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的核心竞争力和RWS将如何改变临床试验 | 遇见袁钧

戴佳凌 研发客 2019-07-01


6月21日,第三届北大生物医学创新论坛在上海举行,上海用正医药公司(下称用正医药)COO吴更就“新药研发的蓬勃发展对CRO的机遇和挑战”这一主题做了分享。在他的分享中笔者了解到:目前将一种药物推向市场的平均研发耗时为12年且成本接近20亿美元,较多年前的10亿美元翻了一番;


其中用于合同研究组织(CRO)研发费用占药物研发费用从2008年的13.6%增长至2017年的27.3%,到2020年全球CRO研发费用达到421亿美元。费用在增加但临床试验中的患者招募的挑战却亟待解决;与此同时NMPA开始了基于RWE(真实世界数据)预测随机试验研究,用以作为传统临床试验的新的证据选择,以及新兴技术(如可穿戴技术、AI等) 。 


在此境遇下,药企和CRO应该如何共同创新应对NMPA和美国FDA的新规和挑战?CRO如何助力加速新药研发?笔者有幸采访了用正医药的董事长袁钧,就以上话题做深入交流。

 

用正医药董事长袁钧


利用数据和适应性设计降低研发成本

问:袁总您好,听说您最早是一名医生,您是怎么考虑进入CRO行业并创建用正的?您能简单的分享下用正的理念和主要服务领域吗?

 

袁钧:谢谢。大学毕业后我进入有着“妙手仁心”的医生行业,期间见到国内外在用药方面的巨大差距,很多药在国外已上市很多年,但是国内因为要重新走注册申报上市的流程,有些患者只能用当下已获审批的药物来治疗。而对于一些晚期癌症患者来说,参加临床试验有可能是相对来说仅存的治疗方案。有鉴于此,萌发了为新药临床试验加速、争取为病患早日用上新药或最新疗法的念头,同时为晚期病患参加临床试验提供帮助。

 

因此我在2004年成立上海用正医药科技,为国内最早成立的临床CRO之一。恰逢最近十多年是中国CRO服务飞速发展的黄金时代,也是用正飞速发展和壮大的时期,凭借创立之初秉承对“质量先导•效率优先•创新驱动” 的服务理念,专注于为医药产品研发提供全方位临床服务。先后承担了数百个Ⅰ~Ⅳ期及上市后再评价临床试验项目。在多个治疗领域均具有临床试验设计和管理经验。公司在上海设立总部,目前分别下设“成都步锦”专注于SMO领域、“北京和普润”专注于数据管理与生物统计服务。

 

近年来,我们集中资源发展试验管理、数据管理与生物统计、药物警戒等业务,同时,也将业务拓展至注册和医学事务、SMO诸多领域覆盖。公司的研发重点也从传统的的人力管理开始向数据创新方面领域,目前已经完成业务和数据的整合。

 

问:您刚提到国内CRO企业近年发展迅速,机遇和挑战共存。您认为目前这个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有哪些?

  

袁钧:国内CRO这十年的发展飞速。药企和CRO都有强烈通过使用数据和适应性设计来加速开发以降低药物临床的成本和风险的意愿:

 

从外部环境的来看, 首先,临床研究CRO的服务费占比进一步上升,客户出于整体研发费用控制的角度,需要CRO公司在保证临床研究质量的前提下削减服务费。其次,受试者招募是否能按时完成直接影响到整体临床试验的进展。根据有关数据显示,大概有80%的临床试验没有在约定的时间点内完成。最后,NMPA和FDA等监管机构对于试验质量、合规性等要求正在进一步加强。


从CRO自身角度来, CRO的临床运营管理或多或少存在以下挑战: 公司总体运营成本高, 特别是近年的人力成本; 出于商业成本和运营控制考虑,CRO会在最优成本的情况下帮申办者达到注册合格;公司的质量保障体系不健全或者未受到足够的重视; 缺乏高效的培训和质量管控体系等等。其次,项目进度取决于CRA工作的质量和效率。CRA拜访频率和CRA流动性都对项目的执行有着重大影响,专业人才的缺乏,特别是能一站式提供全方位服务 (e.g., 创新药的医学、统计、PV等服务)。


