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卷入诺亚财富34亿踩雷案,刘强东也被骗了?最新回应:很震惊已报案

ipo观察 2019-07-09

版权信息|文投资圈综合自财经天眼、券商中国、中国基金报、国际金融报、界面新闻,载请注明来源!

爆雷天天有,最近特别多。

7月8日晚间,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

作为这些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了各种法律诉讼,并致力于采取最佳行动,履行其义务,保护基金投资者利益。

没想到,一个上市公司美女董事长被刑拘,竟然引发连环炸。

被刑事拘留的博信股份董事长罗静,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A股博信股份7月5日跌停,7月8日出现地天板。而港股承兴国际控股最惨,暴跌近90%;新加坡主板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交易量较小,股价变化不大。

上述的公司暴跌,爆的也是罗静自己的公司,然而,竟然传导到诺亚财富去了,7月8日晚间,美股诺亚财富瞬间闪崩。

诺亚财富官网介绍,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累计财富配置规模6362亿,为超过27万名高净值人士提供综合服务。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美女董事长引发的连环炸

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然而信息披露于众,已经时隔15天之久。

实控人被刑拘这么大的事情,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公司股价暴跌闪崩。

罗静的A股公司博信股份比较神奇,继上一交易日跌停后,于今日早盘再度一字板跌停,报11.05元,创2015年9月份以来新低,最新总市值25.4亿;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午后,博信股份打开股价直线拉升至涨停,分时成交额高达7亿,换手率超30%。

而问题则出在罗静的港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2662HK),开盘暴跌,盘中一度跌超90%,市值也缩水至5亿港元。承兴国际控股股价从开盘前的4港元下跌至1港元以内的仙股,只用了短短十分钟。

最关键的是,投资者们发现,东财软件上显示,诺亚财富竟然成为了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还持有6.7亿股!

这不就是妥妥的踩雷了?于是,就有了美股诺亚财富的股价闪崩的一幕。

诺亚财富旗下34亿元产品踩雷!美股周一开盘,诺亚财富股价一度暴跌逾22%,截止收盘依旧下跌20.43%,报35.60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份《关于对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股份质押的情况说明》中,诺亚财富表示,本次质押的质权人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与诺亚(上海)融资租货有限公司,质押人为承兴的控股股东 China Base Group Limited。

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的股权变动记录显示,6月19日,以董事长汪静波为首的诺亚财富旗下数家公司成为承兴国际控股股东,持有股份6.77亿股。诺亚财富方面强调该变动并非股权转让,而是股权质押行为。

通常而言,股权质押业务均有风控措施,在质押人出现兑付风险时会介入,极端情况下可能要求质押人提前偿还资金。

公开信息显示,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罗静亦是承兴国际创始人,而姜绍阳则是承兴国际的高管。

对于刑拘原因,博信股份公告中称,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承兴国际控股亦表示,董事无法确定罗静出于何种原因或事件而被刑事拘留。

旗下上市公司纷纷表示对实控人被刑拘的原因不知情,直接消息反而来自于诺亚财富。8日晚间,诺亚财富公告,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的实控人罗静,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警方刑事拘留。

然而今天事情还在继续发酵,新的消息是刘强东的京东也卷了进来。

京东卷入诺亚财富踩雷案?京东回应合同是假的,已经报警

刘强东的京东为啥会卷入这场“连环炸”之中?


在诺亚财富昨夜的美股公告中,里面提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昨夜,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发布内部信称: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基金君也在微博注意到,一张关于这款基金产品的信息图在流传。


据腾讯《棱镜》报道,歌斐的一位代表表示, 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其与京东存在大量长期交易。


京东官方称,“这个事情和京东无关。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7月9日下午,京东集团就承兴事件作出情况说明。京东集团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法定代表人为刘强东。


京东称,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在提高自身专业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诺亚财富踩雷已非首次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诺亚财富第一次踩雷。从16年的悦榕基金,到17年的辉山乳业、乐视汽车,再到18年的新三板亏损等,踩雷无数。

1、踩雷悦榕基金

2016年11月,悦榕基金“亏损30%找不到接盘侠”,面临巨额亏空。

2、踩雷辉山乳业

据和讯网转载的中访网零度调研,2018年,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即“踩雷”辉山乳业。自从浑水发布辉山乳业沽空报告,尤其是公布辉山乳业购买国外苜蓿草照片,戳穿辉山乳业虚假宣传、夸大利润的假“面具”后,辉山乳业陷入债务危机,诺亚财富管理的创世优选一号及二号投资基金踩雷约涉5亿资金。

