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知乎回帖也能成为8.6分神IP?

灯十二 理娱打挺疼 2019-07-08


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得填。


都因为我上周四在「理娱尽量日报」说的这事:



结果你们就给力了,然后周末我就加班了:



最近有人留言说理娱讲啥来啥,去年12月我们说全年一部8.5+国产剧都没有,两周后《大江大河》就来了:



今年我们刚做完「年中国产剧总结」,又是8.5+依然没出现,两周后《长安十二时辰》来了:



我们的心情:



但这次的8.5+影响力已经不是口碑 or 霸屏,谁也没想到——古代的长安、今天的西安因为它旅游热度上涨了22%。



于是赶紧的,今天给flag“还愿”,说说《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的奇事:从一条知乎帖到8.5+影视化IP,要几个步骤?



01 

IP背后的男人


一切都要从它背后的男人,原著作者马伯庸说起。



很多人看见马伯庸的名字都以为是位老者,还擅长写历史,更是让人无法相信——他其实是个80后。


2016年的一天,当时36岁的马伯庸在知乎上看见一个帖子:“如果你来给《刺客信条》写剧情,你会把背景设在哪里?”。


#该帖仍在#


《刺客信条》何方神圣?


简单说是个冒险动作类游戏,复杂说是玩家扮演刺客,穿梭于古今中外、各大历史名城之间,边玩游戏边过历史瘾的游戏。


#《刺客信条:兄弟会》画面# 


马伯庸说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唐代的长安城。


那时的长安风气开放多元,海纳了五湖四海风流人物,于是一个不小心他就洋洋洒洒写了千字回答。



当时就能看出他是细节控。


不仅写刺客写厮杀,李泌、杜甫、唐玄宗、杨玉环等历史人物都悉数登场,连内外城墙什么土什么蜡捏的都写到了。



到这马伯庸还没过完瘾,添加着支线情节和人物,就把故事从“中国版刺客信条”发展成了唐代反恐故事。


再借鉴美剧《24小时》的节奏,把半个时辰也就是一小时划为一个单位,这才有了后来出版的小说。



至于为什么马伯庸看见一个帖子,就能脑洞大开呢?


还得往前倒倒。


和大多数人一样,马伯庸从25岁开始了上班族的生活,外企一待就是十年。


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他白天上着班,晚上笔就没停,写小说的灵感来源大多是生活里的小契机。


大伙爱吃烧烤,他也吃烧烤,但他和朋友吃烧烤时候看见电视里王刚砸东西,就开脑洞如果有个小说是写砸古董多好。


#王刚有个鉴宝节目#


——于是你后来看到了他写的、夏雨演的《古董局中局》。



再比如大伙坐地铁,他也坐地铁,但他坐地铁就爱观察着路人,幻想他们的隐藏故事。


幻想身旁的大叔下了地铁就会换装去除暴安良,那边站着的小伙是外星人爱上同事就留在地球。从他眼前过的人,都可能跃然纸上。


#马伯庸的原文描述更可爱#


——于是你看到他除了历史还写奇幻小说《四海鲸骑》。


#《四海鲸骑》已被拍成动画#


而这次和知乎帖的相遇,是他35岁后辞职做自由作家的事了,很多人想自由,他真自由了。


可还是不一样。


他说自己的辞职理由是想过“自由的、散漫的生活”,但他只做到了“自由”,「散漫」被「自律」替代了。


在每天北京的早高峰路上,马伯庸就掺杂在其中,找个咖啡馆,甚至朋友公司的工位,保持着每日四千字的产出。



用上班族甚至大学生的作息写作,这个习惯保持至今:



那是不是上班当斜杠青年、离职专心写作就一定能写出《长安十二时辰》呢?


