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系水滴互助和阿里系相互宝,谁将成为行业王者?

李瀛寰 2019-07-05

虽然互联网行业的资本寒冬还没有过去,但网络互助行业持续受到互联网巨头和资本的关注。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断有互联网巨头进入网络互助行业。蚂蚁金服推出“相互宝”、京东推出“京东互保”、滴滴出行在今年初上线“点滴相互”,苏宁于4月份推出“宁互宝”…而就在数日前,据称奇虎360也加入战场,试水“360互助”。

除了巨头进入,这个行业的头部公司也不断获得资本重金加持。水滴互助母公司水滴今年上半年接连完成2轮融资——继3月底宣布获腾讯领投的近5亿元融资,6月份又完成博裕资本领投的超10亿元C轮融资。

互联网巨头和资本大举进入,一方面让网络互助行业从草莽时代进入寡头并存的时代;另一方面,随着资本的深度渗透,行业的阵营划分也日渐明晰。

据笔者观察,目前网络互助行业可以分为三个阵营:第一阵营,以水滴互助为主要代表的腾讯系;第二阵营,以相互宝为代表的阿里系;第三阵营,以早期进入这个行业的网络互助平台和后来的进入者为主,比如康爱公社、E互助、点滴相互、360互助等。

纵观三个阵营,从规模来看,腾讯系的水滴互助和阿里系的相互宝已经占了绝对优势。双方披露的数据显示,水滴互助目前会员数量已经超过8000万,相互宝的会员数也超过7500万,第三阵营的会员数量普遍较少,轻松互助作为第三阵营的领头羊,也只有2000万会员,和水滴互助、相互宝的距离正在拉开。

除了轻松互助,从上图可以看出,别的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都在百万级,都没有突破1000万量级,虽然新进入的点滴相互、360互助带着巨大的流量想象空间入场,但到目前还没有看到实际效果,能否进入第一和第二阵营还是个未知数。

所以,在现阶段网络互助行业的PK中,第三阵营基本上就是陪练的角色,真正的角逐可能会在腾讯系的水滴互助和阿里系的相互宝之间展开,到底谁会成为最后的王者呢?

腾讯系的水滴互助

在读这篇文章之前,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水滴互助是腾讯系的,只知道它是水滴公司第一个业务,实际上,水滴互助的崛起,和腾讯的大力支持有很大关系。

2016年4月,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从美团辞职创业,一开始没有从保险领域直接切入,而是选择了网络互助,相比保险,网络互助的用户加入门槛更低,性价比却很高。

2016年5月,水滴互助作为水滴公司的第一个业务正式上线,随后水滴公司就获得了5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就有腾讯,此外还有新美大、IDG、高榕资本、点亮基金、真格基金和30多位知名互联网公司创始人。

2017年8月,水滴公司获得1.6亿元A轮融资,领投方还是有腾讯,另一个领投方是蓝驰创投,跟投的包括创新工场、高榕资本、IDG资本、美团点评、彤程公益基金会等机构。

进入2019年,水滴公司憋了一个大招,在短短三个月时间融资接近16亿,腾讯依然是领投方(C轮领投方为博裕资本)。资本寒冬,在如此短的时间获得这么大金额的融资实属罕见。

在笔者看来,比融资金额更值得关注的是腾讯对水滴公司的持续支持,从天使轮到C轮总共四轮融资中,除了C轮,其余几轮都是领投方,而且越到后面,金额越大。

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1、腾讯持续看好互联网保险保障行业,希望通过投资的方式,获得足够和阿里系抗衡的筹码;2、腾讯为什么选择水滴互助,而不是投资第三阵营的领头羊轻松互助,可能主要是看好水滴互助的高成长性和沈鹏领导的团队。

关于上面第二点,作个不恰当的比喻,资本在各个赛道都会培养自己的“选手”,一开始可能会多培养几名,但选手之间的差距拉开后,资本方会把更多的资源倾注到“优势选手”身上,水滴互助其实就是腾讯在网络互助行业的“优势选手”。

有了腾讯等资本方的支持,水滴公司最近在加快步伐招兵买马。

7月2日,有媒体报道,大都会人寿中国创始人之一、中国保险市场电话行销奠基者李佳正式入职水滴公司,出任该公司旗下水滴保险销售副总裁。前几个月加入水滴的还有原京东集团副总裁唐智晖;前土巴兔集团董事、副总裁、前美团外卖北方大区经理郭南洋以及前美团点评副总裁、国内知名用户增长专家陈敏鸣(大排)等。

阿里系的相互宝

相比腾讯系的水滴互助,阿里系的相互宝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一上线就引起了巨大关注,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外界还以为相互宝是网络互助行业的“杠把子”,其实在相互宝去年10月份上线时,水滴互助的会员数量就突破了5000万。

