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作品价值千万,却饱受抑郁症折磨。生命以自杀告终,作品辉煌而伟大。

张欣彤 芭莎艺术 2019-07-10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Paysage de Provence》,布面油画,81×65cm,1953年

法国艺术家尼古拉斯·德·斯塔尔的创作生涯虽然短暂,但他为抽象主义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位艺术家始终沉浸在理想世界中,用独特的方式表达自我,但这也注定了其悲剧的一生。


作为战后时期最具影响力的抽象主义艺术家之一,尼古拉斯·德·斯塔尔(Nicolas de Staël)认为抽象艺术创作无需抛弃事物具体形态。在他看来,抽象与具象并非对立概念。其作品极富表现力,他常通过叠加色彩饱和而鲜明的色块来表现景物。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Paysage du midi》,布面油画,33×46cm,1953年

艺术家尼古拉斯·德·斯塔尔


虽然人们认为他的作品风格始终在抽象与具象之间摇摆不定,但这并未影响他的价值。其作品《Nu Debout》在2018年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中以1212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创下艺术家作品最高成交纪录。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Nu Debout》,布面油画,146×89cm,1953年


在世时,他与抽象派艺术大师瓦西里·康定斯基(Василий Кандинский)、立体派艺术家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等人交往密切。但在其辉煌的艺术成就背后,这位艺术家的生活却是一场悲剧。这并不仅是因为他身处战争年代,更是与其自身性格密切相关。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Paysage》,布面油画,12×22cm,1953年


=========

看似稳的开端


斯塔尔出生在俄罗斯贵族家庭中,即使出生在一战期间,他的生活也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后来,俄国十月革命爆发,斯塔尔跟随家人到荷兰避难。没过几年,父母相继去世,年仅八岁的他成为了孤儿。他和姐姐一起被送到位于布鲁塞尔的寄宿家庭。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Paysage méditerranéen》,布面油画,60.5×81cm,1954年


一般来说,有这样童年经历的孩子都会有些早熟,至少会懂得生活的残酷。但在寄宿家庭生活的斯塔尔始终保持着儿童的天真,无忧无虑地长大了。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Honfleur》,木板油画,16×24cm,1952年


受贵族身份的影响,斯塔尔在小时候就表现出了对艺术的热爱。他最早在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学院(Académie Royale des Beaux-Arts)学习建筑及室内设计知识,以此为开端接触艺术,充实自我。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Paysage de Provence》,布面油画,81×65cm,1953年


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在这期间,斯塔尔开始希望能成为一名纯粹的画家。这种念头不断地动摇着他,最终让他放弃了建筑学的学习。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样漂泊而不安定的做法像是一颗种子,在其心中生根发芽,影响着他后来的人生。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Landscape, Antibes》,布面油画,116×89cm,1955年


1936年对斯塔尔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年,因为他在这时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艺术创作生涯。在巴黎进修时,他不断地在欧洲四处游历,每次有吸引他的艺术家或作品他都要模仿,这也间接地使其早期作品风格多变。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Ship Works》,布面油画


=========

理想与现实的落差


刚开始学习艺术的斯塔尔既兴奋又不安。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我的生活将在一个不确定的海上不断地航行。”原本这句话只是为了向其表达自己学习艺术的忐忑,但它却变成了一个预言,暗示着他未来的人生。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Arbre》,布面油画,22×33cm,1953年


在摩洛哥游历时,斯塔尔遇见了他的第一任妻子——画家Jeannie Guillou。二人被彼此的才华吸引,坠入爱河。即使二战爆发时参军入伍,他也在不到两年后复员回家。陷入爱情的斯塔尔过得简单而幸福。


虽然战争期间艺术发展艰难,但对斯塔尔似乎并没有太大影响。在这段时期,他受老一辈现代艺术家影响开始进行抽象艺术创作,并举办了第一次个展。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Gentilly》,木板油画,14.5×22cm,1952年


然而在二战结束后不久,他的妻子就因营养不良而患病去世。这一切其实早有预兆,但他却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而未能发现。现实第一次彻底地打破了他的幻想。在这之后,他患上了抑郁症。从理想跌入现实,他迅速变得极度悲观。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Le Lavandou》,布面油画,1952年


没过多久他就遇到了第二任妻子,这次的她不仅已婚,还带着孩子。斯塔尔对此并不介意,他再次陷入爱情中。但也许是因为抑郁症的缘故,或者是因为前一段婚姻的阴影,此时的他始终小心翼翼,甚至是消极地面对生活。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L’orchestre》,布面油画,35×20cm,1952年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Etude de paysage》,木板油画,32.7×46cm,1952年


生活中的不安直接体现在了斯塔尔的创作中。就像他自己所说:“我一生都在绘画中思考,为了将自己从所有的印象、感情和焦虑中解放出来,我所知道的唯一解决方案就是绘画。”


对大多数艺术家来说,作品风格的形成是有目的地在原有基础上不断完善的过程。但斯塔尔的作品更像是对其理想世界、生活状况及情感的宣泄。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Composition》,布面油画,27×35.2cm,1950年


