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寿险业怪状:寿险产品占比最小

聂方义 健康点healthpoint 2019-07-09


导读


人寿保险公司最热销的保险产品不是提供显著死亡风险保障的保险产品,对人寿保险行业而言、对社会而言,这是非常严期重的问题


全文2073字,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畅读全文也欢迎参与文末评论


解决中国巨大的死亡风险保障缺口问题,通过监管之力、发挥市场的作用去驱动充分的人寿保险市场竞争,才有可能尽快建立一个基本社会功能发挥完善、产品结构协调有序的更加伟大的人寿保险行业。图/视觉中国


文|专栏作家 聂方义


人寿保险,在日本称为生命保险,英语原文是life insurance。有生就有死,生命保险、人寿保险就是为死亡风险提供保障的保险,人寿保险公司、生命保险公司就是为死亡风险提供保障的保险公司。死亡是确定会发生的,不确定的是何时发生。英年早逝自然比寿终正寝的风险更悲惨。保障英年早逝风险的是定期寿险,保障一辈子的死亡风险的终身型寿险。


我之所以这么咬文嚼字地谈“人寿保险”的定义和分类,是因为6月我看到的一组数据触动了我。


在6月参加的一次由分子实验室的刘扬先生举办的乌镇互联网保险大会上,互联网保险科技公司“保险师”的创始人、也是我的朋友陈晓先生在演讲中提到一组数据:4月份,中国数以百万级的保险营销员在线制作了几百万份的保险计划书中,寿险(包括定期寿险、终身寿险)占比最少,只有4%,如下图(陈晓先生授权转载)所示。


这组数据折射了几百万营销员的业务意图,也印证了我所理解和观察到的中国近80多家“人寿保险”公司的业务实际:人寿保险公司最热销的保险产品都不是提供显著死亡风险保障的保险产品。对人寿保险行业而言、对社会而言,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人寿保险”公司卖得最多的,是重大疾病保险和主要以储蓄为目的的保险产品,正如上图所示,真正的“人寿保险”少之又少。如我在前文《中国巨大死亡风险保障缺口谁来补》中提到的,这种畸形的“人寿保险”行业结构的背后,是中国巨大的、令人触目惊心的死亡风险保障缺口。


每个家庭、每个社会都会有保障死亡风险的真实需求。中国的“人寿保险公司”“人寿保险行业”显然没有为中国家庭、中国社会解决好死亡风险保障的严重问题。但这个社会只能依赖功能发挥完善的“人寿保险行业”来为这个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与中国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日本等发达保险市场中的人寿保险占比,在美国、日本这些人寿保险市场中,定期寿险、终身寿险的市场占比都远远高于4%,在那些成熟的保险市场中,定期寿险、终身寿险目前都是最为主流的保险产品。


如下图所示,在日本2010年前后寿险保单占比接近总体人身保险市场的40%左右。中国没有如此详细的官方数据披露,但从上图的计划书分布和我所观察到的市场情况来看,中国实际销售的“人寿保险”市场占比可能还远低于4%。即便是4%,其实也是美、日相比差别巨大。


从上图也可看出,日本在战后1950年到1975年间,保险业也主要是以储蓄型保险为主,后逐步转向保障,提供越来越多的医疗险和寿险。日本“保险姓保”的历程走了十多年。中国目前提倡保险姓保、回归风险保障的本源,这个变革估计也还要经历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从监管的角度来看,中国的保险监管方发放三大类人身保险牌照:人寿保险公司、健康保险公司和养老保险公司。目前中国80多家“人寿保险公司”中,70家左右是人寿保险公司,剩下的十多家是健康保险公司和养老保险公司。这三类牌照中,人寿保险公司实质上也可以经营健康保险和养老保险,反之则不行。可见,“人寿保险公司”的牌照最值钱。可惜,人寿保险公司的主力产品并不是纯粹的人寿保险产品。


然而在美国,监管规定是不是严格区分人寿保险公司、健康保险公司和养老保险公司,我并不清楚。但在实际业务经营中,即便在同一保险集团或品牌下,人寿保险、健康保险和养老年金保险往往是由独立的法人主体经营的。这是因为死亡风险、病残风险、养老风险的差异非常大,分业经营有利于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


例如我曾经服务过的两家美国保险公司,信诺保险以前是综合经营人寿、健康和养老保险的,但最终它出售了美国本土的人寿和养老保险业务,专业经营健康保险。再如我在美国为荷兰国际集团服务时,它的人寿保险公司专营人寿保险业务、年金保险公司专营养老保险业务,两类业务由不同的法人主体完全独立经营。许多其他保险集团也采取同样的策略。


美国保险市场是世界上最大最成熟的保险市场之一,它的专业化经营的特点值得中国保险业研究。回到本文的主题人寿保险,美国的定期寿险、终身寿险都是占比巨大的保险品类,在日本也是同样。


