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发数字货币会削弱美元霸权地位?别忘了美国还有否决权

路闻卓立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2019-07-05

点击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关注我们

上周英格兰银行论坛上,IMF总裁拉加德表示IMF拟发行全球数字货币IMF Coin,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会削弱美元霸权地位。但是投资顾问公司费雪(Fisher Investments)分析认为,IMF Coin很难动摇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因为特别提款权不是一种货币,将其全部加密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而且,流通中的SDR约为2,850亿美元,与全球主要央行14万亿美元以上的外汇储备相比微不足道;最重要的是,这可能还需要修改IMF章程,而美国实际上对该章程拥有否决权。

 图/视觉中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在探索未来发行全球数字货币的可能性。在上周英格兰银行论坛上,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暗示该组织拟根据特别提款权(SDR)机制推出一个类似比特币的全球数字货币——IMF Coin,旨在取代现有世界储备货币。

有业内人士分析,IMFCoin可能会重振特殊提款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因为数字货币有可能取代美元作为国际贸易中的储备货币。

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亦称“纸黄金”(Paper Gold),最早发行于1969年,是IMF组织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其价值目前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

实际上,从去年十二月开始,IMF就已经通过外部咨询小组探讨发行该全球数字货币的可能性,“这不是一个牵强附会的假设,”拉加德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需要做好准备。”

过去几十年来,SDR在全球金融体系中一直是一个次要问题,但IMF近期一直在考虑如何赋予SDR更广泛的国际角色。那么,某种加密SDR最终会取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吗?

目前,各国持有大量美元,作为应对国际收支危机的一种保险形式,但这将抑制并扭曲世界经济增长。《华尔街日报》评论称,如果IMF被授权采取更像全球央行的行动,在危机中依靠自己的区块链迅速增加新的特别提款权,它将减少各国持有外汇储备的需要,有助于防止因贸易不平衡而导致的货币市场波动。

哥伦比亚央行执委会成员Jose Antonio Ocampo也在IMF特别提款权规划专家小组中,他认为每年特别提款权的发行规模可能达到2,000 - 3,000亿美元。

他表示:“各国将不必积累外汇储备,因为(这样)会对全球经济产生普遍的收缩效应。”

Ocampo还分析,该全球数字货币还可以“加速”经济增长,因为它能够阻止各国囤积实物货币来维持货币储备,通常这种“囤积”的做法会导致全球经济紧缩,而在IMFCoin的支持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以根据经济条件以数字方式增加(或减少)流通中的IMFCoin数量。

《华尔街日报》表示,IMFCoin全球数字货币是一个令人信服的提议,而且极可能会获得中国等其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的赞成,因为此举会削弱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作用。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2009年呼吁更广泛地使用IMF的资金以“逐步用特别提款权取代现有的储备货币”。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希望将其风险与美元隔离,他们担心将国家资金转化为全球储备货币(美元)的固有问题——即当美国面临国内和国际需求之间的冲突时,它很可能会在全球经济问题上优先考虑自己的国家。

《史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失败案例》的作者兼长期资本公司(LTCM)前总法律顾问吉姆•里克兹(Jim Rickards)认为,SDR将在下一次危机中发行,这将对美元的储备地位造成损害。他表示:“这将使美元变成一种当地货币,就像墨西哥比索一样。”长期以来,他一直主张用黄金来支持货币,以限制供应。

《华为街日报》认为,真正反对IMF货币的人,可能不是黄金的拥趸者,而是美元在全球体系中核心角色的捍卫者。英镑曾一度是全球储备货币,而一旦英镑被美元取代,英镑的需求就会减少。

但是,恰恰是因为IMFCoin的这种”特殊意义“,也会面临美国的抵制,毕竟发行全球数字货币IMF Coin会打击美元作为全球货币的地位。

冲击美元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未必

正如《华为街日报》表示,拥有储备货币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也是备受羡慕的:美国人可以用美联储凭空创造的钱从世界其他地方购买实物,而其他国家别无选择,只能接受。美国的利率比其他国家要低,而只要它仍然是储备货币,美国就可以保持长期的经常账户赤字。

《华为街日报》评论称,无论拉加德可能会提出什么建议,美国政界人士都不太可能愿意放弃美元的“过分特权”。正如她所指出的,IMF需要一个“有利的地缘政治形势”,才能让她所预测的变革发生。

费雪投资公司(Fisher Investments)认为,IMF Coin导致美元失去储备货币地位始终是一种虚假的恐惧。

费雪投资公司表示,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将SDR放在区块链上,并将其转换为加密货币,是一种粉饰门面的做法。特别提款权不是一种货币。只是对五种主要货币的债权:美元(41.7%)、欧元(30.9%)、人民币(10.9%)、日元(8.3%)和英镑(8.1%)。持有特别提款权的国家完全有权将其兑换成基础货币。

费雪投资公司分析几点原因:

(1)SDR最初的目的是为各国在国际交易中提供黄金和美元之外的另一种选择——一种支持对外贸易的方式。
(2)如今,它们主要出现在IMF的纾困资金和一小部分国家的外汇储备中。流通中的SDR约为2,850亿美元,与全球主要央行14万亿美元以上的外汇储备相比微不足道。
(3)将其全部加密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因为SDR已经是一个包括美元在内的电子会计单位,把它放在区块链上只会把它变成另一种电子会计单元……这可能包括美元。一个全球储备货币篮子的价值不在于这个篮子是否由区块链编织而成——而在于其中的货币。

费雪认为,这场辩论似乎不是关于加密货币,而是关于IMF应该扮演的角色。也就是说,SDR是否应该停止作为会计单位,而开始成为一种实际货币?它应该不再是一个货币篮子吗?它应该成为全球贸易的主要交换手段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否能够凭空创造货币基金组织货币,有效地扮演国际央行的角色?

费雪表示,这些问题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解决。这可能还需要修改IMF章程,而美国实际上对该章程拥有否决权。欧元的诞生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最初只涉及8个国家。如果几十个国家甚至无法在国际贸易谈判中就限制关税等问题达成一致,就很难想象它们会在短期内就改写世界货币体系达成一致。

幸运的是,对那些持有美元的人来说,地缘政治形势仍然向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倾斜;而且,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推进IMF Coin的成型。(完)

登录APP获取延伸阅读:

Facebook推出加密货币Libra  野心勃勃但未必能成

IMF总裁拉加德:加密货币正在动摇整个银行系统

加密资产合规化?瑞士宝盛银行及多国监管机构加入支持阵营

更多原创前沿资讯,请移步路闻卓立app:

喜欢本文就请点一个在看吧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