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高考到底行不行?

Mr 阳光 量化精灵 2019-06-27


NO. 1|


一直以来,南京高考成绩被取笑惯了,经常被认定是江苏“倒数第一”。首先,我要说,这个判断带有情绪性,不符合事实与趋势。


但南京的高考成绩也确实不够好,因为在南京,聚集的精英或者说曾经高考很厉害的学霸父母太多——根据统计数据,南京人口的科学文化素质仅次于北京、上海。“六普”数据显示,南京市大学以上文化程度人口比重(26.11%)甚至超过一线城市。


因此,南京高考的成绩表现不如预期。甚至,南京的父母都很疑虑乃至于焦虑。主要疑问有两点:(1)父母当年南大东大,自家孩子现在连考上南师都几乎不可能了;(2)南京教育这么差,学区房怎么这么贵?


这两个问题,我可以回答。


第一条,首先是“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父母其实是被既已“筛选”出来的,比如毕业于南大或其他名校,是“分子”,而自己的孩子并未被“筛选”,是事实上的“分母”。中考,几乎筛掉一半的学生;而高考,江苏真实的一本率10%,985/211不过每一百人一两个而已。这就是残酷事实。


第二个问题,南京高考成绩不等于南京教育,这是两回事。南京学区房贵的本质在于“供需关系”,毕竟,学霸父母多,南京的体制家庭多,循规蹈矩、重视教育多。长达数十年存在此种情况,因此有一定合理性。其实,江苏各地,哪儿的学区房都贵!


言归正传,南京,在江苏省的教育地位如何?

NO. 2|


今天,我和李昊及其他“阳光城市频道”的微信群友一起群策群力制作了两张表,数据全部来自于官方报道及各学校的喜报。


第一张表,全省各城市的400分以上高分段人数学校统计(注:全省400分以上2150人,目前统计的各学校加起来是2105人,极为接近,45人的微差不影响判断与结果判断)。



第二张表,我们做了高分段的全省城市排名(这里提一下,根据喜报综合测算,“估算”了金陵中学、一中的总额是30人。另外,也“估算”了一下丹阳中学,计提35人。如有新数据则做后期更新)



江苏高考成绩高分段城市,三个明显梯队:


(1)南通、无锡


高分比例均超过1%,全省唯二的两座城市,但特点不同。南通的高分分布学校较为均衡,市区和各县级市都有名校;无锡非常分化,天一中学、省锡中绝对领先,一个是148人、一个是68人,而整个无锡不过297人,这两所学校就占了2/3。


(2)泰州、扬州、南京、常州、镇江、盐城、苏州、淮安


这个梯队的城市,高分比例在0.4%~1%之间。


泰州出乎意料,高分成绩排名全省第2;而南京当然也不是“倒数第一”,排名第5(更多尖子生留学或保送或自主招生录取的前提下)。其中,南师附中73人在全省排名第5;盐城的最大助力来自于盐城中学,89人排名全省所有中学第3。苏州的高考成绩其实远逊色于预期,毕竟江苏第一经济大市、人口大市,自古以来也是人才辈出,院士数量排名中国第1。


淮安位列第二梯队,淮阴中学112人,一家独大,其他学校相对一般。


(3)宿迁、连云港、徐州


高分比例低于0.4%。三个城市都位于苏北,高分段人数比例较低。宿迁的沭阳中学、宿迁中学表现突出。连云港则是新海中学与赣榆中学,2家承包了整个高分段生源。


NO. 3|


江苏高考高分段成绩,以城市论:


  • 南通、无锡、泰州、南京等城市,一超多强格局。

  • 扬州、常州比较均衡。

  • 盐城、淮安等,则是1个或2个超级中学。


以具体学校而论,江苏目前高分排名前5的超级中学包括:


无锡:天一中学;

淮安:淮阴中学;

盐城:盐城中学;

泰州:姜堰中学;

南通:海安中学。


除了无锡的天一中学位于苏南,其他4所都在苏中、苏北,言而言之俗称“县中模式”,但以硬考分数而言,“县中模式”在江苏完胜


总结:高考,依然是学习强度、效率与综合体系决胜,江苏的县中模式其实放在全国,都是一个个小的“衡水中学”(做到应试的极致)。


而南京的素质教育,美则美矣,后劲足但前提是,至少要先通关高考考上大学吧!