中国的人寿保险业并不主营人寿保险产品的怪现状,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本文不想细究,但问题的背后其实也是机遇,中国人寿保险业虽然高速发展这么多年,但最为根本的死亡风险保障市场却依然非常弱小,拿美国、日本这些市场做对比可见,中国的人寿保险市场的潜在发展空间非常巨大,几乎就是尚未被开发的新兴市场。


中国需要一个更加伟大的人寿保险行业,中国也需要中国的人寿保险行业去大力经营人寿保险产品(定期寿险、终身寿险),这是解决中国巨大的死亡风险保障缺口的必由之路。如果现有的人寿保险公司投入资源去经营人寿保险产品的经济驱动力不足,那么保险监管方就应该逐步放开人寿保险牌照的发放,通过增加人寿保险经营主体的方式,吸引更多地社会资本进入人寿保险行业、激活人寿保险业的死亡风险保障主力市场。


解决中国巨大的死亡风险保障缺口问题,对现有人寿保险公司进行道义呼吁、道德劝勉的作用微乎其微,通过监管之力、发挥市场的作用去驱动充分的人寿保险市场竞争,才有可能尽快建立一个基本社会功能发挥完善、产品结构协调有序的更加伟大的人寿保险行业。




热门文章:


药还怎么审

药房托管落幕

他们为何吃药成瘾

国产肿瘤免疫药圈地

肿瘤用药基因检测乱象

争议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

带量采购动了医院的奶酪

一种误诊漏诊率近9成的疼痛

为什么每年走失50万老人?

压床:ICU不能承受之重

死在旅居养老路上的老人

心血管疾病中的“癌症”

在中国研发孤儿药

百白破疫苗忧患

尘肺病案中案

变色的“淡蓝

罕见病移民



更多相关文章:


中国巨大死亡风险保障缺口,谁来补 [2019-05-31] 

5月中旬,瑞士再保险公司邀请我在其主办的一个论坛上做一个题为《为人寿保险注入生命力》(Boosting the Life Force for Mortality Risk)的演讲。会场上,我看到农银人寿的总精算师王晴先生在场,不禁回想起2016年和2017年我向他求教中国死亡人口数据的往事。


我打开微信,当众朗读了一段对话:

2017年3月31日晚上11点20分,我给王晴总精算师发了一条微信:“王总,关于中国早亡人口数据,我找到了2010年的一个统计数字,并做一个小结如下,这些数字烦请您帮我把把关可以吗?十分感谢”。


第二天晚上10点16分,王先生回复我说:“2010年人口普查的实际死亡人数统计只有742万,但2011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死亡人数为960万(根据他们的统计模型估算),由此可估算出2010年的死亡人数为950万左右(最近16年,除了2010年,其他年份统计局都公布了全国当年的死亡人数)。


寿险回暖 万能险抬头[2019-06-27]

6月25日,银保监会公布了2019年1-5月保险业经营数据。前5月,保险业原保险保费收入2.19万亿元,同比增长14.4%。其中,财产险业务原保费收入0.48万亿元,同比增7.4%;人身险业务原保费1.70万亿元,同比增16.6%。


相比去年同期,今年前5月全行业保费收入有所回升,增幅由-5.86%转为14.4%,主要在于寿险等险种的回暖拉动。前5月寿险录得原保费1.33万亿元,同比增12.9%。


健康险依然是近两年来保费增速最高的险种,前5月录得原保费3265亿元,同比增33.3%。今年以来,健康险在人身险中的占比也稳步提升,占比达到19.1%,这一数字在去年和前年分别为16.7%和13.7%。


保险的真谛是什么[2019-01-15] 

由于工作关系,我近日重新温习了一个保险精算专业术语:法定责任准备金。这是一个保险精算师非常熟悉的词汇,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保险从业者而言,“法定责任准备金”也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名词,更别提一般大众。


“法定责任准备金”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是如何计算的、其用途到底又是什么呢?这个精算概念在不同的保险市场有着不尽相同的计算方法和定义。我并不太熟悉中国的定义和计算基础,所以我花了一些时间来学习和理解中国的保险法定责任准备金是什么、是如何计算的、又有哪些用途。


即便我是一个有着十多年工作经验的精算师,我也要花一些时间才能搞清楚其中的细节。研究和复习的过程中,我突然感到:微言大义,这个我都感到略显生疏的保险精算专业词汇,也许折射出了保险的真谛。

 

阅读以上精彩文章,请关注财新网


责编|张帆

版面|刘登辉 刘紫霜


本文首发于财新网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转载授权、投稿及爆料请联络财新健康管理员

邮箱:denghuiliu@caixin.com

商务合作:Fiona  18612891987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