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预告| 遭遇阿甘本:赤裸生命的例外悬临

张一兵 激进阵线联萌 2019-07-03


张一兵


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75


摘自:《序》


阿甘本是我所指认的欧洲后马克思思潮中的一员大将。在我看来,阿甘本应该算得上近年来欧洲左翼知识群体中哲学功底比较深厚、观念独特的原创性思想家之一。与巴迪欧基于数学、齐泽克受到拉康哲学的影响不同,阿甘本曾直接受业于大师海德格尔,因此铸就了良好的哲学存在论构境功底,加之他后来对本雅明、尼采和福柯等思想大家进行过深入研读,故而他的激进思想往往是以极为深刻的哲学方法论构序思考为基础的。并且,与朗西埃等人1968年之后简单粗暴的“去马克思化”(杰姆逊语)不同,阿甘本并没有简单地否定马克思,反倒生成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存在更为深刻的批判性透视。由此,他关于“9·11事件”之后的美国“紧急状态”(《国土安全法》)难民和收容所现象的一些有分量的政治断言,是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要为之恐慌的天机泄露。这也是我格外喜欢他的地方。



我们可以看到,阿甘本所自指的主要哲学学术他性镜像有二:一是海德格尔,二是福柯。先要指认,在哲学构镜基础上,海德格尔和福柯实际上成为阿甘本没有摆脱的学术大他者,在存在论塑形和方法论构式上,阿甘本没有真正走出他性镜像状态。因为,在这一构镜层面上,他并没有真正的原创性。当然,令我开心的是,阿甘本的这些方法论支援背景倒都是自己刚刚精心研读过的思想大师。我注意到,阿甘本眼中的海德格尔,已经是在认同中晚期让自己的本有论新思悄悄现身出来的复杂构境,然而无辜的阿甘本并不知道海德格尔在1936-1938年写下的关于此-在(Da-sein)-存有(Seyn)-本有(Ereignis)全新哲学构境的秘密文献,所以,他只是错误地将本有视作存在论的深化,将本有表面地直接指认为“存在历史的终结”。



这不能怪阿甘本。无论如何,阿甘本是自觉地依从海德格尔公开的存有论建构自己的哲学构式之基础的,故而,阿甘本才会生出看到不在场之物的在场之类的潜能存在论的形上神目。而阿甘本面对的福柯,则有双重构式意义:首先是方法论上的工具箱,福柯创立的大量原创方法和基本范畴,前者如认识型、考古学、谱系学,后者如部署、治安和安济等概念,阿甘本几乎不加重新打磨就直接挪用作自己的概念塑形工具了;其次是阿甘本高调光大了福柯创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资产阶级生命政治批判,生成了有自己特色的赤裸生命(nuda vita)、神圣人(Homo sacer)、悬法例外状态等一系列重要的当代资本主义政治统治新形式的深入思考之境,并对德波指认的资本主义景观社会、奥斯维辛集中营和现代收容所等重要历史事件做出了极为精彩的本质批判和内里透视,直接引领了当代激进批判话语的重要现实转向。依我之见,阿甘本恰恰是在这一现实社会批判的构境层中,才突现出强大的自主原创性,不失为当代后马克思思潮在当代资本主义批判方向上的开道先锋。


进入激萌活动群 | 赞赏入口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