NO. 4|


单独论南京。


显然,与过去唉声叹气相比,南京的高考成绩还不错,全省第5,而且上升势头明显。


注意一点,除高考这个主流通道,还有保送、出国留学、竞赛和艺术生等通道。南京的优势就酣畅淋漓的体现出来了,全省垄断级优势,这一点也毋庸置疑。


(1)竞赛


2019年,南京获得国际国内奥林匹克奖牌数达222人次,奖牌总数、金牌总数均为全省第1。


(2)保送


南京通过保送被国内名校录取学生达152人,占全省98.7%,其中被C9高校联盟提前录取人数达71人,占全省97.2%。通过C9高校联盟自主招生资格审核和综合素质评价审核的南京学生近150人,在全省占比近20%,全省居前列。


2019年,江苏保送清华北大的学生共31名,其中,29人是南京学生。并且,26人是南外学生。


今年,在全国自主招生名额减半的情况下,南师附中共有277人次通过自主招生初审

1532人次通过综合评价初审,名列全省第1。


(3)出国留学


南京全市被斯坦福、耶鲁、剑桥、普林斯顿、帝国理工学院等世界名校录取人数已达1590多人,分布美、英、加、德、法、日、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占全省70%以上。


众所周知,南京与其他城市不同点在于,残酷的小升初,全市顶级牛娃疯狂追捧南外,而绝大多数南外学生的最终路径都是出国,2019年整个南外参加高考的仅17人——某种意义上,南外的辉煌,也掩盖了南京高考成绩的整体平庸。


▲ 中国留美人数城市排 名,南京仅次于京沪


综合以上,可以得出一个公允结论


(1)南京的高考成绩排名全省第二梯队,第5左右;

(2)保送、竞赛、出国留学、艺术生等通道,则全省垄断优势领先。


NO. 5|


为什么,南京的教育格局与路径如此奇葩?


与经济一样,南京的首位度不高。也不能说是南京不行,而是江苏其他城市都很行,都不差。因为,江苏是一个非常均衡的城市。


经济上均衡;

教育上,也均衡。


南京拥有堪比北京、上海的高校资源。但又不像直辖市北京、上海那样拥有名额倾斜等优势。高考,是省内的战争。


南京,相对素质化教育;

其他城市,县中模式主导,应试性很强。


高考是硬碰硬的应试,显然,南京劣势突出。而且这么多年疏于应试,恐怕每个中学的高考研究体系也能力一般了。



这里,我总结三点:



(1)“变态”的南京教育:“耦合效率”低


准确的说,与“县中模式”对比,南京很素质化,准确的说,校内非常素质化。早早就放学,全面素质。


然而,早早放学,校内“减负”,就真的减负了吗?


很显然在南京,培训机构大行其道,若想在学习方面提优补差,往往花费巨量资金去校外培训。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龄段的课外培训是南京人常态。目前越来越严格的“均衡教育”政策倾向,南京校内仅提供基础款教育,而把增值教育留给了广大校外的培训市场。

而在县中,教育培训市场很小,几乎不存在。即便有,也是个别老师偶尔出于人情进行小范围的补课。县城村镇,根本不具备像南京这样的规模化培训需求,无法实现规模化的商业收益。

最重要的原因是县中本身的学习模式就是从早到晚,几乎没有课外学习的时间,也没有必要性。在北京、上海、南京和其他一些大城市,受限于教育的素质化政策,学生校内学习的强度和时间远不如县中。这种现象的弊端在于,学校教育体系的重要性被严重削弱。甚至,因为公办校的绩效考核、长官意志、教学边缘化、考试机制变化、激励制度等因素,导致老师普遍吃大锅饭,学生也无心恋战。


导致一个结果:要想有好的成绩,功夫全在课外培训辅导——如前所述,县中模式下,校内就是一切,一切都在校内,一站式解决所有问题。


因此,我提一个概念,校内校外的“耦合效率”。


县中除了应试的时间与强度优势之外,还具备一体化效率。这简直是一定的。


在南京,教育=校内教育+校外教育。南京的家长与孩子,疲劳奔波,时间浪费在路上,更何况校内教育和校外培训的“耦合效率”是一个大问题,对父母的资源能力与见识提出了很高要求,即深度了解孩子的学习、个性情况,来匹配适合进度与强度的课外培训,匹配得对,有利于学习;匹配得不对,事倍功半。


而这点,县中教育=校内教育,根本不存在什么“耦合效率”,同一个老师,同一个班级,全面、深度的互相了解。


其实,南京的家长与孩子,也很辛苦,但因为“耦合效率”低,辛苦得很不划算


(2)南京的教育格局,哪个阶层有优势?哪个阶层“吃亏”?


高考硬考的分数一般,全省中流;出国留学、保送、艺术通道等渠道特别有优势。这就是南京的教育路径与格局。


  • 哪个阶层有优势?


显然,江苏/南京大大小小的权贵家庭及占据资源分配的优势群体。因为,自家孩子可以充分的、自由的、美好的享受从小到大的名小、名初中、名高中或者直接点说,名小-南外-保送/留学的特殊路径模式。


对于这部分群体,不需要校内特别严苛于应试成绩,不需要太多刷题,也不需要校内补课、高强度的学习,这些时间都可以用在真正的精英化的素质教育上。这部分群体的孩子可以真正的进行素质化的全面成长,因为有底气、有通道。


在南京,官员和体制内高层拥有巨大优势,为什么很多女人找情人优先官员?


因为,内部资源通道多。


  • 哪个阶层“吃亏”?


