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E 简报 | 通过 App,他们志愿成为盲人的眼睛

VICE简报 VICE 2019-07-09

这周,推特在用户主页推送了一则间谍软件的广告,该广告将此软件的功能定位为追踪女友神器,并鼓励用户在未经配偶同意的前提下尽情使用 —— 尽管在美国,间谍软件是违法的。

该软件名为 mSpy 手机追踪程序(mSpy Lite Phone Tracker App),推特如此推销这款 app:“她在和你隐藏什么?通过 mSpy 一查便知!” 随后,广告展示了用户使用该软件时的情景:一男主角躺在床上,他手中的手机不停地推送着女朋友的实时位置:“ Helen 进夜店了”、“Helen 离开了办公室”……

类似 mSpy 这样的跟踪软件,常常被用在一段不健康的关系中,作为对另一半进行骚扰、辱骂、恐吓的工具,该软件的使用往往与性侵犯和家庭暴力息息相关。可怕的是,根据 VICE 获得的黑客间谍公司的数据表明:数十万人都曾下载过此类的跟踪软件。

推特的发言人在声明中说道,政策规定:通过推特下载的软件只有 “在用户同意的前提下才能进行功能捆绑” 并且 “应用程序要符合用户预期且保持透明”,很明显,在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追踪无法满足任意一条条款,推特承诺禁止推送此类广告。但是,广告背后的推手 —— 该软件的推特官方账户还依然健在。

有了女朋友要一键查女友是否在互联网的边边角角留下过不良存档,还要一键随时获悉女友的实时位置 —— 对于这种人来说,别有女朋友可能是个更轻松的选择。

2015年,为帮助盲人,一个叫做 “Be My Eyes”(你是我的眼)的应用程序被开发出来,最近,该 app 在网络上飞快传播并走红,截止目前,已有超过二百万的志愿者和超过十三万的盲人注册了该软件。

软件的运作方式非常简单:盲人用户通过手机拨打视频电话,系统会匹配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接听电话,并帮助盲人完成一件小事 —— 比如,挑选一盒杏仁牛奶。

图片来源:Twitter@@Elsmoove_ 微博@后厂村之花

除了买东西,有时候也需要阅读书籍和视频。网友 Amelia Fast 说:“今天我协助一位男士完成了他的大学时尚课作业 —— 观看一段视频并将视频中人的穿着描述出来。”

由于志愿者数量庞大,所以很多人可能下了有阵子才能接到电话 —— 但这是个好事儿,很多盲人表示,他们刚拨通几秒就有人接听了。

该软件的开发者名为 Hans Jørgen Wiberg,他本身也是一名视力障碍人士,Wiberg 的盲人朋友曾对他说:“我给家人打电话让他们帮我忙”,这启发了 Wiberg 做了这款同样功能的软件:“我希望成立一个互相帮助的在线社区,而这个软件会大大提高世界各地盲人朋友的生活质量。” 在软件发布的第一天,就有超过一万个用户注册,现在,Be My Eyes 已经成为了帮助盲人最大的网络志愿平台之一。

根据 Be My Eyes 的官网信息,我们列出了十个人们最可能用这个软件干的事儿:

1、找到掉落的东西

2、描述一幅作品

3、描述颜色或做一些色彩搭配

4、念念产品上的商标

5、帮助盲人使用电脑

6、去超市里买点儿什么

7、告诉他们产品过期时间

8、帮助盲人熟悉一下新环境

9、替他们区分开食物

10、告诉他们公共交通的运行状况

现在,拿着手机别光满足自己了。点 这儿 下载 Be My Eyes,通过软件帮一下世界另一头的残障人士,也挺好的。

俄罗斯女子朋克乐队 Pussy Riot 本周四将在美国阿拉巴马州举办一场公益演出,反对该州最近发布的反堕胎法令,演出的收益将捐给在美国南部为女性堕胎提供帮助的机构。

今年5月,阿拉巴马州通过了全美最严苛的禁止堕胎法案 —— 即使在强奸或乱伦的情况下,只要母亲的健康没有受到威胁,依然禁止女性实行堕胎,私自进行堕胎手术的医生也会被处以最高99年的监禁作为惩罚。此法律引起了来自全球的愤怒,“都2019年了,怎么还会出现这种讨论女性能不能堕胎的问题?” Pussy Riot 的联合创始人 Nadya Tolokonnikova 在演出前告诉 AFP 新闻,“我们希望亲自来到阿拉巴马州,支持那些处于弱势的女性。许多美国人都认为俄罗斯是个无视女子权利的国家,在很多方面确实如此,但当涉及堕胎问题时,可真的不是。

虽然如今的俄罗斯的确存在着反堕胎运动。但早在1920年,苏联就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合法堕胎的国家。Nadya 说:“那些投票反堕胎权的白人老哥都是历史的尘埃,不用鸟他们。”她还说签署这种法案恰恰说明那些政客都 “气急败坏,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当权的时代要完了”——“当今的女权运动势头足够强大,足以跨过这些障碍。

Pussy Riot 因自己激烈的政治性表演在国际有响当当的名誉,2012年,Nadya 就因唱了抗议普京的歌曲而被判以 “流氓行为与宗教仇恨” 的罪名并获刑两年。她表示自己永远不会放弃激进主义,并称 “这是一种永远无法逃脱的精神状态,这也是我的一部分。” 对于此次演出,Nadya 表示:“我喜欢去不那么显眼的地方,期待在那里碰见有意思的人。我想来支持这些选择留在阿拉巴马的激进人士,即使周围的环境忽视他们,但他们还是让这里变得更加开放进步。

// 编译:歪踢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