秸当绳,再把麦子捆成一捆一捆的,便于车拉,任务完成了。


吃过早饭,继续下地割麦子。太阳升到半空,没有半丝的风,就和空中挂了一个火炉子一样,真想拿根长杆把它扒拉下来。戴着草帽,穿着长袖衣服,一会就闷热难耐,汗水洇湿了衣服,脸上脖子上的汗水不时“吧嗒、吧嗒”滴在田野里。穿上“二股筋”背心,被麦叶麦芒划出一道一道的红印,汗水一蛰,生疼。衣服穿也不对脱也不对。一会腰也酸臂也困,望着茫茫无际的麦田,对“男怕割麦子”有了切身体会。中午,食堂给我们送来了饭菜,在地头吃过午餐,稍事休息,继续割麦,直到太阳落山,我们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收工。


█ 夏县裴介镇在收麦,王飞航拍摄


那天的夜晚,月明星稀,晚饭后还要到场上打麦子,尽管路上蛙鸣虫叫,却无心欣赏这优美的田园夜色。到了打麦场,灯火通明,我们把麦秸从高高的麦垛抱到场上,摊开,驴、骡子拖着石碌碡碾压。麦粒从穗上脱落下来后,木杈把麦秸叉走,把麦粒倒入扇车漏斗,一个人飞快的转着扇把,风扇呼呼地叫着,吹去杂质,把麦粒装进口袋,扛到房顶或空地晾晒,干透了就可以入仓了。第二天要上工的到晚上11点多就收工,上夜班的就要干通宵了。


我们足足的干了十来天,夏收结束了。那年,麦子生长时风调雨顺,收获时滴雨未下,做到了丰产丰收,虽然夏收后我们黑了廋了,脖子胳膊手上划痕累累,但身体更健硕了,我们享受了收获。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 | 蝈蝈儿——写在夏至的日子里

山西忆旧 | 石磨悠悠

山西忆旧 | 那些年我们穿过的长筒丝袜

山西忆旧 | 郝守华:在神池矿业公司的岁月里

山西忆旧 | 周继环:成长的脚步

山西忆旧丨公交售票员的苦与乐

山西忆旧丨盐池担硝话当年

山西忆旧丨梁醒民:蒸汽机车上当司炉

山西忆旧丨日本风吕与车间澡堂

山西忆旧 | 郝守华:在温岭公社的岁月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难忘温岭中学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难忘神池南庄子村小学

山西忆旧丨梁建军:当年红寺村园田化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学生时代的勤工俭学劳动

山西忆旧丨饱餐曾是我的梦

山西忆旧丨梁建军:那个热闹的东岗粮库家属院

山西忆旧丨张健民:那年冬天有点冷

山西忆旧丨童年忆事

山西忆旧丨黑白电视机

山西忆旧 |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山西忆旧 | 小账单折射出计划经济的影子

山西忆旧 | 无爱婚姻的牺牲品——改梅姨

山西忆旧 | 绿皮火车漫忆

山西忆旧 | 远去了的豆腐皮儿香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假领子”

山西忆旧 | 攒粮票

山西忆旧 | 白衬衣与小衬领

山西忆旧 | 吃食堂的岁月

山西忆旧 | 绿皮车断想

山西忆旧 | 你说该哭还是该笑——那个年代的小幽默

山西忆旧 | 我的“飞鸽”

山西忆旧 | 打酸枣

山西忆旧 | 一双麻线实衲鞋底见证的患难真情

山西忆旧 | 家里有个小喇叭

山西忆旧 | “春荒”记忆

山西忆旧 | 趣说老家的乡村媒婆

山西忆旧 | 太原城坊街的那些花灯

山西忆旧 | 灯山庙前忆当年

山西忆旧 | 烧土记忆

山西忆旧 | 忆逝去的打麦场

山西忆旧 | 吃包皮面的时代记忆

山西忆旧 | 前所街住的“油罐罐”

山西忆旧 | 太钢六平房奶奶家的火炕

山西忆旧 | 煤场记忆

山西忆旧 | 那时结婚流行“36条腿”

山西忆旧 | 五坡支农记

山西忆旧 | 回味蒸汽机车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不堪回首的“六二压”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蛤蜊油

记忆中的棒棒油

山西忆旧 | 我所经历的的1960年压缩城市人口

山西忆旧 | 六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日宴,繁复的仪式至今难忘

山西忆旧 | 梦魂牵绕的老宅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菜窖

山西忆旧 | 难忘并州路上的那个地摊儿

山西忆旧 | 38年前的山西省三好学生夏令营

山西忆旧 | 五台大山里那个被洪水冲走的小山村

山西忆旧 | 剪不断的忻州情

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