显然,不是最底层。因为最底层,没有任何意识、意愿、动力、能力去做改变做教育的努力与资源叠加。


其实,吃亏的是南京最为广大的普通家庭。孩子成绩中等,家庭实力中等。这部分阶层重视教育,因为自己来到南京,成家立业买房,是教育改变了命运。有一定的收入、专业能力与积极向上的姿态。但这些又不能形成独特优势传承。


记住两个数据。


  • 中考,几乎一半的孩子无法升入普通高中,只能去读职中、中专等;

  • 高考,10%左右的真实一本率。985/211就更少了。微乎其微。


因此,在南京,中产阶层家庭的孩子,其实趋势上是指向出国的。如果无法上到国内的985/211或其他正规规范的大学,也没办法,出国是无奈的一条路径——因此,未来的出国留学市场极为庞大


我有几个朋友做出国留学咨询和海外移民置业,生意越来越火。


(3)把孩子送回县中?


有这样一个特点,还是以南通、南京为例。


  • 南京:小学很紧,初中中规中矩,高中比较松;

  • 南通:小学比较松,初中趋紧,高中非常紧。


我认为,以校内教育的强度而言,南京的节奏与最终的高考终极模式有点不匹配,小学抓得特别紧,到了高中素质化教育,强度、效率明显不如县中模式。而且,后者目标高考,研究高考,科研力对准的是应试,而南京则相对素质化的对标于成长,当然这也没错——但,对于普通家庭,有点奢侈。


事实上,过去很多年包括现在,把孩子送到县中,这也是南京家长的一种极为无奈的选择。反正,对于南京很多人而言,自己是县中模式的产品,孩子在南京出生、成长和上了小学,然后又送到老家接受教育,这是无奈,因此也是一种巧为应对。


回到父母的当年母校,有点搞笑。


NO. 6|


SO,以更高的社会进化格局来理解南京这么一个城市坐标,我去还原一个“新南京人”的典型路径:


出生:江苏农村

成长:村镇小学、初中

高中:质变点是考取县中

大学:在南京读大学

就业:留在南京

生活:娶妻生子


买房:先买江北或江北,再改善到主城或河西

买学区房:拉力琅芳银金南北游或其他二三线


子女成长:小学很紧,初中中规中矩,高中松

路径:考上南外、出国或保送;高考应试,失利或出国

就业:回南京通过父母关系找个稳定工作或到上海或留国外


过去的一代江苏人,除去京沪,很多学霸留在南京,而二代,除却少部分优势通道路径,大多数普通家庭的子女又很容易在教育层级上“降档”,除非家庭有足够的资源、收入与资产,来应付每年数十万的出国留学费用。


而这,恰好又吻合了南京房价很贵,南京普通家庭的资产也相当不错的现状格局。卖一套南京房,目前均价3万,户均面积90平,户均270万的房产闪闪照亮应试成绩一般的南京普通家庭孩子。


当然,比南京更郁闷的是苏州,考试考不过南通,保送、竞赛、留学又不如南京。


NO.7|


你要问我,在南京,小孩成绩不是特别出色,而且自家也不是资源“含赵量”足够,怎么办?


两个办法:


(1)父母提升能力


先楸自己,再楸孩子;积极向上、乐观生活,父母飞得有多高,孩子未来的空间就有多大。高考只是人生的中点,不是终点。说到底,社会利益逐渐固化的现在,父母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孩子未来的发展高度


(2)备好资产


在欧美,成绩如果不太好,又想上名校,有办法吗?很简单,成绩不行,金钱来凑。好的学校招两种孩子:一种是特别出色、有天赋、有能力的孩子;另一种是有钱有权家庭的孩子,为学校提供软硬件帮助。所以,父母准备好丰腴资产吧。特别是对南京家庭,出国留学资金。


当然,人生也不止高考一条路,但它是最宽的路。


通俗一点说,南京教育光鲜亮丽的一面被一小部分并不在意高考的优势家庭占据着,而它低迷的一面,却需要一大群亟需依靠高考来改变命运的普通家庭来承担着。


2017年南京的“文科状元上不了清华”,刺痛的,就是这群“弱势的大多数”。毕竟,教育不是给少数人走的窄通道。


  • 在南京,优异的高考成绩,或丰腴的留学资金,总要有一样!


县中刘强东,南外章泽天,都是成功!

人才高地的残酷竞争,北京家长的集体焦虑





点击上方关注我们





    

北京考大学很容易,似乎是13亿人的基本常识,而这也是促使全国精英前赴后继涌入北京,为了一纸北京户口打破头的重要原因


既然北京高考如此容易,为何北京家长要疯抢二十万一平的老破小学区房,为何海淀西城家长要为孩子每年投入一二十万的课外辅导费?他们是矫情还是有说不出的苦衷

 

本文将通过大量数据来揭晓北京基础教育围城的真相


首先,“北京考大学很容易”,这个论点有足够多的支撑理由,我们先来看一看,2016年每一个18岁北京户籍娃相比较全国平均水平的升学率优势情况:


学校类型

北京18岁户籍娃比全国18岁娃的升学优势

北大+清华

17

985

2.7

211

2.3

一本

3


但是,北京家长看到这张图的心情却是苦涩的——“为什么我没有感受到北京高考很容易?” “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疯了一样把大笔钱投入孩子教育,而宁可自己过着远不如三线居民轻松愉快的苦逼生活?