总而言之,对于CRO,在统一技术平台上通过简化和流程化方案, 以实现标准化的临床试验环境非常重要。


另外,FDA开始的RWE(真实数据研究)和欧盟开展的适应性试验也带来新的挑战。当前欧洲和美国监管机构也鼓励开展适应性设计 (Adaptive Design),期望可帮助将临床试验成本降低25%左右。适应性设计是在临床试验开始后,在不破坏试验的整体性与有效性的前提下,依据前期试验所得的部分结果调整后续试验方案,从而及时发现与更正试验设计之初一些不合理假设,以减少研究成本,缩短研究周期的一类研究设计方法的总称。


适应性试验为后续的试验设计和临床方案的执行提供了有力见解。也只有基于前期适应性设计做出了充分的剖析和响应,才能持续有效地设计和执行复杂的适应性临床试验,并及时认清药物疗效,甚至可以通过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方式来预测临床试验结果。


简单的说,目前CRO从过去简单粗放式管理走向数据化、精细化、全方位管理服务。


寻求新方法解决受试者招募困难

问:您刚才提到受试者招募一直是CRO和药企面临的问题。根据数据统计,大概有80%的临床试验没有在约定时间点内完成,对于重磅级药物来说,每延迟一个月大概会损失18MM美元的潜在销售收入以及市场份额,您怎么看待并解决这个问题?

 

袁钧:是的,举个简单例子,目前PD1/L1的试验大概是最火的了,但是有些临床研究中心一个月都招募不到一例病患,可见病患招募的难度。据统计,11%的研究中心没能按时招募到一名患者,37%的研究中心未能完成患者招募目标。而从这几年的临床费用支出来看,患者招募仍然会是临床开发的主要成本,招募成本占整个临床试验预算的30%以上。因此,CRO必须继续寻找新的方法来应对这一挑战。


首先,合理挑选研究中心让临床试验的过程和结果都更具有预测性,其次降低受试者的入组和治疗成本,更多采用数据分析统计的方式而不是人工的方式选择受试者;辅助研究中心对其医生进行培训,加大新技术的使用包括数据自动收集和对电子病历进行分析,快速识别出适合入组某项临床试验的病人;采用先进的统计方法尽可能减少对照组的人数, 以快速获得临床试验结果。

 

问:CRO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作为用正医药的掌舵者,您觉得CRO公司的未来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怎样助力药企的快速研发需求?

 

袁钧:对于药企来说, 挑战在于不断探索新方法、新伙伴来缩短研发周期和降低成本,而提高临床开发的效率,这也将是临床CRO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特别是注重技术研发类CRO的服务提供,如基于风险的监查、临床试验适应性设计、灵活的交付模式等。依靠专业技术而不是人力成本的控制。

 

另外,新技术的应用也将会是核心竞争力之一,比如无论是新药上市申请还是上市后研究,对与大数据的需求和应用场景会逐渐扩大,可以通过挖掘病人数据来评估和招募患者是否符合试验条件,并进一步找出最合适的临床试验中心,从而加快临床试验进程等。通过分析地理位置、医疗机构和网上的受试者数据还可以用来选择临床试验中心。


同样,大数据的方法还可用于整合和标准化多个不同来源的病历和多中心的临床试验数据,以加快筛选符合要求的受试者。临床研究中心的选择也可受益于医疗和在线患者数据的地理并置和可视化。目前用正已开始大数据的管理和研发(Big Data)、人工智能(AI)和真实数据(RWE)在临床的应用、区块链(Block Chain)等。数据创新將会成为用正今后发展的驱动力和核心竞争力。


技术创新是首要,其次是模式创新

问:最近FDA启动了新的项目RCT Duplicate(复制随机对照试验), 即以真实医疗数据帮助监管决策,无需直接借助随机临床试验。您是怎么看待这一个变化以及给行业带来的影响?

