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彬:泽璟制药的技术平台分析

科创板第一群 绎眼看新三板 2019-07-02

 

 


大家好,生物医药类产品的特点是高投入、长周期且短期内很难盈利。甚至可能在比较长的时期内出现现金流持续流出的状态。

 

从这个角度来说,为生物医药的企业专门设立科创板的第五套标准,符合真正意义上的医学成像规律。那么,从投资阶段来看,这类投资属于非常典型意义上的早期风险投资。对于按照其他四套标准上市的公司来说,对投资者的专业要求要高得多。

 

传统上,我们对早期生物医药类企业的估值主要是建立在对企业管线pipeline的估值基础上。那么前面的也有朋友对这个估值模型做了一个详细的介绍,我稍微补充一下,在这个基础上,还可以利用说明表,生存分析呀,决策树啊等模型,对这个估值模型再做一个更深入的讨论。

 

但是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们刚才提到的这些估值模型都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就是我们假设标的pipeline所得的产品,它确实具备开发的能力,包括正式医院。

 

为什么这样说呢,在过往的A股市场上,某些上市公司,按照市场热点搞几个概念子公司,或者说刚解锁的产业基金来啦,估值的手法,我相信大家都已经司空见惯了,类似的情况,在科创榜上是不是一定就不会发生了。

 

尤其是按第五套标准上市的公司,我刚才提到的这种风险可能是投资者需要特别甄别的,因为这种标的,他的财务数据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足够的参考意义,而且它的产品还处在开发阶段,公开信息严重缺失,对于外部投资者而言,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尤其严重。

 

基于刚才说的这种顾虑,我们一般在分析早期医药企业,首先需要对这个公司的能力进行分析和评估,我们特别强调的是公司的技术平台,比如说从公司拥有的专利技术,对研发团队的过往研究和工作历史,来评价公司是否拥有一个成相对成熟的、有价值的市场平台,然后来评价这个平台在特定细分市场里面的地位,然后再以此为基础来评估公司操作披露出来与他的技术平台是否匹配,只有完成了这些工作,我们才能够利用前面所介绍的各种估值模型对公司估值进行评判。

 

接下来呢,邀请我的同事孔景涛先生对标的公司的两个技术平台进行简单的分析。

 

好的,前面几位嘉宾提到的第一个平台是氘代药物的产业化平台。具体的那个细节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想补充一点,氘代药物的分子活性跟普通的药物的活性基本上是一样的。但是因为氘代药物里面碳氘键更稳定。所以它在人体内的吸收,分布和代谢跟普通的药物有比较大的这种区别。

 

所以氘代药物的临床价值,一方面可以提高药物的疗效,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封闭代谢的位点延长药物的半衰期,这样子的话就可以减少有毒的代谢物的产生,以及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在临床上就可以降低给药的剂量,提高安全性。

 

从他们提供的一些三期的临床试验,我们可以看到群原来的索拉非尼。用量400毫克的剂量降到200毫克,但是疗效并不比原来的400毫克的剂量治疗方案效果要差。所以在这个方面,他的临床价值还是有的,所以氘代药物在改善药代动力学和毒理学方面他的潜力是很大的。这一点可以从目前一些大型的制药公司所申请的专利中包含氘代化兴新分子实体中能得到这个认证。我们看到有很多大型的制药公司,像阿斯,利康,辉瑞,Twa,诺华等都在全球的范围内布局氘代的药物。

 

国外标杆企业LLC公司,他的氘代药物世界首位。然后排二的公司在神经系统以及抗肿瘤,还有大猩猩疾病,呼吸系统疾病等等,有比较多的专利,而且这个公司每年有数亿美元和大型制药企业合作开发的协议。

 

第三代公司他们拥有第一个上市的氘代化合物氘代丁苯那嗪,在这个2017年八月份被美国FDA批准上市。在2015年的时候,以35亿美元,42.4%的溢价。被twa制药所收购,这是国外氘代药物的公司的一些情况。

 

国内氘代药物的专利的情况主要是这样子的,主要有三个实体吧。目前来看,广东东阳光药业他们总共有30项的专利,然后部分专利通过PC的渠道进入了其他的国家。但是从治疗领域上来看,广东东阳光药业的这30多项跟氘代药物相关的专利主要集中在抗肿瘤,乙肝,丙肝这些抗感染,还有中枢神经障碍,高尿酸血症等方面的治疗药品。还有一个就是刚才提到的这个四川成都海创,以及湖南大学也有20多项的专利。主要是由湖南大学药物研究所所长带领的团队。

 

我们看这个招股申请书的披露。他在国内取得18项有关氘代物的关键中间体合成方法还有合成工艺。同时又取到了三十四项境外的授权,所以从专利的角度来看,这家公司在氘代物方面的话是有一定的优势所在的。

 

然后从他的研发核心团队来看,董事长,总经理盛泽林,副总经理吴计生,首席科学家盛泽奇等等,这几个核心成员的教育背景,学术研究经历,还有就职履历来看,这个公司总体上在当代药物重组蛋白药物研究,生产工艺开发以及药品注册申报方面都有比较大的优势。

 

所以这个公司的价值,一方面就是他可以突破国外原研药品的专利壁垒,实现专利药的国产化,对于降低药品的价格,医保控费方面,是有这个药物经济学方面的价值所在的。

 

另一方面,要提高医药制造的水平,提高国内制药研发生产工艺实现。某种意义上实现弯道超车,也有一定的战略意义的,在这个层面上,我认为在一定意义上,是符合科创板开设的初心所在的。

 

综合前面孔总这些分析的话呢,我们认为这个公司,他所公开的这个pipeline与她现有的技术平台,技术能力总体上还是比较匹配的。

 

顺带说一下,按照我们刚才的分析,就我个人认为,从让投资者更充分的了解公司业务和理解公司价值,我们觉得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对技术平台没有做一个深入的分析。那如果说我是券商,或者说,如果券商能够把这个平台的价值和公司在西方上的地位说清楚的话呢,我们认为应该更加有利于投资者深刻的理解这家公司。

 

此外,再稍微补充一点,从招股说明书的披露来看,这个公司这次上市,总共募资是二十三点八亿。它主要的用途是用于研发,包括后期生产,工艺改造等等吧。我们发现它能够用于营销推广的额度非常有限。而且从这个公司的资料来看他现有的营销团队是刚刚组建的。这个团队的市场经验,包括团队内部的磨合,应该都还有待大家观察。

 

此外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注意到标的公司所列示的两个技术平台,包括他新收购的研发平台,它各自产出的产品的终端临床科室重合度非常低,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目前这种医药的销售环境下,如果他不参加大量采购的情况下,这个对标的公司市场和营销工作将会带来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好,谢谢大家。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