 

最近,我经常和身边的朋友们讨论这个话题,下面就将通过一段聊天对话来告诉大家,为何北京的家长们会如此焦虑:

 


聊天对象:

  • 笔者——塞冬

  • 笔者的朋友——小明”:北大硕士,29岁4年经验程序员,小孩1岁昌平回龙观小三居一套

 

塞冬上面的数字你也看到了,2016年,每个18岁的北京娃进入985的机会是全国平均的2.7倍,看上去北京高考很容易对吧

 

小明是容易啊,我搞北京户口不就为了以后高考么

 

塞冬好,我们先来算个帐——清华北大每年毕业差不多2万本硕博,去除掉本校直升的,再算上50%的留京率,每年北京留下六七千清华北大本硕博差不多吧?

 

小明差不多,我看新闻说清北留京率已经下降到50%

 

塞冬北京每年有六七百个清北本科名额,但是每年留京六七千清北毕业生,我们极端点算,哪怕清北世袭罔替,拒绝非清北毕业生的娃上清北,平均是不是也得10个清北留京毕业生的娃才能上一个清北?

 

小明不可能世袭罔替啊,谁规定的只能清北毕业生才能上清北

 

塞冬对,如果不世袭罔替,那留京清北毕业生的娃进清北的概率就更小了是吧?

 

小明是呀,但我的娃也不一定非要进清北,其他好大学不也可以么

 

塞冬我们再来算个账——每年全国985大学本硕博毕业30多万人,到北京工作的大约20%,也就是五六万(http://bbsnew.netbig.com/thread-2685545-1-1.html)。但北京每年的一本名额只有一万多个,也就是说,哪怕拒绝非985家长的娃考一本,那北京的985家长们,也得4个里面淘汰3个,才能让娃进一本

 

小明不一定非要在北京上学啊,在北京考外地好大学还是很容易的

 

塞冬我上面说的一本名额,可是包括了北京和外地的所有一本学校

 

小明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可怕。这么说吧,你看我是北大的硕士,我老婆也是211大学的,我们的娃考个外地的南开之类的,问题应该还是不大吧

 

塞冬我们先别说南开大学,小明,让你娃上太原理工,你接受么

 

小明太原理工?没听过

 

塞冬现在北京每年诞生15万个北京户口的娃,你有没有信心在这些同级家长里面,资产、收入、学历等综合排名前3万,也就是前20%

 

小明我就是个程序员,房子买在回龙观,排前top 20%恐怕有点困难,毕竟城里面那么多厉害家长

 

塞冬2016年,北京理科第1.1万名能上太原理工。你作为家长,排北京同级前3万都困难的话,你咋有信心让你娃成为top 1.1万?,要知道,和你竞争的,也都是些好大学的毕业生家长,他们许多都在城里有学区房,而你的房子可是在昌平

 

小明“…..你的意思是我作为一个北大硕士,我的娃太原理工都很难进得去,那这还咋搞?


塞冬别着急,还没完,如果我告诉你北京每年新增的985本硕博数量和北京的高中录取人数差不多,你咋想


小明你是说我的娃有可能考不上高中?


塞冬我的意思是,你先别想自己的娃能不能上清北,能不能上“外地的、比较容易的南开大学”。你的娃运气好点,能去太原理工;正常点的话,是考不上一本的;运气差点可能也就止步于职高了

 

小明你别吓我那我拼命20多年考上了北大、拿了个北京户口,有啥用啊?

 

塞冬你别慌,我还没说完,根据《2015年中国留学白皮书》,已经回国的180万海归中,41.6%在北京工作,而那些希望归国的海归中,计划在北京工作的是29.17%,也就是说,现在每年回国大概40多万海归,其中30%都计划在北京工作。

 

小明“……卧槽,还有这么多留京海归参与竞争...

 

塞冬是啊,现在每年美国top10大学的本硕博回京的我估计就有几百上千个,你也知道,北京的高校,甚至北京的知名中学,没有海外名校博士都很难进的

 

小明“…你别说了,给个解决方案吧…”

 

塞冬我不知道怎么解决,但你现在还觉得北京高考容易不

 

小明等等,你说的有问题。北京历来是牛人云集,又不是只有现在牛人多,为啥没觉得以前那么难考呢?

 

塞冬你对高考的映像是不是还停留在你高考的那会儿,也就是10多年前?

 

小明:是啊,我05年考的北大,那会儿北京的同学不都玩着玩着就考北大了么

 

塞冬你要知道,05年高考的娃,是85后出生的。那会儿,北京家长的主流还是学历不高的老北京,只有少量高学历新北京 80年代大学生很少,而且很难留京。1990年的时候,北京第四次人口普查,受过大专及以上教育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是9.3%”

 

小明:“现在呢?”