 

袁钧:是的,其实应该称之为RWS(Real World Study,真实世界研究):  从RWD(Real World Data,真实世界数据)到RWE(Real World Evidence,真实世界证据)再到RWS(Real World Study真实世界研究)。

 

早在201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21世纪治愈法案》,明确了FDA可以在合适情况下使用真实世界数据,作为新药研发的审批证据,于是FDA启动了RCT Duplicate项目,最初的目的是想了解现实世界数据的来源何时以及如何产生对决策有用的证据。FDA希望建立一个模型,使他们能够接受现实世界的数据和现实证据来支持监管决策。

 

另外在2019年4月,FDA又扩展了这一项目,并与一所由哈佛大学分拆出来的数据公司开展合作,目的是测试现实世界证据的价值,进而希望有天可以取代一些III期随机临床试验。

 

目前该试验已经开始,预计今年中期完成中期结果,2020年底完成。与此同时,今年4月4日,FDA基于美国电子健康记录数据库,IQVIA保险数据库、肿瘤大数据公司Flatiron的乳腺癌数据库、与及辉瑞全球安全性数据库等4个不同数据库的资料 (他们收录了Ibrance上市后的数据),批准了Ibrance的男性乳腺癌新适应症;这是FDA首次基于真实世界数据审批的药物适应症,这将会颠覆对传统药物临床试验的审批要求,RWS也是医药信息化的新趋势,应用前景非常广泛。

 

一系列的商业收购或投资体现了药企对与RWS的巨大兴趣,2018年2月罗氏先是以19亿美金收购了专注于开发临床数据平台的Flatiron Health,将肿瘤学家、学者、医院、研究学者、监管机构的患者数据连接,6月又以20亿美元收购了致力于患者基因数据库和靶向治疗、临床试验匹配的Foundation Medicine。2019年赛诺菲投资开发真实世界数据RWE平台和分析的Aetion公司,之前已经拥有内部RWE项目覆盖318个疾病领域,并完成40多个试验。

 

个人觉得药企进入RWE行业,一方面将是数据应用于药物临床试验,另一方面是解决药物上市后的医疗保险和支付问题。

 

问:最后,创新这个话题一直是热点和重点,模式Vs.技术创新,您觉得CRO行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未来的创新方向在哪里?

 

袁钧:古人有句名言,凡事 “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于CRO行业来说,技术创新是首要,其次是模式创新。技术创新,包括之前提到的RWS带来的颠覆式变更,以及在此基础上一系列新兴科技的应用,诸如大数据、人工智能(AI)、以及区块链技术将引领新的一轮变革。大数据解决数据的互联互通问题,人工智能解决分析、预测的问题,而区块链解决病人的隐私和分享问题。

 

举个简单的应用场景,患者招募在实际应用中,存在着很多痛点。例如:癌症病人数量与临床试验的匹配是一项浩大工程。例如:有大量资料需要人工整理、核查,医生真正直接面向患者的时间很少;医生由于时间原因,难以同步掌握实时更新的临床试验信息,而患者由于缺乏医疗专业知识,对于自己检索到的看似相关的大量临床试验信息,也摸不清头脑,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的病情究竟最适合参加哪些临床试验。

 

如果能打通数据之间的“孤岛”问题,大数据还可获得病人健康以及生活习惯相关的信息,借助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序还能进行实时监测,以获得宝贵的“真实世界”信息。通过充分利用患者的健康医学大数据,包括电子健康档案、医疗保险信息、药品与疾病的登记单、个人保健活动信息、前瞻型观察性研究或注册型研究、回顾性数据库分析、病例报告、健康管理报告,乃至社交媒体。这种大数据的特征将对患者信息进行更全面的分析,从而评估治疗的结果和了解疾病。

 

实际上,用正已开始了这方面的探讨和布局,目前正在完成数据处理的自动化,未来计划准备和一些三甲医院合作建立真实世界数据库,形成广泛的医院覆盖网络和以电子数据为驱动的患者招募体系,可以有针对性的筛选出有特殊临床指标的患者群,及时跟踪新发患者。如遇突发招募条件变更,也可在数据指导下快速调整招募计划,减少时间损耗。而这过程中,广泛的医院覆盖网络,以数据为驱动的招募体系以及专业的执行团队这三点核心能力,未来大数据将能够有效指导临床实践,加速患者招募进程以及更合理的设计试验方案。

 

另外, CRO的商业合作模式也存在着创新的空间。作为服务供应商的同时,如何进行上下游协同、探索为客户带来更大的价值,进而成为和客户共同成长的、风险利益分担的战略合作伙伴, 也是非常值得探索的未来方向。




总第806期

访问研发客网站可浏览更多文章

www.PharmaDJ.com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