斯塔尔学习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得到的是蓝色时期的悲伤;而学习罗伯特·德劳内(Robert Delaunay)的碎片化画法,却没有吸收其中的活力。他的调色盘也始终像其心情一样,沉闷而单调。此时的他将自己封闭起来,理想世界的灰暗让其作品也饱含忧郁。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La Ciotat》,木板油画,38×55cm,1952年


与艺术家乔治·布拉克的相遇让斯塔尔坍塌的理想世界出现了一丝阳光,二人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在布拉克工作室做助手的日子里,他不断地钻研立体主义创作并迅速成长。虽然此时他的作品仍以灰色调为主,但画作的氛围却不再沉重死板。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Ciel》,布面油画,100×73cm,1953年


上世纪50年代是斯塔尔人生中少有的稳定的几年。他和妻子在巴黎度过了短暂的幸福时光,其病情也得到了缓解。其在1950年于纽约举办的个展让整个美国认识了这位抽象主义艺术家,这既让他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也成为了美国抽象主义兴起的原因之一。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Paysage》,木板油画,27×33cm,1952年


也许是因为童年的出身和求学的经历,塑造了斯塔尔与众不同的性格。他始终生活在幻想中,当理想被残酷的现实打破,就选择将自己封闭起来。


他有着一颗纤细而敏感的心,这对其艺术创作极为有利,但却无法让他面对残酷的现实。这样的他就像是童话中的王子,错误地出现在了现实世界。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Le Fort-Carré d'Antibese》,木板油画,30×41cm,1955年


=========

选择留在巅峰的艺术家


在其事业的上升期,斯塔尔的作品开始逐渐向鲜明、大胆的配色方向转变。但这样的转变并不是他自我调整的结果,而是因为一场球赛。他在1952年参加了法国和瑞典之间的一场友谊赛,结果以0:1输给了对方。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Agrigente》,布面油画,59×77.7cm,1953年


当所有人因为结果而沮丧时,这位艺术家却被炫目的灯光和绿茵场的翠绿色所吸引。他兴奋地向友人写信,分享自己的见闻。信中大多描述的是其看到的景象,对于比赛结果他根本不在意。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Agrigente》,布面油画,89.2×130cm,1953年


在此之后,斯塔尔的作品不断地向鲜艳的色彩靠拢。在《Les Footballeurs》等作品中,他直接以这场比赛为灵感,用法国国旗中的红、白、蓝三色为主色调进行创作。他的艺术创作生涯也逐渐走向巅峰。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Les Footballeurs》,布面油画,16×22cm,1952年


后来,斯塔尔带着家人搬到了普罗旺斯。在普罗旺斯生活的日子里,他以当地的景色和氛围为灵感创作并积极地尝试从抑郁症中恢复过来。这一时期的画被认为是其艺术生涯中最独特、最著名的作品。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Agrigente》,布面油画,60×81cm,1954年


人们印象中的普罗旺斯是薰衣草的紫,但在斯塔尔的笔下,这里更多了温暖的红色、橙色、黄色。在此期间,他对光线的捕捉、对色彩的运用都使其创作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Ciel de Vaucluse》,布面油画,16×24cm,1953年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Paysage》,布面油画,65.2×80.7cm,1953年


然而,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摆脱了抑郁症,能安稳地创作、生活时,他再次陷入了消极当中。斯塔尔强迫自己与妻子和孩子分开,自己单独居住。就在分居之前不久,他还带着家人到意大利等地旅行,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Le soleil》,布面油画,40×61cm,1953年


斯塔尔的挚友、艺术史学家道格拉斯·库珀(Douglas Cooper)在后来为其写的一篇文章中,把此时的他比作一位“苦行僧”:明明成功到来后可以享受舒适的生活,却硬要逼自己只能沉浸在枯燥的工作中。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Agrigente》,布面油画,60×81cm,1954年


1955年的三月,斯塔尔选择用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人们对于他自杀的原因有各种各样的猜测:抑郁症突发、失眠、成功的压力等等。


大多数人认为这一切的导火索是和一位艺术评论家的会面。在这场谈话中,他的作品被无情地贬低、讽刺,而他也被其尖锐而刻薄的话语刺伤。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Marseille》,布面油画,60×81cm,1954年


作为一位艺术家,斯塔尔绝对是成功的。在短暂的艺术创作生涯中,他绘制了超过1000幅画作。其生前的最后一幅作品色彩大胆而浓烈,被人们认为预示了包括波普艺术在内的当代绘画艺术方向。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Fleurs》,布面油画,147×98cm,1952年


他在留给继子的信中这样写道:“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也许我已经画得足够多,我已经实现了我想要的东西。”他或许是预感到了自己事业的巅峰,所以选择把自己留在最辉煌的一刻。

 

尼古拉斯·德·斯塔尔《Deux Vases de Fleurs》,布面油画,63×100.2cm,1953年


抛开艺术家的身份和经历,斯塔尔的人生并不成功,甚至可以说是失败的。他始终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逃避现实。


我们不能否认抑郁症对他的影响,但他的悲剧人生更多是其性格决定的。如果他能活得现实一些,如果在儿时他就懂得生活的不易,如果……可人生哪里有那么多如果呢?




精彩回顾:

暑假来临,全球这20个展览你不容错过!

人类登月50年:艺术与探月有何不解之缘?

为何“我家孩子也会画”的作品,总是能卖天价?

















[编辑、文/张欣彤]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