虽然相互宝上线较晚,但因为有支付宝巨大流量的支持,上线后会员数量增速较快,目前会员数量已经突破7500万,大有与腾讯系的水滴互助抗衡的架势。

除了在规模上持续追赶,相互宝在网络互助行业也做了一些有意义的探索,比如今年5月份上线了“老年版相互宝”,专门针对60-70岁的老年人成立单独的防癌互助社群。

又比如,为了让赔付显的更公正、公平,相互宝还引入了赔审团机制。当出现争议案件的时候,该案件就会被发送给陪审团投票表决。不过后来因为在陪审过程中有些争议,备受外界质疑。

当然,这并不能否认相互宝对整个行业的贡献,因为支付宝的品牌优势,相互宝的上线给国内用户很好的普及了网络互助这种独特的保障形式,让更多用户加入。此外,相互宝的进入,让更多资本和互联网巨头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前景,纷纷入局。

所以,如果说水滴互助是这个行业开拓者的话,相互宝就是行业的普及者,二者对行业的贡献都是非常大的,他们能分别代表第一阵营和第二阵营也就不奇怪了。

谁将成为行业王者?

事实上,在被称为“网络互助元年”的2016年,在政策鼓励下,各玩家相继进入,当年互助平台就有200余家,近20家互助创业平台累计完成3亿元融资。

后来,行业监管加强、资本退潮,让各玩家经历寒冬大洗牌,此后在垂直赛道上形成了以水滴互助、轻松互助为代表的第一梯队,以e互助、壁虎互助、夸克联盟等为代表第二梯队,以及少数其他玩家格局。

而如今,多家互联网巨头相继杀入,更多一线基金入局,押注赛道头部公司,市场竞争又开始了,不过,和网络互助1.0时代各平台在竞争中更看重规模不同,行业进入网络互助3.0阶段后,服务能力和精细化运营能力成为各平台之间角逐的重点。

关于这一点,在腾讯系水滴互助和阿里系相互宝以及别的平台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流量打法上,头部网络互助公司更多选择搭建「事前保障+事后救助」的全保障体系,通过用户教育,促进用户转化。

目前,轻松筹、水滴公司,旗下都有筹款平台、互助平台。但目前水滴是将水滴筹、水滴公益单独划分到社会责任板块。成立较早的壁虎互助,在2018年下半年完成1亿元B轮、B+轮融资后,也宣布发力大病筹款业务,上线“诺言筹”。

相比这下,相互宝在搭建全保障体系方面还弱于上述平台,和水滴互助相比,相互宝更像是“一个人在战斗”,只利用了支付宝的流量优势,而没有利用支付宝的金融生态优势。

此外,目前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下半场,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已经被互联网公司瓜分殆尽,三四五六线城市及乡镇市场等“下沉市场”成为巨大的增量市场,从网络互助的属性来看,“下沉市场”的需求会明显大于一二线市场。

这方面,水滴互助可以说拉开了别的互助平台好几个档次,据水滴公司称,旗下互助平台用户中,超过70%分布在三四五线城市及乡镇。也因为如此,水滴公司和拼多多、快手、趣头条一起被称为“下沉市场四大天王”。

更重要的是,网络互助行业进入3.0阶段后,互助平台之间拼的其实是社群和关系,这是网络互助的本质,也是网络互助的根基。比如e互助在全国多个城市招募了爱心大使,探望受助会员;水滴互助今年3月份开启水滴互助社,招募志愿者深入社区为会员服务,目前已发展24个城市互助社,志愿者达到3000人以上,并希望通过构建更多基于人际关系的“产品”。

水滴互助总经理胡尧最近表示,经过几年的发展,网络互助行业已经进入3.0阶段,对用户提供更精细化的服务、把线上的服务深入到线下是“网络互助3.0”阶段特征之一。

其实,在流量时代建立起规模壁垒后,“后流量时代”比拼的则是流量获取的效率,以及留存和复购。从腾讯和阿里的特质来看,腾讯系强于社交,阿里系精于金融和电商,而从网络互助的本质来看,腾讯系的水滴互助可能更具优势。




================


读者可以在百度百家、今日头条、搜狐新闻、网易新闻、腾讯新闻新浪博客、UC大鱼号、新浪微博等各大专栏查看李瀛寰的文章更新。


“李瀛寰”(ID:yinghuanlee)是2013年十佳自媒体、2014/15/16年度最有影响力自媒体,2015年微博十大科技观察大V、2017年度最具影响力TMT自媒体。


转载、合作请联系微信:wkd772856958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