 

塞冬“2015年,北京常住人口中,本科学历的比例是18.1%,硕士的比例是4.5%”

 

小明增幅不是很多啊

 

塞冬中老年人口的学历是基本不变的,他们会长时间作为分母。而新增的本科硕士,基本都是育龄年轻人口,其中,生娃主力25-35岁的人口,对应的是05-15年留京的这波。在这10年里,北京本科学历人口乘以2.33倍,增加了近230万,研究生学历人口乘以3.45倍,增加了近70万——他们基本都是育龄年轻人

 


本科人口

研究生人口

2005

168.3万

28.1万

2015

393.8万

97万

变化率

  2.33倍

3.45倍


小明也就是说,最近10年北京的高学历人口暴增,导致了现在的问题?

 

塞冬是的,90年代末开始的大学扩招,在05-15产生了巨量毕业生,而全国的名校毕业生,大量选择在北京工作

 

小明你说的还是有问题,这些名校毕业生并不一定都有北京户口啊,他们的娃又不在北京高考

 

塞冬对,他们的娃有许多是不在北京高考的,但他们的娃会在北京上小学初中,他们会参与竞争北京的基础教育资源

 

小明也就是说,虽然小学中学竞争压力很大,但高考还是会比较轻松?

 

塞冬不一定,有能力拿到北京户口的毕业生,其平均水平又高了一截。前些年,北京的户口是相对宽松的,05-10年,平均每年从外地净迁入近12万京户,10-15年收紧了,平均每年也是净迁入近10万京户



户籍人口增量

自然净增

机械净增(外地户口净迁入)

05-10年

77.1万

18.1万

      59万

10-15年

87.4万

39.5万

47.9万

 

小明那确实不少,每年10-12万?

 

塞冬对,每年10-12万外地人获得北京户口,其中大多数都是高学历、高收入、高资产人群,但每年北京的一本名额只有1.5-2万人。也就是说,哪怕一本名额不给北京本地人,只给这些获得京户的新增外地精英,竞争也是非常惨烈的

 

小明那北京未来高考名额应该也会相应增加吧,你说的这些,zf也肯定看得到

 

塞冬政策是有很大惯性的,举个例子:1990年北京户籍出生人口14万,是1998年的2倍,但2008年北京有1.97万个一本,2016年有1.64万个,从历史上来看,京户小孩出生人数翻番,但一本指标却变化不大

 

小明你这么说,压力是挺大的……不过你说的还是有问题,你这是在假设龙生龙,凤生凤,985毕业生的娃就是智商高

 

塞冬不,我并没有假设985的娃智商高、就该上好大学。但是你要知道,知名大学毕业生是把上学和升学这条路打通了的,他们知道每一步的游戏规则和玩法,他们甚至能对未来的游戏规则产生重大影响——试想一下,现在每年进入北京高校的大量美国名校博士,他们的孩子,初中就能进实验室参加科研了,高中就能发SCI了。20年后知名高校的自主招生政策,就是由他们的父母来制定的,你觉得你能竞争得过他们的小孩吗?你选择了北京户口,就意味着你让小孩和每年已经通关的十来万高手玩家的小孩来竞争。

 

小明算了,你就说说我该怎么办吧,zf总不能看着我们这么苦逼坐视不管吧?

 

塞冬你别抱怨,现在全国人民对北京那么多招生指标已经很不满了,现在zf的目标可是要进一步缩减部属大学在本地招生,增加在中西部的招生

 

小明但北京NB家长那么多咋能和中西部比…”

 

塞冬你看,你还是在认同“龙生龙,凤生凤,好大学要世袭罔替”。我要是把北京家长的苦逼状态写篇文章发出去,全国99%的群众都会拍手称快,大家就乐意看你们这些精英之间相互碾压

 

小明算了,这北京户口有毛用,我还是送小孩回老家上学吧

 

塞冬确实是这样,北京每年留下全国50%的清北本硕博和20%985本硕博,但北京每年高考的时候,只提供全国10%的清北本科名额和全国2%985本科名额。北京每年留下的985本硕博,比北京高中招生人数还多就以你小明为例吧,你作为程序员,在北京的社会地位,和送快递的没啥两样,送快递的一个月也一万多。因此,你留在北京,和送快递的一样,小孩止步于职高才是常态,考上二本就算不错了。你回到老家,你的学历就是人上人,可以一路省会顶级单位、省会好房子、省会好学校,你的小孩仍然大概率考上好大学

 

小明“…你这么一说,我过去30年的拼搏人生就像是个笑话快别说了,让我静静…”

 