由此,诺亚财富风控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诺亚财富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两只对应基金——“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基金”兑付逾期。歌斐资产于2016年3月30日成立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投资基金。

上述报道表示,歌斐资产明知基金受让的基础资产系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简称辉山集团)对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简称辉山中国)的借款债权,却在基金合同中披露为应收账款债权。根据投资者获得的辉山乳业关联公司的借款协议和歌斐资产签署的应收帐款转让合同,歌斐资产涉嫌将借款债权以应收帐款债权明目售卖,应收账款债权与关联企业借款债权存在极大的风险差异,企业应收帐款债权通常包含多个债权人,大面积违约风险低,风险较分散。

因此,投资人质疑歌斐资产在事前尽调“走过场”、风控措施缺失、未履行谨慎勤勉义务。投资者质疑歌斐资产在筛选投资标的时存在违规情形,投资者随后向江苏证监局投诉。

2018年7月31日,因辉山乳业相关基金产品未履诚信义务,歌斐资产被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2018年11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徽证监局网站发布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称,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存在信息披露不规范,防范利益冲突机制不完善的情况,安徽证监局决定对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而之前的2018年5月,诺亚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简称诺亚香港)也因在销售及分销投资产品方面的内部系统和监控缺失,遭香港证监会谴责并罚款500万港元。

3、踩雷乐视网,涉及近30亿债权

据第一财经报道,诺亚财富的一纸声明显示,乐视危机让它“很受伤”。2017年7月5日下午,诺亚财富发布声明对公司旗下歌斐资产管理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的投资情况进行说明。

声明称,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为鑫根资产和乐视流媒体(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共同成立的一支股权基金,该基金分为劣后级,中间级和优先级三类有限合伙人,其中歌斐创世鑫根基金投资该基金作为其优先级有限合伙人。该基金为一多项目组合投资基金,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作为该基金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出资6亿,乐视流媒体(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出资10亿,同时,乐视网(上市公司),乐视控股和贾跃亭,对该基金优先级投资人有补足本金及收益的连带担保责任。

声明称,该基金期限共5年(其中前3年为投资期),目前投资的项目非乐视体系内项目,基金也尚未全部完成投资。

声明指出,鉴于目前乐视的情况,为了进一步保证基金资产安全性,已经要求该基金管理人暂停新的投资,并推动将基金已投项目加快退出。

4、踩雷新三板

2018年3月,投资新三板“深陷”套牢,引发客户不满,诺亚财富某部门负责人公开喊话客户:“我让你倾家荡产”。

由此可见,诺亚财富的风控问题还真的是不小呢!

34亿供应链融资雷有多大?

那么,此次34亿供应链融资是否又涉及到风控问题,坑又有多大?

有消息人士指,可能有与P2P项目有关,但关于苏州晟隽涉及P2P的公开资料很少。但从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查办的案件来看,不少是非法吸收存款的案件。

截至7月9日收盘,罗静的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再度大跌26.67%,报收0.66,总市值仅剩7.11亿港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A股市场的博信股份却上演了地天板。

不过,据博信股份7月4日晚间公告,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094股(无限售流通股)已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

从财务指标来看,承兴国际2018年中报的净资产规模仅为5.1亿元,而博信股份的净资产仅为三千多万。显然,要想应对34亿的资金规模还是存在一定难度。

综合罗静所持公司的情况来看,无论是从股权层面,还是从资产层面,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要想收回这34亿,可能都需要经历一番“苦斗”!

——今日推荐——


叶檀,她是中国财经圈“巾帼不让须眉”的代表人物,

《每日经济新闻》主笔,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

连吴晓波都要尊她一声“叶女侠”。


叶檀用她几十年的投资经验,

从经济学角度剖析重要商业、民生、投资等问题。

提炼出核心交易法则:实战经验+心理学知识+实际案例

在如今世界经济波诡云谲,在纷繁复杂的当下,

快速掌握信息,穿过表象,看清本质,让你在市场变化理性应对。


200个理财攻略+200个商业思维

每天3分钟,带你规避投资盲区,开启财富财富自由之路!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