那还得再往前倒倒。


马伯庸从小因父母工作总搬家、换学校,于是打小就和书成了朋友,父母的藏书都没逃过被他读的命运。


19岁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商学院念书的他,因为一次网盘崩坏,读着一半的网文没了,他鬼使神差得想自己写完自娱自乐。


就这么,开启了他的网络写作之旅。


那年是1999年,马伯庸也会戏谑自己“出道”在一个好时代,2000年左右正是互联网开始腾飞、但会上网的人不算太多的时候。


如果你愿意考古,可以在晋江文学城搜索一个叫“马力”的ID,那是小伙时期的马伯庸蓬勃创作欲望的见证。



2006年,也就是马伯庸开始当上班族的第二年,又赶上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大转折。


网络作家有了姓名并崛起——


包括在天涯连载《明朝那些事》的“当年明月”,写盗墓小说《鬼吹灯》的“天下霸唱”。


马伯庸也没闲着,发表了自己第一部长篇小说《风起陇西》,之前发表在《科幻世界》的《寂静之城》拿了国内科幻文学最高奖“银河奖”。



放心,今天倒不是要为马伯庸建一个夸夸群。


让我们感慨的是每每有大事发生,你往前倒一倒,总会发现一个普通人一路前行的小事。


这些小事在发生时微乎其微,但却隐隐影响着未来,小到影响着你我他今年今时追什么剧,大到在一个行业赛道里添加新规则。


而那时的马伯庸也不会想到2019年的他,因为一次影视改编的成功,书店都开始“挖掘机”一般打包他的书重磅售卖:




02

宝贝转交


回到《长安十二时辰》,小说还未出版时就被导演曹盾盯上了,一口气一天读完。


当时的曹盾刚拍完《九州·海上牧云记》,对魔幻题材、绿幕拍摄已感到疲惫。


#《长安十二时辰》不少演员如芦芳生、热依扎、周一围等,也都是《海上牧云记》的演员#


他说:想去拍一部真正“看得见摸得着”的古装戏。


话说好的原著ip就是成功的一半,但很多影视剧就只做这一半。


曹盾和制作团队这次却拽着马伯庸做完了另一半。


他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马伯庸一块尊重历史、尊重原著。


比如,很多人在剧中印象深刻的望楼传信,就是高度还原到把马伯庸本人都吓到了:



再比如,故事主要人物都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都不说李必是历史原型李泌小神童,他老师何监是贺知章这种了。


#历史上的李泌的确是世代名门,一个神童#


有人问雷佳音饰演的主角为什么叫了张小敬这么秀气的名字,马伯庸立刻微博贴出一本书,史料里还真有个骑士叫张小敬。



制作团队做的第二件事,是比细节控马伯庸还愿意抠细节:


剧中大家都印象特深的一个考题:都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如何认出将军的女儿。



这个簪子马伯庸的原著在四章离描写了四次。


到了剧里,不止是将军女儿的簪子,制作团队发挥了一种“大家来找茬”的精神。


易烊千玺的角色崇尚道教所以簪子得竖着插:



有人质疑以前看的剧道家不这么插,官微立马送上:



历史记载唐代女子不戴耳环耳坠,所以剧中所有女性角色妆容再精致都不可能有耳坠:



至于原著里仅一笔带过的细节。要拍,而且还要好好拍:



当然把一个好IP的另一半做完,需要的肯定不止这些。


从演员到制片到每个细小的制作环节,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上周的演技大赏《现在还在认真拍戏的剧组,傻吗?》也讲了不少,记得看。



03

这一次你可以抢先


很多观众抱怨《长安十二时辰》一次更新12集都看不够,我把自己压箱底的书都翻出来了,马伯庸还未被影视化的作品推荐大家两本。


#不是广告#


一本叫《草原动物园》,说的是一位传教士带着“半个动物园”勇闯蒙古草原的奇幻故事,身为内蒙赤峰人的马伯庸因为一个梦得到的灵感:



另一本是历史纪实叫《显微镜下的大明》,讲了一个地方小官因数学特好发现了纳税记录的一个小疑问,最终蝴蝶一扇动翅膀引爆连环车祸,最终震惊朝堂的故事。



一样是对一个朝代由小见大,千万别怕读不懂,人家第一章的标题就叫《学霸必须死》。


04

理娱的话


现在说到IP,很多人闻风色变,只因我们看过太多只为蹭原著、消耗原著粉的影视改编。


其实真正的好ip影视化最终看的就是个影响力,也不复杂,可以是能推动大家去读原著,也可以是拉动旅游业GDP。


从2018年开始,马伯庸的三部作品被影视化,不管是他还是像《大江大河》《都挺好》的原作者阿耐,这些作者的存在,的确能让人感到一丝慰藉。


俗话说:“物极必反,器满则倾”,只想着圈钱却不在乎观众的IP泡沫,终究会被时代的车轮碾破。


好剧、好作者对得起「国产」二字,也值得多一个「在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