塞冬其实我们只是回到常态而已——我们十多岁准备高考的时候,那会儿大家的父母都是普遍学历不高的50后、60后。我们能考到北京的顶级大学,已经是一个奇迹。只怪北京的磁力太强,全国的80后、90后顶级大学毕业生都扎在北京,大家都想延续这个奇迹,都不想让子女跌落到常态,于是大家才这么痛苦。我们都平常心一点,以后哪怕小孩考个大专,出来去链家当中介,其实社会地位和收入都不比程序员差,你说是吧


===============


上文中的“小明”,是一位非常典型的85后留京家长,他们通过自己的奋斗,从小县城考上了中国最好的大学,拿到了北京户口,有一份收入还算不错的工作。他们的前30年可以算作“成功的典范”。他们对自己也有很强的信心,认为按照自己的努力和规划,可以在北京闯出一片天地、为下一代搭建一个更好的平台

 

但是,近年来发生的一切让他们有点懵逼了:他们和身边所有类似背景的人一样,毕业于北京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高学历人口留京潮,而他们的小孩,也将诞生于北京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出生人口高峰。他们正在主动或者被动卷入北京的学区房大战,他们发现身边的家长在用每个月1-2万的可怕高成本在培养下一代,他们发现自己努力了30年,生活质量却远不如老家三本毕业的小伙伴们

 

低质量的生活并不会压垮他们,和全天下每一个家长一样,支撑着他们继续前行而不倒下的,是让小孩在自己肩头上再往前进一步的朴素理想

 

但更为可怕的是,他们将来还会发现,哪怕自己最好的衣服是优衣库,哪怕自己年薪50万却只舍得买吉利帝豪,哪怕他们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娃,他们的娃仍然有可能考不上二本,这是作为985毕业生的他们难以接受的事实

 

正如一篇热文所说的——学区房不是全部,爱才是


本文想说的是:根据上面这些残酷的数字,大家其实没有必要十分纠结小孩在学习这条道路上是否能比自己走得更高更远,既然北京是牛人云集的土地,那么,即便小孩在学习道路上竞争失败,在这座城市,也依然有很多很好的出路。与其把资源投入到一个小概率而且低产出的独木桥,不如更多的和陪伴子女,发现子女真正适合的道路,把自己的高收入转化为他们在真正正确道路上的资源,可能会有更大的收获

 



更多信息,请加小号


河南惨在哪里?

河南最惨,是……



你能相信,进入新世纪后,在中国的地市级行政区里,居然还有人均GDP有年份不增反降的地方吗?而且需要事先声明的是,这可不是虚报被发现,而是统计局认真地承认了人均GDP下跌。

 

这种人均GDP在21世纪有过不增反降年份的城市,在河南就有三个——商丘、周口和驻马店。这三个地方,2003年人均GDP都低于2002年。

 

那么河南就那么惨吗?倒也不是,无论是全省还是其他城市人均GDP,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当地人很清楚,商丘、周口和驻马店属于河南省经济最落后的地区,其人均GDP别说远远落后于省会郑州,也常年落后于河南人均GDP。



商丘、周口、驻马店和信阳,在较为官方的说法中被合称为“黄淮地区”,而在民间有个更形象却不忍直视的称呼“豫东南塌陷区”,就是因为这一地区在河南省内经济是最不发达的。

 

还有一个指标,城镇化率,可以说明黄淮地区在河南省内相对不发达的地位。



从上图可以看出,2018年城镇化率,上面提到的周口、商丘、驻马店分列河南省内倒数前三位,分别只有42.82%、43.3%、44.1%;信阳比它们好些,但也只有47.55%,远落后于河南省整体51.71%的城镇化率。

 

然而长期以来,这一地区名声不显,甚至出了河南省就少有人知道这里,更别提知道这里的落后了。除了这里出过首富、女排名将,以及突然走红的面筋哥,外加可能会出现在少数地域黑的段子里,这里也就没什么存在感了。话又说回来,其实地域黑也没能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以至于往往把河南当成一个整体来黑。

 

事实上,虽然我们对河南这几年的发展看得真切,也一直很愿意为沉默却高速增长的河南说两句好话,但河南近年的进步,基本集中在最狭义的“中原”概念里,也就是洛-郑-开这一线。它们的能量,还不足以辐射省内的偏远地区,最吊车尾的就是这黄淮地区了。

 

然而这一地区常住人口其实共有2866.7万人,相当于近亿河南常住人口的将近三成,其他14个地级市人口加一起才占河南省七成。其中周口和商丘常住人口数仅次于郑州和南阳,位列省内第三和第四,信阳和驻马店常住人口数也超过600万人,位列省内第六和第七。



在人口大省河南,这里无疑是人口大区,光数人头的话这里在全国都是举足轻重的。这怎么就塌陷了呢?






农业影响工业发展



河南民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即河南发展不起来,一个原因是作为重要的产粮基地,河南要下大力气保证粮食产出,因此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发展受到一定的影响,甚至就连经济作物的种植也会受到影响。

 

以中国目前的农业技术和规模化水平,种粮成本很高,收益则低于世界先进水平。每年给出的粮食最低收购价也不过是在尽量不让农民亏本的基础上让他们多赚一点点,利润很薄。很多人羡慕农村户口家里有地,但以中国的人口密度,绝大多数人家里的地转让不上价(除非你在大城市的城中村)或者压根没多少地(一个人能分到几分地就不错了),回到村里作为小有产者也就是养活自己有余,赚大钱是不可能的。

 

而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哪怕是种植经济作物,其利润率也往往高于种粮食。种粮资本收益率低于社会平均利润率时,种粮大省相当于牺牲本地经济增长为全国人民提供粮食,这心里能不有怨气吗?

 

土地不能长着脚跑路(如果能的话,看了《河北,对不起》你大概清楚,河北省可能会跑得远一点),但人是活的。如果省内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发展不够快,提供不了太多的就业机会,他们自然会跑到其他省打工。

 

再加上河南人口本来就多,所以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河南省就是人口流动大省。中国人普遍对外省人并不那么信任,河南人又在流动人口中占了很大比例,无怪乎河南人成了地域歧视和地域黑的严重受害者。其实河南人也很委屈,若是自己家乡有好工作,又何必背井离乡呢?

 

粮食产出地保证粮食出产和经济发展的矛盾还是存在的,这个讨论起来较为复杂,如果您想看还麻烦您分享本文或点击文末的“好看”,我们可能会出后续文章。不过大体来说,河南经济发展确实有被产粮任务耽误的因素在。

 

论中国大陆省级行政区耕地面积,河南省2017年以811.2万公顷排在第三,仅次于黑龙江和内蒙古。可是黑龙江和内蒙古人口密度都没有河南大,人地紧张的关系并没有河南这么突出。

 


落到河南省内,耕地面积有不小的一部分是分布在黄淮地区的四个地级市的。黄淮地区耕地总面积占全省的近四成,比人口占比更高。满眼望去全是粮食耕地,连经济作物都少,这能富裕起来才是怪了。顺便说一句,河南另一个有着大量耕地面积的地级市南阳市,其主要农业区县经济发展也较为缓慢。



根据上文提到的黄淮地区四地市人口数量和城镇化率,我们可以计算得出,黄淮地区常住人口里有将近1600万人是农村人口。既然是常住人口,那么他们一年中大部分时间还是留在当地的,不可能跨市打工,这约1600万人会常年被束缚在土地上。

 

当然,上述估算很可能不精确,因为他们也可以选择在本市的企业打工,那么他们这样的机会多吗?






工业发展条件欠缺



相比河南其他地区,黄淮地区的人们想在自己家乡找一份第二或第三产业的工作是难一些的。

 

如果你对比黄淮地区四地市与河南全省、河南省会郑州市的产业结构,你会发现,黄淮地区普遍第一产业比重高,第二产业比重是不如河南总体水平高的(可能比郑州高是因为郑州第三产业较发达),第三产业比重更是不如河南总体水平,更不如郑州。



考虑到第一产业相对产值较低,黄淮地区这样高的第一产业比重,侧面展示了发展缓慢的原因。

 

可是工业和服务业也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发展起来的,它很考验自然禀赋,也需要日积月累。

 

论自然资源,河南省在全国范围内算不上是家里有矿的,为数不多的一点矿产资源还集中在中西部和山区。黄淮地区是河南东南部的大平原区,矿产资源很少。

 

同样是平原,如果沿海,容易对外开放,能更好地吸引外资并发展出口加工工业。一直被人看不起的苏北,就是这样闷声发大财,超越全国绝大部分地区的。可惜黄淮平原离海远得很,连条入海的大江都没有,作为工业腹地条件太差了。

 

陆上交通也指望不上。当地的交通枢纽远在郑州,能辐射中原城市群就已经很给力了,对黄淮地区的带动作用还差点功夫。

 

站在决策层视角看,黄淮唯有土地还算肥沃,水系在北方来说也比较发达,适合务农。

 

也别说市场经济时代了,就在计划经济时代,海运还没有那么重要,工业布局是按照中央及划定的,黄淮地区的产业就已经不太妙了。比如苏联当年援建的156个工业项目,河南省有10个,看上去不少,可都分布在郑州、焦作、洛阳、平顶山、三门峡。这些地方要么有政治资源,要么有自然资源,更有资格得到工业项目,黄淮地区一个都没捞到。后来搞三线建设,安全第一位,工业项目布局更倾向于山区,黄淮都区多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还是老老实实种地吧。

 

等到改革开放以后,黄淮地区离海较远,最初没办法发展出口加工工业,产业不多。当地人想要多挣钱,就只能背井离乡去外地打工了。当然,其中也不乏有魄力的人物,比如来自周口太康的那位老板,小时候家里很穷,后来考上大学,先是去舞阳钢铁公司工作,后来则下海去了珠三角,成就了一番事业。

 

事实上在他高中毕业后,考上大学前的两年时间里,他也是个农民。要是没有高考改变命运,怕是没有今天的成就了。






黄淮地区的其他困境



按理说,改革开放之后,各地发展经济的自主权也大了,这也是黄淮地区发展经济的好机会吧?

 

可是黄淮地区面临的困难太多了。

 

古代淮河流域原本十分富庶,可是最近几百年来,由于黄河多次改道和淮河水灾,淮河流域变成了水旱灾害贫乏的贫穷落后地区,清末捻军起义就在这一带爆发。花园口决堤之后,这一地区更是受灾严重。河南省黄淮地区的落后也有一定的历史因素,毕竟和它相邻的安徽北部、山东西南部也是各自省份的较为落后地区,近代以来市场经济先天发育不良。

 

转眼到了改革开放的时候,地理位置上黄淮地区远离海岸线,发展出口加工工业也很困难。

 

这并不意味着黄淮地区发展不出来优质企业。不过2007年,时任河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郭建军在《关于加快黄淮地区发展若干问题的思考》中是这样说的:

 

“上世纪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中期。商丘地区先后出现了一批在同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的骨干企业和名牌产品,如冰熊冷柜、民权葡萄酒、张弓白酒等,但在国有企业改制中,由于不按企业成长发展的规律办事,采取传统的官本位激励措施,不仅没有顺利实现企业转型,还造成原有的企业家队伍解体,使企业效益大幅度滑坡,地区经济发展蒙受了巨大损失。”

 

这也点出了当地那段时期普遍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官僚主义风气重、人浮于事、地方政府非税收收入重、服务意识淡薄、落实政策中梗阻等。

 

上面这些问题河南省其他地方多多少少也都有一些,毕竟河南省全省都有保证粮食安全的任务,也远离海岸线,难以发展出口加工工业。改革开放初期河南省机会少了些,最近十多年,河南省则可以吸引产业转移。

 

可是东部的产业转移来河南,会优先去哪里呢?

 

答案是郑州。毕竟郑州政治资源多,早期发展下来的基础设施也较为发达,郑州本身也比较争气,眼光较长远,在全国争取资源,目前已经是国家中心城市了(见《并出一个国家中心城市?》)。



黄淮地区基础设施都跟不上,想要争取到产业转移,难啊。






加油吧,河南



说起黄淮地区的基础设施,还有一个啼笑皆非的事实——别看这里是大平地,但由于位于多省交界处,经济又差,属于三不管地带,本世纪初都没有实现公路网全覆盖,公路等级低, 断头路多。简直是恶性循环。

 

当然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可是就算到今天,周口都没有直通郑州的高铁(尽管很快就会开通了)。再次强调一下,周口常住人口约870万人,这样规模的地级市,没有直通省会的高铁,在全国都少见。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郑州对黄淮地区的带动或是吸血,总差了点意思——基础设施都没有,吸也无从吸起。

 

所以河南省集中力量建设以郑州为核心的中原城市群,也是可以理解的:河南本身底子就薄,就得集中全省之力打造一个大的城市群,让流动在外的人口哪怕回到省里就业都是好的。至于其它地区,那就只能等中原城市群发展起来了,再慢慢带动吧。

 

只不过现在中原城市群还需要发展,带动其他地区还要假以时日。

 

好在河南省这些年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财政收入的增长让河南省有余力提高财政支农占财政支出的比重。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十年里,河南省财政支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率曾一路下滑并保持低位,最低点在2003年,财政支农支出只占财政总支出的6.69%。不过在2007年后这一局面得到扭转,2009年后更是没有低于过10%。财政支农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回升,对于有着大量农业人口的黄淮地区,是一个好消息。



然而河南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进一步的努力。

 

比如教育问题,如果只算人口与录取名额之间的难度的话(不考虑省内高考改革造成的人为难度,嗯,说的就是江苏),河南省的高考难度可谓全国第一。河南高考的矛盾是每年上百万的海量考生和少量的录取名额的矛盾。其省内还没有985,只有一所不太争气的211郑大。这都导致河南出身的大学生数量太少,留在河南的就更少了。

 

河南需要一方面继续扩大高等教育投入,另一方面要多引进人才。而黄淮地区这一问题尤为严重,该地区本来人才就少,留住人才的难度也很大,急需提高人口受教育水平。不然高端就业真的只能靠面筋哥带动了。

 

 

又比如招商引资、基础设施、营造良好市场氛围等难题,黄淮地区也要加把劲。这个就需要当地人讲一下切身体验了,我们也不敢多说。

 

如果从好的方面来看,河南如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中国经济增长可以挖掘的空间也就在于此——城市化还有发展空间,中西部还有很多人口的收入亟待提升,他们的收入提升后也会有更多的空间可以扩大内需,人们勤劳致富奔小康的念想也没断。

 

从这个意义上讲,河南的发展关系重大。

 

河南人口很多,其发展能带动将近一亿人口在他们的家乡幸福生活。

 

河南曾经辉煌过,而在过去几十年背负了太多本不该背负的骂名。

 

加油吧,河南。


- END -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